蓬佩奥谈中共制裁:是向拜登传信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05日讯】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卸任当天被中共制裁。2月4日他回应此事说,28名前官员被中共制裁是一种“荣誉徽章”。而中共此举是向拜登传达信息。他敦促拜登政府不要对中共绥靖。

据《大纪元》报导,蓬佩奥4日在福克斯商业新闻的《与玛丽亚共度晨光》节目中说:中共实施制裁的目的是为了做一件事,即向下一任政府,拜登政府传达信息,即如果你真的想保护美国,保护美国主权,保护美国工作,保护美国财富……,你们将被惩罚。

他补充说,因此,中共试图向现任国务卿、国家安全顾问传达信息,说小心,不要为美国做正确的事,不要保护美国人,如果这样做,你将受到个人惩罚。

1月20日,拜登就职当天,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和蓬佩奥等人离任。当天中共外交部宣布对蓬佩奥等28人进行制裁。并称川普政府这28名成员及其家人,被禁止入境中国和香港、澳门,他们及其关联企业、机构被限制与中国打交道做生意。

除了蓬佩奥之外,其他受到中共制裁的官员还包括前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前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前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前美国国务院次卿基思·克拉奇(Keith Krach)和前川普高级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

2月4日,蓬佩奥将中共这一针对他的制裁,调侃为一种“荣誉徽章”。前次卿克拉奇在接受福克斯采访时也说,他把中共的制裁视为给自己的荣誉徽章。

蓬佩奥敦促莫对中共实施绥靖政策

蓬佩奥接着说:“我们(川普政府)认真对待了50年失败的(对华)政策,逆转了它,对保护美国人免受中共对我们每个人的威胁给予真正的重视。”

川普总统执政期间,美中爆发长达一年的贸易战,期间川普政府对数千亿中国进口产品征收关税,并对企图收集美国数据的中国科技公司进行反制,同时谴责中共在新疆和香港实施镇压、迫害宗教信仰等侵犯人权行为。在川普政府执政的最后几天,蓬佩奥宣布中共在对宗教少数群体方面实行种族灭绝。

2020年,美国政府呼吁让中共对导致COVID-19全球传播担责,因世界卫生组织(WHO)帮助中共隐瞒病毒、传播疫情,时任总统川普下令美国退出WHO。

在采访中,蓬佩奥强调川普政府对抗中共采取的积极进攻做法,尤其是在贸易和停止中共渗透美国等问题上,扭转了对美中关系长达数十年的绥靖政策。

“已经实行了几十年的战略是绥靖、容忍,在中国境内追逐一美元以换取一些廉价劳动力,这对全美国普通公民造成了极大损害。”他说。

蓬佩奥补充说,因为前几届美国政府拒绝告诉中共“你不能在这里(美国)倾销产品,你不能窃取我们的知识产权”,美国失去了数以千万计的工作机会。

前国务卿还说,这些都是美国领导人数十年来对美国人民所造下的败绩,而川普政府逆转了它。

1月26日,蓬佩奥接受福克斯新闻主持人玛丽亚·巴蒂罗姆(Maria Bartiromo)专访,主持人当时问道,拜登政府与新任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是否了解当前美国面临的威胁。

蓬佩奥回答说:“我想他们知道,我想他们看到了,我希望他们能把事做对。”

“退让不会使中共改变它的方向和路线。恰恰相反,他们需要看到猛烈的抵制,以及展现出让他们付出代价的能力。”他补充说。

蓬佩奥说:“下届政府有责任,一个严肃的责任——继续告诉中国共产党,我们不会回到过去四五十年的绥靖政策。”

拜登政府高层官员对华政策现状

2月4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国务院发布外交政策讲话,谈到中国问题时,他说:“我们还将直接应对为我们的繁荣、安全和民主价值观带来挑战的最严重竞争对手中国(中共)。我们将面对中国(中共)的经济弊端,反对其激进的强制性行动,以及回击中国(中共)对人权,知识产权和全球治理的攻击,但我们愿意与北京合作,这样做符合美国的利益。”

他还说,美国领导层必须迎接新的威权主义时代,包括中国(中共)与美国竞争的野心,以及俄罗斯破坏美国民主的企图。

白宫1月25日表示,中共对美构成明显挑战,拜登政府正在寻求“战略忍耐”战略。对此,前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反驳说,情报机构不是建议美国对中共要有忍耐,而是建议应该积极行动。

拜登政府商务部长提名人因拒绝承诺将华为保留在商业部“实体名单”,激怒了共和党人。2月3日,彭博社报导,商务部长人选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表示,华为等中国公司“没有理由”不继续留在贸易黑名单上。

拜登政府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听证会上告​​诉参议员,前总统川普在对北京采取更强硬态度上是“正确的”。

他2月1日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台MSNBC独家专访时说,中国(中共)对美国构成“最重大的挑战”。并批评北京在病毒疫情问题上对国际社会不够透明。但他也表示,美中关系是一个复杂的关系,既有对立的方面,也有竞争的方面,同时也有合作的方面。

《华尔街日报》2月3日报导说,拜登的中国政策由意见相左的团队成员主导,他们之间如何合作可能会决定新政府是否会有一个统一的对华政策,或者是一个充满分歧、容易被北京利用的政策。

国家安全委员会是拜登政府的主要机构,其成员包括前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以及白宫的中国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两人的对华认知截然不同。

克里作为拜登的气候特使,正在推行一项国际气候协议,主张跟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合作。同时,拜登任命的中国问题协调员坎贝尔则希望对中国(中共)进行强硬回击。

(责任编辑:文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