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父母心 为救他人不顾自身安危

文/颜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10日讯】名垂千古的唐代名医孙思邈曾在其撰写的《大医精诚》中阐述了行医者应具备的德行。他说:“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

此言意在告诫后世学医之人:是凡德行高尚的医生,必是神志安定、没有任何欲求的。作为具备大德的行医者,必先发慈悲、恻隐之心,立誓发愿要救人于病痛疾苦。若有人难忍病痛折磨前来求救时,无论其地位高低、钱财多寡、老幼美丑、关系远近,又是否懂礼数、有才智,都应该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一视同仁。医生给人看病时,不能瞻前顾后、只考虑自身的得失与吉凶,一味顾惜自己的身家性命。

在这些德行规范中,最难做到的,恐怕就是舍己为人了。然而,中国古代却并不乏这种不顾自身得失与安危,一心只想着救治病人的良医。他们医术高明,既有身在宫廷的医官,也有隐于民间的术士,其言行均不失大医之风范。

唐代名医孙思邈曾在其撰写的《大医精诚》中阐述了行医者应具备的德行。图为孙思邈像。(公有领域)

安南国太医令范彬为救人不顾自身安危

元朝时,有范公讳彬,是安南国(今越南)陈朝英宗的太医令,其家世代以行医为业。范彬乐善好施,经常竭尽家里的资产来购买大量的药材和粮食;遇到孤苦的病人,就把他们请到家中居住,并提供粥饭,悉心为他们治疗。

一日,有人急着来敲门告知,其家中有妇人突然血崩,血流如注、面色发青。范公听了,便赶紧前往救治。不料刚出门,就遇上陈英王遣人来传话,说:“宫里有贵人染上了寒热之症,要请您去诊治。”范彬回答:“贵人的病不急,现在有患者性命攸关,我得先去救她,稍后再去宫里。”

听了这话,宫中派来的使者很生气,对范彬说:“作为人臣,你怎能不守君臣之礼?你赶着去救别人的命,就不救你自己的命了吗?”范彬说:“我固然有罪,但也没办法,我若不去救人,那人会有生命危险,就没有生的希望了。至于我这条命,希望全在大王身上,若有幸被豁免死罪,我甘愿领受一切责罚。”说完,就赶去救治那位妇人了,最后也把人救活了。

不久之后,范彬入宫觐见陈英王。在大王的责问下,他摘下官帽向王请罪,将自己急着救人性命的真意和盘托出。陈英王听后,怒气全消,还高兴地夸赞他:“你真是名副其实的良医,既有高明的医术,又有仁爱之心。你如此体恤我的百姓,这正是我所希望的啊!”

不久之后,范彬入宫觐见陈英王。示意图,图为《养正图册》,清 冷枚绘。(公有领域)

唐朝民间术士临刑前还想着救人

唐朝末年,名将高骈镇守扬州时,有位术士家起火,不料火势蔓延,遭灾的百姓多达数千户。主事官员将此事记录在案,随即便让那位术士认罪伏法了。临刑前,术士对监刑者说:“我犯了这么大的罪,仅用一死怎能抵消?我平生尚有一薄技,假如能传授于一人,他以后可以救治很多病人,那我也就死而无憾了。”

监刑者听了,便延缓行刑,并快马加鞭地去向高骈禀报。随后,高骈将术士召来亲自审问。术士说:“我不懂其它的,只擅长医治麻风病。”高骈问他:“怎么核实你说的话呢?”术士回答:“可从福田院(医疗福利机构)找来一位病情最严重的麻风病人,让我医治看看。”

于是,高骈照他说的,找来一位麻风病人,将他安置在一个空房里。术士先给他灌下好几升能麻醉人的乳香酒,让他昏迷、失去知觉;接着,用小尖刀在他脑门上划开一条缝,从里面挑出了一大捧2寸长的虫子。随后,术士在他脑门的伤口上抹上药膏,又给他服用了别的药,并不断地调理他的饮食和睡眠。

十几天后,这位病人的伤口就愈合了。最后用了一个月,他的眉须也长出来了,皮肤干净、透亮,像没得过病一样。高骈亲见术士所说并非虚言,不仅免了他的死罪,还从此将他奉为上宾,礼敬有加。

这两位一心只想着治病救人,将自身荣辱、吉凶甚至生死都置之度外的医生不但医好了病人,而且自身也化险为夷、因祸得福,这或许也是他们动善念、种善因而能得善报的缘故吧!@*#◇

参考资料:

唐‧孙思邈《备急千金药方》卷一《大医精诚》
明‧黎澄《南翁梦录》
五代‧王仁裕《玉堂闲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