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拜登过年送礼 民主党嫁祸川普未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13日讯】大家好,欢迎来到“时事纵横”,我是扶摇。今天是2021年2月12号,星期五。

美东时间的大年初一中午,白宫YouTube频道发布了一段视频,是新上任的美国总统拜登和夫人一起给华人拜年。两位老人的背后是传统的中国装饰。和以往一样,视频点踩的人数是点赞人数的3倍之多。拜登在视频中呼吁大家减少对立,一起走过这段艰难的时刻。

《华尔街日报》采集了世卫组织调查团成员的一些观点,认为中共拒绝向调查团提供未经处理的早期中共病毒案例的关键数据。调查人员发现,在中共病毒爆发之前的两个月里,中国中部地区已经有90人出现和疫情类似的症状而住院。

上周,英国通讯管理局吊销了中共官媒“环球电视网”(CGTN)在英国的广播执照。周五(12日),“沃达丰”德国公司表示,由于牌照问题,该公司在德国也停播了CGTN。有网友呼吁,面对中共的大外宣,英国和澳洲也要站起来。

另外,“美联社”援引“朝鲜官方媒体”的报道说,朝鲜劳动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昨天在平壤闭幕。金正恩撤换了经济部长,原因是他和相关部门没能想出新办法,挽救朝鲜经济。

接下来,我们和大家说的话题还有:拜登初一给中共“送大礼”,叫停微信禁令;民主党剪辑视频想嫁祸川普,没能如愿却不甘罢手;川普计划留在舞台上;大陆民众吐槽春晚,却发现微博和微信禁发负面评价;打工人过年有家难回;以及港府修例,任意限制任何人离境等内容。

初一送礼?拜登叫停微信禁令

大年初一,大陆多家媒体报导了一条消息,标题是“突发利好!”“转机来了!”“拜登重磅出手!”也有文章写说,“牛年第一天,全国人民正热热闹闹忙着过新年、送祝福,此时的海外也传来了好消息。”

到底什么“好消息”让这些媒体如此激动呢?原来,是拜登叫停了微信和Tiktok的禁令。

美东时间周四(11日),拜登政府要求联邦法院搁置川普(特朗普)试图禁止微信海外版WeChat的上诉程序。前一天,抖音海外版TikTok的禁令上诉案也被叫停。

司法部声称,这么做是为了进行重新审查,判定命令中描述的对“国家安全的威胁”是否仍然存在。

那么,川普政府列出“威胁”都有哪些呢?

商务部在去年9月指出:微信和Tiktok收集用户的大量数据,包括网络活动、用户所在位置以及浏览和搜索历史。它们都是中国(中共)军民融合的积极参与者,并受到与中共情报部门必须合作的约束。所以,使用它们给国家安全带来不可接受的风险。

不知道拜登政府的审查结果,是会继续认定这些威胁的存在,还是会认为这些威胁现在都消除了。

对于Tiktok,白宫新闻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表示新政府并没有采取新的“积极主动的步骤”,但《华尔街日报》却引述消息人士说,川普要求TikTok出售其在美国资产的计划已被“无限期搁置”。

其实,先不管接下来的事态如何发展,拜登能主动叫停禁令,对中共来说就是“利好”,就是 “转机来了”,所以陆媒起的标题,真是一点都不夸张。

拜登改口:中共会吃掉美国的“午餐”

在用实际行动向中共示好的同时,拜登在口头上还保持了一定的强硬。

昨天,他在会见四位参议员时提到了中共在基础设施方面的大规模投资,并说,“如果我们不行动起来,他们(中共)会吃掉我们的午餐。”

白宫新闻发言人普萨基对拜登这句话的解读是,“总统对我们所面临的挑战有着清醒的认识,那就是与中国(中共)的战略竞争。”

但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却不认同。他发推文说,“大错特错!中共早已吃掉了美国的午餐,连晚餐和餐厅(都)已经吃了一半了!还不醒悟!(对美国)每年5,000亿的(贸易)顺差,文化和媒体渗透,偷窃军事科技,腐化美国官员,这叫‘午餐’?!”

此外,美国之音指出,拜登在去年竞选总统时谈到美中竞争,也用过这种表述。但他当时说的是,“中国会吃掉我们的午餐吗?得了吧。”

所以拜登这次的改口,已经不是修正此前的说法了,而是完全颠覆。

自媒体人唐浩提问道,“拜登是真正‘醒悟’了呢,还是在不同场合、说着不同的“政治正确”话语呢?”

律师:民主党嫁祸川普不成

就在拜登忙着处理和中共关系的同时,民主党人还在忙着弹劾川普。

今天,川普的律师群展开了辩护。律师范德文(Michael van der Veen)在一开始就表示,“摆在参议院前的弹劾文,是一项不公义而且公然违宪的政治报复之举。”

他指出,“弹劾案完全背离事实、证据和美国人民的利益”,并敦促100位参议员“及时果断地投票否决它”。

在过去几天里,民主党人不断地播出1月6日暴徒闯入国会的影片,作为定罪川普的证据。

但是许多共和党人认为,民主党是试图用影片让人觉得,川普直接煽动违法行为,还故意漏掉他演讲的关键部分,比如“要‘和平地、爱国地 ’发出你们的声音”这句话。

川普的辩护律师舍恩(David Schoen)昨天(11日)对记者说,“我认为他们在拍电影。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把这(国会冲击事件)与川普联系在一起。”

舍恩还指出,这些影片被一直播放、“很有攻击性”,却不能提供新的证据。

另一名律师卡斯托(Bruce Castor)也表示,他们不需要根据民主党人昨天出示的内容,调整今天的任何辩护策略。

而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今天发推文说,“今天的弹劾程序证明,现在的民主党仇恨如此之深,它扭曲视频、伪造文件、撒谎,就像世界级的伪君子一样。现在的问题是,有多少人应该被撤职?”

共和党前犹他州联邦众议员查菲茨(Jason Chaffetz)指出,按照《众议院规则》第34页的规定,通过电子手段、包括社交媒体发布被歪曲或操纵的任何图像、影音文件,意图误导公众,可能受到众院纪律处分。

川普人气依旧 70%共和党人考虑跟随

民主党非常想成功弹劾,以此阻断川普今后的参选之路,顺便把他的名声“搞臭”。但是目前来看,这两个目的都不太可能达到。

一方面,要弹劾定罪川普,需要得到2/3的赞成票,也就是17名共和党参议员倒戈。但至今为止,50名共和党参议员只有6人翘票,定罪几乎不可能。

另一方面,川普在共和党人中的人气依旧。

在2月5日~2月8日期间,民意调查公司“YouGov”对居住在美国的2,508名成年人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如果川普成立新党,有33%的共和党受访者愿意加入,另有37%表示“也许”会加入,其余30%的人则表示会留在共和党。

当谈到“共和党人是否该支持第二次弹劾”时,71%的共和党人认为,共和党议员投票支持弹劾或定罪前总统是“不忠诚”的。

民主党不甘罢手 川普无退场计划

但是,民主党人似乎并不想就此认输罢手。

周四(11日),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人舒默(Chuck Schumer)被记者问到,如果川普像预期那样被宣告无罪,他们有没有可能再动用《第14条修正案》。

舒默回答说,“我们首先要完成弹劾审讯,然后民主党人将聚在一起,讨论我们下一步的行动。”

《第14条修正案》的第三节说,任何人若曾宣誓就任联邦或州官员,但“从事了针对联邦或州的暴动或叛乱,或对其敌人予以帮助或安慰”,都不得在国会任职或担任总统、副总统及其它职位。

其实,民主党人已经公开商讨过是否动用这条修正案了。在众议院弹劾川普前,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就向同事征求过相关意见。

宪法学者里克‧格林(Rick Green)告诉大纪元,他相信民主党人试图“制造这样一种情况:将宪法的不同部分拼凑在一起,以便能够在《第14条修正案》的基础上,以多数票(超过半数50票)就能获得通过(弹劾)。”

而另一方面,前白宫幕僚长梅多斯(Mark Meadows)透露,川普“继续把美国放在第一位,他也计划留在舞台上”。梅多斯说,“美国和7,500万选民要川普做的还没结束,他要为国家做的一切也没有全部完成。”

连春晚都不能吐槽!微信、微博禁负评

美国的弹劾大戏还在上演,观众中给负评的不少;而在地球另一边的中国,大年三十上演的大戏“春晚”已经落幕,观众的叫骂声更是“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

有网民评价说,“春晚太过于形式大于内容了,舞美都是大红大紫,又俗又艳,难看。”“小品不好笑,歌不好听,舞不好看,一丁点惊喜都没有。”

而春晚中一个表现封城期间所谓武汉“战胜病毒”的小品《阳台》,更是激起了民众的愤怒。自由亚洲电台引述亲历封城的武汉市民余全红的话说,“对于那些被隔离的人、家里有人死去的人,什么叫胜利呢?这个字眼,用在他们身上,合适吗?只是政府和工作人员感觉胜利了,要欢呼。”而“那些年幼的孤儿,他们该怎么办?”

旅美中国人权律师刘士辉评论说,春晚早就沦为中共的遮羞布、“绣花枕头一包草”。

他说,“这么多年,春晚现在已经成了中国的一个耻辱,简直是一个滑稽的笑话。中国那么多人权灾难,用一个歌舞升平就可以掩盖吗?如果真正还权于民,不在这里大抓捕、那里(搞)百万集中营。没有春晚,人民依然歌舞升平、发自内心的高兴。粉饰太平,只能弄巧成拙。”

此外,大陆网民发现,他们居然连吐槽春晚都不自由了,微博和微信群聊都发不出“春晚恶心”、“春晚无聊”、“春晚垃圾”等负面评价。

疫情管控政策繁杂 阻打工人回家路

当然,今年更让很多人意难平的,是中共出台的一系列“非必要不返乡”、“就地过年”倡议。这打碎了不少外地务工人员的回家团圆梦。

我们先来看看各地夸张的“倡导”横幅。比如:“带病回乡不孝儿郎,传染爹娘丧尽天良”、“出门等于自杀,回乡等于杀人”。许多网友看了惊呼,“这都贴出来了,谁还敢动啊?”

此外,返乡的管控政策也是极其严苛。

在宁波从事互联网行业的郝女士告诉美国之音,她原本决定今年春节回家陪伴父母,最后还是不得不放弃了。

她说,“其实只是放10天左右的假,但是核酸检测就要检测两三次。我觉得还是挺费功夫的,而且核酸检测又要去医院做,过年期间医院人也会比较多,就怕临走之前又做不上,导致耽误工作,所以就没敢回去。”

另外,作为公司领导层的郝女士又担心政策因为春节的缘故会临时改变,在家过年后不能按时回到工作地,耽误工作还成了反面教材,实在得不偿失。

还有一名国企员工表示,政策是倡导性质的,一层一层批下来,到老百姓这里就成强制了。

他说,“现在从集团到部门实行‘谁签字谁负责’政策,批准员工回乡过年的文件领导们都不敢签,部分企业部门以上领导都被直接要求,要留在工作地带头就地过年。”

港府修例 任意限制任何人离境

对一些只身在异乡的人来说,这个年真是不太好过。而对不少香港人来说,这个年也被中共毁了。

近日,已经完全被亲北京议员控制的香港立法会正在审议《2020年入境(修订)条例草案》,修例内容包括:保安局局长可以赋权予入境处处长等人,指示某运输工具不可运载某人。

也就是说,拟修改的法例允许保安局局长绕过法庭,在没有理据情况下限制任何人出境。

对此,大律师公会昨天(11日)提交了意见书,表达忧虑。

意见书指出:第一,条文并没有说明在什么理由下,当局可以行使这项特殊权力;第二,条例修订废除了人们基本的旅行及出入境自由,却没有解释原因;此外,条例没有写明限制旅行的时限。

我们很伤感地看到,香港正在被中共迅速变成大陆的一个城市。

好的,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如果您喜欢我们的节目,欢迎点赞订阅传播,感谢收看,我们明天,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