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特别关注李翘楚:临沂市看守所异常邪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后,在英国约克大学获公共政策硕士学位的维权人士李翘楚,2021年2月6日被北京郭姓国保以找她谈话为名骗出来后,被早就等在那里的山东临沂的国保抓捕并带到临沂,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为名关进位于临沂市河东区芝麻墩的看守所。同时,另一些自称是临沂公安的人把李翘楚的父母叫到通州玉桥派出所,要求他们在《拘留通知书》上签字,但是不允许他们看通知书上的内容,只看到 “李翘楚涉嫌颠覆”几个字。李翘楚的父母表示女儿没有犯罪,拒不签字。这个拘留通知书没有发给他们,公安收走了。

在这个案子中,比所谓 “涉嫌颠覆罪”更荒唐、更加令人气愤的是,当局抓捕李翘楚的实际原因竟然是因为她在一周前,公开揭露了男友许志永在烟台被关押在黑监狱期间所遭受的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睡觉等酷刑折磨,以及她依法向有关部门控告临沂市公安局和临沭县看守所克扣牢饭等等的维权行动。中共当局这样做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为了阻止有人敢于站出来,揭露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人人都胆怯了,他们就可以更加毫无顾忌地为所欲为。

有过被中共关押经历的人都知道,在看守所里的处境比监狱还要恶劣得多,一直被称为“是人间地狱”。“你将在看守所里过年!” ,这句话在监狱里算得上是除了死亡之外最严重的诅咒了。在过年前不到一周将李翘楚抓捕关押,并且是关在临沂市看守所,很显然,临沂当地的中共爪牙是经过研究、深知于此所采取的报复行动,其决策者内心的邪恶可见一斑。

在临沂市三区九县十个看守所中,临沂市看守所(用来关押三区的“嫌疑人”)绝对是最邪恶、最臭名昭著的一个了。目前李翘楚被关在那里,外界必须予以特别关注——她可能遭受酷刑虐待。

我知道,在那里从早晨一上班开始,皮带或者橡皮棍抽打在押者的声音就不绝于耳,一直到下班,才算结束。通常恶警会命令四个“劳动号”(执行狱警命令的犯人)按住在押者的四肢,恶警指挥另一个“劳动号”,用皮带猛抽在押者已经退下中衣的臀部……。

因此,那里的在押者给一些指挥打人特别狠的恶警取了如:“王五十”(打人起步就是五十下),“曹阎王”(心狠手黑),“三棍死”(善用橡皮棍打人,一般三棍子下去,挨打者就昏厥了)等各种绰号。在那里,“劳动号”被称为“二警官”,权力很大,什么上诉、签字等几乎所有的法律手续,都由他们经办,得罪了他们就有可能挨打。至于狱警,除了惩罚在押者的时候,想见他们比拦轿见官还难。

别跟我说“向检察官办公室控告”,当年我也问他们,“为什么不找检察室?”那是我们只知道死读书的结果。他们说,“打人的时候,驻所检察官经常从旁边经过,瞪眼看着都不管”。是啊!利用犯人管犯人,殴打犯人,哪一项不是违法的?这些通过共产党的系统能解决吗?如果我们认清了共产极权的本质,也许这样的问题,我们根本就不应该指望能从中共说的所谓“正确渠道得到解决”。

以前有个恶警在临沂市看守所工作,他经常非常狠毒地殴打在押者,甚至把殴打在押者作为一种乐趣。后来他在下班的路上被人捆绑起来,堵上嘴放到沂河边,整个身体泡在河水里,只露头在外面,第二天才被人发现……。不过,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殴打在押者了。

我呼吁朋友们特别关注李翘楚,因为我知道关押她的临沂市看守所异常邪恶。同时我也在此警告山东临沂的中共爪牙们:善恶到头终有报,摆正你们的良心,为你们自己的将来留条后路。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