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脸书发动信息战 争当世界网信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21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2月19号星期五,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日焦点:自诩权力太大,脸书“灭国式”封锁澳洲;土包子开花,扎克伯格争当“世界网信办”?变种病毒惊现合体,可能无法检测。

在今年2月初的时候,美国媒体“真相工程”曾经曝光过脸书高管一个内部会议的视频。在这个视频中,扎克伯格认为是脸书的严格审查确保了美国总统的权力顺利移交。而脸书的高管们毫不隐讳地认为自己拥有“太多权力”,因此他们一方面要与拜登政府加强合作,另一方面要在言论审查方面有更大的动作。

脸书封锁澳洲 引发轩然大波

这看起来扎克伯格显得很狂妄对吧,我觉得他甚至可能认为是脸书帮助拜登抢走了大选。只是他不好直接说出口而已。而就在昨天(18日),脸书做出了更加疯狂的行为:封锁了整个澳洲用户转发新闻链接。

这件事情发生在昨天,脸书突然宣布,将不再允许澳大利亚出版商和用户分享或查看新闻链接。

这个极具挑衅性的举动意味着会造成三个结果:1. 澳洲新闻机构将无法在其脸书页面上发布新闻内容;2. 澳洲脸书用户将无法查看或分享来自国际新闻机构的新闻报导;3. 全球范围内的脸书用户将无法分享或查看来自澳大利亚新闻机构的新闻报导。

脸书为什么突然对澳洲大动干戈?根据脸书澳洲主管的说法,这是为了回应澳大利亚政府拟议中的媒体法。根据这项新的立法,澳大利亚政府要求谷歌和脸书等在线平台在展示新闻内容的时候,要向创作这些新闻的媒体支付合理费用,如果违反这一规定,将被课以高额罚金。

这项法案的名称叫做“新闻媒体和数字平台强制性议价法案”,在昨天、也就是(澳洲时间)17号晚上于澳洲众议院获得通过,最快将于下周参议院通过之后生效。

对于这一法案,谷歌和脸书一开始都持抵制的态度。但在几经交涉后,谷歌选择了合作,同意与澳洲多家媒体签约,付费使用这些媒体的新闻内容。

但扎克伯格最终选择了发动“战争”,他要用强硬的手段来迫使澳大利亚政府低头,好让脸书可以继续免费使用澳洲媒体的新闻内容。

澳政府脸书专页一度空白 卫生部长:攻击主权国家

脸书对澳大利亚的“灭国式封锁”造成了严重后果。由于政府部门的脸书专页也被封锁,结果包括发布疫情动态、气象灾害和天气预警的政府部门脸书专页,都一度一片空白。

“人权观察”组织痛斥脸书此举是“一种令人震惊的和危险的发展”;而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也迅速进行舆论反击,他在自己的脸书账号上说:“脸书拉黑了澳大利亚,切断了关于卫生和紧急服务的重要信息渠道,此举既傲慢又令人失望。这印证了很多国家的忧虑,科技巨头认为自己比政府更大,且规则不适用于他们。”

澳大利亚卫生部长的话更直接,说这事件是脸书对一个主权国家的攻击。

国际社会震惊与强烈批评

不仅是澳洲,脸书的疯狂举动引发了国际社会的震惊与强烈的批评声浪。鉴于压力过大,脸书随后取消了对澳洲政府部门的封锁,但新闻机构的脸书专页仍然处于被封锁状态。

这次攻击给澳洲造成了严重后果,比如环境部长证实,因气象局的脸书网页不能正常运作,该机构无法发布昆士兰州存在山洪风险的警报。还有西澳州消防局也因为同样的原因而无法发布该地区丛林火灾的预警信息。这都可能造成民众得不到及时的救生信息而面临生命危险。

过去我们讨论过数字极权距离我们究竟有多远,脸书这次对澳洲的攻击可以说生动地展示了科技巨头如何跑步进入数字极权的全过程。

从表面上看,这是一次利润分配引发的商业纠纷,这也是脸书为自己辩解的观点。但实际上,这个行动是脸书在西方实践数字极权的一次重大升级。

“灭国式封锁”三大后果

我们都知道,科技巨头过去都是打着“事实核查”或“屏蔽仇恨言论”等等幌子来进行言论审查的。

对一个主权国家发起一场信息战

但这次并不是言论审查,而是对一个主权国家进行了无差别的信息封锁,这是与过去的选择性言论审查行为最根本的区别。

说句严重的话,这是对一个主权国家发起的一场信息战。因为我们都知道,在战争状态下,无差别切断敌方的信息通讯,扰乱敌方的民众生活、后勤供应等等是必不可少的战争手段。

脸书在和平时期对澳洲实施这样规模的攻击,早就远远超出了商业纠纷的范畴。

对澳大利亚国民进行网络绑票行动

其次,脸书的行为等于是对澳大利亚的国民进行了一次网络绑票行动。刚才我们已经提到了,像涉及疫情、山洪、丛林火灾等事关生命危险的的重大信息,脸书在没有任何提前预警的情况下突然切断信息流,实质上就是把面临这些灾害威胁的澳洲国民劫持成为人质——你满足了我的金钱要求我就给他们可以救命的信息,你要是满足不了我就让他们自生自灭给你好看——实质上就等于撕票了。

大家看到了吧,这和绑票的劫匪有什么差别呢?唯一的差别只不过是现实中的劫匪是用刀枪来威胁人质的生命,而脸书用的是重要信息来威胁人质生命,形式不同但效果一样。

可以随时让对方成为“信息囚徒”

第三,现代社会被称为信息社会,是因为每个人都已经成为这个庞大信息网络中的一员,每个人在社会上发布信息、也就是言论自由,以及从社会上自由获取信息,无论收费还是免费,都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中,什么样的人才会被剥夺这两项基本权利呢?只有囚犯,尤其是中共那种极权社会中的囚犯,因为要对犯人洗脑,所以会严格限制其获取信息的途径。也就是说,剥夺这样的基本权利,是只有政府机构才可以使用的司法权力。

而脸书的封锁等于赤裸裸告诉所有人,只要它们的金钱欲望没有得到满足,可以随时让对方成为“信息囚徒”,无论对方是一个总统还是一个国家。

这就是我们说的,脸书表面上是一家私人公司,但它实际上已经在执行只有政府才能具备的公权力,而且这种隐形的政府权力还是跨国界的。换言之,脸书正在扮演一个隐隐约约存在的世界政府的超级“网信办”角色。这个超级网信办不但可以规定你只能看什么样的新闻,还可以禁止你获取任何信息。

中共网信办没能做到 脸书先做到

这是中共的网信办都没能做到的事情,脸书却先做到了。

过去中国民间有句老话,叫“土包子开花”,意思就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一旦得势了学坏了,干起坏事来会更加猖狂更加没有底线。

就数字极权这个领域,脸书比起中共来说只能算个“土包子”了,但我们就看到它一旦学起中共开始作恶的时候,甚至连中共都要自愧不如。

而这样的一个疯狂的“土包子”,却是在美国这个号称民主灯塔的国度里面诞生出来并一步步成长为巨兽。所以我们才说,任何制度都是利弊同在的,完美的制度并不存在。

美国过去被普遍认同的制度优势,背后真正支撑的力量,是基督教文明熏陶下的传统价值观,也就是道德。一旦这个价值观被左派变异、破坏了,道德沦陷了,这个制度也就反过来成为邪恶的帮凶,真的成为实现多数人暴政的工具。

病毒变异惊现“隐形病毒”

好的,下面的话题我们还是想回到愈演愈烈的病毒疫情。自从去年12月英国出现中共病毒的变种以来,这个领域的话题几乎全是坏消息。

就在昨天,一位主攻纳米科技的德国物理学家罗兰德·维森丹格(Roland Wiesendanger)发表了一份关于中共病毒起源的研究报告。在这份报告中,他采用了一种跨学科的研究方法来处理大量相关线索的数量和质量,结果最终提出了6大证据,得出的结论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起实验室事故,是当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起因。

当然,从严格的学术角度看,这6大证据还不是真正意义上可以用来定罪的那种证据,但这位维森丹格的研究说明了一个问题,随着疫情越来越严重,更多的专家在开始介入进来,用自己的方法来寻找真相。

因为一个严峻的事实是,变种病毒正在出现令防疫形势迅速恶化的趋势。

芬兰媒体“芬兰广播公司”前天的最新报导说,赫尔辛基大学生物科技研究所与另一家实验室联合发现了一种全新的变种病毒,该病毒在芬兰南部1名患者体内被发现,目前的命名是“Fin-796H”。

研究团队发布的一份声明透露了令人不安的内容。该声明说,“Fin-796H”融合了先前在英国与南非发现的变异病毒特征,似乎不属于任何已知的中共病毒演化分支。

而最糟糕的是,研究发现,这个新病毒株无法通过当前世卫组织批准的任何核酸检测方式检测出来,而且目前仍不知道该病毒是在什么部位发生了什么样的突变。当然,现在也无法知道疫苗对它是否有效。

还真是应了中国那句老话叫“祸不单行”。美国也出现了类似的变种病毒合体现象。

加州“洛萨拉摩斯国家实验室”(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最近发现,英国报告的那个已经很有名的“B.1.1.7”变种病毒,已和源自加州、更能抵御抗体的新变种病毒株“B.1.429”合体,形成了一个全新的变种病毒组合。

众所周知,“B.1.1.7”变种病毒的最大特点就是传染力大幅增强,而“B.1.429”则具备抵御抗体的能力,也就是说可以使疫苗失效。发现这个现象的专家柯博(Bette Korber)直言不讳地表示,这个新的变种病毒组合可能会同时集合这二者之所长,成为一个更具威胁的病毒。

可能朋友们会觉得奇怪,怎么突然之间又是差不多同时出来变种病毒的新组合了呢?

这的确看上去非常巧合,但从病毒变异的机理角度看,这种现象产生的最大可能性,是一个人同时感染了两种不同的变种病毒造成的。

如果有看过我早期视频的朋友,可能还会有印象,我们在去年的节目中详细讨论过发生在冰岛的一个案例,就是一个患者体内同时发现了两种不同的病毒株,但当时还没有出现合体的现象。现在不到一年时间,合体病毒已经至少被确认了两种,也就是说,病毒的变异在大大加速。

我以前说过一句玩笑话,这个病毒越看越像是具有高级智慧的生命体。人类疫苗刚研发出来,就连续变异出几个新毒株。人类刚开始研发升级版的新疫苗,病毒马上就合体组合成毒力更强大的新品种,完全一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模样。

中共甩锅新招:冷冻传播链

我们现在都知道,控制疫情最关键的一环就是查清传染源。但由于中共的阻扰和撒谎,这个源头一直不透明,甚至前往武汉调查的专家团都被迫跟着中共的调子谈论所谓的“冷冻食品传播链理论”。

冷冻食品可能传播病毒并不是一开始就被科学家提出来的,而是中共官方在武汉那一波爆发高峰暂时下降到散发状态后才提出来的说法。当时的中共自己宣称已经控制了疫情,取得了重大胜利,从习近平到各级官员都为此获得了巨大政治利益。

在这样的背景下,所有被发现的散发病例,都被各地一概说成是海外冷冻食品输入引发的,可谓花样百出,从三文鱼到带鱼,从厄瓜多尔虾到巴西鸡翅以及各种进口水果,涵盖了一大批进口冷冻食品的种类。

这种说法刚开始的时候是各地官员为了推卸责任的一种默契,因为可以避免本土防疫不力的问责。但随着疫情再度严重,这种说法慢慢成为官方统一宣传的声调,甚至强迫世卫专家团也为这种说法背书。

尽管世卫专家团的恩巴瑞克(Peter Ben Embarek)在离开中国后,专门在日内瓦举行新闻发布会否定了冷冻食品传播起源的说法,但中共官方仍然继续热炒这个所谓的“冷冻食品传播链理论”。

个中原因说穿了很简单,中共不仅仅是为当前疫情复燃推卸责任,更主要的,是中共要利用这个理论来彻底甩锅病毒起源的地点。

也就是说,中共的目的在于操纵各路专家把这个几乎不可能成立的说法,强行包装成看起来很迷惑人的科学理论,这样一来武汉疫情爆发就可以顺利甩锅给海外进口的某种冷冻食品身上了。这个病毒的源头将成为永远无法查清的悬案,这就是中共的算盘。

不意外的话,也许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会看到中国的专家将以严肃的论文的形式,来论证冷冻食品链是如何传播病毒并最终引发大流行的。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