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美国的“新排华法案”

警惕批判性种族理论 作者: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28日讯】《有冇搞错》。2月27日。

加州平等权益联盟(CFER)于上周在全州范围内,发起了一次针对K-12年级公立教育现状的民意调查,最新结果显示88.3%的参与者对当前的公立教育不满。

调查还发现,85.1%的人不希望将“民族研究示范课程”作为高中毕业生的必修课;超过77.7%的人不同意加州推行带有批判性的“民族研究示范课程”;91.5%的人认为加州K-12年级的整体学术成就需要提高、75%的人希望多注重学生的基本阅读和数学素养培养;78.7%的人认为要注重培养高中生学术的竞争力。

调查中所提到的“民族研究示范课程”(Ethnic Studies Model Curriculum,ESMC),在近几年被再次推进,起源于2016年加州议会通过的AB2016法案,该法案要求7至12年级的学生学习民族研究课程。

加州平权会的相关调查中,有一位家长留言说:“这些课程(妇女研究、民族研究等),教孩子们把一切问题都归咎于种族或性别,而不是教育他们努力工作。”她认为,这是相当不负责任的,是在毒害人,适得其反。

还有人说:“专注于某个特定种族,而忽视其他种族,是在增加仇恨,是真正的种族歧视。”

民族研究示范课程、种族研究课程、批判性理论课程、批判性思维等等,其实内容都是一样的,根源就是“批判性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CRT)。

《基督邮报》1月25日刊文说,美国1.4万个公立学校董事会中的许多人都接受CRT,“全国有4500多间学校已经开始将‘1619项目’的课程材料,纳入教学内容”。报导还提醒说,CRT已经开始渗透进基督教私立学校,家长们则因害怕而保持沉默。

美国最古老的华裔民权组织“华美民盟同源会”最近在纽约发表声明,号召华裔家长抵制“批判性种族理论”。同源会1895年成立,不但是美国最早的华人组织,也是美国最早的民权组织之一。

纽约同源会指出,全国各地的家长最近都开始遇到“批判种族理论”(CRT),一些家长从职场的“隐性偏见”培训中知道这一名词,一些家长因孩子沮丧焦虑和退缩,询问之下得知学校开了“种族斗争会”。同源会提醒华人,CRT才是真正的仇恨犯罪、打击亚裔的根源,呼吁华人家长“抵制CRT的灌输”。

同源会指出,尽管CRT表面用了很多美好词汇,如“反种族主义”、“多元化公平包容”,但真实含义恰恰相反。他们认为“CRT是一种仇恨的,分裂性、操纵性的欺诈行为。华人因为成绩出色和坚持择优录取,已经进入了CRT的视线。”

同源会整理了CRT与传统理念不同的的七大思想教条:
一、传统要求你考察一个人的特质而不依据肤色,在CRT中是用种族来划分彼此,只看肤色而不是看品格;
二、传统讲的公正是追求平等的权利,每个人的权利都应受到法律的平等保障,但CRT的“社会正义”讲的是平等的结果;
三、所有族裔结果的不平等,都是种族压迫的结果;
四、所有黑人是受压迫者,所有白人是压迫者。这是系统性的,即使体系中的个体并没有种族歧视的意图,你只要是白人,你就受益于种族主义,就是同谋。CRT认为种族是每个人的决定性特征,每个人要么属于掌握权力的压迫者,要么属于被压迫者;
五、因此,就算你不承认是种族主义者,你也必须自我批判、坦白道歉,不能辩解;
六、只要你相信成绩、先苦后甜、有上进心、追求事实和客观性等,都是白人至上主义,数学也是种族主义。
七、CRT压制对“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的一切异议,如果你说错话,你会被各种舆论抵制,工作机会、大学录取、业务关系、你在网路的存在“全被取消”。

同源会提供了三个案例:
(1)2021年1月,加州一所公立小学让8岁的孩子在课堂上按白人、同性恋、基督徒等特征给自己排名,以划分压迫者和受压迫者。一名华人家长将之比作中国毛泽东血腥的文化大革命,要求与校长会面。学校后来决定不在低年级开此课,但仍在高年级授课。
(2)2020年6月,西雅图市府培训其白人职员,解释为什么白人雇员将永远是种族主义,要求他们承认是白人至上系统中的同谋。
(3)2017年8月,内华达州的一所特许学校强迫学生表明自己是某个种族的成员。

加州核桃市学生家长贺女士,最近接受大纪元采访,她认为加州根据批判性种族理论的“民族研究课程”,是在批判和丑化美国传统的价值观,宣传共产主义的“斗争”理论。她说:“课程的内容在有意掩盖一些历史、歪曲另一些历史;不是让学生相互之间建立尊重和理解,而且把学生分为所谓的受害者和压迫者,‘我是受害者,你不同意我,你不是我这个种族的,你就是压迫者’,这种思想是在挑动学生互相斗争,这给我的感觉太熟悉了,完全是共产党那一套。”

不用说,这位贺女士肯定来自中国大陆。对共产党的这种“病毒”,已经产生了抗体。

我们以前曾经介绍过,批判性种族理论,来自意大利共产党第一任书记葛兰西(Antonio Gramsci),和德国一批流亡美国的共产主义者,他们组成的所谓法兰克福学派,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搞出了所谓“批判性理论”,其实就是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一个变种。

批判性理论,也可以被叫做文化马克思主义(Culture Marxism)。当年苏联和现在中国大陆的马克思主义,被称为经济马克思主义,他们着重人的经济地位,认为人类文明进步由阶级斗争推动,而阶级就是由经济地位决定的。地主、富农、资本家、工人、农民,这些都和经济地位有关。

因为剥削阶级剥削了劳动阶级的剩余价值,所以劳动阶级,主要是工人阶级,就必须和他们斗争,才能获得经济地位改善。中共取得中国大陆政权后,立即进行土改,划分阶级成分,中国人被分成各种等级,然后公开进行歧视。地主、富农、资本家不但经济上被剥夺,完全没有政治权利,子女受教育权利、工作、升职等等机会都被彻底剥夺。

共产党的这一切斗争,都围绕“阶级”这个经济概念进行。但实际操作上,却不止经济内容,还有反革命、右派等等,这些就是意识形态和文化的内容了。

葛兰西的马克思主义,就是围绕着文化来进行的,所以被称为文化马克思主义。现在美国的共产主义左派运动刚刚展开,主要是围绕着种族和性别来进行,但核心还是“斗争”理论。这是共产党和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招数,把社会人分成各种等级派别,然后利用其中的矛盾,挑拨离间,挑动群众斗群众,利用其中一派压迫另一派。

在中国大陆,这种斗争到“文化大革命”到了最高潮。“文化大革命”也是首先在教育系统开始的,毛泽东说:“资产阶级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随后北京成立了红卫兵,三个月内打死了一千多人,包括多名北京著名中学的教师和校长。之后“文化大革命”正式展开。

中国“文革”十年期间大学基本停止运作,但期间还有招生。1973年,辽宁省一位名叫张铁生的考生,是个知识青年,参加大学考试,物理化学只得了六分。他给中共政府写了一封信,说他因为农业生产太忙,没时间学习,但理想是上大学,建设农村。后来他不但上了大学,而且还被中共树立成为一个社会典型,大加推广。

中共统治中国大陆,会按照人的阶级来“平权”,地主富农的孩子,考试成绩再好也不能接受高等教育。而美国推动的批判性种族理论,要根据种族来平权,按照《动物农庄》(注:乔治·奥威尔的讽刺性政治寓言小说)的说法,某些种族比其它种族“更平等”。

我们说回美国学校教授的“批判性种族理论”。教授这种理论的学校,会要求学生自我检查,进行自我分级(这个有点像给自己定阶级成分),你是白人至上主义者?是白人社会受益者?这两种都是压迫者,属于需要被打压的阶层,如果不幸,你还是基督徒,甚至认为只有男性女性两种性别,或者不赞成同性恋,那你基本上就是社会的敌人。学校可能组织对你进行教育,其他同学会嘲笑你孤立你,甚至会公开对你进行歧视。

当然,如果你是有色人种,你天生就是被压迫者,如果你不是基督徒,而且还特别赞成和赞赏多元性别和同性恋,那你简直就应该是社会精英,有权去压迫别人了。

可惜,华人和多数亚裔,很难排到里面去。亚裔(学生)学校成绩好,上大学比例高,出社会收入高,而且常常价值观比较保守,很多是基督徒,但却是有色人种。所以大部分亚裔,会被排位在“白人至上社会受益者”的位置,而遭到排斥。

这个位置,大概相当于中国大陆八十年代以前富农,或者小资产阶级的地位。虽然不是最主要的敌人,但却需要压制和接受“教育”。

文化马克思主义和经济马克思主义没有什么不同,就是要把社会分化成三六九等,然后分而治之。八百年前,蒙古人统治中国的时候,就采用过这种方法了。

这种社会不可能稳定,更不可能持续发展。1979年,中国开始改革开放之前,首先把地主、富农、右派这些社会地位定位全部取消,把“文革”中受害者平反。很难想像,如果没有这个动作,中国后来的经济改革能够获得成功。

美国的极左派,过去十年悄悄渗入学校,现在也要搞“文革”了。

纽约同源会指出,这些都不是种族公平教育,而是政治灌输,亚裔无法接受。他们的声明说,“种族偏爱是以牺牲我们的孩子为代价,牺牲学术水平为代价,牺牲基本公平性为代价。”所以他们认定,种族批判性理论,“其实就是当今的《排华法案》”。

石山角度: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x4TYTL7Ibhs0JPuHVQY1A

(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