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记者:西方国家变得越来越像共产中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03日讯】疫情席卷世界后,澳洲媒体人和商界人士发现,西方国家变得越来越像共产中国。例如,与主流观点不同的议员遭到打压;大学不再崇尚自由思考,而是扼杀学术自由

3月2日,《澳洲人报》资深记者克赖顿(Adam Creighton)发表评论文章说:“各国政府的疫情防控措施加速了我们走向更加专制的未来。近一年来,由于定义模糊的‘更大的利益’,自由行动、言论和商业等基本人权以相当极端的方式被封闭或解封。”

克赖顿在文章中提及刚刚退出澳洲自由党成为独立议员的凯利(Craig Kelly)已经尝到了被主流媒体打压的滋味。

凯利因为提倡COVID-19(中共病毒)替代疗法而遭到澳洲主流媒体的打压和同僚的反对。上月,他宣布退出自由党时说:“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受到了诽谤和抹黑,而我的目标只是拯救生命,确保我的选民,以及所有澳洲人不会被剥夺那些医生认为可以救命的治疗机会。”

他表示将继续本着“良心和原则行事”,忠实和无畏的为选民代言。

克赖顿认为,在西方世界,“部长办公室和官僚机构之间界限开始模糊,这种中国(共)模式也同样出现在政府和议会之间。”

他写道:“多年来,那些大人物都认为共产主义中国会变得更像西方,被压抑的中国中产阶级虽然惧怕一党独裁,但渴望言论自由,他们会抛弃专制的枷锁。但(现在)情况却恰恰相反,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显然变得更加极权,而西方也变得更像中国。”

克赖顿还在文章中批评澳洲大学“扼杀学术自由”,迎合主流意见。“我们的大学,本身就格外依赖中国人的钱,这里不再是崇尚自由思考的地方。”

他举例说,物理学家瑞德(Peter Ridd)因为质疑有关大堡礁的研究质量而遭到詹姆斯·库克大学(JCU)的指责。

与之情况类似的还有,澳洲纽卡斯尔大学(Newcastle University)曾发布声明指责澳洲一名权威免疫学教授克兰西(Robert Clancy)“不是专家”。克兰西曾发表过与主流意见不符的论文。他在论文中写道,证据表明,羟氯奎是有效医治COVID-19的早期治疗方法,而疫苗虽然有用,但不太可能是万能药。

麦觉理银行驻香港董事总经理什维茨(Viktor Shvets)也认为,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西方国家的自由度一直在稳步下降,国家的权力越来越大。他对《澳洲人报》说:“西方永远不会完全像中国,但不管我们喜欢与否,我们正朝着这个方向前进,所以我们需要尽量避免中国社会那样的极端方式。”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何雅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