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多次骚扰迫害 河北王兵义含冤离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1日讯】河北省保定市法轮功学员王兵义,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曾多次被骚扰迫害、酷刑折磨,被满城区岭西乡派出所警察刑讯逼供:“你不说就打死你,扔到大山沟也没人看见”。多年的迫害令王兵义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精神受到严重打击,出现心脏病状,二零一九年正月十六含冤离世,时年六十三岁。。

据明慧网报导,保定市满城区石井乡永安庄村村民王兵义,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遭到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社区、石井乡干部、派出所等邪党人员的绑架、抄家、酷刑折磨、勒索钱财、监视等等的迫害。

一、炼法轮功做好人

王兵义修炼法轮功以前,在县城大街上经营小本生意。一九九七年八月的一天,他见一位老者胸前戴着一枚章,他问是什么章。老者说:“我戴的是法轮章,我是炼法轮功的。”他问:“法轮功怎么炼?”老者:“有书,还有五套炼功动作。”

老者第二天送给他一本《转法轮》,并要他好好珍惜。王兵义几天就把书看完了,体悟到大法的内涵太精深了,教人做好人。这大法是度人来了,他觉得社会有救了,人人都学法轮功,社会风气就正了,道德就会回升。

从此王兵义走上了一条修炼大法的路,每天早晨五点到公园炼一小时动功,多年的病全好了。以前的喝、赌、抽恶习全戒了。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人,提高自己的道德,从不欺骗顾客。一九九八年一天,他在县工会门前捡到一部较好的手机,把它挂在自己摊位的电线上,等失主来找。幸运的失主找到手机,要给他五百元钱,还要拉他去吃饭。他一一谢绝说:“你要谢就谢大法师父好了,我是炼法轮功的。”

一次,他在摊位附近拾了一个公文包,里面有驾驶证、行驶本、六百元现金、二十万元支票、两个化工厂公章,他又用老办法把公文包挂在电线上,又一个幸运的失主拿到包,拿出六百元钱给王兵义表示酬谢。他婉言谢绝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大法师父让我们做好人,你要谢就谢大法师父吧。我要不学法轮功我是做不到这一切的。我把钱一拿、包一扔,你到哪去找。”失主连声说法轮功好。

乡亲们从王兵义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到他家学炼大法的有三十来人。

二、讲真相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修炼群体全面打压,利用电视、电台、报纸造假、污蔑法轮功,利用军警、公安抓捕、关押法轮功学员,逼迫交书、劳教、送洗脑班、勒索钱财、开除公职等手段迫害。石井乡邪党部门把他视为所谓重点,乡干部任秉柱在村干部王宝柱、王文国等人的带领下,每天闯进他家骚扰,逼他交书,写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怕他去北京为大法鸣冤,天天看他在不在家,还背地里监视他。王兵义平静的向他们讲大法真相,讲自己因修大法身心的巨变。看管骚扰他的人听明白了真相,从那以后再也不去骚扰他了。

二零零七年腊月初六晚上十点左右,区公安局原副局长赵洪祥(已遭恶报死亡)、国保大队长刘贵栓等一群人闯入他家,一下站满了他家客厅,其中有俩女子。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像土匪似的闯进卧室、卫生间、阳台、厨房等处乱翻,床上床下、床单、被罩、枕头里全搜遍了,枕头里和床下的钱全偷拿了。一个男子盯着王兵义,说着脏话, 说他“反党”。几十本大法书、大法资料、几千元钱等私人财物被翻出、价值一万五千多元。盯着王兵义的那人掏出手铐,强行把王兵义的双手铐上。赵洪祥、刘贵栓他们折腾了两个来小时后,把翻出的东西装进口袋里全抢走,王兵义的鞋都没让穿,把他从五楼连搡带拽弄到楼下,有两辆警车,他被搡进车里,被劫持到区公安局。

后半夜,赵洪祥、刘贵栓等八、九个人又把他劫持到满城区岭西乡派出所刑讯逼供:他双手始终被铐着,赵洪祥、刘贵栓等人逼他两只胳臂上举,身子下蹲。刘贵栓逼供时边问边用穿皮鞋的脚狠狠的踢他腿梁子、脚踝骨。赵洪祥在一边煽风点火,说:“对他政策放宽点(意思是可以随便打)。”还得意洋洋的说:“这回可弄到点子上了。”刘贵栓补充说:“弄到根子上了。”刑警队一个身体胖的男子恶狠狠的说:“你不说就打死你,扔到大山沟也没人看见。”

王兵义坚守良知善念,仍拒绝配合。他的两只胳臂累的酸痛落下来,刘贵栓高高的个子不断使劲往上提铐子,王兵义的两手腕和胳臂,实在坚持不住,稍微一缓劲,他们就轮换着往上提他的铐子。铐子越勒越紧,手腕被铐子勒破,钻心的疼。

王兵义被酷刑折磨了两个来小时,腿被踢得青一块紫一块。王兵义为他们好,讲善恶有报的道理,一人说:“是我们转化你,还是你转化我们。”他们怕天亮被人看见,才暂停。王兵义当时两腿痛的已经站不住了,两胳膊和手腕又疼又麻,几乎失去知觉,全身像散架子了。他们见得不到任何口供,气急败坏的骂大法和大法师父。王兵义严厉的制止:“不许骂我师父!”

王兵义被架上车,拉到区公安局。刘桂栓又把他铐在椅子上,指使两个人看着。早饭不让吃,直铐到上午十点左右,此时他两腿已经肿胀不能走路。赵洪祥、刘贵栓把他弄到办公室逼他在电脑上认相片。他不配合就又把他劫持到区看守所。

遭非法关押十多天期间,王兵义的两腿肿的一直走不了路,蹲不下。赵洪祥、刘贵栓多次把他从监号提出来,强行戴上手铐带到审讯室,逼迫他坐在铁椅子上,逼他说出别的大法学员。他不配合,他们就打耳光、脏话一齐上。逼他跪下,他不配合,被刘贵栓一脚踢得跪倒了。他始终不配合。二人就紧锣密鼓的搜罗所谓的证据,指使手下几次闯入王兵义家威胁、恐吓、诱骗他妻子:“你炼不炼法轮功,法轮功好不好?你们与谁联系?”等等。他妻子不配合。

王兵义被绑架后,他妻子去摊位处理年货,国保人员天天去摊位监视、骚扰。一天刘贵栓等人伪善哄她上了车后套她话说:“你炼不炼法轮功?法轮功好不好?王兵义干什么你知不知道?”等等,还有一个人做笔录,被她拒绝。

中共不法人员见得不到任何口供,就胡编乱造,罗织罪名要非法劳教他两年。几天后刘贵栓领着五、六个警察在区看守所强行给王兵义与孙连香、刘占良、杨春利四名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连推带搡弄上一辆大轿车上,要把他们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王兵义质问刘贵栓:“我们犯了什么法?你们通知家人了吗?你们这样干才是真正的犯法。”一个警察阻止不让他说话。

车到保定外环,王兵义开始头晕脑胀、恶心,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时就开始呕吐不止,头晕目眩、脸色蜡黄。劳教所狱医强行给他们量血压、听心脏,王兵义和孙连香血压都高达二百多,心跳极快。劳教所的狱医对刘贵栓恼怒地说:“人都这样了,还往这送,赶快拉回去。”刘贵栓才把王兵义和孙连香拉回区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

王兵义血压一直二百多,头晕恶心,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浑身没劲,七、八天不解大便。区看守所的狱警怕担责任,责骂赵洪祥、刘贵栓,说:“劳教所不敢收,又放在这,出事谁担着?”给赵洪祥打电话催他赶快放人,还说你不放人,我们放。赵洪祥厚着脸皮耍无赖不理这茬,还妄图继续迫害,找区医院的医生给他化验尿、量血压,化验结果都不正常。

王兵义七十多岁的老娘听说儿子病重,连续几天去公安局找刘贵栓。刘贵栓哄骗老人,说“你儿子没事,过几天就回家了,你们回去、回去吧。”但不放人。赵洪祥、刘贵栓蛊惑他家人、亲属,逼他妥协,他大舅哥在赵、刘的蛊惑、威胁、恐吓下不分正邪,到看守所,逼他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还破口大骂,逼他下跪认错。他坚决抵制,却被他大舅哥一脚踹倒。家人在高压下,凑了两千元钱给了他大舅哥,让他送给赵洪祥、刘贵栓。家人才把王兵义接回家。

王兵义为了生活,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就上街摆摊。国保大队的人就在车里监视他。一天,刘贵栓带着三个人到他摊位,拿出三张女士的照片逼他认,被拒绝。后来他们哄他说:“你说出来她们是谁,我们给你钱。”他义正词严的说:“我不认识就是不认识,我们修炼人只做好人,绝不能昧着良心说瞎话做伤天害理的事。”他们只得开车走了。

三、北京奥运期间监控骚扰

二零零八年三月赵洪祥、刘贵栓天天给王兵义打骚扰电话,催他去公安局。有时开车来骚扰他。一天下午,一个亲属对王兵义左右劝说要他去公安局,要陪他一起去,王兵义无可奈何就跟其去了。到了公安局赵洪祥、刘贵栓连诈带蒙,逼他说与谁联系,他不配合,天快黑了也不让回家。亲属一再要求,才让他们一同回家。

奥运前一个多月,石井乡派出所来了俩警察向王兵义索要身份证。王兵义说:“我的身份证不能给你们,我做生意批发东西随时用。”其中一人说:“那我们给你保存几天。”他拒绝说:“不用你们保存,我自己会保存。你们这是侵犯人权。”那两人一直磨叽了大半天,才走。

第二天,城建社区来了三男一女,他们大声恐吓他说:“王兵义你晚上散发法轮功资料,我们如果要往上报你,就把你抓起来了。”王兵义没理他们。那女的马上改口说:“你有什么困难说话,我帮你解决。”他郑重的说:“不用,我们都是好人,只要你们不故意骚扰我们就行了。”那女的说:“你好好做生意,不要出门,出门给我们请假,别给我们找麻烦。”王兵义说:“谁给你们找麻烦,我正做生意,你们来找我,影响我做生意。”那女的还说:“如果你出门了,我们找不到你,我们的饭碗都没了。”又说:“你们家有几个在县里当官的?”王兵义没理她,他们在那儿停了很长时间才走。

次日上午,那四人提前到王兵义摊位,见王兵义不在,东张西望,还到处打听。直到王兵义到摊位,他们才松了口气,说:“你可来了。我们找了你一会儿。”第三天晚上,社区又换了四个人,闯入他家索要他的身份证。王兵义拒绝。第四天他们,又到他摊位上骚扰,并给他儿子打电话,要他儿子看着他。这些人还天天盯着他,直到奥运结束。

二零一五年十月,邪党人员骚扰恐吓实名诉江的王兵义,连续多次打骚扰电话,又多次找到他摊位给他非法录像、录音,非法审问并做笔录,保证不再诉江。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三号下午三点,王兵义在满城大街上做生意,遭到社区办、城关派出所等五人的非法询问诉江之事,并和他套近乎,骗他写“以后不写了”的保证。

二零一七年八月,保定市满城区各乡镇派出所、以正副所长牵头,伙同村负责人、或乡镇政府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进行所谓的“见面”(实际是骚扰、恐吓), 大面积骚扰辖区内法轮功学员,警察再次骚扰王兵义并非法拍照。

多次骚扰迫害,让王兵义精神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精神受到严重打击,出现心脏病状,几次住院。出院后,强忍着出摊卖东西,维持生活。二零一九年正月十六,王兵义含冤离世。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拾金不昧的好人王兵义屡遭迫害含冤离世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