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受害妇女讲不幸遭遇 两会期间被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3日讯】马三家受害妇女上访维权,在2013年前以“扰乱社会秩序”被劳教,后又以“寻衅滋事罪”被判刑。中共“两会”期间,更是遭受任意抓捕和拘留。

马三家受害人、辽宁省大连市瓦房店访民陈淑芳近日向记者确认,她因为土地果树承包问题上访,被二次劳教、一次判刑、八次行政拘留,还有一次刑事拘留40天。

陈淑芳是一位残疾老人,今年72岁。2019年5月她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举报村书记违法卖掉集体资产、70余亩林地及截留农民土地流转款等问题,同时控告马三家劳教所;当年9月她被抓,后被判刑一年五个月,到今年2月4日才获释。

她说,“从5月份到8月份,我到国家信访局总共登记了14次。9月份的一天晚上,有一帮人没穿警服,也没出示证件、不明身份的人,就在住宿处把我带走了,带到北京站后面一个地方;(期间)换了几个人,把我拉回当地的公安机关,做了个笔录,就给我送到大连市看守所刑拘了。”

陈淑芳照片。(知情人提供)

由于疫情,陈淑芳在大连市看守所足足关了17个月。她披露,在大连市看守所关了很多上访人,不认罪不认罚的就判刑。有的身体不好、家里有老人有病人的,被强行签一个认罪认罚书,保证再不上访,关6、7个月就被放了。

陈淑芳到国家信访局登记上访,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一年五个月。(知情人提供)

“看守所一间小屋里,住了23个人,晚上睡觉就像摆鱼那样折着睡,一个挨一个,一点空间都没有。”她说,“不让说话,上访的一个屋圈一个,其他罪名可以随便圈,就是上访的不允许在一起。”

陈淑芳不明白的是,到国家信访局举报村支书的违法行为,反而是举报人被控寻衅滋事抓起来了,而违法的人却逍遥法外。“法律上解决了举报人,把举报问题的人给解决了,理解不透。”她说。

今年3月3日,陈淑芳到大连法院去调卷,法院不给调。她认为卷宗里有捏造事实、陷害的情节,“村委出个证明,说我的地给我了,我的问题解决了,其实根本没有这回事。”

“我们去调卷的同时,乡里派出所所长也到法院了,去看着我们。(他)也没穿警服,反正走哪跟哪。现在(我)在家哪也动弹不了,一走就有人监视。”

陈淑芳表示,现在投诉无门,上北京就被抓。刚开始上访是为了土地果树承包问题,村里说“你果树少了活该,你到北京找江泽民要地去”,这个问题一直到现在没解决。

1998年,陈淑芳家体内为儿子娶妻生子和外孙女过户等原因,家里新增了4个人,应该相应增加果树。她说:“我就是要按照合同规定给我地和果树,赔偿我23年的损失,到现在一分钱没赔,(却对我)又拘留又教养又判刑。在马三家劳教所第一次劳教一年;第二次一年六个月;这回又判刑一年五个月,整我三次。”

她说,“我是一个72岁的残疾老人。腿不行,在家都得拄个棍儿。在马三家劳教所天天劳动,有时干到凌晨两点多,任务完不成就挨打,我都被打过好几次;叫我们背监规,我年龄大了背不下来挨好几次打。”

在劳教所,陈淑芳对劳动教养不服,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曾两次发传票传唤,但马三家教养院不准她到庭参加诉讼,最终法院裁定按撤诉处理,剥夺她出庭答辩的权利。

她说,“我对大劳教字《2004》第0385号劳教养一案,不服辽宁省公安厅信访事项复查答复意见,依法向辽宁省政府提出复核申请,也不受理,造成我上访至今。”

此外,陈淑芳家庭承包的果树合法权益受到侵害一事,“通过法院六次判决(三次一审、三次二审),最终大连中院判决不是法院受理范围。一脚踢出法院了。(法院)说合同没签字,不是法院受理范围。”她对记者说。

“按土地承包法,明确规定村委会签订书面合同,村委会就不签。这个事一直解决不了。”她说,“土地是老百姓的命根子,家庭承包的土地,像这些老年人不能出去打工,就以土地为生啊。”

在北京上访期间,陈淑芳经常住火车站、露天地,村支书还给她发恐吓信,但是她的手机被派出所扣了没有归还。“派出所警察直接就说,‘你还告不告于晓东了?再告还抓你!’村书记一手遮天,老百姓没有办法。”她说。

马三家受害人朱晓明:国家信访局把我卖了

今年“两会”期间,亦有马三家受害人到北京上访,辽宁省营口访民朱晓明就是其中的一个,但她在国家信访局被当地警方截访押回老家,在宾馆被几个社区人员和两个警察看押。

朱晓明向记者讲述了经历,“我上北京国家信访局,过安检时查身份证,我把身份证撂在那儿,二个保安在检查我的包时,就把我的身份证给了一个警察。”

“在国家信访局进门左手边有一个蓝色铁皮屋,警察(警号025333 025359)和保安像土匪似的把我推进去,不让动弹,不让打手机,不长时间当地公安就把我接走了。(国家信访局)把我卖了。”她说。

述说往事,朱晓明泣不成声。她说,“2007年(辽宁营口市)政府违法拆迁,我哥哥死在拆迁现场了。我和嫂子去北京上访,去了几次,后来我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劳教一年半。”

朱晓明照片。(知情人提供)

“我哥出事以后,母亲经受不住打击,‘白发人送黑发人’,不到一年就去世了。老父亲深受刺激,精神失常了,到处砸东西。”在朱晓明的护理下,父亲病情好转,之后因她去北京上访被劳教,“父亲没人管,邻居说就在二楼上坐着哭,胡子老长,瘦得不像样。”

2012年2月,嫂子被派出所秘密关押,朱晓明为躲避抓捕不敢回家。父亲于2012年2月28日骑自行车出门,摔断腿,50天后去世。

2013年3月,朱晓明在山海关附近被营口警察非法抓捕,警察怕她去上访,在一所废弃的学校关押了她14天,每天都有20多人看押她。

2015年7月,朱晓明去纪检委举报信访局局长违规,被警察抬出来。朱晓明把消息发到微博上了,这个帖子被转发500条。她说,后被判刑一年半,“一开始说是转发微博造成影响,后来觉得不能入罪,又变成2013年去北京上访了,当时已被刑事拘留,为这事又犯寻衅滋事罪了。”

2020年,营口市西市区法院冻结了朱晓明的养老金,令她无法生活。

在劳教制度废除后,2014年初,包括朱晓明在内的13名马三家受害人曾共同发表公开声明,要求当局为她们恢复名誉,并要求获得“国家赔偿”。

“没有国家赔偿,没有人管,也没有人提。”她说,“这几年气坏了,得了一身病。现在养老金又给停发了,不让人活了。”

马三家受害人、辽宁营口访民郭玉艳“两会”期间进京上访,被抓回关押在营口市看守所。(知情人提供)

目前朱晓明已回到家中,但同是营口访民的马三家受害人郭玉艳就没这么幸运了。郭玉艳3月2日在北京居住地被辽宁省营口市公安局截访回,关在当地酒店,后以“寻衅滋事罪”被拘留,现被关押在营口看守所。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