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习近平谈“种子危机” 涉及种族延续存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3日讯】每年新年一过,中共中央都会发出一个“重要文件”,而且通常都是同一个议题,就是关于农业、农村和农民的。这个文件被称为一号文件

2月21日,中共发布了今年的一号文件,同样是关于中国农业问题的。不过,与过去不同的是,今年的一号文件,有一个往常没有的重点,就是农业的种子问题。种业的发展,在一号文件中被首次单独提了出来,要求打好种业的“翻身仗”。就是要把种子这个行业变成世界领先。

去年12月,在北京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已经强调要“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看来种子,确实已经成了中国农业的一大困境。

2月22日,中国国务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农业农村部副部长张桃林称,“总的来讲,中国农业用种安全是有保障的,风险也是可控的。”

这个说法,和一号文件以及习近平的说法有些不同了。到底是习近平夸大了种子难题,还是中共官员在隐瞒真相呢?

据中国种子贸易协会(CNSTA)发布的《2019年中国农作物种子进出口贸易资料分析》显示,2014年至2019年,种子进口量6.60万吨,出口量2.51万吨,中国对于“洋种子”依赖度达72%。

《每日经济新闻》曾引述广东省内一家种企负责人的说法:除了水稻我们是世界第一以外,其它种子多少都存在“卡脖子”的情况;种质难弄。这里特别要说,农业种子问题,不光是粮食等种植行业,也包括牲畜和禽类。

据陆媒公开报导,中国的玉米育种的自给率最薄弱。以中国粮食主产区东北和黄淮海地区为例,黄淮海地区种植的玉米主要是美国先锋公司的“先玉355”品种,东北北部地方种植的玉米种子主要是从德国进口,以先玉335为代表的“洋种子”,一度占有吉林省玉米种子市场的70%。

蔬菜种子对国外的依赖更显严重。这个相当令人困惑。

根据中国种子贸易协会的数据,2019年中国蔬菜种子进口2.24亿美元,占农作物种子总进口额(4.35亿美元)的一半以上。即“洋种子”基本上对全部品种予以涵盖,本土前10强种业企业的市场占有率只有15%。

素有“中国马铃薯之乡”之称的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克山县,近年种植的马铃薯大多都是来自美国的“大西洋”,种植面积3万亩,占全县种植面积的一半。而在“中国蔬菜之乡”山东寿光,洋种子所占的份额一度高达80%,目前也仍有30%之多。

中国14亿人平时常吃的白萝卜,种子大多是韩国进口的,必不可少的辣椒,则来自以色列。甜菜和黑麦草种子对外依存度达到95%以上。西兰花国产种子占比只有5%,大部分来自日本。

俄罗斯的葵花籽、油菜籽,估计占到中国市场的50%。俄罗斯从今年1月起,大幅提高葵花籽和油菜籽出口关税税率,从此前的6.5%提高至30%,导致一些企业陷入困境。

另外,还有生猪。在中国养猪从业者的眼中,种猪就是“猪的晶片”,中国的原种猪很多是依靠进口。1994年前,本土猪还占据着中国90%以上的市场份额,而到了2007年,这一数位已下滑到2%。

目前中国的猪主要是国外引进的所谓“杜长大”,包括美国的杜洛克猪、丹麦的长白猪和英国的大约克猪。

另据“布瑞克农业大数据”指出,2020年,中国种猪进口总量超过2万头,创下历史新高。有人表示,中国种猪规模年均千万头,2万头左右的进口种猪不值一提,但是专家称,关键问题在种质精良,不在数量多。

就中国养猪产业链而言,从国外进口的纯种猪是市面上销售的猪肉的“祖代”或“曾祖代”,进口种猪主要是用于更新核心猪群。

如果再遇到像2019年非洲猪瘟影响,就会造成4代种猪的“团灭”,这就意味着至少在4年时间内,种猪数量供不应求,如果此时国外对中国施行种猪禁运,那么影响将非常巨大。而每一代种猪养殖都是需要时间。中国专家认为,“猪晶片”比半导体晶片更难搞。

2020年底卸任的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曾经表示:中国的祖代鸡,几乎全靠进口。2014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匡迪也说:如今北京烤鸭99%都是英国樱桃谷鸭的鸭种。

明白了中国农业的种子困境,才能明白为什么习近平强调种子问题,才能明白为什么中共中央今年的一号文件,会特别强调种子。

说起来非常讽刺,中华文明依靠农业起家,也一直号称是农业大国,但却陷入了种子困境。

种子困境,表面上看其实问题不大,只是需要多买种子就好了,但实际上却可能对中国,尤其是中共所谓大国崛起战略构成严重冲击。

2020年,中国从外国进口了创纪录的粮食,说明中国自产的粮食,已经无法满足中国本身的需要。这是一个必然趋势,中国是人均耕地面积较少的国家,虽然国土面积很大,但三分之二是高山、荒漠,适耕范围大概只有三分之一。因此,中国需要高的单产量,来维持本土粮食供应。以前,中国主要依靠家庭农场的精耕细作,需要大量劳动力的投入。但工业化转型之后,劳动力也转进到城镇工业地带,农村劳动力缺乏,精耕细作的方式已经无法维持。

下一个办法就是靠先进的种子。以中国进口最多的大豆为例。中国大豆单产量只有美国的六成,原因在于种子。简单说,美国孟山都的转基因大豆种子,具有抵抗除草剂的特性,每当野草疯长的时候,以飞机喷洒除草剂消除杂草,而大豆可以继续生长。

中国东北地区对转基因大豆种子的依赖,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中国目前仍然限制其它的转基因种子,比如大米和小麦等,但如果缺粮严重的话,可能也不得不改变政策。

但种子的问题不仅仅如此。

目前中国水稻的种子号称世界领先,因为中国自己培育的杂交水稻品种。但杂交水稻,两年后就会退化,所以必须提供新的种子。这个和转基因大豆的情况一样,每年都要买新种子。但这其实隐伏了一个危机。如果种子供应链断掉了怎么办?

中国历史每两三百年就有大的政治和社会危机,但中国经济基础通常不会被彻底破坏,原因就是小农经济。简单说吧,就是每个农村都有自己的种子,每年粮食收获之后,农民选择特别好的留下当种子。所以种子是自产的。其它地方天塌地陷,当地农村都可以继续他们的生产和生活。

但如果种子是中央供应的,农民自己没有自己的种子,发生同样的全面危机时,就会陷入困境,这个连锁反应是可怕的。以前是分层级的,每个小单位都是自足和自治,现在是中央控制,大家都靠一条大铁链拴上维持平衡和稳定,一旦中央失控,全部都完蛋。所以中共现在面临的种子危机,可能涉及到整个种族的存亡了。

中国的杂交水稻曾经出口到东南亚一些国家,后来被政府叫停,就是这个原因。因为杂交水稻产量高,它会排斥了其它本地品种,最后本地种子都没有了,必须每年购买杂交水稻的种子。一旦出现什么意外,比如战争,或者国家关系不好等,本地农民怎么办?

这其实也是中国现在面对的种子问题。

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自己掌握种子技术。那么中国为何自己培育不出好种子呢?

官媒新华社旗下的《半月谈》分析说,国产种子被卡脖子,主要“卡”在下面五方面:

——原创性种质相对稀缺。比如玉米,中国玉米种质资源先天优势不足,随着玉米品种的推广,种子退化严重。只有种质资源丰富,才能培育出更多市场需要的新品种。

——资源精准鉴定能力弱。中国农科院副院长万建民介绍,中国成立了农业农村部作物种质资源保护与利用中心,保存资源总量突破52万份,位居世界第二,但目前完成资源精准鉴定的不到1.5万份。

——现有种质资源保护不够。据第三次全国农作物种质资源普查(实施期限为2015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初步调查,在湖北、湖南、广西等6省区375个县,71.8%的粮食作物地方品种消失,其中不乏优质、抗病、耐瘠薄的特性品种,种质资源保护面临新挑战。

——基因挖掘能力弱。中国科研人员已经做了一些工作,但在“挖掘真正有用的基因”方面还有待提高,目前创制的有突破性的种子还比较少。

——科研机构和企业缺乏有效协作,国际种业早已进入分子育种、工厂化育种阶段,中国主要仍以常规育种手段为主,靠眼看、凭手摸。分子标记开发与辅助选择、种间杂交与胚拯救、花药培养与遗传转化、基因编辑与分子育种等技术应用少。

这是官方的说法。我想要加上一点,就是投入少,没有知识产权,和科技成果利润分享不足。

中国的种子科研机构和种子公司,都是国营企业,没有什么利润可言。中共对种子研发的投入很少。中共最强大的生物科技人才,都在搞病毒、人类基因、什么超级战士,或者是病毒研究等等,因为这方面官方大量投入资金。种子研发的投资很少。

另外,一旦种子技术有什么新东西出来,产权全部属于政府。比如说中国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虽然中共近年给了他很高荣誉,但经济上并没有太多帮助。这个问题,和其它科技行业遇到的情况非常类似。

中国现在采取的其中一个办法,大概也是我们非常熟悉的,就是从外国连偷带骗。比如台湾的蔬菜和水果种子,据说七成多已经转移到中国大陆去了。同样,中国也从没停止过从美国、日本等地偷种子,甚至在地里面偷的时候被抓个正着。但随着全世界对中共盗窃技术越来越警惕,中国的这种方法,可能也越来越不好使了。

(石山角度)

石山角度: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x4TYTL7Ibhs0JPuHVQY1A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