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视角(下):谁是真正的种族主义者?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ean Chen撰文/信宇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23日讯】有一天,17岁的女儿给我看了一个脸书帖子,说1992至2014年间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74.5%来自白人罪犯。帖子旨在呼吁亚裔与“黑人命也是命”组织并肩作战,“改善少数族裔社区”。

我提醒她上网查一下美国人口的白人比例。根据Census.gov(美国人口普查政府网站)的数据,2019年是76.3%。

“你看,即使贴子数据正确,白人犯罪者的比例也低于白人人口比例。”我说。

其实,我也看过几篇媒体报导,指最近亚裔美国人遇袭事件激增。有些报导把袭击事件归咎于川普总统和“白人至上主义者”,却无法提供任何事实依据。

我以此为契机,与女儿交谈:“你要小心,知道如何自我保护。但是,如果报导旨在激起你对特定人群的不满,就要提高警惕。现在,许多记者已经失去了职业精神。他们用谎言、部分事实、影射和误导性数据来推动叙述。他们夸大其辞,或装聋作哑。

“记住,所有种族都有坏人,也有人由于误解而产生仇恨。至于新冠肺炎(COVID-19),是中共把病毒传播到全世界。中共不能代表中国。全世界的人,包括中国人,都是中共暴行的受害者。”

交谈时,女儿告诉我,她的大多数同学和朋友都支持黑人命也是命,甚至支持安提法,因为他们相信很多美国黑人都受到警察的虐待和杀害。他们支持削减警察经费。他们认为那些抢劫者和骚乱者“有理由愤怒”,因为历史上曾遭受过种族主义和奴隶制。我女儿在深蓝州的一所郊区公立高中上学。

女儿的这些话令我吃惊。我认识她一些同学的父母。和我一样,他们也是勤劳的第一代亚裔移民,拥护美国自由。他们看到孩子被媒体和教育系统层层洗脑,感到悲伤和愤怒。

这正是我之前的感觉。但生气永远不能解决问题。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意识到,如果我们不尽力把孩子们从共产党宣传中拯救出来,还有谁会呢?还好到目前为止,成效令人鼓舞。我在《大纪元时报》上发表了两篇“母亲视角”系列文章,一篇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另一篇关于全球变暖。我跟女儿聊这些文章(她起初拒绝看),她懂了很多,对这些话题不再感到疑惑。她对我也更坦然了。

因此,我继续着这个系列的研究和写作,这一次聚焦种族主义

在这个过程中,我不仅解答了女儿的问题,还弄清了谁是真正的种族主义者。面对黑人族群,他们摧毁道德和尊严,带来暴戾和仇恨,带走希望和信念。他们一直荼毒黑人社区,如今又对亚裔美国人故伎重演。

澄清关于警察的真相

我看了一个关于澄清警察暴行和种族主义指控主题的精彩视频。这是《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对伯吉斯‧欧文斯(Burgess Owens)的采访。他是NFL(全美橄榄球联盟)退役球星,也是来自犹他州的国会议员,成长于种族隔离的南方。

为了方便交流,我将结合视频和其它来源的信息展开论述。

据司法部统计,2019年,全美有超过1000万人次被捕。而据《华盛顿邮报》数据库显示,54名手无寸铁的平民死于涉警枪击案,其中12名黑人,26名白人。同时,根据FBI提供的数据,89名执法人员执行公务时殉职。

接受采访时欧文斯议员指出,每个行业都有坏人。虽然像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等人的惨死需要展开深入调查,并依法审判伸张正义,但整个警察队伍是由那些誓言全力保护民众权利的勇士组成的。“我们没有警察问题,但我们存在叙事问题。部分媒体倾向于对我们国家的一切美好视而不见。”欧文斯说。

怀疑论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表明,公众对警察的看法被媒体炒作误导得相当严重。被问到猜测“2019年有多少手无寸铁黑人被警察杀害”时,总体上38%的受访者回答“大约100人”,29%受访者回答“大约1000人或更多”。自由派或非常自由派政治观点受访者中,46%的人估计“约1000人或更多”。而如上所述,记录在案的手无寸铁黑人死于警方办案的人数为12人。

哈佛大学研究员小罗兰·G·弗赖尔(Roland G. Fryer, Jr.)是美国非裔经济学家,专门研究歧视和不公问题,其2017年的一项研究表明,没有发现涉警枪击案存在种族差异。至于警察使用非致命武力,弗赖尔博士认为:“假设警察只是简单地拦住路人,而并无任何特别理由,似乎存在明显的种族差异。但假设他们是为了防止暴力犯罪,那么种族偏见的证据就非常小。”

2020年5月乔治·弗洛伊德去世后,黑人命也是命“削减警察经费”言论势头更甚了。美国至少13个城市不同程度削减了警费。这些城市在2020年都出现了犯罪率激增的情况。西雅图观察到了26年来最高的凶杀案数量。芝加哥的谋杀案上升了50%。黑人社区受到的影响最大。2020年8月发布的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81%的黑人成年人希望社区保持或增加警力。

奴隶制的遗产?

“有些事情之所以被相信,是因为它们确实是真实的,但还有许多其它事情被相信只是因为它们被反复断言。”——托马斯‧索威尔

有人认为目前黑人族群的不利处境是奴隶制遗留下来的。但我从伯吉斯‧欧文斯和托马斯‧索威尔博士那里了解到的情况却不一样。

托马斯‧索威尔(Thomas Sowell)博士是著名经济学家,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他1930年出生于北卡罗来纳州,9岁时搬迁至纽约哈莱姆区,从小生活贫困,年轻时是个马克思主义者。然而,1960年联邦政府实习经历改变了他的世界观。

以下是索威尔博士对奴隶制的看法。

“今天,奴隶制的道德恐怖受到广泛谴责,以至于人们很难意识到,几千年来,世界各地几乎所有种族的人都实行过奴隶制。甚至当时不同社会的主要道德和宗教思想家也接受奴隶制,认为它反映了社会事实。”

“美国的特别之处并不在于它曾经经历奴隶制,因为奴隶制在全世界都曾经存在,而在于美国人是世界上极少数率先对奴役人类的道德性提出质疑的民族之一。这在18世纪的美国尚不属于为大众所接受的主流观点,而在当时的非西方社会,这个观点甚至鲜有所闻。

“那么奴隶制是如何终结的呢?我们知道它在美国的终结历程——每释放6个奴隶,南北战争就失去一条生命。但世界其它地方却并非如此。”

黑人社区犯罪率高、家庭破碎的原因是奴隶制吗?欧文斯议员就这个问题现身说法。

“我年轻时期,也就是40年代、50年代、60年代,人们真正践行美国梦,黑人是我们国家最有竞争力的少数族裔。这段历史在教材里看不到了,有人刻意隐瞒。

“‘在’40年代、50年代和60年代,黑人族群在中产阶级增长方面领先全国,‘也在’男生大学入学率方面领先全国。男人忠于婚姻:超过70%的男人忠于孩子的母亲。那些违背承诺的人被当作下等人,不受他人尊重。……超过40%的美国黑人是企业家,是社区内的企业主,社区与外界隔离,没有任何白人,也没有任何其他族群。”

“我们都有一个共同信念:‘人生充满无限可能。人生简直处处机遇无限,我看到成功就在眼前。我明白有人不愿看到我们成功,那我们怎么办?我们要努力奋斗,要努力向前,要努力学习,要竭尽全力证明反对者鼠目寸光。我们不会乞求他人尊重,只有自强不息才能赢得尊重。’这就是我的成长经历。”

索威尔博士还指出,20世纪60年代以前,少女怀孕、男人抛家弃子和失业率都比现在低得多。他在一部纪录片中说,“直至1930年,黑人失业率仍比白人低。……人们把所有这些问题都归咎于奴隶制时代,那么过去这些问题应该比现在更糟糕,但事实却是,现在比过去更糟糕。我认为如果要找一个转折点的话,那就是20世纪60年代……从那时起,人们开始不仅拥有福利国家制,也开始有了福利国家制伴随而来的相应心态,因此,许多事情变得堂而皇之,例如接受救济、领取福利等。”

黑人社区的转折点

20世纪60年代是黑人社区的转折点,那是一个美国道德被共产主义劫持的时代。

作家克莱恩‧斯库森(Cleon Skousen)在《赤裸裸的资本家》一书中写道:“早在1960年,美国共产党领导人格斯·霍尔(Gus Hall)已经宣布,该党将令美国青年更加疏远和激进。短短时间内,卡斯特罗的胡子、嬉皮士的衣服、污秽的言论、共产主义礼炮、共产主义颂歌、共产主义和平象征、毒品、色情、虚无主义和骚乱就成了日常标配。”

传统婚姻成为文化战争的首批牺牲品之一。黑人社区受到的冲击尤为严重。逃离家庭不再视为耻辱,而是备受推崇。女权主义、“性解放”和纵容堕胎等更令众多家庭支离破碎。

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推行的福利国家政策不仅损害了良好的职业道德或工作热情,更进一步破坏了婚姻传统。

传统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罗伯特‧雷克特(Robert Rector)认为,福利计划令单亲家庭经济独立,但惩罚了低收入的已婚父母。“当低收入的父母结婚后,福利一般会急剧下降,共同收入也会随之下降。”

随着上世纪60年代道德沦丧,一切都陷入衰退。而这并不仅限于美国。索威尔在《歧视与差异》一书中写道:

“在福利国家制风行时代,人类行为发生了全方位的变化,各种社会现象接踵而至:法国公共住房区域,汽车被‘烧毁取乐’,民众充满恐惧;英美学校也被恐惧笼罩,孩子和老师都成为年轻暴徒的攻击目标,任其肆意妄为;新西兰靠救济金度日的单身母亲说,‘如果不再生一个孩子,我就得回去工作’;美国公共住房区域,一名女子在谈及另一名女子在同一公寓被残暴轮奸的报导时淡然说,‘就是一个女人被强奸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这里发生的刑事案件太多了’。我们注意到,国际上长达几个世纪的凶杀案持续下降,但在20世纪60年代突然逆转,再次飙升,达到了自上世纪以来的最高值。”

行文至此,我想再次提醒读者诸君:60年前美国黑人社区的状况与现在截然不同。

索威尔博士引用2009年《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谈到了纽约的公共住房项目:“这些项目不该是臭气熏天的闲置电梯和黑帮控制的楼梯间,毒品交易随处可见。20世纪40年代、50年代和60年代,当大部分城市公共住房建成时,自豪感和社区家园情怀弥漫在维护良好的走廊、公寓和地面。”

谁才是真正的种族主义者?

腐朽道德和左派政策或许是黑人社区低迷的最大原因。但究竟是什么助推了这些不良政策?索威尔博士指出,是一种主流的“社会愿景”:

“发生在大西洋两岸的社会倒退,很大程度上可以追溯到主流社会愿景的核心原则,即分配不公源于弱者遭受不当待遇。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催生了怨声载道的态度、情绪和行动,包括在许多情况下被贴切地称为‘去文明化’的行为。

“毫无疑问,人类的偏见与不公的机遇有关。但目前尚无确凿证据支持,却断言人类的偏见是导致机遇不公的首因,甚至是唯一原因,那就完全是无稽之谈了。”

“没有哪两片叶子是一样的。”人人生来就有不同的背景。我们都拥有不同的资源,面临不同的挑战,内心也存有一些偏见。但人人皆可努力奋斗,善待他人,收获成功,战胜偏见,赢取尊重。那些令我们丧失尊严、谦逊和信心,而代之以苦涩和怨恨的人,那些告诉我们要仇视他人、依赖政府或强取豪夺以获得“公平公正”的人,才是真正的种族主义者。正是这帮人令我们受尽侮辱,种族矛盾加剧。

索威尔博士写道:“今天的历史教学往往打着‘社会正义’的旗号,言辞煽动,无视未来,荼毒世人,这些伎俩催生了20世纪的极权独裁,更贻害后世。”

我相信他所指的正是共产主义。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已经侵蚀到我们的教育系统、媒体和政治等各个领域。经由这些渠道,共产主义歪曲历史,扭曲标准,毒害思想。

正如欧文斯议员所言:“我们有些人内心存有一个邪恶的意识形态。我必须不讳直言:当提及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我不是在说个人,我指的是意识形态。人是会变的,而意识形态不会。因此,我们身边有一个运动,伺机等待,等待机会,扑向美国人民。”

谁是黑人命也是命和安提法运动的幕后推手?

黑人命也是命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运动。其创始人曾公开表示,他们是训练有素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们每一次会议和每一次行动都高呼《共产党宣言》口号:“我们失去的只是枷锁,而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他们得到了旧金山中国进步协会(the Chinese Progressive Association)的资助,该协会是中国共产党在西海岸的一个据点。

黑命贵效仿黑豹党(the Black Panther Party)的运作模式,而黑豹党是20世纪60年代一个激进的马克思主义团体,推崇毛主席。当黑人生意被洗劫一空,或者越来越多的黑人被犯罪分子杀害,他们毫不在意。他们只关心利用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等悲剧来煽动仇恨。

安提法(反法西斯)运动起源于20世纪30年代的德国,由德国共产党人发起,自称为“唯一的反法西斯政党德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红色统一战线”。当代安提法运动主要由共产党人、社会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构成。其所指的“法西斯主义”其实是指美国长期以来的传统价值观。在其组织的抗议活动中,共产主义标志随处可见。他们唯一的兴趣就是把所有的传统价值和社会结构烧成灰烬。

我们要行动起来,内心平和、有理有据地传播真相,互相倾听。共产主义苦心经营了一百多年才渗透到我们的国家。只要信念坚定,我们就能拯救年轻一代,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母亲视角(上):北欧国家非社会主义天堂

母亲视角(中):德州冰冻与全球变暖

原文:A Mom’s Research (Part 3): Who Are the Real Racist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陈珍(Jean Chen)来自中国,为了保护她的中国家人,使用笔名写作。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