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左派长期作为已危险至极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en Weingarten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军队应更专注于打赢战争,还是专注于军人个人的不满?美国人不应该问这个问题。

但是﹐因为拜登领导的国防部(DoD)的所作所为,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有理由被迫提出这个问题。他收到了国防部拙劣的斥责,而不是军队应专注于击溃我们的敌人的保证﹐国防部的回复说明了我们国家的存亡问题。

这表明,进步分子在我们体制内的长期作为正达到危险的顶点。

这是一个危险的顶点,因为将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等事务政治化是致命的。

我们的军队必须不受政治化的影响,特别是不受政治正确和不服从命令的影响,否则就缺乏必要的意志和能力来威慑﹐并在必要时打败我们的敌人。

如果没有一支不受这些弊端影响的军队,我们的和平与繁荣就会受到侵蚀,人民会死去。

然而,在过去十多年里,也许这个国家最后一个值得信任的机构——军队,已经显示出危险的迹象,表明它正屈服于我们所有其它机构存在的弊端。

这不是对我们所珍视的军队本身的控诉,而是对那些因否定其核心原则而玷污军队的人的控诉,以及对虽然不认可﹐却顺从这种行为的文职领导人的控诉。

塔克‧卡尔森与国防部的争论﹐将这一现实公之于众,让全美国人看到。

卡尔森主要谈到了美军中的三个问题:拜登总统赞扬了军队在“打造孕妇飞行服”﹐“更新对(女性)发型的要求”取得的进展;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为根除美军中定义不清的“极端主义”的努力;还有一份美国海军水手的阅读清单,其中包括了伊布拉姆‧肯迪教授(Ibram X. Kendi)的《如何成为反种族主义者》(How to Be an Antiracist)之类的基础文章。海军的积极性自然来自这份书单。

卡尔森想知道,除了培养世界上最强大、最坚韧、最智慧的战斗部队,一支专注于这么多小事的军队真的能与共产中国抗衡吗?

国防部以一篇新闻报导作为回应﹐标题是:《新闻秘书谴责福克斯主持人诋毁美军的多元化》,文章完全错误地将卡尔森的论点描述为对女性的攻击,而不是对身份政治的攻击和对功勋的辩护﹐文章充满了不同背景的女兵的形象﹐国防部的回击证明了卡尔森的观点。

现役军人通过他们的社交媒体账户﹐也加入到对卡尔森的讨伐,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点。

这还没有说到美军明显的政治化,其正在考虑放宽体能标准,因为在这方面,女性往往远远落后于男性。

也许这并不令人惊讶。军方只是在追随总司令的脚步,总司令认为美国是一个系统性种族主义国家,他还相信白人至上主义和极端主义构成了我们最大的灾难,而且与他的许多行政命令一致﹐进步主义应该渗透到联邦政府的方方面面。我们为什么要指望军方不遵从政府的这种文化呢?

但事实是,我们军队的政治化早于拜登总统和民主党主导的立法部门。

我们刚刚目睹了四年来我们军队内部上下的不服从、阻挠和更糟糕的情况,更不用说我们的情报和外交政策机构了。

这四年以国民警卫队显然因为政治原因﹐而未能在国会骚乱之前做好部署而结束,尽管时任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敦促这样做。

想想之前发生的事情。

川普总统时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亚历山大‧文德曼(Alexander Vindman)中校有效地领导了一项弹劾,因为他反对一项不应由他做出的外交政策决定。

川普总统的美国叙利亚问题特使吉姆‧杰弗里(Jim Jeffrey)承认,就当地的驻军水平﹐他欺骗了总统,“制造骗局,不向领导层说明我们有多少军队。”

几位前军方高官公开设想,如果川普总统在2020年大选中失利(而拒绝下台),军方可能不得已拿掉他。

退役将军们对川普总统进行了疯狂的攻击,将他比作墨索里尼,将他的政府与希特勒的纳粹政权相提并论,并指责总统是通俄的叛徒﹐这种行为可以说是违反了《统一军事司法法典》(Uniform Code of Military Justice)。

在川普总统和拜登总统之间,军队内部的阅读清单也有连续性。据报导,在2020年,时任国防情报局局长认可了美国教育学博士罗宾‧戴安格罗(Robin DiAngelo)的新书《白色脆弱》(White Fragility),这是一部与肯迪著作相当的反种族主义圣经,显然摒弃了(美国海军战略思想家兼历史学家)阿尔弗雷德‧马汉(A.T.Mahan)、(普鲁士将军,军事理论家)卡尔‧冯‧克劳塞维茨(Carl von Clausewitz)和(中国春秋时期军事家)孙子的著作。

为了确保左派灌输下一代的士兵,我们了解到西点军校要求学员在其领导课程中阅读批判性种族理论和酷儿理论(queer theory)。相关政策比比皆是。

在川普之前是巴拉克‧奥巴马总统。他的政府系统地淡化了伊斯兰恐怖威胁,并解雇了军方那些对威胁的规模、范围和性质提出不同意见的人。

奥巴马政府还清除了圣战者威胁论的培训材料,甚至相关的执法记录。

奥巴马政府继续在阿富汗的战争,根据阿富汗文件﹐主要是因为政治原因。奥巴马政府制定了自杀式的交战规则,把对手的生命放在第一位。

2009年11月,在奥巴马担任总统初期,尼达尔‧哈桑(Nidal Hasan)少校在德克萨斯州胡德堡陆军基地开枪﹐造成13人死亡,30人受伤,仅此一点就应该告诉我们,我们的武装部队已经出了大问题。

这个人的名片上有伊斯兰教徒的标记,写着“SoA (SWT)”-“真主的士兵”,“SWT”是Subhanahu Wa Ta’ala的第一个字母缩写,阿拉伯语的意思是“最荣耀的,最崇高的”。哈桑少校在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担任心理健康医师时,曾就伊斯兰法、圣战主义以及对军队的影响﹐向同行做过令人不安的演讲。

他的行为引起了联邦调查局的注意。然而,他仍然留在了我们的武装部队中,这使他得以实施一次致命的袭击。国防部宣布他的圣战行为是“工作场所暴力”。当时的美国陆军参谋长乔治‧凯西(George Casey)将军宣称,“胡德堡发生的事情是一场悲剧,但我相信,如果美军的多元化在此沦为牺牲品,那将是一场更大的悲剧。”

这是12年前的事了。

塔克‧卡尔森做了出色的工作,让人们注意到我们军队的有悖常理的政治化,这种政治化的结果只能是削弱士气,扭曲军队文化,造成军队内部的纷争和混乱,使美国对我们面临的威胁视而不见,并阻止有才能的人加入﹐所有这些最终都会削弱我们的国家安全,并导致未来美国人的生命损失。

令人警醒的事实是,这个问题已经恶化多年。

阻止左派在我们的军队和所有机构内的长期作为,并扭转它,是我们一生的根本任务。

原文:Tucker Carlson-Military Spat Shows Left’s Long March Reaching Dangerous Apex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本‧温加滕(Ben Weingarten)是克莱尔蒙特研究所(Claremont Institute)的研究员﹐也是埃德蒙‧伯克基金会(Edmund Burke Foundation)“NatCon小队”的联合主持人。他是《美国的忘恩负义者:伊尔汗‧奥马尔和进步伊斯兰教主义者接管民主党》(American Ingrate: Ilhan Omar and the Progressive-Islamist Takeover of the Democratic Party)一书的作者,目前正在撰写一本关于川普政府下的美中政策及其转型的书。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大纪元时报》。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