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艘中国渔船海上避雨?3大信号不寻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28日讯】近日,约220艘中国渔船集结在南海争议海域,菲律宾对中共抗议未果,已部署海军舰艇进入该海域,进行“主权巡逻”。中共当局声称这些渔船是在该处“暂避风雨”,但有分析认为,这些中国渔船罕见地在南海集结,至少释放出3大不寻常的信号。

菲律宾军方3月25日宣布,将增派海军军舰,在牛轭礁周边海域执行“主权巡逻任务”,以回应中共在南海的挑衅行为。

菲律宾政府20日发表声明指出,7日确认约有220艘中共渔船停泊在牛轭礁周边海域。菲律宾政府认为,这些渔船是中共海上民兵船只。

声明还指出,这些中共船只白天不进行捕捞作业,而在夜间却亮起白色灯光。此举被认为是军事挑衅行为,菲律宾政府已对此提出抗议。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2日声称:“由于海况的原因,中方的一些渔船在牛轭礁附近避风。”

然而,在天气转好后,这些中共“渔船”仍然赖着不走。菲律宾空军22日上午观察到,仍有183艘船停留在牛轭礁附近。菲律宾军方25日宣布,将增派军舰进入该海域巡逻,要求这些船只尽快离开。

有分析认为,这些中共民兵船只罕见集结在南海,释放3大信号。第一个信号:这可能是中共在争议海域建立海军基地的前奏。

针对中共渔船集结南海的挑衅行为,菲律宾前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皮奥(Antonio Carpio)警告说:“这是(中共)占领牛轭礁的前奏,就像1995年他们占据美济礁一样。”当时中共以建立渔民避风港为由占领了美济礁。

卡皮奥对菲律宾媒体ABS-CBN表示,“他们(中共)首先说,他们只是在美济礁上建造了渔民庇护所。但现在美济礁是他们的空军和海军基地,他们称之为南中国海的珍珠港。”

华盛顿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亚洲海事透明倡议项目主任波林(Gregory B. Poling)告诉自由亚洲,“使用大批民兵船只,已成为中国(共)控制有争议的南中国海水域的关键策略部署”。

近年来,数十艘中共民兵船已在菲律宾拥有的岛礁附近停泊很长时间,随着中共在美济礁及渚碧礁(Subi Reefs)的基地完成港口兴建,中共已经可以在此停留多达三百艘民兵船只,并可以随时根据需要进行部署。

波林说,“(中共)在牛轭礁进行的这项部署已经至少一年,似乎是为了控制九章群礁(Union Banks)周围的水域。”

第二个信号,中共很可能通过民兵船只收集南海相关数据,为建设海军基地,甚至未来军事行动做准备。

据美国网路媒体BenarNews报导,中共军方和其它文件表明,中共南沙群岛的新军事基地,正在收集南海相关数据,以帮助中共在该地区的军事建设项目。

报导称,这些数据包括水文、气象、测深和潮汐等,有助于改善海军武器和水下通信,对未来中共的两栖登陆行动或其他用途给予支持。中共军报曾指出,潮汐是影响海洋战场环境的重要因素。

第三个信号,这些所谓的中共渔船具有军事功能,很难预料他们未来还会做出什么行动,比如根据中共指令制造冲突,挑起事端,对南海周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教授艾立信(Andrew Erickson)22日在《外交政策》网站撰文警告,在牛轭礁周围的两百多艘中共船只都带有武器库,不容忽视。尤其是中共忽略国际法规威胁到邻国主权时,美国及盟友应该严格审查中共的一言一行。

艾立信在推特上引述了中共军报的标题《穿上军装做合格战士,脱下军装做合格公民》,来说明这些船只有军事功能。

早在去年9月,美国海岸警卫队就批评中共向南海争议岛礁周边海域派出大量武装船只,对其他有主权声索的国家和地区进行“恐吓、胁迫和威胁”。

时事评论人士横河对新唐人表示,中共下一步的行动,取决于菲律宾和美国的态度。“中共的策略是最大限度施压,再根据对方反应随时调整。如果对方反应特别强烈而且准备使用武力的时候,中共会退让;对方示弱的话,中共就可能实施占领。”

横河说,“中共敢于挑衅主要就是菲律宾总统对中共的软弱。美国菲律宾是同盟关系,但不会替菲律宾代劳。所以菲律宾总统不能指望既和中共搞好关系又保卫自己宣称的海洋权益。”

据路透社25日报导,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已会见了中共驻菲律宾大使黄溪连,就牛轭礁问题重申了荷兰海牙仲裁法院在5年前对中共南海主权主张的裁决;该法庭全面否定了中共的说法。

此外,中共在南海的频频挑衅,引起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和欧洲多国的担忧。英国、法国和德国近日宣布,将派舰艇通过南海,行使“航行自由”的权利。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