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谁在运作亚裔抗议运动?

小心以反仇视散播仇视 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31日讯】《有冇搞错》。3月29日。

美国反仇恨亚裔运动正在进行当中。3月底,已经有不少城市举行过类似的游行,而华人组织计划在4月4日,也就是这个星期天,在美国发起一场规模巨大的反仇视亚裔的示威游行。在美国,亚裔是否会受仇视,找出答案其实不容易。如果问的是歧视,恐怕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只要有人群的地方就有歧视存在。但是,作为亚裔群体,是否受到集体仇视,恐怕就很难说了。

在谈到仇视问题的时候,作为亚裔有几个问题必须清楚。

第一,目前亚裔受到的仇视,主要不来自优势族群,说穿了,主要不来自白人社会。这一点大部分华人恐怕深有感受和体会。

比如,旧金山和纽约这样华人人数多的地方,大多数对华人和亚裔的袭击,其实来自黑人而不是白人。这和犹太人被袭击的情况类似。

第二,亚裔受到的系统性歧视和仇视,主要来自民主党。美国华人最古老的民权组织同源会,对这个问题看得非常清楚。

同源会这个月初的一份声明表示:“无论如何,CRT都想把好学校里太多的亚裔赶走。(他们认为)亚裔的占比过多。CRT就是今天的《排华法案》。CRT才是真正对亚裔的仇恨犯罪。CRT在隐性偏见/敏感性培训的掩盖下出现在我们的工作场所。它假装成文化/种族敏感的教学法,渗透进了我们的学校,其课程包括《纽约时报》的1619项目和西雅图的民族数学等课程设置。”

CRT,就是“批判性种族理论”。这是民主党进步派的一大武器,奥巴马时期,这个理论在全美国开始推动,2020年美国各地种族骚乱与此有关。

再比如美国的教育平权法案,就是根据种族对受教育机会的平衡。华人和亚裔因为有重视教育及重视家庭的历史传统,因此学校成绩比较好,但很多孩子却被“平权”了。这是系统性的,受益者不是白人,而是黑人和拉丁裔。

正因为如此,美国民主党媒体对亚裔受到伤害、受到歧视和仇视的问题,通常比较犹豫。比如《纽约时报》说亚裔被仇视是因为川普,因为他说了“中国病毒”这个词。这种说法极端可笑,因为在美华人都清楚知道,美国社会某些人仇视华人的情况,早在2016年以前就存在了。

有些左派媒体对亚裔受到的不公平待遇视而不见,因为他们不知道亚裔和华裔因为受到仇视而进行反抗,是不是会阻碍批判性种族理论的运动。

大部分左派,认定亚裔是白人帮凶,是美国这个压迫性社会的受益者,因此应该是受到批判的族群。最典型的说法,就是说亚裔是白人内核(Morally white)。

就我看来,美国大部分发生的有亚裔受害者的事件,其实并非针对特定族群的。比如唐人街商铺被抢劫,施抢者恐怕并不太考虑商铺老板是什么族裔,他目标是财物。在纽约和加州华人受到伤害,大部分和黑人有关。这个可能和作案人的社会地位及教育背景有关。

最近美国发生了两个案件,引起了很大关注。

第一个是亚特兰大枪击案,事件中有六人死亡,四人是亚裔,一人是白人,一人是拉丁裔。这个案件,警方认为不是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

另一个是旧金山,一个白人男子挥拳打了一位华人老太太。据说是因为老太太出卖从教会免费领来的救济品。

美国反对仇视亚裔的运动,因此大范围展开了。以前,很多亚裔被针对被仇视,在西雅图,在波特兰,在纽约,在旧金山,但没有类似的运动,那么为什么是现在呢?

我们看一下纽约4月4日反仇视亚裔的牌子,这是组织者发出来的。一个黑色的大拳头,上面写着反对仇视亚裔。这个标志,竟然和黑命贵(BLM)的标志如此相似。

事实上,3月20日纽约曾经有过一次反仇视亚裔的游行。从现场情况看,这个游行和集会,虽然有不少亚裔,包括华人参加,但组织者并不是他们。在唐人街附近的集会上,绝大部分发言者是黑人,在街上维持交通的,大部分是年青白人,他们喊出的口号,除了“反对仇视亚裔”、“亚裔命重要”之外,也包括“黑人命重要”。

显然,这是纽约“黑命贵”(BLM)组织的亚裔游行。

这说明了为什么现在有这样的游行和集会,而不是去年亚裔商铺被砸烂和华人被殴打情况更严重的时候。因为现在“终于”有两个白人出现了。

另一方面,这次所谓亚裔大行动,就我所见,其实是以在美华人为核心的一场运动。参加组织这些活动的,大部分是那些和中共使领馆关系密切的所谓同乡会和商会。这些组织的名号,华人一点不会陌生,因为他们总会在北京需要的时候,喊出北京的口号。

上周,美国和中国在阿拉斯加会晤。中共代表杨洁篪发表一番强硬讲话,批判美国屠杀黑人,美国国内人权状况很糟糕,所以拒绝来自美国的指责。

这是巧合吗?我不认为。

上周末的反对仇视亚裔游行中,就有和民权运动无关的口号。比如“支持北韩和中国,反对美帝国主义”,还有“亚裔、黑人、拉丁裔、白人工人团结起来”,等等。这样的口号,根本就是在为杨洁篪的强硬表态作呼应。

我觉得,这场运动的背后组织者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以前华人或者亚裔,会提出反对歧视,因为在美国,歧视这个词语比较通用。但这次运动,定位是“反对仇视亚裔”,不是“歧视亚裔”。仇视和歧视,或许有些类似,但终究还是有些不同。

因为亚裔不是经济上的受害者,亚裔通常受教育程度高,收入也较高。批判性种族理论,在亚裔这里说不通了,制度性歧视和系统性压迫,为什么没有让亚裔的社会地位受到重创呢?所以仇视变成了一个替代品。

过去一年多,越来越多的亚裔,尤其是比较成功的亚裔开始倾向保守的共和党,而偏离激进的民主党。这让民主党中的极左派相当担忧。他们需要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或者一个标志性的运动,来扭转这个局面。

但这场反对仇视亚裔的运动,最后一定会不了了之,不会有任何结果。

首先,亚裔不可能去支持北韩和中共,反对美帝国主义,他们通常也不是产业工人阶级,亚裔的蓝领工人数量不多。

第二,这场运动没有具体目标。反对仇视,是,我们大家都反对仇视,不仅是反对仇视亚裔,大家反对仇视任何人类群体。但是如何呢?具体标志是什么?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吗?有没有可操作的政策?答案是没有。

对华人来说,他们第一个最关心的,是学校教育问题。他们的孩子,可以受到公平待遇,有平等的机会,像马丁·路德·金说的那个梦,是社会以他们的个人品德和能力去评价,而不是肤色或者种族。所以,华人和亚裔的孩子,不能被排斥出优质学校,不能被限额进入常春藤大学。

第二个最关心的问题,是少交税。华人和亚裔具有企业家精神,他们更愿意创业。当年中国共产党为了这个问题伤透了脑筋,因为中国人都是天生的商人,都是潜在的资产阶级。这种特质,在邓小平之后的中国经济成长中,发挥了特别重要的作用,中国人愿意吃苦,不怕失败。当然,他们和所有资本家一样,不喜欢交税,尤其不喜欢高税率。

第三,对于大部分亚裔来说,他们没有受到警察的压迫,他们需要警方多派人手,增加对亚裔社区,比如唐人街的巡逻。所以,他们要求市政府增加对警队的拨款。

但是,亚裔的这些具体诉求,不太可能被反对仇视亚裔的运动表达出来的,因为BLM不答应,安提法也不答应,民主党也不可能答应的。

相比而言,中共在背后的作用可能更为有害。上周末游行中,有身穿红色衣服的人带头高喊打倒美帝国主义,说要回中国去等等,在美国大力宣传中共的“爱国主义”,这一点,是美国华人尤其需要警惕的事情。

正如我们以前说过的,美国的共产主义病毒已经开始发作,他们现在隐藏在民主党内,以民主党的极端左派形式出现。他们的口号是“平等”、“选举权”等等,但马克思主义者、共产主义者的这些口号尤其不可靠。

上世纪40年代后期的中国大陆,中共正在和国民党打内战争夺政权。在中共控制的所有媒体中,他们连篇累牍地宣传“民主”和“选举”,大声要求一人一票地普选最高行政长官和所有议员,反对“一党专政”,反对政党控制军队,大力赞扬西方民主,尤其是美国。中国大批民众和知识分子,因为对当时政府不满,也因为被中共的高调欺骗,转而支持中共。

十年之后,中共已经取得政权,获得了对中国大陆的绝对控制。那时候,他们不再说民主了,普选从字典中消失了,要求军队国家化成了严重罪行,200万中国知识分子精英被拘押。

就在刚才,我看了一个对医疗专家的专访,他是研究新冠病毒的。他说,他们一个主要的研究方法,就是解剖得这个病去世人的尸体,看一下病毒是怎么一步一步伤害人体器官的。我突然觉得,我也像是一个专家,正在解剖中国大陆已经死去的那个共产主义试验。

就我看来,美国共产主义病毒现在正在以同样的方式传播发作,而“斗争”和“相互仇恨”,是这个病情的最初症状。正像当年中共宣传的民主一样,我们需要特别警惕那些打着“平等”和“反对仇视”旗号的运动,因为他们最需要的,是我们去仇视别的族群。

(石山角度)

石山角度: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x4TYTL7Ibhs0JPuHVQY1A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