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科州民主党领袖提案审查网络通讯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obert G. Natelson撰文/信宇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民主党控制的科罗拉多州参议院领袖最近提出了一项法案,该法案将在很大程度上终结我们习以为常的新闻自由。

该州参议院“21-132”号法案名为“科罗拉多州数字通讯法案”。根据该法案,互联网平台必须在科罗拉多州注册,并遵循内容审查制度。审查制度将涵盖广泛的通讯限制。

正如外界担忧的,该法案如何定义需要审查的行为,是基于所谓的“进步主义”议程。

该法案的发起人凯里·多诺万(Kerry Donovan)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后座议员。她是代表民主党的州参议院临时议长,并宣布参选国会议员,而她并不居住在所代表的选区。

为了了解这个法案的倒行逆施程度,我们先来回顾一些历史背景。

《宪法第一修正案》明确保护“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各级法院经常会把这两者混为一谈,但根据《第一修正案》的正确定义,通过包括互联网等在内的媒介进行交流是行使“新闻自由”(pdf)。在当前报纸以电子与纸质载体提供新闻的时代,以上述方式对互联网通讯进行归类尤其合适。

宪法史学家通常将新闻自由的源头追溯至1694或1695年。其时,英国政府颁布的新闻许可法失效,作者和出版商不再被迫将印刷品提交给官方审查员进行出版前审批。新闻自由一旦被滥用,唯一的补救措施就是出版后的法律诉讼。最高法院已经认识到这一事件的重要性,强调新闻自由的核心在于不受事先限制的自由。

多诺万议员的法案将通过针对“数字通信平台”的国家监管,令历史倒退至1695年以前。这个概念具体涵盖了脸书(Facebook)和Parler等社交媒体,但定义非常宽泛,可以延伸至向科罗拉多州居民派发广告的当地报纸。

参议院“21-132”号法案实质上建立一个州级“数字通信管理部门”,并要求互联网平台向其注册,令英国古老的许可制度死灰复燃。依据该法案,拒绝注册将是一种犯罪行为,可处以最高每天5000美元的罚款!

此外,该法案将阻止和惩罚“不公平或歧视性的数字通讯行为”,重现1695年以前的审查制度。管理部门将对被控犯有此类行为的人进行起诉,而“数字通讯委员会”将对其进行审判。

该部门和委员会均可“传唤证人,强迫证人作证,并出示书籍、文件和记录等”。如此一来,只要有人对数字平台提出指控,官员们即有权对其进行干预;这足以令大多数平台运营商对可能惹恼自诩“觉醒”(woke)人群的内容避之唯恐不及。

更有甚者,委员会还可以强推“公平救济(equitable relief)以消除”违法行为。因为最常见的公平救济形式是实施禁制令(injunction,紧急处分,注:是以法庭判令作出的一种衡平法补救措施,要求当事人停止去开始或停止做某种事宜),外界可能会认为这仅限于单纯的停终条令(cease and desist order)。但事实并非如此。禁制令顾名思义是强制性的,即要求采取积极平权措施。而假如委员会认为有必要“消除”邪恶言论的话,“补偿”这种公平的补救措施则可能涉及评估巨额赔偿。

因此,该委员会将拥有庞大的司法权力。然而,该法案竟未能对正当程序设定基本标准。例如,它并没有规定任何特定的举证责任,如排除合理怀疑方面的证据。该法案赋予检方传唤权,而被告却无此权利。它也不保证被告能获得法律咨询权利。

真正的法官是赋予独立性的,具备长期任期、固定工资等类似待遇。但这个审判小组成员将由州长提名、经州参议院批准即可,政治意味颇浓。组员任期只有四年,州长可以随时撤换成员,仅需说明他们存在“不当行为、不称职或玩忽职守”,而这些术语却没有被法案相应定义。

该法案炮制了一份“不公平或歧视性”行为清单,供州政府审查使用,而这些行为基本上是新罪行,如“宣扬仇恨言论的行为,破坏选举公正,(及)故意传播虚假信息、阴谋论或假新闻等”。

该法案没有对这些术语进行任何定义,所以你可以想像狂热的“进步主义人士”正蠢蠢欲动。毕竟,对于他们而言,讨论2020年总统大选中的违规行为就是“破坏选举公正”,己方不喜欢的新闻报导就是“假新闻”,针对己方阵营特权群体的言论就是“仇恨言论”,而针对对方群体的言论则永远不属于仇恨言论。

至于针对“阴谋论”的禁令,则更令人无语:根据该法案的说辞,即使您讨论的阴谋是真实的,州政府也可以令您闭嘴!

显而易见,参议院“21-132”号法案违宪程度令人震惊。互联网通讯究竟属于“新闻”还是“言论”范畴,已不再重要。即使是最崇尚自由的法官也会在看到这个法律怪胎时毫不犹疑大声说不。

但该法案得以炮制出来,却不禁引发一些有趣的思考。

首先,多诺万参议员努力想让时光倒退327年,这提醒民众,所谓的“进步主义人士”其实是严重倒行逆施。保护人类自由的宪政具备十足的现代感,而众多“进步主义人士”所追求的无限制政府却与法老一样荒蛮落伍。典型的“进步主义人士”内心深处,隐藏着极权主义幽灵。

其次,我之前已经听闻了许多公职人员无知无德,如今又添一例。你能想到有人完成学校教育,更贵为参议院临时议长,仍然臆想此等法案通过宪法审查?细思更恐,此等官员竟然认为政治操控的人选能够公正其事、秉公执法,甚至认为审查制度有利于民主进程?

最后,我认为多诺万不可能独自炮制这个东西。顶着触犯“不公平行为”的风险,我想追问究竟谁是真正的幕后推手,他们究竟对美国意欲何为?

原文:Leading Colorado Democrat Introduces Bill to Censor Internet Communication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罗伯特·G·纳特森(Robert G. Natelson)是位于丹佛的独立研究所(the Independence Institute)宪法法学高级研究员,曾任宪法学教授。他曾教授“第一修正案法”和“赔偿法”等多门课程。他发表了关于第一修正案和赔偿法等领域的多篇学术论文,著有《原始宪法:宪法的实际内容和含义》(The Original Constitution: What It Actually Said and Meant)一书。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