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美职棒移出亚特兰大 克鲁兹反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4日讯】 今天是4月3日,星期六。

今天讲两个话题,美国职棒联盟将全明星赛移出亚特兰大,以示对乔州《新选举法》的惩罚,引发国会议员抗议并采取行动,决心废除其反托拉斯法豁免。中共凭空编造出一个假法国记者被戳穿惹出国际笑话。

美职棒联盟MLB将全明星赛移出亚特兰大以示对乔州通过新选举法的惩罚,至少两名参议员和一名众议员表示将立法取消MLB的反托拉斯法豁免。美国大公司过于露骨直接干预行政。

中共凭空造出一个法国记者被戳穿,驾轻就熟造海外假新闻。哪里出错了?

职棒联盟惩罚乔州新《选举法》

昨天节目谈到一些大公司对乔治亚州《新选举法》的批评,当时就有观众朋友留言,说美职棒联盟将全明星赛移出亚特兰大作为抗议。美国公司现在过于直接干涉政治,以前是游说,现在是直接。

纽约第22选区国会议员Claudia Tenney表示,这是个非常危险的迹象,这些大公司企图取消任何和他们观点不一致的人或事。

乔州立法是符合联邦和州宪法法律的行动,参众两院通过州长签字生效。州长说拜登讲话和达美航空没有仔细读这条法律就发表讲话。我不认为他们没有看。

达美航空参与了新法律的讨论和修改过程,已经建议删除了一些不能被接受的部分,达美还把这作为自己功劳的,只是不能让左派满意而已。

至于拜登,公开要求国会通过人民法案,他很清楚乔州《新选举法》和《人民法案》是对立的。这是本质的对立,不需要仔细读。拜登也许就是直觉。他的直觉是符合实际情况的。两边都讲选民的投票权,但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议员吁废除其反托拉斯法豁免

在宣布惩罚乔治亚州后,两名联邦参议员,德州的克鲁兹和犹他州的麦克-李表示会努力取消职棒联盟的反托拉斯豁免。

麦克-李推文说,为什么要给这些公司以特权,尤其是当他们惩罚政治对手时, 在众院,至少南卡众议员Jeff Duncan表示,在美国大多数选民支持投票需要身份证的情况下,任何组织滥用权力反对选举安全的都应受严格审查。 他已经指示他的办公室起草取消职棒联盟反托拉斯豁免的法案。

职棒联盟的豁免来自1922年的最高法院裁决,认为职棒联盟是体育,不是公司,不过橄榄球联盟和篮球联盟没有这个豁免。

这种做法是不是也是一种取消文化,不是,别人州立法,那是州立法机构的事,没有伤害任何人利益,你个职棒联盟凭什么去惩罚别人?那才是取消文化,而一个组织用不正当手段打击别人,就无权享受某些特权。

这是职棒联盟挑衅在先,当然应该承担后果。其实真正的惩罚还是观众。从2016年开始因为支持鼓励运动员在赛前唱国歌时下跪,国家橄榄球联盟就受到球迷的抵制。人家是闲暇时间看比赛放松自己的,不是来看你做政治表演的。

在公开表态反对乔治亚州《新选举法》的大公司中,航空公司有三个:达美航空、西南航空和美国航空(Delta、SouthwestAir、AmericanAir),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任何人上飞机都要出示两样东西:登机卡和身份证,没有身份证是绝对不能乘飞机的,为什么选举要求出示和核实身份证就是歧视,就是不能接受的呢?

这种公然的双重标准在美国现在还很流行,贝佐斯坚决支持邮寄选票,但他公司成立工会投票他就反对邮寄选票了,说是不可靠。同样的方法,选美国总统就是可靠的,选自己公司工会就不可靠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还是很有道理的。

中共制造假法国记者 哪里出了错

前几天一条关于中共宣传的消息很有意思,讲的是中共凭空造出一个法国记者被戳穿的事。 3月28日,CGTN(环球电视网)法文网站刊登了一个自称是法国独立记者“布望”的文章,说自己在中国生活了7年,有家人在乌鲁木齐,她本人2014年到2019年期间访问过新疆。

文章以自己在新疆的所谓亲身经历驳斥西方媒体对新疆现状的攻击。3月31日,中共国际广播电台(CRI)又刊出这个“布望”的评论文章,这次是关于台湾问题,呼吁法国议员与台湾断绝往来等。

问题是,法国《世界报》(Le Monde)进行了调查,经查询,法国负责核发记者证的“法国职业记者证委员会”发现该记者并不存在。

事情的真实性如何,显然,驻华外国记者俱乐部并不认识这个人,法国方面也不知道有这个记者。会不会有什么误会,或名字搞错?应该不会。

因为CGTN对该记者有简历介绍,“布望”在巴黎第四大学(Sorbonne-Paris IV University)获得艺术和考古学双学士学位,还获得新闻学硕士学位,有在巴黎的各家新闻社的工作履历。

“布望”还自称是“中国问题专家”,热衷于亚洲的文学和民间艺术。这太具体了,而且最早是用法文发表的,不会有翻译错误的问题。

也就是说,真的是凭空编造出的一个人,也许真的是为了将来好抵赖,说此人是独立记者,也就是说,各媒体都查不到也怪不得别人。

这有点离奇。中共每年在大外宣上花费至少几十亿美元,收买一个真记者为中共说话就那么难吗?西方专家学者被收买也不是一两个,最近的就有世卫代表达萨克。这种谎言本来就是中共的拿手好戏,应该编得更好。

但是主要条件比较苛刻:需要是法国人,又驻北京,本来就不多。记者这个行业,要完全按照中共口径发文章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媒体整体可以自我限制自我审查,记者也会,但自我审查和做中共喉舌还有很大差距。

驻北京记者,一般都会发表很多文章,在媒体和业界都有一定声誉,不会轻易自毁前程。这次世卫疫情溯源专家组也是一样,他们大多数也是在尽力走钢丝,试图在自己职业声誉和服从中共之间找个平衡点。我所知道的大多数驻华记者还是很敬业的,不会轻易被收买。

中共把好多记者都赶走了,平时重点在出口转内销,在海外设置了不少假海外媒体,回到中国作为外媒报导中国事务,然后被中共用于宣传外媒如何正面报导中国,但那大多是华文媒体,因为中国人对西方主流媒体还是比较熟悉的,中共不敢乱编,一时间需要,只能临时造一个独立记者。

大外宣造假习惯了,多一个少一个不在乎,没想到造一个真的外媒记者人家会认真核实的,没想到造外媒记者比造海外中文记者难。都是偷懒惹的祸。当然也可能是消极怠工的结果。

《横河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