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百年糖果变印钞机 巴菲特赚钱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6日讯】复活节到来,吃巧克力兔子和棉花糖小鸡了吗?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复活节的热门礼品——See’s Candies,“时思糖果”,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这个糖果品牌,而它的老板呢,就是著名的富豪巴菲特,1972年,巴菲特买入了时思糖果,从此,巴菲特的人生就像开了挂,也像糖果一样越来越甜蜜了。

巴菲特的波克夏•哈萨威公司(Berkshire Hathaway)曾经投资过很多知名品牌和产业,包括能源类、银行类还有著名的苹果公司以及可口可乐,为何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糖果店会出现在股神的投资清单上呢?

可别小看了这家糖果店,巴菲特把它称作“梦幻投资”,外界也把它称作股神的“印钞机”。很多人知道,巴菲特每年都会发布一封股东信,向全世界投资者介绍他一生的投资原则和智慧。据说,自从1972年收购时思糖果以来,巴菲特至少20次在股东信中介绍时思糖果,而且多次给予盛赞。

百年家族糖果店 以追求品质为使命

时思糖果已经有100年的历史了,它不仅在不同年代的糖果潮流中生存了下来,而且还年年都获利丰厚。

最初,时思糖果是一个家族生意。创办人查尔斯•西(Charles See)原本是加拿大多伦多市一位糖果销售员,他的母亲玛丽曾经自己研制出一套独特的糖果配方。移民到美国后,他们定居在了加州洛杉矶的帕萨迪纳市,然后在1921年创办了时思糖果。

从一开始,时思糖果就将追求“品质”定为品牌的核心使命,并且创造了“品质永不妥协”(quality without compromise)这一句广告语,一直沿用至今。即使是在大萧条、二战等极度困难的时期,时思糖果也始终没有降低对品质的要求。

到了1949年查尔斯去世后,他的儿子劳伦斯•西(Laurance See)继承了时思糖果。这时,时思已经有78家分店了,而在之后的20年里,时思糖果的分店数量增加到了150多间。

然而,到了1969年劳伦斯去世之后,家族其他成员无心继续经营,决定将企业卖掉。于是在1971年,时思糖果开始寻找买家。对,这个买主就是沃伦•巴菲特。

从“捡烟蒂”到“滚雪球” 巴菲特转变投资理念

但是,最初巴菲特对于是否要投资时思糖果,是比较犹豫的。因为在巴菲特刚刚起步的时候,他采用的是“抄低点”策略,俗称“捡烟蒂”,就是通过大量买入价格远低于账面价值的廉价股票,然后将其股价推高,来获取超额的收益。

但是,在1972年,巴菲特利用波克夏•哈萨威的子公司以2,500万美元收购时思糖果时,时思糖果的资产只有800万美元,销售额是3,000万美元,税前收益不到500万美元,而税后收益是200万美元。这是波克夏•哈萨威公司当年最大的一笔投资,其交易价格是当时时思糖果账面价值的3倍,是税前收益的5倍多,绝对称不上“廉价”。

那么,巴菲特为什么会高价购买时思糖果呢?

据说巴菲特和他的生意伙伴芒格(Charlie Munger)都承认,一开始出价收购时思的时候很小气,但后来他们被芒格的朋友说服,这是一家不同寻常的公司,值得多花点钱。

当时,时思糖果已经拥有了150家的分店,品牌价值和忠诚的客户群已具有规模。即使每年提价,消费者都能够接受。所以,当时这间家族糖果店的企业价值,远超过损益表和企业财报所显示的价值。

因此,在1972年时,时思糖果的有形资产回报率(ROE)就已经达到了25%,当时的会计和财务杠杆是十分保守的,并不像今天许多企业的高杠杆投资,所以这个回报率也是非常少见的。

而时思糖果,也因此成为巴菲特转变投资策略的一个经典案例。

巴菲特的“梦幻投资” 名副其实的“印钞机

2007年,这时巴菲特已经投资时思糖果35年了,他在给股东的信里,把时思糖果称为“梦想生意的原型”。而当时让巴菲特改变投资策略的好伙伴芒格,也曾经评价时思糖果的投资,是购买的第一家高品质公司。

从1972年到2007年的35年里,时思糖果一共为巴菲特创造了13.5亿元的税前利润,而巴菲特购入的成本只是当年的2,500万美元。

到了2019年,在股东会上,巴菲特再次表示,时思糖果为波克夏•哈萨威带来了超过20亿美元的税前收入。而这源源不断的资金流让波克夏•哈萨威公司能够收购更多的企业,包括巴菲特在1988年时的经典投资,买入可口可乐的股份。

因此,巴菲特形容时思糖果是他的“梦幻投资”,或者说,时思糖果是波克夏•哈萨威名副其实的“印钞机”。

时思糖果成功秘诀:神奇的定价魔力

那么,时思糖果为何能如此成功呢?

首先,就是它有稳定的市场。时思糖果1972年的年销量是1,600万磅,2007年则是3,100万磅。35年里,年均增长率只有2%,但是却极其稳定。这类行业受市场波动和政策变化影响的风险极小,你也不用担心消费者会在一夜之间突然不吃巧克力了。

其次,它一直坚守品牌的信誉。例如在1942年,由于美国参与二战而对各类物资实行管制,导致糖果原料严重短缺。时思当时面临两个选择:到底是选用品质稍差的原料,保证产能充足,从而获取更高的利润?还是坚守原则,但面临断货的局面?

最后,时思选择了后者,绝不放低对原材料品质的要求。于是,一些时思门店每天只能开门几个小时,就售罄关门。所以,当时甚至有供应商用“时思品质”(See’s Quality)来表示比“顶级品质”(Top Quality)还要严格的品质要求。

为了保证品质,时思至今在全世界只有两家工厂,分别位于洛杉矶和南旧金山市。全世界各地销售的时思产品,全部是从这两家工厂跨越重洋运送而来。

第三,时思有非常卓越的管理者。查克•哈金斯(Chuck Huggins)从1972年巴菲特收购时思糖果时开始担任CEO职位,一直到2006年退休,执掌时思长达34年。他的强大管理能力,让巴菲特在这30几年里,根本不用操心时思糖果的运营。

第四,就是时思具有神奇的定价魔力。它的良好信誉,为它带来了非常多的忠实客户,让时思糖果拥有了神奇的“消费特许权”。虽然它的糖果卖得比其它公司贵,可是客户却只喜欢买它。即使时思每年不断提价,也不会影响它的销量。

正如巴菲特在写给股东的信中说的:每个加州人的脑海中都有关于时思糖果的记忆,而且绝大部分都是很美好的。试想一下,他们情人节的时候买了一盒时思糖果送给心仪的女孩,多美好。

也正是收购时思糖果,让巴菲特意识到,比起“捡烟头”策略,“用合理的价格买一家好公司”可能更适合目前的时代。因为一家好公司所产生的利润与自由现金流,可以被拿去购买更多的好公司,然后再次产生利润和自由现金流,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就像巴菲特那本著名传记的书名——《滚雪球》一样,让雪球越滚越大。

巴菲特钟爱时思糖果:永远不会出售它

目前,波克夏•哈萨威已经持有时思糖果接近半个世纪,中间也有公司想要高价从他手上收购时思糖果,但巴菲特还是拒绝了。

在1986年给股东的信中,巴菲特这样说:“即便这些公司的股价上升到不可思议的高点,我们也不打算卖掉,就像我们全资拥有的时思糖果和《布法罗晚报》一样,无论什么人出什么价,哪怕远远高于我们认为的商业价值,我们都不会出售这些公司。”

虽然在疫情的冲击下,零售业的日子并不好过,去年,就连巴菲特的财富也缩水了11%,他在世界富豪榜上的排名也跌到了世界第六。而时思糖果的就业率也大减16%。不过,巴菲特在谈到时思糖果时仍然表示:“我们自1972年以来就拥有它,我们热爱它,我们将继续热爱它。”

时思糖果的名字,已经成为很多人对于甜蜜时光的记忆,相信这一颗百年糖果,也是巴菲特这一生的甜蜜时光。今年2月底的时候,巴菲特在写给股东的信中说,时思糖果今年已经是100周年了,当企业生产和销售一种非必需的消费品时,客户就是老板,而时思糖果今天的客户们,依然传递著清晰的信息,那就是“不要乱动我的糖果”。

策划:许巧茹、宇文铭
主播:蔚然
撰文:李沺欣、财商经济研究所
财商天下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82AiO-ehTTIZ3PpnTkecvA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