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拜登执政危机:中伊协议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Thomas Del Beccaro撰文/孙洐源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就在拜登就职后,我曾警告说,在拜登当局的执政下,美国将来的四年是危险的。拜登政策的软弱和他的个人弱点是有目共睹的。

随后,全世界都看到了拜登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当美国的左流媒体出于党派原因对拜登谄媚时,美国的主要对手中共和伊朗则出于重要的地缘政治原因也观看了他的演讲。他们知道拜登软弱无能,他的手下想法不切实际,他们因此在上周(注:指3月底)做了一些事情。

而在美国,这是很多美国人可能不知道的新闻事件——同样是出于党派政治的原因。

首先值得回顾的是,自从杜鲁门政府和投下结束二战的核弹以来,各届民主党政府逐渐地避开外交政策,专注于国内政策。“要黄油,不要枪炮”是他们在越战后倡导的论点。

直白地说,美国的民主党总统及其支持者决心把美国变成他们心目中的欧洲民主社会主义版本,由社会主义或半社会主义的政策主导。这就是他们的主要关注点。

在这一过程中,民主党政客让世界相信,当他们执政时,美国对世界其它地区的警惕性会降低。 这是一种危险的动态局势,因为软弱会引来我们敌人的挑衅。

上周在美国鲜有报导的事件是,世界上两个最危险的国家(中共和伊朗)之间达成了一个初步联盟。

中共有统治世界的企图,实际上也是这样做的。如果你没看过他们的公开计划,问问他们就知道了。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中共需要经济继续增长,为了实现经济增长,他们需要石油。

伊朗是世界上最主要的恐怖活动支持者,对中东地区的统治有所图谋。德黑兰政权对此也相当公开。要做到这一点,他们需要钱。为了得到钱,他们需要出售石油。

中伊之间日益增强的联盟关系,包括伊朗向中共出售石油的承诺,更应该引起大家的关注。

虽然细节很少,但考虑到涉及到两个专制政权,这并不出人意料,中共和伊朗“签署了一项为期25年的战略合作协议,解决经济问题”。

《纽约时报》报导说,“作为协议的一部分,中方将向伊朗投资约4000亿美元,以换取石油。两国还将加强军事合作,进行联合训练、研究和情报共享。”

简而言之,中共得到了它迫切想要的石油供应,以助长其野心,而不必担心西方国家对气候变化(全球变暖)的痴迷。

至于伊朗,《以色列时报》(The Times of Israel)正确地指出,该协议有效地削弱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通过这项协议,伊朗获得了追求其军事野心所需的资金。

当然,我们从前民主党总统奥巴马签订《伊朗核协议》中知道,伊朗并没有将获得的资金用于国内慈善事业。即使是眼高手低的约翰·克里(John Kerry,奥巴马时期的国务卿,现任气候特使)也承认,伊朗从美国获得的部分资金将用于支持恐怖主义。

而这笔(中伊)交易的标价为4000亿美元,比奥巴马《伊朗核协议》的金额高得多,该笔交易将使伊朗很可能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走上获得核武器的明确道路。然而,从短期来看,它让伊朗有能力为其在中东的常规战争行动提供资金。我在2015年奥巴马的《伊朗核协议》宣布时提到过这一点,“伊朗的另一个胜利,核协议也巩固了该政权的常规战争成果。”

与此同时,世界甚至不知道在白宫里谁才是真正的决策者。

没有人能够真的相信拜登精力充沛的形象。借用一句话,全世界都认识约翰·肯尼迪,但拜登绝不是约翰·肯尼迪(is no John F. Kennedy,注:政治词汇,用来讽刺太过自以为是的政治家)。

拜登也不是罗纳德·里根或唐纳德·川普,他没有能力显示出必要的力量以通过展现实力的方式实现和平。

除此之外,拜登的外交政策成员致力于通过采取“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政策来遏制美国的经济实力,包括重返《巴黎气候协议》,这正中中共的下怀。拜登和民主党人通过在国内自残经济的方式,限制了美国在国际上的应对能力,特别是限制了美国应对中共对全世界自由的严重挑战的能力。

我们还知道,拜登希望与伊朗达成一个奥巴马式的协议,解除美国的制裁,让伊朗出售所需的石油,以获得实现其野心的资金。这是上个月的消息。现在伊朗有了一个新的恩人——中共政权。

对于这个极其危险的不断增强的联盟,拜登政府将如何应对?答案很可能是无所作为——这一切不仅会导致我们未来的四年内在拜登执政下的危险生活,而且威胁到了目力所及的世界稳定。

原文4 Years of Living Dangerously Under Joe Biden, Part 2: China, Iran Make Deal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托马斯·德尔·北卡罗(Thomas Del Beccaro)是著名的作家、演讲家、福克斯新闻、福克斯商业新闻和《大纪元时报》实时评论作家,加州共和党前主席。他的著作包括《分裂的时代》(The Divided Era)和《新保守主义典范》(The New Conservative Paradig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