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役情最前线】中共雇凶袭击印刷厂 香港大纪元:绝不退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13日讯】4月12日中共再次雇凶袭击印刷厂,香港大纪元严正声明:绝不退缩;“理大厨房佬”4月2日被捕后失联,疑因参与社会运动“被失踪”;专利侵权诉讼30年,上海电子工程师建墓碑喊冤;习近平“双循环”遇麻烦,制造业纷纷撤离中国;智利大主教打两剂仍染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承认中国疫苗效力低;研究:南非变种病毒某程度突破辉瑞疫苗防御。

中共雇凶袭击印刷厂 香港大纪元声明:绝不退缩

4月12日凌晨4时许,4名歹徒闯入为香港《大纪元时报》承印报纸的新时代印刷厂内大肆破坏,用长柄重型铁锤砸烂多部电脑和印刷机器,并向印刷机器倾倒混拟土石块粉末,然后乘坐一辆白色轿车逃离现场。

接到报警后,两批警方人员分别带队到场进行了调查。有警方人员向大纪元人员透露,该案现由重案组接手。

这是香港大纪元印刷厂近年来第五次受到歹徒破坏。上一次大纪元印刷厂遭到破坏,是在2019年11月19日香港“反送中”运动期间,4名歹徒闯入印刷厂纵火,所幸火势被印刷厂员工及时扑灭,未造成重大损失。

自香港的“港版国安法”实施以来,香港社会状况每况愈下,民主和自由呈现明显倒退。香港大纪元继续秉承初衷,为维护香港自由大声疾呼,不曾退缩。

最近,法轮功在香港的多处真相街站遭到骚扰和破坏,一个星期之内多达十次。而今次歹徒再次闯入大纪元印刷厂进行大肆破坏并非偶然,与各种恶意破坏行为关联明显,显然是近期某些邪恶势力有组织、有计划的系统行动之一环。

大纪元集团谴责歹徒的行为,也谴责中共邪恶势力对自由和法制的破坏。这些歹徒破坏行动的目标,不仅针对香港《大纪元时报》,也是针对香港社会的自由媒体,更是对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这些基本社会原则的恶意破坏和攻击。

过去多年来,香港大纪元印刷厂多次遭到破坏,警方调查后没有结果,无一破案,是邪恶势力日益嚣张,肆无忌惮的原因。大纪元要求香港警方采取一切措施,对案件进行彻查,尽快破案,惩罚歹徒,以维护社会基本治安。

由于印刷设备受到严重损害,香港大纪元将暂时停止报纸印刷发行,以全力修复机器,并提升印刷厂保安措施。

鉴于目前香港社会局势敏感,多事频发,大众需要得到更多的资讯和信息,香港大纪元将全力协助印刷厂抢修,并承诺尽快恢复报纸印刷和发行。

香港大纪元也呼吁香港市民、全球华人以及国际社会,继续全力支持香港大纪元坚守良知,为自由发声以及守护社会公义。我们不会退缩,也绝不向恶势力低头。天意昭昭,善恶有报,正义必然最终战胜邪恶。

理大厨房佬2日被捕后失联 疑“被失踪”

2019年香港反送中期间,因参与“理大围城”为人所熟知的“理大厨房佬”施景骞,此前曾多次被警方拘捕及控以不同罪行。

12日凌晨,“理大厨房佬酒吧”Facebook专页发帖文指,“理大厨房佬”被捕后失联,遍寻十日无果。

帖文指,施景骞于4月2日晚,牵涉旺角太子一宗“在公众地方打架”案件,被警方拘捕后交由旺角警区刑事调查队跟进调查。当晚被拘捕后,无人再能联络到施景骞。有人怀疑施景骞因参与社会运动,被警方盯上而“被失踪”。

“理大厨房佬酒吧”专页管理员表示,有消息人士近日发消息至专页指,当日在沙田裁判法院见到施景骞,并提到,施景骞表示,他被人带到旺角警署后就未能同任何人联络,请发消息人士帮手找人救他。该名消息人士认为,施景骞目前有很大机会在荔枝角。

经热心人士提供消息,大纪元记者查询4月9日法庭日志发现,西九龙裁判法院有列出“施汉恒 ZIE HON HANG ASH”的答辩纪录,控罪是伤人,案件编号为WKCC1253/2021。施景骞原名为施汉恒,但暂不确定是否撞名。

“理大厨房佬酒吧”专页管理员指,曾致电旺角警署查询,油尖旺区区议员林兆彬亦亲身前往赤柱监狱及荔枝角收押所查询,但得到的回复均称“无此人”。林兆彬亦曾以电子邮件询问惩教署,但无收到回复。

专利侵权诉讼30年 豆浆机发明者建墓碑喊冤

最近,上海电子工程师、全自动家用豆浆机发明人吴中倬向大纪元爆料,他的豆浆机专利侵权官司打了近30年仍未获公正判决,只好建墓碑喊冤。

吴中倬今年71岁了,1986年发明全自动家用豆浆机,并申请专利,但专利被多个厂家侵权仿冒。1992年,吴中倬开始专利侵权诉讼,前后三次判决,一赢两输。

2011年,吴中倬在浙江杭州买了一块墓地,在墓碑上面,刻着上海市高等法院对豆浆机专利侵权诉讼案二份截然不同的判决书;下面刻着标题为“失衡的天平”的申诉书;两边是一副对联:“无奈天平两头翘”、“带给阎王断公道”。

吴中倬表示,35年过去了,今天,全中国家用豆浆机生产铺天盖地,他的专利早已被用光,甚至有一家上市公司就是依靠侵犯他的专利做大、上市的。“如果中国是一个专利权很严格的国家,比如放在美国,有这样的专利,这辈子就不愁了,富得不得了。”

他指出,他的全自动家用豆浆机专利产品惠及了千家万户,作为发明者,专利被侵权达三十多年,而他所遭受的司法不公,新闻媒体不会给报导,无人知晓。

吴中倬说:“怎么办呢?我只好自己造个墓碑。每年来扫墓,来看的人也蛮多的。”“中国人只有在墓碑上可以自由发声。”

习近平“双循环”遇麻烦 制造业纷纷撤离中国

中美贸易战引发外资大逃离,中共病毒祸害全球,更成为外资加速撤离中国的催化剂。

创办《中国老板新闻》(China Boss News)并担任总编辑的国际财经律师布兰道(Shannon Brandao )近日撰文说,来自台湾、韩国和日本等投资大国的制造商,正大批离开中国,尽管当局很少公开承认,但他们仍在努力保留这些外国直接投资。

台达电子3月份告诉《金融时报》,他们计划减少90%的中国劳动力,即使没有中美冲突,中国也不再是一个制造的好地方。主要原因是工资上涨和员工离职率高。

而韩国三星公司自关闭其在广东省惠州的智能手机工厂以来,至少60%的本地企业也被迫关闭。

前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 )去年也表示,政府愿意补贴美国企业将生产线移出中国的成本,愿意承担企业回国的转移成本,包括工厂、设备、知识财产、装修等等,政府将百分之百予以补助。

布兰道在文章中说,2020年有1,700多家日本投资公司和制造商撤资,使得负责此事的中共官员感到担忧。广东、江苏和浙江的官员纷纷争取亚洲邻国的业务。

为了留住日本公司,当局已经出台了强有力的激励措施,例如减税等。

布兰道说,中共当局忙着拖缓制造商离开的步伐。尽管中共官媒否认或压低外国公司要离开的报导,但中共官员的行动却打脸了官媒这些说词。

中国曾号称“世界工厂”,外贸行业数量、从业人数都非常庞大。而制造业撤离出现的涟漪效应,已经冲击到习近平力推的“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所谓经济“双循环”构想。

台湾中山大学中国与亚太区域研究所教授郭育仁接受大纪元专访时分析,从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始,就有很多外资从中国撤出搬到越南和其它东南亚国家。

他说,以传统产业来看,撤资、转单效应,在中美贸易战时早已不断发酵。直至疫情爆发,才涌现撤离潮。

专家分析,大多数传统产业企业转往印尼;越南会逐渐往中高阶产品,例如半导体、科学仪器、机械等方面发展,向中国挑战。

郭育仁教授直言,多国联合撤资潮将出现。若各国企业在中国的供应链、产业链,包含中高端制造、设计都移出中国后,中国就变成空壳了。

专家估计,外资加速撤离,不仅冲击到习近平“双循环”构想,恐怕还会引发一系列的社会危机,包括房地产业、银行业,还有社会治安危机,最终可能演变成中共的执政危机。

智利大主教打两剂仍染疫 高福承认中国疫苗效力低

当地时间4月10日,智利天主教会在其官方推特账号上发布声明,现年76岁的智利圣地牙哥总主教艾欧斯(Celestino Aos)确诊感染了中共病毒(COVID-19),现并已入院留医,但强调入院纯粹为预防措施。此外,辅助主教洛伦泽利(Alberto Lorenzelli) 于上周也确诊感染。

声明提到,两人先前都已接种了两剂中国科兴疫苗,而第二剂疫苗是在3月11日施打的。

这个消息进一步加重了国际社会对中国疫苗实际防护力可能很低的担忧。

另据美联社报导,4月10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主任高福在四川省成都市参加一场研讨会时,罕见承认中国疫苗“防护力并不高”。

他还透露,对于现有的国产疫苗防护效力不高的问题,当局正在研究两种解决途径:其一是增加剂量或是调整接种间隔时间;其二是考虑施打混合不同技术开发的疫苗来提升保护力。

事实上,土耳其、巴西和智利等国近期都已大规模开展接种中国科兴疫苗的工作,但这些国家的疫情并未因此减轻,确诊率反而持续上升。

研究:南非变种病毒或突破辉瑞疫苗防御

以色列日前一项研究指出,南非变种病毒某种程度上可突破辉端疫苗的防御。

据Global News报导,这项4月10日发表的研究比较了将近400名接受一剂或两剂疫苗14天或更长时间后仍然确诊染疫的患者,与另外近400名未接种疫苗而染疫的患者的情况。

结果显示,近400名没有接种疫苗的组别中只有0.7%的人感染了南非变种病毒,但另一半已接种疫苗的组别却有5.4%的感染南非变种病毒,相差近8倍。

研究人员表示,与最初的冠状病毒和在英国首次发现的变种病毒相比,辉瑞疫苗对南非变种的效力较差。

特拉维夫大学的斯特恩(Adi Stern)说:“这意味着南非变种病毒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突破疫苗的保护。”

以色列的中共病毒患者几乎全都是感染英国变种病毒,感染南非变种病毒者非常少,因此这份研究样本不多,也还未经过同侪评估。

英国羊群排成神秘的“麦田圈” 令人费解

最近,一个神奇的故事在英国东萨塞克斯郡(East Sussex)的一群绵羊身上发生了。

3月27日,英国伦敦大学皇家哈洛威学院的教授霍格(Christopher Hogg)像往常一样,在东萨塞克斯郡的乡间小路上骑单车,但他当天越过一个山丘之后,看到了一个壮观的圆圈图案。

他提到:“它很巨大。它是飞碟状的,就像外星人的飞船。它很好看,但在2021年也显得有点奇特,让人感觉毛毛的。”“当我骑车越来越靠近它时,我才知道那个圆圈是绵羊!”

而对于那些绵羊的奇特行为,霍格也感到不安。他解释说,他每天都会经过那些绵羊,它们通常都很嘈吵,但那一天它们却很安静,而且站立不动。就像进入催眠状态,这非常怪异。

他回家后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绵羊的照片,结果引起了网民们的热烈讨论。

他说,有人认为那是先前经常在英国出现的“麦田圈”;有人说那群绵羊受到奇特力量的召唤;还有人说,它们可能是在对农场主人恶作剧。

他还说,他们都同意,这是个神秘现象,让人想起在90年代很出名的美国电视科幻影集《X档案》(The X-Files)。

役情最前线》制作组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