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拜登大动作 习不安?香港9人被判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16日讯】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大家谈,我是林澜。
秦鹏:我是秦鹏。

主持人:好的,今天的连线嘉宾一位是大家非常熟悉的病毒学家,美国“当前中共威胁委员会”的成员林晓旭博士,晓旭您好。

晓旭:林澜好,秦鹏好,观众朋友们好。

主持人:好的,另一位是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讲座教授,谢田博士,谢教授您好。

谢田:林澜、秦鹏、晓旭你们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欢迎。我们今天的关注话题包括,今天拜登将会晤他上任以来第一位来访的外国元首,日本首相菅义伟。媒体传出,拜登政府想强调台湾问题,但日本政府却有所顾虑。在日本首相来访之前,拜登的气候问题特使访问大陆,拜登多年的老友访问台湾,同时游走两岸,能否维持平衡?同样是在今天,香港几位最资深的民主派人士被判刑,包括83岁的李柱铭,而中共央视最近又播出了所谓“乱港分子幕后金主”的电视认罪,外界发现此人涉嫌说谎,而且他疑似和反习势力有关系。到底有什么黑幕?今天一起来关注。


拜登气候特使访大陆 另派“最好朋友”访台湾

首先来看到,在日本首相访问美国之际,拜登也派出了气候问题特使克里,到中国访问。美国表示,只寻求在气候问题上和中方合作,不会在经济和人权问题上向中共妥协。不过,就在克里访问大陆的同时,拜登同时派出了一个非官方代表团,访问台湾,领队是美国前参议员克里斯·多德。值得一提的是,拜登曾经说,多德是他“最好的朋友”。拜登政府为什么在这个时机,同时派2个代表团,出访台海两岸?秦鹏你怎么看,在传递什么讯息?

秦鹏:首先我们看到,这样的安排不是现在才定下来的,据说是三月份的时候就定下来了,只是到四月十四号,当陶德去访问台湾的时候才突然宣布,也就是说这期间有一个保密过程。那么为什么这样做呢?我的理解这是拜登政府想通过这种方式,去把对外政策画分一条比较清晰的线,一个样板。因为他一直在讲,跟中国是有合作、对抗还有竞争的关系,那到底哪一些是合作,哪一些是竞争,在这之前大家不是非常清晰的,现在他想通过这种方式逐渐的把它清晰化。

在经贸和气候问题方面是试图去合作,在台湾问题方面要捍卫民主、捍卫国家安全和整个印太安全的话,是处于一种对抗的关系。我们也看到,目前在印太的军事演习,和印太四个国家的小北约高峰会议等等,还有日美、日韩这样的二加二会谈,都能体现出来,这试图在画一条线。这种因经贸和国家安全建立的关系,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对抗中共。在高科技领域方面和中国是竞争关系,也有一定的对抗因素。

主持人:谢教授您怎么看,您怎么评价这种同时游走两岸的行动?您觉得这是不是一招好棋呢?

谢田:我想这个可能更多是出自于,美国国务院那些外交官的一些手法,这也是前任美国总统经常用的,两面都不得罪,双重出击。同时在向台湾派出老朋友团队,显然是为了给中共一个警告一种回应,这跟美国军方在中国沿海还有台湾海峡的巡逻和侦查活动,是结合在一起的。这个是拜登在继续沿袭美国外交界的一些惯常的做法。现在我们看不出来拜登本人是否对中共还可以足够的强硬。

主持人:晓旭您怎么评价?

晓旭:这一次美国派到台湾的代表团不是官方的,陶德和另外两位前副国务卿都是已经卸任的。我觉得拜登政府很明确的,是在不触及“一个中国”的前提之下。在两岸游走。虽然陶德见了蔡英文总统之后,发表声明表示,要强化美国跟台湾之间来往,也强调要共同防卫台湾。这方面虽然有做了承诺,但毕竟是非官方的,这个力道还是缺一点的。一定程度上我觉得,去年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如果能去成台湾,才能更明确的表示是美国政府的支持。虽然陶德也提到了美国要帮助台湾拓展国际空间,但是这比起一个联合国大使、现任的官员还是差很多。上周美国国务院已经推出了新的,美国官员跟台湾官员的互动规则,可以在联邦大楼里面,也可以在台湾经文处,进行官员之间的互动。但是也还是设限了,就是美国的官员不能够参加台湾的庆典活动等等。

我觉得是他们刻意要维持在“一个中国”政策这条线之内,不去过分触动中国。这种两手策略暂时可行,但是会让中国方面觉得,美国有求于中国,特别是在气候方面问题,很明显的中国是污染大国,习近平虽然做了二零六零年要达成零排放的承诺,但是真正在环境领域里面去研究的话,肯定知道这是很难做到的,是一个非常空泛的承诺。但这方面拜登政府又希望跟北京政府达成合作,就等于是有求于北京政府,所以北京政府虽然知道,克里来上海是想要把自己的议题局限在气候问题方面,他们也觉得克里也会带来拜登的讯息,同时中国方面也会在这方面给予一定的压力。

实际上是透过气候问题反压拜登政府,要对中共采取进一步的绥靖的政策。所以中国一方面表现出来,对美国的代表团到台湾非常愤怒的作秀的姿态,另一方面他们其实也还是会进一步加强军事的压力,以及在气候谈判上也会给克里更多的压力。所以我觉得美国同时在两方游走,一定程度上对中共而言,还是有很多的反击空间。如果这个策略,不是在中共不断升级压力的情况下采用,可能还行,现在就稍微软弱了些。

日首相访美 台湾问题或成美日关系试金石?

主持人:外界之前也担心,拜登政府会不会为了气候合作等一些问题,在台湾问题上对中共做出让步,但是,最近英国媒体一篇报导就引起了外界的注意,让外界在关注,拜登政府对台湾到底是什么态度呢?因为今天日本首相菅义伟会到美国和拜登会面。根据英国媒体《金融时报》的报导,拜登政府向日本首相菅义伟施压,敦促日本,在会后的联合声明中提到台湾,但是日本相当犹豫。有日本媒体披露,声明中可能提到“台海稳定”相关的内容,但是一些日本人士担心,日本最近已经对台海问题表过态,如果再重复表态,可能会激怒中共。

《华尔街日报》说,日本首相犹豫不绝的原因之一,是日本商界对他的压力;比如日本优衣库的业务,有五分之一以上来自大中华地区。优衣库的CEO去年就表示,日本不应该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那么美日会面后,到底会不会提到台湾问题?美日同盟的前景如何?晓旭你怎么看这个《金融时报》披露,拜登政府向日本施压,要在联合声明中提到台湾,让一些人感到意外,认为拜登政府似乎比外界想像的强硬,而日本政府似乎比外界想像的软弱。因为之前我们也看到。

美国有智库还估计说。如果台海真的发生了冲突。美国未必驰援,但是这个个智库认为日本和澳大利亚会去驰援,那现在是不是外界之前有所误判呢?
晓旭:日本政府对于中国的态度。已经有了比较明确的表态,特别是美日2+2会谈时,在共同的声明中非常明确的提到台湾海峡的和平稳定重要性,而且日本首菅义伟在四月四号接受媒体采访也说,日美共同合作,并使用威慑力量来制造一个环境,让台湾和大陆可以找到一个和平解决的方案很重要。

我认为在这次跟美国最高领导人见面的时候,他应该对这事再重新声明,再进一步强调,才是表现了日本整个领导阶层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我觉得金融时报或者其他个别媒体的报导,一定程度上,没有提到具体的日本首相顾虑啊等等,到底是谁提出这样的质疑?而日本商界跟中国大中华地区的利益当然是很密切的,这点是无需质疑的,当然会对现政府构成压力。但是日本政府在这方面已经表态多次,所以我觉得他们并不在意中国会有更激烈的反弹,这个已经不是一个考虑的最重要的点。

现在的核心的问题应该是,在中共不断升级骚扰台湾的情况下,美日能够进一步联合声明,确认台海能够保持和平的状态。有一些智库的专家分析,日本方面其实是特别希望能够也得到美国这一方面更多的承认,因为毕竟上次2+2会谈只是外长和国防部长的承诺,对吧,没有拜登本人的承诺。所以日本也需要在台海问题上、在东海问题上能够得到美国更高层的确认。反过来说,昨天刚刚发生香港的这么多民主派人士被判刑的事情,一定程度上会让两方的领导人都更进一步确认,中共是不会遵守国际规则的,所以他们反而有可能,且一定会加强语气谈到这些事情。

主持人:是,谢教授您怎么看,您怎么看日本商界对日本政界的影响力到底会不会影响美日同盟的关系?另外呢日本能实现所谓的安全靠美国,经济靠中国吗?这是之前韩国方面提出的一个立场。
谢田:是。日本商界对政界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但政界对商界也有相当大的影响力。日本政商之间紧密关系是有很久远的历史了,你可以说是几百年上千年的历史了。

在二战之前,可能还有军界对政界的影响,现在没有军界这方面的因素,但是商界和政界非常紧密的联系。日本的任何政治人物,他如果想要当选的话,必须有商界金钱的支持,有相当大的人脉,这是跟日本的文化有关系的。

当然大部分这种商界政界的支持都是公开的,合法地进行的,当然偶尔也会出现一些政治现金案的丑闻。因为日本它的经济结构的跟美国、中国也非常不同,可能跟韩国有点相象,我们大家很多人都知道比方说丰田、本田、sony、三洋这些日本的公司,它并不是完全独立的一个个体,它都从属于大的商业财团集团。而日本这样的商业集团只有六家。三菱、三井、住友、富士、三和、劝银,六大家财团控制了从种汽车到电器的企业。而这六大家财团它也就紧密地跟政界相互联系,所以日本政府鼓励日本企业把生产线转移出来离开中国,只有百分之三十七的日本企业表示同意,但其他的一些很多的他还要继续留在中国。

将近百分之四十的企业愿意离开中国是因为,他们在中国制造产品大部分是面向出口,出口到美国的,是一定要受到美国的限制的影响。但其他那百分之六十的企业,是需要在中国发展的,或者是面向中国市场,或者是在中国生产了以后来提供给日本的其他企业用,比方汽车行业。但这些大部分都是中端低端的产品,就是供应链中比较低级一点的技术产品。日本他没有低廉的人工来制造这些低端的产品,那就只能外包给中国。你刚才说“安全靠美国,经济靠中国”的这个说法,安全肯定是日本是依赖于美国的,尤其是在对付来自中国和俄国的危险的时候。国际政治上日本跟美国应该是高度一致的,经济上我认为也是主要是靠美国,部分是靠中国。所以现在提到对台湾问题这些东西,美日同盟现在一直在继续强化,日本自己也在不断的武装不断的增加他对兵力。

但是日本能不能公开表示对台湾更多的支持?他可能不愿意做出激怒中共的努力,必竟仗还没打起来。但是如果一旦美国在台海动手的话,我想日本一定会跟进,美国动了日本就会动,美国不动的话日本可能也不会动,至少在这个战争战火没有开始牵起之前,它还要继续跟中国做生意,继续保持它的一些低端产品的供应链不被中断,在经济利益和真正的国家安全利益之间做一个平衡。基本上来说,他就是要看美国的态度,就是看拜登政府对台湾的态度。就像以前川普政府对台湾的态度一样,如果美国足够强硬的话,日本一定会跟进。

主持人:是,我们未来会看看这个会后的联合声明中,到底包不包括相关的条款,来看一看美日双方的态度。秦鹏你怎么看,这次美日峰会,它的焦点话题可能包括哪些?

秦鹏:这一次的焦点话题包括,日美同盟安保问题,特别可能围绕着钓鱼岛,日本叫尖阁列岛的归属和管辖的问题。按照日美的安保条约,一旦受到侵略或者打击的话,美国会出手的,这一点应该会进行强化。第二个是考虑到经贸或者技术问题,特别是半导体晶片问题,全球的汽车业,面临晶片的短缺,接下去是如何调整晶片产业在全球的布局。白宫所召集的一个晶片的全球会议,是没有邀请中国企业的,很明显是对中共的防范,也凸显台湾和日本的半导体产业的地位。因为日本半导体产是非常强大的,特别是在设备方面,是在全球来讲很多地方是独一无二的。第三方面是朝鲜问题,因为朝鲜前几天又发射两枚导弹,那么必然会进一步的去强调对它的关切,和对朝鲜无核化的承诺和努力。第四个方面是国际气候问题。

关于日美安保同盟的问题,和其他的很多问题实际上都涉及到中国问题。我们知道中共在台海、东海、南海都在进行四面出击,这对日本是非常大的威胁。对日本来讲,这不仅是企业界或者政界对台湾友好和不友好的问题,因为台湾海峡是日本东南航海的关键要道,一旦台湾失守,被中共完全把控的话,会造成日本能源、贸易甚至国家安全等等方面极大的威胁。所以日本必然会去考虑这方面的问题。我们可以理解二零一五年,日本对安保法的修改,很大的程度是针对中共.他里面有个很重要的因素,一旦它的盟友或者重要的国家,受到外敌侵略的时候,它认为必要的时候,它就会出兵。这和以前的不同,以前是当本土受到打击的时候它才可能反击,这是完全不一样的。

当时安保法修改,很大程度就是针对中共,所以我们看到安倍任内的前半期,是跟中共有一个冷冻期的,原因就是这个安保法。到二零一八年的时候,有个破冰之旅。当然后来又赶上了大疫情,很明显的日本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在这点上来讲的话,我觉得日本的政界其实是比较清醒的。那么安倍晋三的“传人”菅义伟,他就是安倍政策的一个延续者,还有安倍晋三的弟弟,现在的防卫大臣岸信夫,他也非常清晰的表明说,一旦中共侵略台湾,日本会考虑支持美国做出反应,这些讯号表明说,日本不会对中共侵略台湾置之不理的,这里面很大程度取决于美国的态度。

这些年,中共从二零一二年对日本钓鱼岛事件全国性的抵制,砸日本汽车事件,以及现在对整个东海和台湾这样的咄咄逼人,四面出击等等来讲,反而促使了日本向美国进行加强合作,对抗中共的一个趋势。

主持人:就是说,如果中共不在政治上和军事上,展现那么咄咄逼人的态势的话,可能日本商界对日本政界的影响力,还会有一定的发言权,一定的发言空间。但是当国安问题变成日本政要考虑的首要威胁以后,日本商界对政界的影响力可能就会降低。总体上您认为美日的同盟关系,还是会得到巩固和升级的。

秦鹏:毫无疑问,我们注意到,拜登政府上台之后,他一直是围绕着“印太”在做文章,因为现在俄罗斯对整体欧洲的影响力没有那么大,它的唯一摩擦是和乌克兰之间围绕克里米亚,对于领土的小范围纠纷,它不会造成整个欧洲大面积的安全问题,或造成现有秩序的崩塌。而在印太这个地方不是这样,日本整个延伸下来一直到印度等等,中共的咄咄逼人可能会导致出现区域冲突,甚至颠覆全球秩序,对任何一个大的国家来讲,都是一个非常大的威胁.所以看起来的话,日本的地位因此得到非常大的提高。

香港重量级民主人士 同日遭判刑

主持人:是,谈到中共的野心,其实今天还有一件非常大的事,也是国际社会非常关心的事,就是香港一批重量级的民主派人士。在四月十六号今天,被以非法集结等相关的罪名宣判了,那么其中包括被誉为香港民主之父、目前香港资历最深的资深大律师李柱铭,以及香港壹传媒的创始人黎智英,香港的执业大律师吴霭仪,香港支联会主席李卓人等十位民主派人士,他们是被控在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八日和八月三十一日,当时是反送中运动期间,他们组织或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活动,触犯了香港公安条例。分别被判六个月到十八个月不等的监禁,其中李柱铭等五人是获准缓刑,黎智英等五人是被即时监禁。

这是香港最资深,也最知名的一批民主派人士,其中,李柱铭已经高龄八十三岁,黎智英七十二岁、何俊仁六十九岁。过去的多年,他们一直主张采取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来守护香港的自由,那么这次他们被控非法集结的相关罪名,起因是二零一九年的时候,港府强推逃犯条例,并且罔顾民意的反对,拒绝撤回逃犯条例。当时,香港警方在二零一九年七月以后,也多次拒绝批准民众的集会游行,剥夺民众的反抗和表达空间,加剧了民怨的沸腾。在当时矛盾不断升级的关键时候,这批香港最资深的民主派人士,是以个人的名义组织了和平的游行集会。他们大多表示,不后悔当初的选择,愿意和香港的年轻人一起走这条艰辛的追求自由的路,晓旭您怎么看今天的这个判决,你的感想是什么?

晓旭:我觉得这个判决很明确、再一次的告诉国际社会,中共不会遵守世界的普世价值,也不会尊重世界上正常文明所应该遵守的世界规则,中共很明确的要一条路走到黑。对于这几个站出来的、在香港和国际上拥有非常高声誉的这些民主派人士,作出这样的一个判决的话,那就是彻底撕破脸,让国际社会更进一步的清醒。

更进一步的看清楚,中共跟整个国际社会的对立问题,它不是一个简单的竞争关系问题,而是一个基本的意识型态对立的问题。中共本身这样一个极权的政治,是颠覆整个世界秩序的,虽然习近平自己在国际场合上,经常强调要形成新的命运共同体,地球命运共同体等等,但是实际上,中共跟国际社会是不能相容的。这一点上,它是一个零和的关系。所以这个判决让我联想到,昨天余茂春和博明在USCC-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听证会上的证词,他们很明确的强调,中共现在所做的事情,是一个进攻性的脱钩,他们根本的目地是要资本主义灭亡。

所以从意识形态上来说,中共这一点是非常明确的,习近平在多次讲话中也是提到这一点,所以国际社会应该看清楚, 包括美国现在的政府,还有其它的一些欧洲民主国家,还想着在说气候问题、或者经济问题方面相互依赖,进一步的跟中共合作,但是中共所谓的这种合作,他只是表面的。所谓“双赢”只是一种遮羞布,而真正的核心它是你死我活的,整个意识形态是跟国际社会对立的 。

如果香港这么资深的民主派人士,只不过是召集了集会,而且这个集会本身就是香港基本法赋予香港人民的基本权利,如果连这点都要彻底否定,而且把他们判刑,判这么重的罪的话,就是告诉香港人,不要对中共有任何幻想,其实也是告诉国际社会,不要对中共有任何的幻想,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一定程度上就是以这些民主派,资深人士的牺牲,进一步唤醒国际社会,我觉得中共这招也是非常错误的棋,只能够让中共在国际社会上更加孤立。

主持人:是,谢教授您怎么看,因为我们知道,香港在一九九七年主权移交以后,它在之前一段时间里面,它还行使三权分立,而且还有一个相对独立的第四权,就是独立媒体来代表民众监督政府,或者说是为弱势发声。但是我们知道从去年以来,先是中共通过国安法就打击了香港的司法独立的空间,很多案子一旦被认定所谓涉及到国安问题,外籍法官不能涉入,辩护的空间被大幅压缩。而今年呢,中共又通过修改香港的选举法,大幅度的压缩香港的行政还有立法的独立空间.因为以后立法会的议员,还有特首的提名人,都要经过一个小圈子,这小圈子是被中共控制的,要经过一个小圈子的人去提名,才能够进入下一轮的投票,我们看到三权独立已经被大大的压缩了。而第四权呢,现在很多人都说,香港只剩下两家独立媒体,一个是壹传媒,一个是大纪元,大纪元最近它的印刷厂也是被莫名的黑衣人冲进去,砸毁掉印刷线,香港壹传媒的创始人黎智英今天则是被判刑,可以说香港第四权的处境也是危在旦夕,所以今天这样的判决您怎么看。

谢田:当然我们很失望,感到很悲哀,但是也不感觉奇怪,因为这些都在国际社会的预计之中。从当时中共在香港强推二十三条,到后来的逃犯条例,到现在推出国安法,我们看到中共一步步的加深对香港的控制,一步步在箝制香港自由。你说的很对,中共从行政当局开始渗透,现在在立法院把民主人士赶尽杀绝,现在司法也把中共恶法强加到香港人民头上.媒体也只剩下两家还可以独立发声的媒体,这两家媒体也受到了打压,所以基本上可以说是万马齐喑,把整个香港现在变成了一个死港。

从各方面来看,已经完全剥夺港人的自由。从香港九七年以来,中共就一直在这样做,它把“五十年不变”的承诺完全抛在脑后。我相信中共还会继续这样做,对香港的话,它还会继续用高压来威胁,一直到香港所有的反对声音都被灭尽才会停止,所以香港正在加速的走向中国内地化,我想中共这样继续做的目的,想要威慑台湾,想要杀一儆百,给台湾现任政府也好,给台湾各界的一些独立知识份子,给他们一个警告,就杀一儆百。同时这种做法,对欧美国家也是有点警告的意味,杀鸡给猴看的感觉,当他们不要再对香港问题,新疆问题和中国人权问题等其他方面对中共施压.现在看来,香港问题让中共真正的嘴脸暴露无遗,就像刚才晓旭博士提到一样,香港人已经做到了他们该做的,并且他们前赴后继,国际社会确实需要有进一步的行动。

主持人:晓旭你怎么看?现在有人在说,中共在香港推行所谓的“二次回归”,因为一九九七年第一次主权回归以后,香港大部分的人心其实并没有回到中共那边,文化也好,制度也好,和中共那边是有很大的差别。比如说法律,我们知道二零一九年的反送中运动,其实就是中共想拆掉在中港之间的这道法律的防火墙,港人就非常担心,中共这种党管司法的司法黑幕,会渗透到香港去,所以才发起坚决抵制。但是现在我们看到,中共似乎在各个方面,全方位的去推动这个所谓的“二次回归”,包括很多人都说,这次对香港这批最资深的民主人士的判刑,很多人在说,有点像中共一九四九年以后在中国大陆推行的所谓镇反运动,当时就杀掉了一批中国的文化精英,或者说是文明的传承者,之后再大肆推行中共党文化,现在中共在香港这一系列的做法,目的到底是什么?

晓旭:当然香港毕竟不是中国大陆,中共还没办法大开杀戒,但是这个做法的本质是一样的,确实是要使这些意见人士,赶紧让他们消声,在中国历任运动之中也是这样子的,包括反右派,先让百花齐放,让这些有胆量,愿意出来批评中共的人都给杀掉,或者是通过政治手段打击掉。我觉得香港的做法,其实就是中共一贯的阴险的手段,邪恶的手段,再一次在相对自由的香港再现。这也让我联想到,前国务卿蓬佩奥去年在尼克松图书馆演讲讲到,如果国际社会不遏止中共的话,中国会改变整个世界的秩序。

一个相对来说自由的地方被中共接管之后,它的自由、它的独立,它的法治全部在过去二十年逐步被破坏掉了,今年绝对是加速的过程,习近平“总加速师”的名称是名符其实。所以反过来说,一定程度上我觉得香港这个判决,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是好事,习近平进一步加速,才能让国际社会更快的、更透彻的、更全面的看清楚中共的本质。如果香港这样一个国际金融都市,都能够被中共摧毁到这样一种程度的话,国际社会对中共脱钩的决心会更大一点,所以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这个判决也许会促成美国方面,会真的考虑跟港币脱钩的问题。

这方面的提案,其实去年就已经有人提出来了,美国政府也在考虑,只不过是上一任政府的一些金融界高官在挡着这件事情,现在中共在香港越做越过分,对选举机制的破坏,对这些民主资深人士的判刑,我觉得只会往这个方向推动。也可能对香港民众更快的离开香港造成一个推动的作用,现在已经有很多香港人特别有英国BNO护照的人要离开香港,很多资金也离开香港,所以这件事情只会让这个事情加速,让更多的资本离开香港。

主持人:我们知道中共它在打压一个群体的时候,它往往一边是铁腕镇压,一边进行污名化。我们知道在这个判决前夕,中共央视在焦点访谈的节目,十四号就播放了一名所谓“乱港金主”的认罪视频。他是在中国经商的伯利兹籍男子,叫李亨利。李亨利他是出生在上海,原名叫做李沪祥,他是华裔。央视就指称说,李亨利是为香港一批民主派人士,包括前香港学联秘书长周永康以及黄之锋、罗冠聪等人提供资助,比如说,这个李沪祥他是资助了周永康参加了欧洲一个所谓的反华论坛。

但是周永康很快的回应说,这个所谓的反华论坛,是前捷克总统哈维尔等人创立的,有很多国家的政要参与的,叫做公元2000论坛,不是什么地下组织。而且他参与论坛的机票、住宿等费用都是由主办方提供的,并不是李亨利提供的,他跟李亨利只是在公开场合有一面之缘,并没有央视提到的金钱的交集。周永康还讽刺说,建议中共立刻传召捷克大使。秦鹏,这位李亨利他到底是什么样的背景,你怎么看央视提出的这种指控呢?

秦鹏:央视所提出来的李亨利的经历,比较诡异,有四个疑点。其中两个疑点,就是你刚才提到的,第一,当事人说不认得他,没有任何私下的交往,就像公众人物一样,在公开场合见了面,旁边有人拍了照片,仅此而已。他是谁?怎么回事?没人知道。第二个,资金的来源,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指控,没有任何证据,试图在抹黑香港人,接受了“反华势力”资金。

另外两个疑点,一个是见外国政要的问题。李亨利声称他充当了香港民主人士和外国政要的中间人。但流亡英国的罗冠聪就讲说,他见蓬佩奥、英国内政大臣还有驻英大使等等这些人,根本就不需要这种中间人,他们通过正常渠道就可以联系了,何况还是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所谓中间人,一个商人,特别的莫名其妙,很明显的中共就是要去抹黑。第四个疑点,这个李亨利居然是当年是薄熙来案的证人,二零一三年薄熙来案宣判,里面就有李亨利这个名字,他自己承认在2000年的时候给中国富翁徐明,薄熙来的钱袋子给了三百二十二万元美元,在法国买了一个海岸别墅。但后来李亨利在二零一九年十一月才被捕,中间还继续做生意,继续逍遥自在,继续支持香港,怎么能全身而退?非常奇怪。这样的一个人到底怎么回事?还是只是找了一个人去演戏,故意抹黑香港人?非常值得怀疑的。

主持人:的确是黑幕重重。我们也看到,中共它在香港和台湾都采取了一系列激进的行动,中共最高层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决策心理?美国就有一位中国问题专家叫洪源远,研究了中共二零二零年的“十四五规划”文件的用词。她为什么要研究中共的文件呢,他说是因为中共的政治是黑箱作业,外界很难了解真实的情况,所以要去解读官方措辞的一些密码、加密讯号。她就发现,在中共这个“十四五”文件中,中共是不断的强调“安全”这个词,通篇是提到四十次“安全”,而二零一五年的十三五规划只提到了十三次。谢教授您怎么看,习近平所说的这个“安全”到底具体是什么?中共为什么有这么深的不安全感呢?

谢田:这个安全,当然就是指中国共产党的安全,中共的安全,换句话说,中共政权感受到,它即将面临灭顶之灾的威胁。对于习近平来说,中共能不能度过百年,对它来说有非常大的不确定性,中共在外面现在愈来愈在强硬,像战狼式的外交,正好是它内外交困的一个反应。

主持人:秦鹏你有什么补充?

秦鹏:我觉得这种不安全感,也体现到了对台湾、对香港,包括对日本的一个态度上,目的是要消灭自由的香港对大陆的影响。台湾一百一十年合法政府和它这个七十多年非法政权的对比,以及台湾民主灯塔和中共极权暴政的一个对比,它要去消灭的一个原因,是为它的非法性制造一个“合法”的外衣,我觉得这是不安全感一个非常深层的表现。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各位嘉宾今天的精彩评论,也感谢您的收看,更多精彩话题,新闻大家谈,下周同一时间,和您再见。

网络收看方式:

新唐人网站:https://www.ntdtv.com/
新唐人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user/NTDCHINESE
大纪元新闻网:https://www.epochtimes.com/b5/nf1334917.htm
支持新唐人:https://www.ntdtv.com/gb/donation.html

新唐人大纪元《直播节目》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