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精英阶层和所谓“种族觉醒”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Victor Davis Hanson撰文/孙洐源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作为乔治亚州最大雇主达美航空(Delta Airlines)的首席执行官,巴斯蒂安(Ed Bastian)2019年的收入是1,700万美元。巴斯蒂安强烈抨击了乔治亚州的新选举投票规则。他认为需要身份证才能在选举中投票是种族歧视——但达美航空要求乘客办理登机手续时,也需要同样的身份证。

然而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在选举中投票是比乘坐达美航空更神圣的行为,而且,有人可能已经注意到达美航空与系统性种族主义的中共政权有合作关系。另外,美联社最近的一项民调显示,72%的美国人赞成投票时需要出示带有照片的身份证。

从软饮料、运动鞋到职业体育和社交媒体等美国知名企业的CEO们正在对美国的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和其它各种“原罪”喋喋不休。

CEO们这些愤世嫉俗的谴责其实是有其一套运行规则的,而且该运行规则还是相当透明的。

首先,没有公司会选择对任何政治话题进行喋喋不休的高调宣讲,除非它觉得自己的损失(无论是被左派激进分子抵制、抗议还是被左媒负面宣传)比保持中立和沉默带来的收益更大。

第二,从不提及社会阶层的问题。巴斯蒂安2019年每个工作日的收入约为6.5万美元,而他认为自己是属于被压迫的一方而为此发声——在一个正常的世界里这将显得多么荒唐可笑。

第三,CEO们从不担心会得罪保守沉默的大多数,因为他们被认为是一群不会抵制或抗议的人。

由此看来,美国当下的所谓种族觉醒(woke)革命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一个民间草根运动。它是由一个密布的关系网且充满罪恶感的精英阶层推动的。然而,这种“种族觉醒”已俨然成为一个新的宗教信仰,该宗教认为这些高阶神职人员应该得到豁免,以确保他们的财富、资历、人脉和权力没有受到他们自己布道的影响。

身价数百万美元的NBA球星抨击美国的“系统性种族歧视”。而他们对中共在新疆设立的“再教育”集中营、破坏西藏文化、扼杀香港民主等问题只字不提。球员的薪水取决于庞大的中国市场,而球员要取得美国当下“主流”价值观的认可,则取决于那些年轻的、已经“种族觉悟”了的美国人。维持富豪和明星的职业体育生活方式,显然需要通过抨击不公平的美国来大声忏悔。

审视几乎任何一个“种族觉醒”的热点领域,很明显我们看到越来越大的阶层分化。

学术界?拿着七位数薪水享有终身制的行政人员和大学校长,比起那些有限期的低薪的兼职讲师,更有可能对自己大学的“种族主义”进行美德标榜。对大学校长来说,大肆宣扬自己“不劳而获的特权”比支持兼职教师的权利更容易,更不用说主动辞去校长的职位给别人一个名额了。

“种族觉醒”的媒体?它的神职人员是精英网络新闻播报员,而不是循规蹈矩的记者。

军队呢?那些向我们宣讲川普(特朗普)的“罪恶”或承诺在军队中挖出“叛乱分子”的退役和现任军官,大多是将军和上将,还有一些退休的身价千万的高级军官。

我们没怎么听说过普通士兵、下士、中士和少校推动对变性手术的补贴,也没听说过他们有用铁丝网和国民警卫队进驻华盛顿特区的请愿意向。

美国最富有的人、大公司的CEO们最有可能对没有“种族觉醒”的中下阶层民众表示嘲笑。同理,美国政界身价千万的富人——戈尔(Al Gore,曾任克林顿的副总统)、黛安‧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加州民主党资深参议员)、约翰‧克里(John Kerry,美国气候特使、曾任奥巴马第二任国务卿)和佩洛西(Nancy Pelosi,美国众议院议长)也是如此。

身价亿万的娱乐圈知名人士如Jay-Z、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保罗‧麦卡特尼(Paul McCartney)和奥普拉(Oprah Winfrey)经常高谈阔论所谓被操纵的、系统内的压迫,而他们本人在该系统中(这里特指娱乐界)则浸淫多年,游刃有余。但他们却很少谈论娱乐界中收入较低者的困境。

这样看来,“种族觉醒主义”(wokeness)是属于中世纪的产物。罪恶不是被放弃改正了,而是通过大声的忏悔来赎罪和开脱。

自以为是的精英们对碳排放量(又称碳足迹,carbon footprints)、废除边境管制、削减警费、枪支管制和特许学校(charter schools)等议题大肆宣扬。但他们很少放弃他们的私人飞机、第三和第四套住房、别墅围墙、武装保安和预科学校(prep schools)。很显然,你越是对“特权”咆哮,你就越不用担心自己的特权。

种族觉醒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看成是一种保险。对美国(传统)文化的抨击越响亮,抨击者本人的事业就越有可能得到挽救或提升。

种族觉醒主义在本质上是具有阶级性的并属于精英主义。那些赚取或继承了一笔财富、在适当的学校取得了适当的学位、认识关键人物、当上了CEO或四星上将,或住在高档住宅区的精英们认为他们已经获得了对中下层民众的道德定义权。

所以,精英中的一些人为了让农民和其他平民听话顺服而发明了一整套(用于谴责、嘲弄和羞辱人的)贬义词汇——如“悲催分子”(deplorables)、“不可救药的人”(irredeemables)、“粘粘糊糊的人”(clingers,编注:指那些坚持美国宪法中的宗教信仰自由和拥枪权、拒绝社会主义的人)、“人渣”(dregs)、“笨蛋”(chumps)和“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s,编注:“尼安德特人”的原意是指生存于旧石器时代的一群史前人类,因其遗迹首先在德国尼安德河谷被发现,被命名为尼安德特人。这里借指比喻那些遵循传统价值观,反对左派“进步主义”的人——就好像尼安德特人那样粗鲁、不开化。)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所谓的种族觉醒者并不是真正关于少数族裔、受压迫者和穷人的公平问题。它主要是由各种族和性别的恶霸和伪君子组成的一个邪教,他们的目的是展示和为自己获取更多的特权和权力——仅此而已。

原文:Wealth and Wok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维克多‧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是一位美国知名的保守派评论家、古典学家和军事历史学家。他是加州州立大学(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古典学荣誉教授、斯坦福大学古典学和军事史资深研究员、希尔斯代尔学院(Hillsdale College)研究员、美国伟大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Greatness)的杰出研究员。汉森写过包括《西方战争之道》(The Western Way of War)、《没有梦想的田野》(Fields Without Dreams)、《支持川普的理由》(The Case for Trump)等在内的16本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