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捏造种族歧视伪案的动机

大纪元专栏作家Dinesh D’Souza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几周前,密歇根州阿尔比恩学院(Albion College)的学生、行政人员和教职员工陷入疯狂,因为种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的涂鸦出现在宿舍楼梯间。涂鸦的照片被张贴到当地新闻Facebook群组。

这些照片包括诸如“白人权力”和“三K党”之类的字眼。

校园警察发现一名21岁的黑人学生是此事的作俑者。警方说,他承认制造了这些涂鸦,录像证据也证实了他的供词。

又来一起!又一起伪造的种族歧视事件,又一个假受害者制造的骗局,如同朱西·斯莫利特(Jussie Smollett)的伪造事件一样。(译者注:Jussie Smollett,美国黑人演员。2019年他谎称自己被两名白人川普支持者袭击。随后他的谎言被警方揭穿。)这种编造出来的的种族歧视事件现在在校园和我们的文化中司空见惯。所以,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为什么有人会试图策划一个根本没有发生的可怕事件?

这不可能仅仅因为肇事者(从斯莫利特到阿尔比恩的黑人学生)想引起人们对社会问题的关注,以便迅速解决这些问题。19世纪末的黑人不必伪造私刑,因为很多私刑都在大众眼前发生。此外,为什么斯莫利特和校园上的肇事者会试图编造未曾发生的事件去陷害无辜的人呢?

我们可以在经济学中寻求答案来理解这种奇特的现象,特别是供求规律。目前看来,无论是在大学校园还是在我们的文化中,对种族主义的需求都超过了供给。换句话说,人们非常渴望找到种族主义存在的证据,然而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多种族歧视事件发生。

在左倾的校园里尤其如此,阿尔比恩学院当然也是如此。在这样的校园里,白人学生为了容纳黑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可以做很多他们不愿做的事。我们可以假想一个社会学实验,让黑人学生接近白人,并要求他们亲吻他们的脚。我预测很多白人真的会去吻。当然,这个实验不能相反地尝试,那将引起全国的骚动!

所以很明显,这个黑人学生想在阿尔比恩学院找到种族主义,但找不到。所以他决定自己伪造。他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也许他感到由衷沮丧的是,他找不到任何证据可以让他把个人的失败归罪于种族主义。他坚信这些证据隐藏在某处,因此,通过“曝光”,他就可以找到佐证,支持他那种“校园邪恶势力的受害者”的自我认知。

我毫不怀疑这位学生受到某种心理上的困扰。但我之所以不同情他,是因为,为了减轻自己的焦虑,也许也是为了让公众认可他为种族主义受害的代言人,他情愿去诬陷他人。他就像某些警察一样,捏造他想找的证据,以便逮捕那个他确信有罪的人。多么可怕的权力滥用。

这些伪造的种族事件使我想起了伪造的#MeToo指控(译者注:“MeToo(我也是)”运动,是美国反性骚扰的运动),那些指控也相当普遍。和伪造的种族事件一样,它们的动机可以是心理上的:对别人的冒犯或轻微冒犯行为进行报复的欲望。它们也可以是政治性的:试图为“性别歧视普遍存在”这种说法辩护,甚至试图将一名可能投票推翻“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美国堕胎合法化的法案)的大法官提名人排除在最高法院外。[译者注:2018年大法官提名人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被指控在青年时代曾性侵女性,因此在参议院的提名听证曾受阻。]

但这正是阿尔比恩学院的故事情节变得更加有趣的地方。在学生的供词证明他有罪后,学院还是认错了。其声明如下:“我们知道,本周发生的种族主义行为与某一特定人或某一事件无关。我们知道校园里有种族痛苦和创伤的重要历史,我们正在采取行动修复我们的社区。”

这句话表面上是个谎言。“种族主义行为”并没有发生:只有一系列精心策划的行为所造成的种族主义的错误印象。这实际上是一个特定的人的行为。然而奇怪的是,该学院暗示校园的种族主义历史以某种方式促使那个学生这样做,并竭力淡化这个学生伪造事件的邪恶行为。换句话说,虽然具体事件是假的,学院还是打算把它当作事实来对待。

这就好像,在错误的性侵指控被澄清之后,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大法官提名人)却转头承认,即使他没有性侵的行为,他仍然意识到他十几岁时曾有过麻木不仁和性别歧视的行为,因此他无论如何都要承担性侵者的责任。当然,卡瓦诺不会这样做,这就是为什么该学院的行动需要解释。

这里是我的解释。大多数学校,比如阿尔比恩学院,就像我们文化中的许多其它机构一样,在他们的官僚机构中制造了大量与种族问题有关的工作岗位。学校通常有无数的院长和其他官僚,他们的全职工作就是是反对种族主义。院系有反种族主义委员会。有种族主义问题的顾问提供现场援助。学生团体被鼓励打击种族主义。

我们可以看出,如果很少或根本没有种族主义发生,这种工作岗位(这种产业)就会有麻烦。因此,像这个21岁的孩子伪造的假事件不仅对肇事者有用,而且对校园官僚机构也很有用。他们在等待和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使他们能够立即采取行动。这种事件可以使这种官僚机构的存在合理化。

我能想像,当事件被证明是假的时,这些种族问题专业人士有多么沮丧和失望。难怪阿尔比恩学院试图补救它自己的形象。它的形象的败坏并不是因为任何真正的种族主义,而是因为学生的供词给公众造成一种印象——校园种族主义是如此稀缺,所以必须捏造出来一些假案。阿尔比恩学院渴望消除公众的这种印象,以便证明其种族官僚机构和用于维持这个机构的资源是正当的。

一句话:只要对种族主义的需求超过供应,就会有假种族事件的市场。此外,像阿尔比恩的情况一样,学院当局一般不会严惩肇事者,这就鼓励了此类事件的发生。如果肇事者是白人孩子或某种白人至上主义者,学院肯定会这样做。

事实是,这个学生被暂时停学了——没有被开除——学校和警察都没有公布他的名字。

原文“The Racist Incident That Wasn’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迪内什·德苏扎(Dinesh D’Souza)是每日迪内什·德苏扎播客的作者、电影制作人和主持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