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人物】武汉“姐妹”海外相逢 揭露中共洗脑班罪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21日讯】距离法轮功学员425和平上访事件,已经22年过去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仍未停止。在海外,两位来自武汉的女孩因为同样的遭遇相逢,而她们也因为同样的原因,踏上了揭露中共迫害的旅程。

在纽约法轮功学员,纪念425和平上访22周年的活动上,来自武汉女孩刘丹碧,平和地走在队伍中,而她的背后却有不为人知的心酸故事。

旅美武汉法轮功学员 刘丹碧:“(妈妈)被迫害之前,就觉得什么都难不倒她,有她在身边就觉得很安心,但是她被迫害出来以后,这么久我都没怎么见她笑过。”

2017年底,刘丹碧的妈妈黄时群,在发真相资料时,遭人构陷举报,被中共警察非法拘留10天,之后被送入“硚口区法制教育中心”(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强制洗脑,食物中,还被加入不明药物,短短1个月内,体重暴跌30斤,视力听力急遽下降,身体剧痛,原本平和的性格,也一度变得焦躁抑郁。

旅美武汉法轮功学员 刘丹碧:“(至今)每天还是非常难受,从来没有想过,我妈会变成这样子。”

在千里之外的美国,丹碧还结识了同样来自武汉的鲍汐萌,而她的父母也曾遭在中共的洗脑班里,九死一生。(鲍裕农、蔡满意夫妇,曾在“武汉市江汉区法制教育所”—玉笋山洗脑班,遭受迫害。)

海外的武汉法轮功学员 鲍汐萌:“受到最大的迫害,其实是精神上面的迫害,因为现在武汉市的洗脑班特别多,肉体上进行折磨,然后就是药物控制人,然后就是让亲人之间离间。”

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专门设立了“洗脑班”,凌驾于法律之上,对善良的百姓,进行肉体和精神上的摧残,而在湖北省会武汉市,洗脑班覆盖全市各级单位、场所,有60多处。

海外的武汉法轮功学员 刘丹碧:“我发现,在武汉洗脑班,下毒是一个非常普遍的迫害手法,特别是在‘额头湾洗脑班’,因为药物迫害,有一些学员就被迫害致死或者致疯。”

中共近年来又推出“清零”运动,通过各种手段威逼利诱,欺骗法轮功修炼者及其家属,要求放弃修炼,企图在全国14亿人口中,将法轮功修炼者“清零”。

旅美武汉法轮功学员 刘丹碧:“最近武汉清零行动,湖北省委组织部,找了我爸很多次,给我爸施加压力。我就发现,根本就不能相信它们(中共)的话,如果我一直沉默不发声的话,这个迫害也不可能停止的,所以我必须站出来。”

海外的武汉法轮功学员 鲍汐萌:“就从我家里的亲身感受来说,我觉得共产党是背信弃义的,就是它在用假恶斗那种方式,在对待每一个人,不光是法轮功。”

丹碧也表示,那些参与中共迫害的人可能并不了解真相,但希望他们能停止作恶,不要继续做中共的帮凶。她也想对妈妈说:

旅美武汉法轮功学员 刘丹碧:“(妈妈)我一定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如果)以后你遭受任何形式的迫害,我一定都会把它爆光出来,让全世界都知道。 ”

新唐人记者宇亭、宋吉米纽约采访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