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是谁授意央视踢爆中共假扶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之所以高调突出“运动式扶贫”,一方面是为了借此掩盖中共在香港和新疆等地的人权问题,另一方面是为了掩盖中共外交全面失利的尴尬。然而,就在中共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的余热未过时,央视记者却爆出习近平家乡假脱贫丑闻。

央视记者踢爆中共假扶贫

据中共官媒《央视》4月24日报道,按照中共官方脱贫攻坚的规定,政府将对于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的“五保户”(保吃、保穿、保住、保医、保葬)进行集中安置。但《央视》调查后却发现,许多地方完全是搞假扶贫。

陕西省洛南县灵口镇的扶贫对象告诉央视记者,为了迎接上级脱贫攻坚的验收检查,扶贫干部将各村“五保户”都集中到安置点,而安置点连水都没有接通,待应付完“摘帽脱贫”验收后,“五保户”的生活就再也没人关心了。村民还说,由于村内大多数劳动力都已外出打工,“五保户们”只能花钱请人拉水,再把拉来的水存在旱窖里,折算下来,一吨水需要花费50元以上。很显然,这种运动式扶贫无疑是越扶越贫。

事后,《央视》记者找到该县水利局询问原由,可不但没有得到官方回应,而且连自己的手机都被抢走。当地官员甚至还质问记者:“是谁派你来的?你是谁家的亲戚?”

中共自我标榜中国脱贫“彪炳史册”

2021年2月25日,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共党魁习近平在大会上高调宣称: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现行标准下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12.8万个贫困村全部出列,区域性整体贫困得到解决,完成了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创造了又一个”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

三分之二的扶贫款用在官员发工资

据人民日报披露,截至2020年3月,全国共派出25.5万个驻村工作队、累计选派290多万名县级以上党政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干部到贫困村和软弱涣散村担任第一书记或驻村干部,目前在岗91.8万。如果290万名干部平均每年工资及出差费用按6万计算,全国每年就要支出1740亿元。从2015至2021的6年间,仅驻村干部工资费用支出就是1.044万亿元。

据中共国务院官网披露,2019年中央财政补助地方专项扶贫资金1260.95亿元已全部下达,比2018年同口径增加200亿元,增长18.85%,连续四年保持每年200亿元增量。按照这个增量标准推算,中央财政每年补助地方专项扶贫资金分别是:2020年1461亿元;2019年1261亿元;2018年1061亿元;2017年861亿元;2016年661亿元;2015年461亿元。2015至2021的6年间中央财政补助地方专项扶贫资金共计5766亿元。

也就是说,2015至2021的6年间,中共仅中央财政扶贫补助及各地方政府扶贫人力成本投入两项就达1.62万亿元。按照这个数据分析,在这1.62万亿元的扶贫投入中,真正落到贫困户手中的资金只有三分之一(5766亿元),其中有三分之二(1.044万亿元)的资金用在扶贫官员的工资及费用。

扶贫款到底有多少被官员贪污挪用?

在中国,中央财政扶贫款被地方官员贪污挪用现象非常严重。据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李粤贵介绍,广东在2016年查办的扶贫职务犯罪案件中,平均每宗涉案金额12.5万元,最高涉案54万元。李粤贵举例说,陈正杰、陈明受、陈善广、杨茂芬等四人在化州市宝圩镇大塘村委会任职时,贪污私分广州海珠区华洲街道办给予的扶贫专项资金2.8万元,向危房改造户索取钱财4000元,陈明受还向全崩户、孤儿索取钱财8000元,陈善广贪污危房改造补贴5000元。陈明受因贪污受贿已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20万元,其他三人案件已侦查终结并移送审查起诉。

据新华网2018年1月22日报道,2017年,河北省累计清理发现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34,969件,完成整改34,945件,纪律处分639人、移送司法机关9人。该报道举例说,河北省邢台市任县西固城乡2013年任团委书记兼路三村时任村党支部书记颜少成,利用协助政府发放扶贫款的职务便利,伪造扶贫户489户、骗取国家扶贫资金24万元占为己有,受到开除党籍、行政开除处分——这一案件是河北省纪检监察机关2017年清理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通报曝光的案例之一。

是谁授意央视拆穿中共假扶贫

自习近平执政以来,他搞了六大重点政绩工程:一是“一带一路”;二是到2021年中国全面脱贫奔小康;三是兴建雄安新区;四是中国制造2025;五是南海人工造岛;六是海南自由贸易港。可9年过去了,从这些项目的执行情况来看,这六大工程至少有五个项目是“烂尾工程”,习对外唯一能标榜的只有“脱贫工程”。而这次央视高调踢爆陕西扶贫造假,显然是打了习的耳光。

按照中共“四个意识”和“两个维护”(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维护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和维护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要求,凡是习的重点政绩工程,媒体绝对不充许做负面报道,否则,就是与习唱反调。从这次央视曝光陕西假扶贫事件看,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记者个人行为;二是有反习势力授意。但从央视选题审查程序来看,如果是记者个人行为,其内容不可能通过央视的播放审查,那么,惟一的可能就是央视受反习势力授意,故意让习出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