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拓展陆市被殴
 特斯拉荆棘丛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27日讯】《有冇搞错》。4月27日。

4月19日,一位身穿印有“刹车失灵”T恤的女士,在上海的车展上突然跳上一辆特斯拉的车顶,高呼各种维权口号,最后导致保安介入把她带走。

中国大陆官方媒体和各种网上舆论迅速跟进,“群殴”特斯拉,从产品质量到销售和服务态度,甚至追究特斯拉内心深处的“傲慢”都遭到痛批。

4月19日傍晚6时26分,党媒新华社发表评论文章称:“出现这样的事情,到底是车主的不体面,还是车企的不体面呢?”

4月20日,新华社《新华每日电讯》发表了题为“特斯拉高管傲慢回应,谁给了特斯拉‘不妥协’的底气”的评论文章。文章称:“无论哪家车企,都须对中国市场有敬畏之心。”“如果车企涉嫌‘店大欺客’,有关部门也要加强监管。”

同一日,中共政法委旗下媒体“长安剑”发文称:“特斯拉进入中国的第一天就应该懂得,在中国做生意,就要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

面对中共媒体的围攻,4月20日晚上11时25分,特斯拉在其官方微博被迫发表声明,“就未能及时解决车主的问题深表歉意”。声明说:“坚决坚定地积极配合政府各相关部门的所有调查”。为此,特斯拉已成立专门处理小组,“在配合政府各相关部门调查的情况下,同时开展严格自查自纠”。

4月22日,中共央视发表评论,称“事已至此,不是特斯拉说几句‘软话’就能解决问题,也不是放软身段就能顺利过关。”

中国全国上下都出现了各种抵制特斯拉的事件,有的地方不让特斯拉上高速公路,有的停车场不让特斯拉停车。特斯拉一时间成了舆论风暴中心。

特斯拉到底怎么了?

对外资大企业来说,这个故事应该不陌生。2010年,谷歌公司因为不同意审查网络内容,和中国政府发生争论。恰在此时,中宣部发起批判谷歌的宣传行动,声称谷歌中国的搜索结果显示,有关色情黄色内容占据大部分,要求谷歌“整改”,最后谷歌选择退出了中国大陆。

随后不少内幕渐渐被揭开。有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企业,为了把谷歌挤出竞争平台,和中共官方合作,花钱请人设计自动搜索软件,使得谷歌有关色情内容搜索在两个月中大幅增加,并将有关结果交给当局。由于谷歌不同意屏蔽封锁,最后选择退出大陆。

特斯拉的情形,我看差不多。

特斯拉在2017年之前,在中国大陆的销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2018年特斯拉决定大举投资中国大陆,特斯拉的销售出现了大幅增长。特斯拉2017年在中国大陆销售Model 3 型只卖了1700多辆,到2020年,特斯拉Model 3 和Model Y总共卖出去42万辆。中国的老牌电动车,比如比亚迪,全年卖出去不到7万辆。

排名第二的宏光MINI车,去年卖了11万辆。不过,宏光MINI的销售价格,只有4~5万元人民币,而特斯拉Model 3是30多万,Model Y便宜一些,但也有16~17万人民币。因此这个市场价值完全不能相比。

中国电动车市场以车辆销售计算,过去几年一直占全球电动车的一半多,就是说比欧美日本加起来还多。中国大陆确实有不少优势,比如电池生产,有技术和成本上的巨大优势。今年拜登推出两万多亿经济刺激方案,其中一个重点就是新能源建设,比如建50万充电桩,意思就是大力鼓励电动车的发展。欧洲和日本也差不多,电动车未来十年的全球市场,有人估计价值高达18万亿美元。

之前,中共当局对此相当有信心,认为中国大陆发展得早,电池和配套制造技术相对也挺成熟,早就“跑在世界最前列”,根本就是第一了,所以一旦全球市场大幅扩张,中国电动车无疑将冲向世界,大赚特赚可以预期。

不仅如此,中共政府还对大陆电动车制造进行大量补贴。当局的补贴是以电动车续航能力来计算的,电动差充满电能够跑400公里以上的,中央财政补贴2万5000人民币,有些地方政府也补贴,最高也是2万5000人民币。也就是说,一辆能跑400公里以上的电动车,2019年最高可能获得中国政府的5万元人民币的补贴。

考虑到宏光MINI这款车只卖4万多人民币,可想而知补贴占的比例有多高了。

然而,特斯拉进入中国大陆的表现,简直是一大盆冷水浇到中国政府头上,而且还是加了冰块的那种冷水。特斯拉的售价比国产车贵多了。比亚迪汉21~22万人民币,特斯拉Model 3 超过30万,性能远超比亚迪,即使是Model Y,不论涉及和和内装电子设施也都超过比亚迪更多,而Model Y售价现在已经降到20万之下了。获得了5万补贴,仍然打不过特斯拉,国产电动车,除了能卖到非洲,其他市场基本进不去,而且不但是国际市场打不过,连中国大陆市场也打不过。世界第一的牛皮,就这么给特斯拉戳破了。北京能高兴吗?要知道,电动车和新能源汽车,是中国制造2025规划中“要维持领先”的部分,不是要追赶的部分。

伊隆•马斯克曾经说,特斯拉不是汽车,而是一辆能够驾驶的电脑。特斯拉从一开始就没有把自己定位成为车辆,而是定位为全自动的高级自己可以行走的AI系统。这和中国大陆的电动车概念完全不同,中国的电动车,基本上是把汽油发动机改成电动机。想像一下,牛车和汽车的例子,如果只是把牛改成汽油发动机,那是什么概念。这就像是两个时代的东西在竞争,结果是必然的,中国大陆电动车必败无疑。

我估计,北京的目的之一,是让特斯拉把核心技术交出来。好让大陆有发动机的牛车,变成真正的汽车。

所以,北京针对特斯拉的动作早就已经开始了。

2020年12月4日,天津的特斯拉车主韩先生(化名)收到了法院的一审判决书。判决书指,特斯拉公司构成欺诈,应向韩某退还37万9700元人民币(约合5.9万美元)购车款,并赔偿人民币113万9100元(约合17.6万美元)。

2019年6月5日,韩先生以37万9700元的价格在特斯拉官网购买了一辆官方认证的二手车,型号为Model S P85。

韩先生说,2019年8月24日,他在驾车时,汽车突然抛锚,电门、刹车全部失灵。后将该车送交特斯拉指定维修中心维修。检测结果是,车辆的电池伞阀以及保险坏了,需要更换。于是他向特斯拉提出换车要求,但被拒绝。

2019年11月,韩先生找到天津本地一家车辆检测公司。该公司的鉴定结果是,韩先生的车有结构性损伤,为事故车。韩先生以特斯拉用欺诈手段销售事故车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

2020年12月4日,一审判韩先生胜诉。特斯拉对韩先生一方的鉴定结果不认可,提起上诉。备受关注的二审结果将在今年5月3日前公布。

38万的车,不但要退钱,而且还要赔偿114万。这在中国大陆是一个天价。了解大陆情况人的都知道,通常中国法院只判企业赔偿具体损失。难道是这位韩先生运气特别好,遇到了一位特别关心消费者权益的法官吗?我们都知道不可能,因为中国的法院和法官不姓法律,他们姓“党”。

中国的电动车,过去几年发生过很多事故。2020年1到8月,不完全统计有20辆中国大陆产的电动车发生自燃烧毁,有些还波及其他车辆。我们没见到舆论大风暴,也没见过法院判决超额赔偿的。

上海车展之前,中共就已经公布特斯拉涉嫌“泄密”,不许党政军官员购买特斯拉,很多声称是涉及“机密”的地点,也不让特斯拉进入。比如说有些高档小区,就不让特斯拉进入了。因为小区里面有党政军高级官员居住,特斯拉上的监控镜头,可以看到这些人的出入,所以很容易泄密。

我必须说,这个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比如说,某个军队将领家住大城市某小区,如果接连多日没有回家,可能说明他在执行任务。如果有一两百这样的事情发生,那就说明中共军方有大行动。如果这个军官在福建、浙江、广东军中任职,那么大行动可能就是针对台湾了。

这些都是情报界的常识,只是大数据的最初级应用。如果这个官员还开一辆特斯拉,那就更不用说了,行车记录会有到了什么地方的数据,基本上一切秘密都很清楚了。

大数据是现在世界情报界最重要手段,重要性远远超过那些超级大间谍,比如007那样的人。

所以特斯拉选择妥协,宣布将在中国大陆设立数据中心,所有数据不会传到境外,这样就安全了吗?当然不是,中共当局怎么可能信任它呢?所以最后的结果,恐怕是特斯拉必须把数据存放在中共所掌握的数据服务器上,对中共最好的办法,是特斯拉的各种数据服务,包括收集、运算、储存和分析,都交由中共控制的部门进行,否则绝对无法安全。

这是特斯拉在中国大陆受到挫折的第二个重要原因,第一是市场竞争,第二是数据安全。其实,很多人还考虑到第三个原因。

就是马斯克不但有这个特斯拉,还有Space X,他要做一个星链(Starlink)计划,就是用3、4万颗卫星,为全球提供互联网。这个概念,对中共的网络封锁将构成极大冲击,但最大的问题还不在这里,最大的问题是,这种卫星互联网,很有可能将成为6G或者是7G互联网的基础,因为它覆盖更广,成本也会更低。

简单说,互联网需要无线信号基站,地面基站的信号会被地形阻挡,所以基站建设总是越高越好,有什么东西比卫星更高呢?华为的5G,中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号称基站设备和基本建设等等处于领先,很可能一下子就被以卫星为基础的新技术取代了,后发优势,很快就变成了劣势了。中共目前也在加紧研究自己的Starlink,但发射卫星的火箭技术相对落后,无法和马斯特的Space X竞争。

因此有人怀疑,中共向马斯特施加巨大压力,或许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吧。

所以咱们说,特斯拉在中国的遭遇,绝对不是一个电动车那么简单的问题。

(石山角度)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石山角度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