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麦燕庭:打压新闻自由 香港推向专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28日讯】“港版国安法”实施后,香港首次因记者查册而被裁定罪成,引发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港台时事节目“铿锵集-7·21谁主真相”的编导蔡玉玲,因为查册车牌两项虚假陈述罪,本月22日被裁定罪名成立,罚款6,000元。听闻判决后蔡玉玲伤心落泪,她指裁决不是针对个人,而是整个新闻行业,并表示“不会因为这个案件放弃在新闻上的追求”。

首次记者因查册而被裁定罪成 外界发声谴责

本月(4月)22日案见裁定当天,逾30名记者及50名市民到庭旁听,当中包括外国领事,旁听席爆满。香港记者协会前主席麦燕庭4月23日接受本报《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表示,瑞典领事馆的职员就坐在她旁边,可见事件会损害人权的可能性极大,所以才派外交人员前来。

“结果非常之明显,大家都看到,裁决一出,欧盟先发声,跟着美国国务院,你都看到。其实因为整件事,我觉得这件事最重要的这个信息就是,这次是第一次记者因为查册这个正常的渠道而被检控,然后判罪。”

事件反映政府打压新闻自由 削弱传媒监察的角色

麦燕庭指,事件给香港社会以至国际社会一个非常清晰的信号,“就是你(政府)要打压新闻自由,你(政府)要削弱传媒监察的角色,以至大家以后可能更加要依赖你政府提供的信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自己可能很难做调查。”

2020年7月,港台电视部时事节目“铿锵集”播出有关2019年7月21日“反送中”运动期间发生在元朗的恐怖袭击案的调查报导,当中涉及当天出现过的汽车及车主与事件的关系。

蔡玉玲为了制作“7·21谁主真相”,通过查册车牌资料,追查“7·21”当天袭击案中接载白衣人的车主身份,并揭发了有怀疑手持委任证的便衣警察,在袭击事件发生前早已在元朗附近的街道徘徊,目睹大批白衣人手持武器聚集,却无任何行动。

参与这一期节目制作的蔡玉玲,同年11月被警方拘捕,并落案起诉。今年4月22日,主任裁判官徐绮薇裁定蔡玉玲两项罪名成立,罚款6,000元。

传媒非由监察对象批准是否去监察它

麦燕庭指,法官提议可以写信给运输处长征得其同意再行查册。“我心里想,就是我先不说时间了,第二就是你既然说那个法例是没有酌情权,那我写信给他和上网有什么分别呢?再说,如果我真的写信给他,那就是说我写不写故事?我写什么故事?要由运输处去批吗?但是很多时候官员才是调查报导记者的监察对象来的嘛。现在你叫监察对象去批你去不去监察他,多荒谬。”

“其实我们一直都是在起著监测作用。你想我们有什么特权?我们现在就是,我们有被告的特权,我们有被打压的特权。所以你就可以想像到,它那个为政者的心态是怎么样?他竟然觉得记者作为第四权去监察社会,是一种不应该去facilitate(加强)你们的特权。我们都是一头雾水,我们不是要求特权,我们只是要求你不要妨碍新闻自由。如果你一定要这样做的时候,你是把香港推向一个警察国家或者一个专制的社会,一个起点也好,终点也好,你其实是在做这件事情而已。”

调查报导针对的是权贵不想给市民知道的东西

蔡玉玲因查册而被裁定罪名成立,明显是收窄新闻自由。麦燕庭说:“现在你连这一步都停止的话,确实是会对这个调查报导有影响,而调查报导针对的,就是一些权贵不想给市民知道的东西。如果我们做不到这一步呢,监察社会的那个功能就会大大受影响,而新闻自由当然也会受影响。”

至于《大公报》记者“被告”,麦燕庭对此表示:“我不会觉得你罚了《大公报》的记者,我就会觉得很舒服、很开心,我们不是这么低的水平。就像小学生那样,他也有偷吃,我们不是这样。而是你这个做法本身是不对的,你不要想着去所谓的判罚一个《大公报》的记者,就可以掩盖悠悠众口,以为大家就会觉得没事了,不会的。这件事情给香港社会以至国际社会,一个非常清晰的信号,就是你要打压新闻自由,你要削弱传媒监察的角色,以至大家以后可能更加要依赖你政府提供的信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自己可能很难做调查。”

因一篇文章就被估计动机不良

近期,港府提出所谓为“假新闻”立法,其真实的目的是什么?麦燕庭质问,如果政府对一些其不喜欢听的报导,“就出来抹黑你,说你是假新闻啊,说你动机不良。就是你(政府)要猜我的心怎么想的?我都不敢猜警方在猜什么的时候,为什么你(政府)要因为我写一篇东西,你(政府)就要估计我动机不良呢?”

政府反过来以其过错来质疑别人的动机

麦燕庭说:“我们经常说,我们记者做事,是就是,非是非。我摆一个事实在你面前,但是这个事实摆出来之后,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看法,那就随便他们自己说喽,你不可以说你不可以这样想我,就等于它说《苹果日报》用它国家安全开放日那张照片,就是小孩在车厢里拿枪指着人,它就把它跟8·31那个太子站事件联想起来,就不对?就要质疑你的动机。你自己想不清楚,这样整个set up(设置)是会令人想起的,然后你就把你的过错全部放到我这里,然后来质疑我的动机。”

警开放日教人“以暴易暴” 本身就是错的

“第一我就会觉得,你自己思虑不周;第二甚至呢,其中一个可能性,我现在不知道,根本就是你,警方本身就是想灌输这种意识就是,你要被人知道,我们可以用8·31这样粗暴的手法来对付你,而且是用一种以暴易暴的形式去灌输到小孩子的意识中,这个才是我觉得最差的。我不会知道你这个警方,当初搞这个开放日,为什么不是教人守法,而是教人以暴易暴?这是个什么心态?这个本身就已经是不对的了。”

记者999跟踪频道被取消 改由警方提供 但资讯减少九成

港版国安法”下,香港的新闻自由不断下滑,记者的生存空间亦不断收窄。不过,麦燕庭相信,记者是不会放弃的,“就是不会说你们block(阻塞)了这条路,我们就会站在那不动?不会的。”

回顾过往十几二十年的历史,新闻的自由空间不断被改变,麦燕庭举例说:“最初,我印象中最大型的阻碍记者工作,就是没有了999机,以往我们可以听999的channel(频道),然后就会知道哪里有突发,哪里有什么案,甚至是一边听一边追踪,是可以追出整个过程的。

那后来警方就没有了,又说他们要数码化之类,然后就没有了。它自己发放信息给我们,那一筛就筛掉了,我们那时候计算过,筛走了九成多的资讯,只剩下几个百分比给你。”

虽然难度加大 但记者不会放弃

“当时我也知道,其实有不同的报馆有不同的做法,有些就尝试自己买机器回来继续追,这个效果不是太好。于是派人去大馆那里看,可能从过往把车放在交通最方便的地方,变成放在大馆或不同的警察局这样,加强联系。我们会想不同的方法去突破这些障碍。我们总是说,山不转人转。所以我觉得就算你放回现在这个情况呢,记者他仍然会用其它的方法去做,但是一定是比较难了。”

麦燕庭说:“因为如果我们要做呢,首先要去确认那个人,然后才可以继续开始。你想想现在查运输处就说你非法,公司注册处查就给你一点资料令到你很难去确认一个人。另外听说出生注册处有行家跟我说都已经是非常的困难了。”

怎可只管私隐却完全不理新闻自由和资讯自由呢?

政府其实在逐步收紧资讯,表面声称是保障市民的私隐,麦燕庭直言:“但是它忘记了,保障私隐是《基本法》其中一个责任,但是《基本法》也同时保障新闻自由的嘛,一个是27条,另外那个私隐是30条。你怎么可以只是藏起来一边,只管私隐,完全不理新闻自由,完全不理资讯自由呢?”

“所以我觉得基本上的最归根结底,最错,我觉得,它的立法原意,是它这些行政措施的做法,我觉得做法是非常的偏颇。对香港维持香港这个经济地位、资讯自由中心地位,是有损害的,是不利香港的长远利益。我觉得其实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香港政府你自己真的要去改变你的心,你不要想着就是要去所谓斩断传媒的手脚,让你做不了事情,然后你就变成乖乖地要听我说。就是你要改变这种心态,然后才会行。”

记者的特性就是遇难越难 让鬼祟的政权暴露于阳光中

香港需要蔡玉玲这样有良知的记者,她表示继续做新闻就是最好的回应。麦燕庭指,大部分记者都有这样的特性,就是遇难越难。

“你不要觉得拦着我一条路,我们就会停步或者甚至是退缩,我们只会去想想有什么办法可以突破这个障碍,或者绕过这些。”麦燕庭认为,这是记者应具备的条件。

“就是你有栏你就要去跨越它。你再说,难,难得过大陆?大陆也有那麽多记者在做事。我也回过大陆做事,我们也知道怎么样跟中宣部斗相处,怎么样绕过官员的限制去采访到要采访的人。就是你会比较难,但是不等于不可能。”

麦燕庭希望,新闻业者继续本着他们的天职,继续用不同的方法去履行这个天职,“作为这个社会的第四权,令到现在越来越鬼鬼祟祟的政权,要它暴露在阳光之中,更加不可以让权贵将他们的恶行藏在黑盒里面,在那里为所欲为,损害市民的利益。”

完整访问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撑珍珍成为Patreon会员: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订阅Youmaker :https://www.youmaker.com/c/PreciousDialogues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