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为什么封杀奥斯卡奖得主赵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4月25日,美国华裔导演赵婷执导的《无依之地》,获第93届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最佳影片奖、最佳女主角奖。赵婷成为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华裔女性第一人。

对海内外的中国人来说,这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是,赵婷却遭中共全网封杀。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TVB)52年来第一次不转播本届奥斯卡奖典礼。

这到底是为什么?

只因为赵婷讲过一句真话。2013年,赵婷接受美国媒体《电影人》杂志采访时说:“要从我小时候在中国说起,这是个充满谎言的地方。(It goes back to when I was a teenager in China, being in a place where there are lies everywhere.)”

这句话有错吗?没有。凡经历过中共建政72年来各种政治运动的人,只要良知尚存,都会认同这句话。限于篇幅,这里仅举一例。

彭德怀的一封信

1959年7月14日,在江西庐山,中共元帅、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国防部长彭德怀,给时任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写了一封信,就1958年毛发动的“大跃进运动”中出现的一些问题讲了真话。

什么是“大跃进运动”?简言之,就是“赶英超美”,“跑步进入共产主义”。

1958年4月,毛泽东提出“十五年赶上英国”。5月,毛提出“七年赶上英国,再加八年或者十年赶上美国”。6月,毛提出“两年超过英国”。

如何赶、超?在农业方面,中共提出“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之后,中共开始大放“高产卫星”。1958年8月13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发表文章,标题是《麻城建国一社出现天下第一田 早稻亩产三万六千九百多斤》。到9月,广西环江县红旗人民公社宣称,稻谷亩产十三万零四百三十五斤。

2011年的数据显示,中国早稻平均亩产379.8公斤(759.6斤)。

由此可见,上述中共党媒报导的数字与实际相差多远。这是瞪着眼睛说瞎话。但它却是中共最重要的报纸——中共中央机关报说的。《人民日报》带头,其它党媒一轰而上,假话、大话、空话满天飞。

与此同时,中共猛刮“共产风”、“浮夸风”、“生产瞎指挥风”、“强迫命令风”和“干部特殊化风”,导致极其严重的恶果,很多地方出现饿死人现象。

庐山会议前,彭德怀看了不少群众来信、军队内部的反映,亲自到安徽、湖南等省做过调研,看到的问题触目惊心,令他忧心忡忡。

彭德怀致毛的信第一段写道:“这次庐山会议是重要的。我在西北小组有几次插言,在小组会还没有讲完的一些意见,特写给你作参考。但我这个简单人类似张飞,确有其粗,而无其细。因此,是否有参考价值请斟酌。不妥之处,烦请指示。”

接下来的第一个小标题是:“甲、1958年大跃进的成绩是肯定无疑的”。这是顺着毛的想法写的。第二个小标题是:“乙、如何总结工作中的经验教训”。彭先写道:“1958年大跃进中所出现的一些缺点错误,有一些是难以避免的。”之后,讲了各种可以理解或谅解的主客观原因。这是给毛留面子。再之后,彭讲了两个问题:“1. 浮夸风气较普遍地滋长起来”;“2. 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使我们容易犯左的错误”。

彭的信全文,包括标点符号,共3,456个字。就是这样一封很诚恳的讲真话的信,仅因为讲了两个问题,竟然引起毛泽东雷霆大怒。毛发动全体与会者“深揭猛批”彭德怀,以及赞成彭的意见的时任中央军委总参谋长黄克诚、外交部副部长张闻天、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并将彭、黄、张、周打成“反党集团”。

1959年8月16日,中共八届八中全会通过《关于以彭德怀为首的反党集团的决议》。决议指出:“八届八中全会揭发出来的大量事实,包括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等所承认和他们的同谋者、追随者所揭发的事实,证明以彭德怀为首的反党集团在庐山会议期间和庐山会议以前的活动,是有目的、有准备、有计划、有组织的活动。”

决议称,彭德怀是“伪君子、野心家、阴谋家”,以彭为首的“反党集团”的错误,“是具有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性质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错误”。

八届八中全会还做出《为保卫党的总路线,反对右倾机会主义而斗争》的决议。决议指出:“右倾机会主义已经成为当前党内的主要危险。”“击退右倾机会主义的进攻,已经成为党的当前的主要战斗任务。”“全体党员,首先是中央和省、市、自治区两级的领导干部和人民解放军的全体将领,必须在反对右倾机会主义的斗争中站稳立场,划清思想界限。”

八届八中全会的后果有二:一是导致三千六百多万人被活活饿死(1),制造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场大饥荒;二是365万党员领导干部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2),遭受各种迫害。

然而,当历史的指针走到1978年12月24日时,中共中央对彭德怀的说法全变了。

当天,中共在北京召开“彭德怀元帅的平反昭雪追悼大会”。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邓小平致悼词。邓小平说,彭德怀“是我党的优秀党员、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我们党、国家和军队的杰出领导人”,“国内和国际著名的军事家和政治家”。

根据1978年邓小平悼词对彭德怀的评价,1959年庐山会议上,当毛泽东决定打倒彭德怀之后,出席中共八届八中全会的75名中央委员、74名候补中央委员,在对待彭德怀的问题上,全都说了假话,包括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国家主席刘少奇,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朱德、林彪、刘伯承、贺龙、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等七名中共元帅,肖华等31名中共上将。在毛的高压下,被打倒的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等,也违心地说了假话。

黄克诚后来反思说:“违心地做检查,违心地同意‘决议草案’,这才是我在庐山会议上真正的错误,这使我后来一想起来就非常痛苦,因为这件事对我国历史发展的影响巨大深远。”

庐山会议后,全中国人民都必须根据中共八届八中全会定的调,批判以彭德怀为首的反党集团,反击右倾机会主义路线,都必须跟着党中央一起讲假话。

从1959年8月到1978年12月,中共所有宣传工具,在对待彭德怀的问题上,发表了成千上万篇讲假话的文章。

假话继续祸害全中国

1959年8月16日,毛泽东在庐山写了《机关枪迫击炮的来历及其它》。毛写道:“庐山出现这一场斗争,是一场阶级斗争,是过去十年社会主义革命过程中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两大对抗阶级的生死斗争的继续。在中国,在我党,这一类斗争,看来还得斗下去,至少还要斗二十年,可能要斗半个世纪。”“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的哲学。”

到1962年,全国饿死几千万人,甚至出现人吃人的惨剧。1962年1月到2月间,中共不得不在北京召开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又称“七千人大会”,讨论大跃进运动中的问题,毛泽东假装做了自我批评,退居二线,由刘少奇等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刘少奇等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总算使大饥荒带来的困局有所缓解。

但是,到1962年9月24日,毛泽东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又制造了一个“习仲勋反党集团案”,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习仲勋等打倒。毛说:“从现在起,以后要年年讲阶级斗争,月月讲,开大会讲,党代会要讲,开一次会要讲一次。”

直到1976年9月9日毛泽东去世,毛又大搞阶级斗争14年,制造了一批又一批“反党集团”。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共开始平反冤假错案。到今天,中共建政以来打倒的“反党集团”,几乎都平反了。没有被平反的,仅剩一个“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一个“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

高岗现在已被中共称为“同志”。客观事实是:高、饶反党联盟根本不存在。林彪是被写进中共党章的接班人,他为什么要反党?毛泽东的妻子江青说:“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江青干的大坏事,都是毛让她干的,她为什么要反党?

但是,当中共发动批判这些“反党集团”时,要求全体党员,实际上,是要求全中国人民,都必须“跟党中央保持一致”,都必须跟着批判,跟着说假话。

庐山会议后,中共党内就很少人敢讲真话了。经历无数次批判“反党集团”之后,中共将诺大一个中国变成一个谎言大国。

1977年底,胡耀邦担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后,负责平反冤假错案。在此过程中,胡深入了解了许多中共高层黑得不能再黑的黑幕。

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回忆说,1979年2月,他还是一个刚刚冒头的青年作家,被请到北京参加文革后的第一次全国长篇小说座谈会。一天下午,忽然接到通知,与会代表到中共中央礼堂听胡耀邦作报告。

胡耀邦在台上讲演时,走来走去,拍桌子打板凳,使他感到非常激动人心。讲着讲着,胡耀邦突然说了一句话:“要是让人民知道了我们共产党的历史,人民就要起来推翻我们了。”

为什么?在毛泽东发动的几十场血腥残暴的政治运动中,上至毛泽东,下至各级党员领导干部,讲了无数假话,整了无数人,害了无数人。

文革后的一首诗

1979年第三期《诗刊》发表了北岛的一首诗《回答》。诗中写道: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冰川纪过去了,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好望角发现了,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为了在审判之前,宣读那些被判决了的声音:告诉你吧,世界,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我不相信雷的回声;我不相信梦是假的,我不相信死无报应。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新的转机和闪闪的星斗,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其中一句“我不相信”,代表了经历过文革的一代青年人的真实心声。那时,谎言充斥全中国的每一个角落,几乎人人都在讲假话。

文革结束后,回首往昔,很多人都很迷茫,不知道该相信谁。因为那荒唐的年代里,所谓最好的朋友,可能就是在最关键时刻出卖你的那个人。

中共封杀赵婷说明了什么?

第一,中共不打自招。今年是中共成立100年,100年来,中共说了太多太多的假话。

第二,中共讲假话的背后是什么?是“恶”与“斗”。中共“与天、地、人斗”100年,做了太多太多的坏事,中共要掩盖。

第三,谁讲真话打击谁。1959年中共整彭德怀,1962年中共整习仲勋,2021年中共封杀赵婷,都是不许讲真话。

2020年1月1日,中共封杀八位医生对大瘟疫的预警,结果导致大瘟疫从武汉蔓延全中国、全世界。至2021年4月27日,全球192个国家,1.48亿人感染,313万人死亡。这是中共不许讲真话给全人类带来的一场大灾难。这笔账,全世界人民肯定会找中共算的。

2021年4月25日,中共封杀讲真话的赵婷,就是想继续欺骗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

但是,经历中共无数次欺骗的人,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觉醒得越来越多。中共对赵婷的封杀,最后必将反作用于中共。最终,中共将在自欺欺人中走向灭亡。

注释:

(1)前新华社记者、《炎黄春秋》杂志社总编辑杨继绳,经过多年研究,写成《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一书。该书被认为是有关大饥荒最详实和最权威的记录之一。杨继绳综合各种数据后认为,1958年到1962年,中国饿死3,600万人。

(2)贾章旺的《毛泽东领导下的新中国十七年(下卷)》写道:“据1962年甄别平反时统计,被重点批判对象和被划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党员领导干部达365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