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中共向网络金融大开刀挖背后人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4月29日,新华社继续宣传习近平在广西的考察,报导称习近平4月26日在柳工集团说,“加强党对国有企业的全面领导”;在广西善元食品有限公司又说,“民营企业发挥着重要作用。民营企业灵活,敢于闯”,要“给予支持”、“给予指导”,“希望民营企业放心大胆发展”。

习近平对国有企业、民营企业都要抓在手里。马云的蚂蚁集团被天价罚款后,马化腾的腾讯集团似乎又成了风口浪尖。然而,中共实际的动作要大得多,4月29日,新华社报导《金融管理部门联合约谈部分从事金融业务的网络平台企业》 。中共加快修理这些民营金融企业的背后,应该不只是要收编民营企业,也不是什么执法、合规,更可能是想挖出这些企业的后台人物,实际拉开了新一轮内斗的序幕。

新华社的报导再次打着“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幌子,称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金融管理部门约谈了腾讯、度小满金融、京东金融、字节跳动、美团金融、滴滴金融、陆金所、天星数科、360数科、新浪金融、苏宁金融、国美金融、携程金融等13家网络平台企业实际控制人或代表。

在中国大陆,这13家企业能安然从事网络金融业务,应该不是单纯的民营企业,背后势必有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官员开绿灯,否则根本别想涉足金融领域。不管是某个中央官员发话,还是某个地方官员作梗,都随时可以掐掉这些企业的生财之道。这13家网络金融企业的背后,都应该有大大小小的中共官员扶持、护航,甚至台前的人不过就是白手套,不然这些企业早就夭折了。

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金融管理部门,一直都能决定这13家企业的生死;不过,这几家金融管理部门却一直没有动用手中的权力,可见上下都心照不宣,很可能哪家企业的背后金主是谁,各自都早就心中有数,谁也不想轻易碰。当然,这些部门的内部官员或许也早就利益均霑,更不可能动。

马云被首先开刀后,很快露出了背后江曾集团的影子,江泽民孙子江志成的“博裕资本”,原是阿里巴巴的股东之一,闻风后立即把部分业务从香港转移到了新加坡,中共权斗开始涉入了更庞大的资金和财产控制权的争夺。

如今,中共现任高层连串失误导致了内外交困,深感面临着党内的种种质疑。习近平不但不愿认错,还准备在20大连任,应该急需把更多官员的把柄抓到手里,既可平息质疑的声音,又可为连任铺路。于是,金融监管部门被下令出场了。

假如真为了“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金融管理部门早就该认真执法,实际一直毫无动作,直到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才忽然联合出动,自然得到了高层的命令。

按照新华社的报导,金融管理部门很会为自己打圆场,称“网络平台企业在提升金融服务效率和金融体系普惠性、降低交易成本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发展的总体态势是好的”,“但同时也普遍存在无牌或超许可范围从事金融业务、公司治理机制不健全、监管套利、不公平竞争、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等严重违规问题”。

这么多严重的问题,还“普遍存在无牌或超许可范围从事金融业务”,金融部门竟然一直不闻不问,还能评价为“发展的总体态势是好的”,如此自相矛盾的话,实际显示了此次约谈的不寻常。

新华社报导称,此次约谈的网络平台企业,“具有综合经营特征且业务规模较大、在行业内有重要影响力、暴露的问题也较为典型,必须率先严肃纠正”,并称“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网络平台企业的规范健康持续发展,对加强平台企业金融监管、规范平台经济竞争秩序等作出了一系列重要部署,提出了明确要求”。

可见,金融管理部门确实接到了中共高层的直接命令,而且还有“明确要求”,才不得不出面执法。报导提出了七大整改要求,包括“全部纳入金融监管,金融业务必须持牌经营”等;并称“一视同仁对各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零容忍’”。

金融管理部门一直容忍了普遍存在的“无牌或超许可范围从事金融业务”,显然也一直没有“一视同仁”,如今却忽然变成了“零容忍”,来自高层的压力实在够大。

被约谈的企业应该没有选择,前台的法人或代表只能表示接受整改,如果有巨额罚款,估计也得花钱免灾。背后的金主官员们,大多数应该很知趣地赶紧向高层表忠心,甚至不得不与相关企业切割;敢于继续捉迷藏甚至变相对抗的,估计免不了成为反腐的对象。又一场紧锣密鼓的中共内部清洗登场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