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加等应对抗中共制裁澳大利亚

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说到应对中共,盟国真的不应该把自己人甩在一旁。但是现实却恰恰相反。

中共在(2020年)10月份禁止了澳大利亚的煤炭出口。在接下来的5个月里,这些出口量从每月三百多万吨降至零。根据中国海关的数据显示,中国部分煤炭进口被美国生产商消化了。他们的销量从当月的零吨左右增加到3月的66.3万吨。

中共从美国增加煤炭进口是一石二鸟。首先,他们惩罚了澳大利亚,因为澳洲拒绝了华为(很大程度澳洲是应美国的要求而这样做的)。其次,根据前总统唐纳德·川普2020年1月的(中美)一期贸易协议,中共从2020年至2021年需要再购买524亿美元美国能源,而进口美国煤炭帮助中共履行了这项义务。

川普在贸易协议中把美国放在第一位,却忽视了美国的盟友,因为中共的惩罚性关税反过来又像北京犁上的牛一样压在盟国肩上,使他们受苦受难,并把他们推向中共喜欢的方向。盟国丧失了在美国眼中的优先权。

4月28日,日本成为最新批准北京《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缩写为RCEP)的国家,该伙伴关系不包括美国。所有东南亚国家联盟,即东盟(菲律宾、越南、缅甸、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老挝、柬埔寨和泰国),以及韩国、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也正在加入RCEP。该协议是朝北京在亚洲霸权梦想迈出的又一步,这将把美国的军事基地和贸易完全赶出该地区。

2021年3月12日,乔·拜登总统(左)与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左二)在华盛顿白宫国家餐厅与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的“四方安全对话(Quad)”联盟成员进行了在线会晤。(Olivier Douliery/AFP via Getty Images)

加拿大也从澳大利亚的损失中获益。从2020到2021年,这个寒冷的国家向中国出口了220万吨大麦。根据加拿大谷物委员会(Canadian Grain Commission)的数据,2019年和2020年的出口增长了一倍多。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对华未磨大麦出口收入损失了约15%(9000万澳元)。为什么?因为5月份中共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了80.5%的“反倾销”税。

我们可以肯定,澳大利亚大麦和煤炭生产商正在向他们在堪培拉的民选代表大声疾呼救命(那些由纳税人奉养的议员会听的)。他们会向议员们提出北京希望他们提出的要求。澳大利亚必须屈服于中国共产党的愿望清单:邀请华为加入澳大利亚信息网络;别再对台湾友好;停止抱怨对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停止通过在南中国海等地的联合海军行动来鼓励美国。换句话说,不要再做澳大利亚人了。

北京将这些煤炭用于为其工业提供动力,建设军队,并欺凌亚洲人、太平洋岛民、澳大利亚人和新西兰人。更不用说燃煤造成的灾难性的世界污染和环境衰退。然而,除了迫使澳大利亚向北京叩头之外,我们还有更好的选项。

像美国和加拿大这样的盟国,不应该把澳大利亚扔到中共的轮胎下,而应该支持所有的出口商,无论他们国籍如何,只要他们受到北京的制裁。

这三个国家的政府,以及日本、韩国、德国、巴西、越南和马来西亚等其它对华大型盟国出口国,应成立由政府支持的出口商联盟,保证在出口产品因北京制裁而受到影响时购买这些产品。这相当于出口商抵御中共贸易发脾气的官方保险。它可以通过在经济好的时候对出口到中国的小额国际税来自筹资金。这将是一个国际卖家合作,迫使北京成为一个理智的国际公民,而不是一个奢望霸权的国家。而这个做法也不会伤害纳税人。

例如,下次中共制裁澳大利亚大麦生产商时,出口联合会将努力以与中共相同或更高的价格寻找替代市场。如果做不到,联合会将保证直接购买大麦,或给予麦农补贴。

2007年11月12日,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格伦费尔(Grenfell, New South Wales)大麦收获。(Greg Wood/Getty Images)

这将消除北京对我们民主政府的影响。这些大麦生产商将不再处于一种困境,即要求澳大利亚政府改变对北京的政策,以确保大麦的销售。

解救大麦!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2008年)政府学博士学位。他是《政治风险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尔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负责人,并在北美、欧洲和亚洲进行过广泛的研究。他创作了《权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并编辑了《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China’s Ban on Australian Exports Requires a Unified Response by Allies, Especially the US and Canada”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