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中共暗布战局?布林肯连发警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07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纵横》,我是扶摇。今天是2021年5月6日,星期四。

今天关注的焦点:直指中共,布林肯连发警告;恢复太平洋小岛上的机场,北京意欲何为;争夺北冰洋?中共自称是“近北极国家”引警惕;北京暂停中澳战略经济对话,喉舌叫嚣;暗中使绊!在印度华裔回国无门;港府判首宗纪念“六四”罪,被批心虚。

直指中共 布林肯连发警告

我们首先来关注,对于中共,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连发了两个最新警告。

这第一个警告是给中共的。日前,布林肯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访问时谈到台湾问题。他表示,很多年来,美国政府一直有效执行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六项保证》,美国在管理和台湾的关系上也一直做得很好。

但是,非常令人感到困扰和担忧的是,北京看起来正采取不同的方法,采取更加激进的行为。布林肯说,“我们致力于确保台湾拥有捍卫自己的方式。这项承诺不会消失。”

他还强调说,“我认为任何人试图强行(通过武力)破坏现有现状,将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

与此同时,布林肯也向欧美各国发出了警告,提醒要小心中方投资。

5月6日,英国广播公司(BBC)播出对布林肯的专访。访问中的一个问题是:西方国家是否该撤下来自中国的投资。

布林肯首先澄清说,美国并没有试图阻挡中国或者是加以遏制,但是,欧美国家希望维护二战之后所形成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他接着指出,“我们必须要非常注意(very careful)这种投资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如果是投资于战略性产业、战略性资产,那么各国就需要非常谨慎了。”

其实,警惕中共投资的早已不止美国了。几十年来,中共一边享受全球化带来的好处,一边不遵守承诺、破坏国际秩序,直到如今被视为是全球稳定的威胁。

恢复太平洋小岛上的机场 北京意欲何为?

近日,中共在太平洋一个小岛上的动作就引发关注。

据路透社5日爆出的独家消息,中共已经制定计划,要修复太平洋岛国基里巴斯的一处简易机场和桥梁。这个机场曾是二战期间驻扎军用飞机的基地,位于该国一个叫作坎顿(Kanton)的小岛上。

目前,这个计划还没被官方公开,基里巴斯的反对党议员蓝黛西(Tessie Lambourne)对路透社表示,她对这个项目感到关切,并希望知道它是不是中共“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

她还说,“除了跑道和桥梁修复的可行性研究之外,政府没有分享成本和其它细节。”“反对党将在适当时候从政府寻求获得更多信息。”

北京当局为什么要跑到太平洋的小岛上,修复一个废弃机场呢?截至目前,基里巴斯总统办公室和中共外交部都没有回复媒体的询问。但是外界可以得知的是,那里非常具有战略意义。

首先,基里巴斯虽然只有12万人口,但它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横跨四个半球的国家,控制着全球最大的专属经济海域之一,覆盖超过350万平方公里的太平洋。

其次,机场所在的坎顿岛位于夏威夷美军基地西南方3,000公里,在坎顿岛的任何重大建设,都将为中共提供一个据点,使其深入二战以来,一直与美国及其盟国紧密站在一起的地区。

所以,这件事就变得非常敏感。一位太平洋各国政府的顾问甚至表示,“这座岛屿将成为一艘固定的航空母舰。”

争夺北冰洋?中共自称“近北极国家”引警惕

除此之外,北京当局对北冰洋地区的一些“奇怪投资”也引发国际社会警惕。

今年4月,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发布一份报告,指中共在北冰洋地区的一些经济活动明显没有经济利益可言,背后可能有战略目标和双重目的。

比如,一名前中共宣传官员以建设高尔夫球场为名,在冰岛购买了250平方公里的土地,但是当地并不具备高尔夫运动的气候条件。中国的商业公司还试图购买格陵兰岛的旧海军基地,以及瑞典的一个潜艇基地。

此外,中共近年来还一直力推自己是“近北极国家”。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就在今年1月打脸这种说法。他当时发推文说,中国远在北极900英里以外,想成为“近北极国家”是共产主义幻想。蓬佩奥还警告,如果北极地区要发展,必须首先关注来自俄罗斯和中共的威胁。

5月5日,美国国务院北冰洋地区协调员德哈特(James P. DeHart)也在一个研讨会上表示,“我们已经看到,北京在世界很多地方开展的项目缺乏可持续性、透明度,助长当地的腐败,以及没有兑现对当地的种种承诺等等。”

北京暂停中澳战略经济对话 喉舌叫嚣

中共给自己打造了如此恶劣的形象,各国在和它打交道的时候真得像布林肯说的,要“非常注意”了。那么接下来,美国自己很快就要面对这个问题。

周三(5日),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在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举办的一场线上活动中说,她还没有和刘鹤或其他中共高官正式联系,但预计“近期内”就会这么做,来评估中共履行“第一阶段”美中贸易协议的表现。刘鹤是第一阶段协议的中方协商代表。

对此,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周四的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中美经贸合作的本质是互利共赢的”,对于双方在经贸关系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应当本着相互尊重、平等协商的精神妥善加以解决”。

说是要“共赢”,但不少朋友可能都还记得,美国前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在去年提醒商界说,中共口中的双赢,就是他们连赢两次。如果要求中共切实遵循平等透明的贸易方式,不夹带私货,估计它就不干了。我们可以来看看澳洲的例子。

从去年5月起,中共先后对澳洲的大麦、葡萄酒加征关税,之后甚至要求能源企业和钢铁厂停止进口澳洲煤炭。外界普遍认为,中共是用贸易对澳洲采取报复行为,以回应澳洲禁止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订立反外国干预法案,以及呼吁国际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源头展开独立调查。

中共的做法,是汪文斌口中的“相互尊重、平等协商”吗?

不仅如此,5月6日,中共国家发改委在官网发布声明,宣布即日起无限期暂停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下的一切活动。

声明还称,这么做的原因是,澳洲联邦政府某些人士近期“基于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推出系列干扰破坏两国正常交流合作的举措”。

多家外媒指出,中共此举是反击澳洲在4月取消了维多利亚州与其签订的“一带一路”协议,并着手审查一家中企在澳洲北部港口的99年租约。

但澳洲明确表示,废除“一带一路”协议,是因为这对该国没有任何益处;而中企租借港口或涉及国家安全问题。如果中共觉得澳洲做法不妥,本可以就事论事反驳,来解决问题。为什么要制造新问题,让两国关系更僵呢?

不仅如此,中共发改委发布声明后,喉舌媒体立即出来叫嚣。

《环球时报》旗下的微信公众号“补壹刀”发了一篇文章,题目叫“中国今天这记重锤 会打趴澳大利亚吗?”文章声称,暂停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活动是“来而不往非礼也”,中澳“根本不在一个重量级别上”,澳洲“跳起来也打不到中国(中共)的膝盖”,中方“警示一下就能让澳伤筋动骨”。

文章还称,“暂停”双方活动而非“取消”,就是一种“警告”,警告澳方:“我们还有很多牌可以打,澳不要自己太把自己当回事,不要自绝后路。”

不知道大家听了有什么感想,还会觉得中共是个正常的“贸易伙伴”吗?

暗中使绊!在印度华裔回国无门

中共对外尚且如此,对自己的国民就更不用说了。

据中央社6日消息,目前,在印度的中国公民已经没办法回国了,因为当地疫情持续升温,所以中共驻印大使馆在暗中使绊子,阻止他们回去。

在印度科技制造领域工作的张先生披露,他原本安排了假期回国,一方面也想躲避这波严重的疫情。现在,多数印度城市采取较严格的人员流动管制措施,必须上网申请e-Pass通行证才能搭车出门。张先生也去申请,却被拒绝了。经询问,他得知办理需要公司出具休假回国等证明,但他再次递交相关文件后,申请还是被拒。

张先生说,经多方打听,他才知道是中共驻印度大使馆已通知印方,中共暂时不让中国公民回国,要求印方别发放通行证,这样他们就无法到机场搭机。

张先生对中共这种偷偷摸摸禁止公民返国的行为,感到非常愤怒。

还有一名在印度工作的台湾公民说,他有个中国大陆同事,之前被中共洗脑洗得非常“爱国”,这个人想回国也被阻止了,气得他开始大骂中共,令周围的人非常惊讶。

4月30日,中共驻印度大使孙卫东接受环球网专访时宣称,在印度的中资企业员工、留学生、华侨都和使馆保持紧密联系,使馆还提供专家,指导建议和发放防疫物资。

这些宣传话语和当地华人讲述的亲身经历,真是有着天壤之别。

此外,中央社记者在6日上午试图联系新德里的中共大使馆,但包括媒体、领事等部门的电话都无人接听。也就是当中国公民有紧急危难时,将求助无门。

港府判首宗纪念六四罪 被批心虚

中共治下,大陆老百姓的基本权利早就被剥夺了,而香港在强制通过“国安法”后,民众原本享有的民主自由也正迅速消失。

周四(6日),香港一区域法院就去年“六四”烛光晚会的所谓“非法集结案”判刑,判处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入狱10个月,与其它案件刑罚分期执行、专上学生联会前副秘书长岑敖晖被判6个月,另外两名女生袁嘉蔚和梁凯晴各判4个月。

综合媒体报导,国安法指定法官陈广池在判刑时称,被告明知集会未经批准,是故意及有预谋,是公然犯法,必须判处“阻吓性刑罚”,以反映案件的严重性,还要“以儆效尤”,避免其他人效法。

宣判期间,有旁听的人站起大喊“Objection!(反对!)”,法官警告该人会被控“藐视法庭”,如果继续吵闹,就让法庭保安抄下个人资料。

过去30年,每到“六四”纪念日,香港人都会在维多利亚公园点起烛光,提醒世人毋忘当年的惨案。这是华人社会最大型、人数最多、维持时间最长的“六四”纪念活动,也是香港民主自由的试金石。

但是,去年港警以疫情为由,首度反对集会。最终成千上万香港市民自发到维园燃烛光,港警之后“秋后算账”,拘捕及起诉24名民主派人士。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批评法庭发出错误讯息,令公众不敢参加集会,并透露今年“六四”集会申请还没有进展。她说,就算申请被拒,仍希望香港市民坚持用各种方式悼念“六四”。

“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之一的张先玲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因为这个(纪念‘六四’集会)而把这些人判刑的话,只能引起大家更多的愤慨。……只能说明政权自己的心虚。”

作为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一员,张先玲说自己一直对坚持悼念“六四”的港人心存感激,认为这是香港民众对死难者的怀念,也是对中共杀人罪行的谴责。她还说,无论当局是否禁止“六四”烛光晚会,相信人们心中的烛光永远不会熄灭。

好的,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下期节目,我们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文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