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步马云后尘 美团创始人王兴麻烦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11日讯】 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5月10日晚上6:30,北京时间5月11日。欢迎收看我们的节目,我是Sydney,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步马云后尘,美团创始人王兴因言获罪,写一首“反诗”被质疑嘲笑习近平,公司股价暴跌、本人遭约谈;中共军事科学家曾研究SARS病毒武器化,《环球时报》洗地,越洗越黑。

Sydney:继马云直言批评当局管理混乱、遭到近半年的清算之后,美团创始人王兴日前因一首讽刺秦朝暴政的古诗,被小粉红扣上了“反诗”的帽子,周一美团股票暴跌超过10%,单日市值蒸发1,500亿港元,更遭上海市消保委约谈。大陆商界人士越来越感到当局风声鹤唳的阵势了。

秦鹏:中共军事科学家日前被多国外媒报导,曾经在文件里提到如何将SRAS病毒武器化,舆论哗然。中共《人民日报》旗下的小报《环球时报》出来洗地,称那只是理论研究。不过,越来越多的证据却表明,中共军方和武汉病毒所难逃其咎。

王兴写诗讽刺习近平?美团市值蒸发千亿

Sydney:继马云被整肃、阿里巴巴及蚂蚁集团被重罚之后,大陆外卖平台龙头美团也遭到“反垄断调查”。美团CEO王兴,5月6日在社交媒体转发一首“反诗”,谈及朝代兴亡,随后被约谈。

周一(5月10日),上海市消费者保护协会,在微信公众号发文称,当日约谈了中国外卖平台龙头企业美团,指出美团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方面存在突出问题,包括:一是取消订单引发的退款问题;二是订送餐、生鲜蔬菜配送不履约问题;三是页面误导消费者的问题。

上海消费者保护协会还要求美团在平台经营过程中,要摒弃唯流量思维,要从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角度,真正落实平台主题责任。美团表示,公司将根据上海市消保委的要求,进行自查与整肃,并于近日向消保委递交整改报告。

秦鹏:了解大陆的朋友可能都知道,美团是大陆外卖龙头,现在业务全面涉足餐饮、打车、共享单车、酒店旅游、休闲娱乐等领域。2018年9月20日在香港上市,市值一度成为仅次于腾讯和阿里的第三大网际网络企业。

不过,今年以来,美团和阿里一样开始倍受煎熬,继阿里巴巴被重罚182.28亿之后,中共当局宣布4月26日对美团进行“反垄断调查”。而美团股价也从460港币的高点一路下跌,幅度高达33%。因为美团是第二家被中共当局点名调查“二选一”行为的网络平台公司,也可能面临巨额罚款。

Sydney:确实。就在周一,5月10上海市消费者协会约谈美团的当天,美团股价暴跌8%,单日市值蒸发1,500亿港元。美团已从今年高点股价暴跌了40%多,从高点市值蒸发1.2万亿港元,目前市值15,724亿港元,2,000亿美元市值也岌岌可危。

秦鹏:尽管美团这一段时间的暴跌,和美团继阿里巴巴、腾讯之后被列入“反垄断调查”名单有关,但是外界还是更关注美团创始人5月6日晚上的一首诗,认为这和美团事件进一步发酵有关。

这首诗,是王兴在他自己创办的社交媒体“饭否”上,转录的唐朝诗人章碣的《焚书坑》:“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Sydney:这首诗的大意是说:“焚书的烟雾刚刚散尽,秦始皇的帝业也随之灭亡,函谷关和黄河天险,也锁守不住始皇的故国旧居。

焚书坑的灰烬还没冷却,山东群雄已揭竿起义,起义军领袖刘邦和项羽,原来都不读书!”

这首诗作者是针对秦始皇的焚书坑儒,说他虽然试图用焚书的蛮横手段来愚化民众,依仗武力维持他的万世基业,但是最后却事与愿违。

这首诗的题目,“焚书坑”传说是当年下令焚书的一个洞穴,旧址在现在陕西省临潼县东南的骊山上。作者章碣可能是到过那里,感慨之余,便写了这首诗。

秦鹏:可能是当前的中国大陆局势太过敏感,也可能是这首诗本来就是影射一个残暴的政权靠箝制百姓之口延续统治,结果却依然灭亡,和当前的互联网删贴、压制各种声音太相似。所以,有人就说,王兴转发的这首诗是“反诗”,还说“马云演讲,王兴写诗”都是祸从口出。

有一个财经博主还在微博上有点玄乎地评论说:“前有马云演讲,后有王兴抄诗,辛丑年三刑齐冲,四库齐发,人生巅峯尽头已到,自然祸从口出,他的生辰看后面还有五年背运。时也命也,今年是很多人的转折之年。”

Sydney:这首诗在网上引起了热议,王兴随后删除,并且还解释说,他是对美团的商业竞争反思。

诗中提到,推翻秦朝的项羽和刘邦,都是没读过书的人。他说,这给他提了个醒,最危险的对手往往不是自己预料的那些。

他举例,这些年阿里一直盯着京东,最后确实拼多多斜刺里杀出了,用户数一度超过淘宝。同理,美团外卖最大的对手看起来是“饿了么”,但更可能是自己还没关注到的公司和模式。

但是,看起来网友不买账,有网友回应说,“王兴的意思是,饿了么也一直盯着美团,结果是阿里被罚了,王兴在一阵酸爽的同时就从自己的敌人的处境意识到了自己和敌人的共同处境,我们互相以为要搞死对方,其实随时有人能搞死我们。暗指共产党社会主义制度。”

秦鹏:网友们也替美团和王兴捏着一把汗,网友“外汇交易员”就在推特上评论说:“王兴启动保命模式,此地无银解释‘反诗’。美团股东们被吓出一身冷汗,幸亏这两天休市。”

也有人说:“前有马云试讲,后有王兴写诗……美团股东是不是要瑟瑟发抖了。”

也正因为有了前面这一段突发的故事,周一,美团暴跌之后,很多人认为这和王兴的诗有了联系。

Sydney:王兴的诗引起关注之后,美团官方也出来解释王兴贴文的意思:“发(贴文)的原因并非外界解读如此,贴子含意是提醒公司要时刻保持对于创新的追求”。

秦鹏,你认为王兴有没有讽刺中共当局呢?

秦鹏:重要的是不读书的那些中共官员怎么看,而不是王兴怎么想。在当前的大环境下,网络上认为有,那就是有,美团和王兴接下去的日子不好过。

美团近期也是麻烦连连

Sydney:美团这一阵也是麻烦连连。广东餐饮协会此前发布了一个联名交涉函,炮轰王兴的美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疫情期间佣金不降反增,不顾“复工复产”大局。接下来的几天,继续有官媒点名批评美团,说“将全行业链条的明天紧紧攥在自家手心,这种做法既不厚道也不明智”。

而之前,也有媒体报导,一般商家入驻美团都要签订一份协议,协议涉及的内容包括:“签独家合作,佣金抽成是18%,不签就是23%”、“签独家后,再入驻饿了么就拉黑”。这是要强制商户“二选一”。之前阿里巴巴就是因为“二选一”被天价罚款。

那是不是,中共当局的反垄断也是有道理的呢?

秦鹏:在中国很多商业不规范,创新平台企业有一些违规的做法,我觉得可以处罚,应该要求改变。但是,这里面有一个一碗水端平问题,也有一个正确的解决方法的问题,第一,中共的国企要不要反垄断?不能只反民企吧?

Sydney:除了市场监管的压力,外卖骑手的权益保障问题也将美团推向舆论的焦点。因为美团1,000万名外卖骑手都是外包性质,美团只需要承担一定的服务费和每天3元的人均保险费。所以这点也让美团遭受批评。

秦鹏:一个外卖骑手没有谈判能力,面对资方,国际社会一般是建立独立工会来保障,但是中共当局自己从煽动工人、农民造反起家,所以不允许有独立工会,这样骑手就处于弱势地位。所以,这种事情应该问责中共当局,但是,我们也看到,长期关注外送骑手权益保护的“北京外送骑士联盟”盟主陈国江2月被捕了。

Sydney:是,他2月被北京警方带走,原因不详,后来隔了将近一个月,家人才收到刑事拘留通知书,说他涉嫌“寻衅滋事罪”被拘留。上月初,收到正式逮捕的通知书。

陈国江2019年组建“外送江湖骑士联盟”微信群,规模越来越大。在群里,他帮助骑手解决交通纠纷、提供法律援助等,还多次组织罢工。今年黄历新年期间,陈国江发布一个短视频,揭露了外送平台给骑手超额配送量的压榨行为,结果遭到中共当局打压。他被捕后,网络一度出现大量寻找陈国江的声音,但迅速被当局封杀。

如果中共当局真的关心骑手,是不是应该释放陈国江,或一开始就不该因此打压他啊?

秦鹏:是。中共长期保护纵容资本方,联合盘剥劳动者,所以,才有了中国普遍的低收入、低福利,这实际上也是中共建立“世界工厂”的根本取胜之道。要想让企业负担更多的员工福利,我觉得也可以,但是同时应该压缩政府的开支,降低企业负担,不能让政府只充当一次次出事后的裁判者,它也应该被监督和处罚。否则,中国现在民众处境不会有根本的改善。

Sydney:中共从一个问题的制造者,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裁判者。却骗普通老百姓当看客,还叫好。

秦鹏:是。我们这一阵谈了很多关于马云、马化腾的事,今天又谈了美团王兴的经历,很多人都清楚了,这些企业家其实也是被党养大的韭菜,现在也在被收割。

Sydney:这几天,北京市有一个提法,说北京要发展好,就要“舍弃白菜帮子,精选菜心”。在推特上,让很多人想起当年在寒风中被驱赶的所谓“低端人口”,很多人说,原来低端人口就是中共当局嘴里的白菜帮子啊。

秦鹏:是,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老师说,类似王兴马云这样的非低端人口也不过是韭菜叶子。而中央党校教授蔡霞说:“在这党眼里,‘人’只是实现他们计划目标的工具。计划经济时期,人被‘物化’,宣传做党的驯服工具,一块砖,螺丝钉;半市场经济体制以来,人分等‘高端低端’,北京寒冬夜驱赶‘低端人口’,现在又有了新名称:‘白菜帮子’‘白菜心’,留‘白菜心’,扔‘白菜帮子’。”

《环球时报》辟谣SARS武器化 越描越黑

Sydney:这几天,国际上有一个关于中国的新闻,让舆论震惊,也还在继续发酵。多家媒体报导,中共军方科学家,几年前曾经讨论,把SARS冠状病毒武器化,还写了在文件中。

秦鹏:SARS是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2002年,在中国广东首发,扩散至东南亚乃至全球,称为SARS事件。

Sydney:上周六,5月8日,澳洲大报《澳洲人报》(The Australian)披露,美国国务院官员2020年调查新冠病毒起源时,取得一份撰于2015年的文件,其中,中共军方科学家和武器专家,竟然把SARS冠状病毒列为武器。

这份文件名称是“SARS的非自然起源和作为基因生物武器的人造病毒新物种”,中共研究人员形容,SARS病毒预示“基因武器的新时代来临”,又指“新兴人类疾病病毒可人为操纵,然后用作武器,以前所未见的方式输出”。

秦鹏:文件列出的18名作者,包括中国公共卫生和军方高层,包括中国防疫单位前副主任李峰,还有10名作者是与中国西安空军军医大学有关的科学家和武器专家,该校的国防研究水准被列为“非常高风险”。

报导称,这份文件的一名作者是徐德忠,现任西安空军军医大学军事流行病学系教授,1981年曾在美国疾病控制中心进修。2003年SARS疫情蔓延期间,徐德忠向中共中央军委和卫生部的最高领导24次汇报,并准备了3分报告。

Sydney:报导还称,英国外交特别委员会主席图根达特,和澳大利亚议会情报及安全委员会主席帕特森认为,这份文件引发外界对中共在新冠病毒起源信息上缺乏透明度的严重关切。图根达特声说,中共显现出的对生物武器的兴趣令人极为担忧。“即使在最严格的控制下,这些武器也是危险的。”

不过也有人在质疑说,这份文件真的可信吗?会不会是伪造的?

秦鹏:澳洲一个网络安全专家波特,认为这份文件并非伪造,他说“在中国互联网上找到了它的起源”。波特还说:“从科研能力上看,难以区分这些研究被用于进攻还是防御,因为这并非是这些科学家能决定的。”他还说,这些研究“培养了让军队免受生物攻击的能力,同时也给了军队使用这些武器进攻的能力。不能把这两者分开”。

我们在网上也确实搜到了这本叫《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的书。

Sydney:嗯,周一,中共官媒《环球时报》辟谣,澳媒报导中的那份文件并不是解放军内部的秘密文件,而是一本公开发行的“理论性极强”的图书,只是学术理论,不是机密。你怎么看《环球时报》的这个说法?

秦鹏:我觉得这个辩解很苍白,一个战略或战术,当然会先通过理论讨论,然后付诸实施。

现在外界普遍认为武汉病毒所有问题。中共如果真想辟谣,让《环球时报》写一篇文章,远不如直接让外界独立调查武汉病毒所来的简单。但是,中共为什么一直不肯让调查,还销毁证据呢?这是一个最大的疑点。

中共至今遮遮掩掩

第二,中共至今对此遮遮掩掩,拒不承认与军方有联系,但是,英国《每日邮报》4月24日发表文章,指他们获得的文件表明中共至少在9年前发起了一项寻找新动物病毒以及涉及其传染的生物学“暗物质”,所谓“暗物质”,应该就是还不为人知的病原体和致病机制。

这个项目负责人是院士徐建国,5个课题组的负责人分别是石正丽、曹务春等人。此前确实有美国国务院和高官讲话提到武汉病毒所是军方生物武器研究开发的一部分,闫丽梦等人的序列分析则显示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除刺突蛋白外基因序列和军方南京军区研究所发现并公布的两个舟山蝙蝠冠状病毒高度相似。国家自然基金会项目的两个课题负责人为石正丽和军方的曹务春,应是首次证明武汉病毒所和军方的关系。

我查了一下,中国国家自然基金会2018年2月1日有一个报导,就提到了当年1月19日,这个项目的结题的验收会,里面就是这个石正丽和曹务春等人合作的课题。

Sydney:也就是说,武汉病毒所和军方有合作,是铁板钉钉的了,但是他们为什么否认呢?

秦鹏:是啊,很奇怪。另外,还有两个疑点:

第三,武汉疫情之后,中共派了军方少将陈薇接管武汉病毒所,为什么呢?派去接管武汉病毒所的团队里面,就有和石正丽合作的曹务春。曹是现职少将,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所长、病原微生物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军队生物安全专家委员会成员、国家卫生部反恐(生物)应急处置专家委员会委员。所谓生物反恐,就是和发展生物武器有关了。他是派去接管武汉病毒所的团队仅次于陈薇的负责人。

第四,《每日邮报》还指出,石正丽团队2019年9月把病毒样本数据库从网上删除了。文章只说疫情爆发几周前,现在分析,应该是秋天疫情首先在实验室爆发的时候,提前销毁证据。

Sydney:确实疑点重重,很难解释。

美国家实验室:病毒可能源于中国实验室

最近还有另一份病毒起源的机密报告被曝光,是美国能源部下属的生物防卫研究所“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发布的报告。来自于他们的情报部门“Z分部”(Z Division),这份报告是在去年5月27日发布的。

研究人员对病毒起源的两种可能:“实验室泄露说”和“人畜共患自然演进说”,都进行了评估,最后得出结论认为,新冠病毒可能起源于中国的实验室。

还有一位匿名美国国务院前高官向美国之音确认,在去年9、10月份看过这份报告,印象是“报告的结论很肯定”,但他拒绝透露具体内容。这位前官员还说,“从新冠疫情一开始,美国政府很多部门都根据自己的职能进行了类似的调查”。

结果消息曝光后,美国联邦众议院多名共和党籍议员要求国务院解密相关文件档,让真相公诸于世。

秦鹏:今年1月15日,美国国务院发布书面声明(Fact Sheet),指出,武汉病毒研究所2019年秋季有数名研究人员发病,症状与新冠病毒一致,而中共阻止了独立记者、研究人员和世界卫生机构对包括这些患病者在内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人员进行采访。

3月26日,刚离职的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也对CNN表示:“我一直认为武汉爆发疫情的原因是,病毒从武汉病毒研究所逃逸出来。说‘泄漏’,一些人不相信,那好吧,科学会让真相大白。”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