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高中生神秘坠亡激民愤 官方惊恐喊颜色革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13日讯】四川成都市第49中一名高中生在校内离奇坠楼身亡。官方11日通报排除刑事案件,并声称家属无异议,引发死者亲友和民间要真相的抗议活动,最终受到警方镇压。事件中有多人受伤及被捕,当局启动维稳,并惊恐的将事件形容为“颜色革命”。

四川省公安厅网路安全保卫总队官方微博12日下午扬言,绝不会坐视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受损,绝不会允许敌对势力破坏国家的安全稳定和人民的和平生活,绝不会允许“颜色革命”在这片土地上发生,任何人想要进行这样的尝试,必将遭迎头痛击!

中共知名五毛网军组织“帝吧”11日也持续发文宣称,有“境外势力”介入,抗议明显有组织有预谋,并质疑抗议人群整齐划一,手持鲜花,还用标准普通话高喊口号,与中国一般抗争事件明显不同,反而跟境外的“颜色革命”一样。

帝吧并指四川广播电台一名郑姓前女主持人幕后主使,还翻出以往资料称其为前美国驻成都总领事夫人庄祖宜的“好友”。该郑姓女主持人的微博目前显示已换名并删光所有文章。

网传视频显示,2021年5月11日,成都49中大门口有大量学生聚集,高喊“真相”。(视频截图)

5月9日傍晚18:49分,成都49中学17岁的高二男生林同学在校园内坠亡。第二天,他的母亲鲁女士和家人为了寻求儿子的具体死因,在校门口静坐和哭泣。

记录这一情景的照片迅速传遍全网。照片中,抱着儿子遗像的母亲和她背后49中校训“求真务实,至善至美”,成为人们眼中极具讽刺意味的对衬。

鲁女士对陆媒表示,5月9日母亲节当天凌晨,儿子还向她发短信说:“妈妈,节日快乐”。傍晚5时40分,她开车送儿子到学校,“高高兴兴送去的,一个小时后就出事了”,事前毫无征兆。

10日早上,鲁女士发微博中说,在校门口守到深夜,没有任何正面的回答。想看监控不给看,学校第一时间遣散了班里所有的学生,并警告他们三缄其口。她悲叹:“我现在只想看看我的儿子,他现在还一个人冰冷地躺在哪里,有没有人告诉我?”

中午,鲁女士再发微博说,11日晚9点通知家属的是警察局,家属也是从警方口里得知救护车8点半到学校时,孩子已经没有了心跳,甚至没去医院,直接就拉去了殡仪馆。

鲁女士还说,最后学校只是拿出一坛骨灰应付了事:“学校想一直耗着我们。”

学校知情人说,林同学坠亡疑点重重,他到校后一小时就坠楼了,救护车两小时才到学校,晚间9点才通知家长,而且把遗体送到了殡仪馆,并阻止家人见面。

网路盛传,林同学因为占了学校老师小孩的留学名额,被推下楼。

事件在中国互联网引发极大关注,网民对校方的处理方式普遍持疑,质问校方为何不能提供监控视频。

11日,当地官方通报,排除刑事案件,还称“基本判断该生是因个人问题轻生”。

家长立刻表明“不认同”,更引发社会一面倒的质疑声浪,连官媒新华每日电讯、半月谈也相继发文批评官方与校方回应“避重就轻”、“回避质疑”。

11日晚7点左右,成都市49中校门口,有人为林同学献上白色鲜花。(合成图片)

随着事件持续发酵。事发两天后,死者亲友到事发现场的49中门外抗议,要求校方交待,许多年轻人来到49中门口,用行动表达愤怒、对少年坠亡真相的寻求,以及对悲痛母亲的支持,最终受到警方镇压。

当地教育界人士石先生对自由亚洲电台透露,事件中警方抓了很多人,被捕者其后的情况不明。现在49中周边依然有警方高度戒备。石先生认为,官方部门处理事件不透明,是引爆警民冲突的主因。

在冲突事件中,有一名来自北京的女记者的手臂被警方抓伤。另据成都市民谢俊彪在自媒体透露,他当天在49中对面拍照时,遭到警方抓捕到跳蹬河派出所,并遭到殴打。

当地媒体人说,此事在成都高度敏感,所有媒体人都被告知不得发声,当地媒体也不报导。在官方全方位管控下,包括49中在内的成都市成华区教育系统人士,都被要求不得对外谈论此事。

有媒体试图私下联系熟悉的49中的老师和外宣人员,对方连电话都不敢接。

谢俊彪说,11日成都网路变得不太顺畅,难以翻墙与发推文。他跟朋友聊到这事,心里都有点难受有点悲哀。悲哀的原因是,“一旦我们遇到事情了,我们就发现无处发声、投诉无门。真的!你在公权力的面前太渺小了。”

南方报业集团原媒体人程益中说,无论是严重的公共安全,还是一般的突发事件,中共官方都只会报喜不报忧。这是中国的政治氛围决定的。在中共政治至上,稳定压倒一切的思维下,所有的社会警报、警示,都没有办法发出来。

警方11日晚发通报称,死者家人已接受警方的调查结论。同时,中共知名五毛网军称,发生在11日晚上的抗议和冲突为境外势力操控所致;并称现场抗议者手持的鲜花,呼喊要真相的口号,都是敌对势力所组织。

目前,鲁女士的微博已经停止更新,但不知道是她自行停用,还是被官方所控制。另外,也暂时不知道死者家人和校方是否已达成经济补偿协议。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