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欧洲议会冻结投资协定 中共野心受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5月20日,欧洲议会压倒性通过决议,搁置批准《中欧投资协定》,直到中共取消对欧盟的报复性制裁。中共虽然立即反击,称欧盟搞“制裁对抗”,该协定也“不是谁对谁的恩赐”,但心实在是疼。

中共为签这个内容相当全面的中欧投资协定,作了相当大的让步,习近平亲自出面、拍板。让步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中欧投资协定的开放力度,大于《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0年版,准入限制为33条),也大于自由贸易试验区版负面清单(2020年版,准入限制为30条),以及发改委和商务部在2020年12月31日发布的海南自由贸易港版负面清单(2020年版,准入限制为27条)。除中共已有负面清单已经或计划放开的准入限制之外,中共还计划在健康(民营医院)、研发(生物资源)、通讯/云服务、计算机服务、国际海运等领域对欧盟企业开放,同时,中国对欧盟还放宽了自然人移动方面的限制,“允许欧盟企业经理和专家在中国工作,时间可达三年,不受劳动力市场测试或配额等限制”,“允许欧盟投资者在进行前期投资考察时自由访问”。

第二,中欧投资协定在公平竞争、国内监管、透明度和标准制定、可持续发展等方面的规则水平,高于已有的投资协定。实际上,这些内容更倾向于包括在高标准自贸协定中,而非单纯的投资协定。其中,公平竞争中涉及到的国有企业和补贴的透明度等内容,在中共谈判或签署的投资协定和自贸协定中尚属首次体现;中共还放宽了标准制定,“为欧盟企业提供平等进入标准制定机构的机会”。

中共为什么要作这么大的让步呢?签这个协定的直接经济目的,是为获得欧盟大规模投资,进一步加深对欧经济捆绑;而政治目的则是离间欧美,弱化跨大西洋联盟,建立对美的国际统一战线。

中共赶在拜登上台前与欧盟签了协定,赢得了先手;但由于骄狂心理,判断失误,对欧盟针对新疆的象征性人权制裁,加倍还回去,逼得欧盟议会不得不冻结这个协定,连默克尔等等这时也说不上话了,中共这是自己做蠢事,前功尽弃。

中共虽然称该协定“不是谁对谁的恩赐”,但相对来说,是中共更有求于欧盟。这里给出三点理由。

其一,长期以来,欧盟是中国重要的贸易伙伴,中共赚了大量顺差。举例而言,2020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欧盟第一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总额5860.32亿欧元,在欧盟对外贸易总额中占比达到16.07%,中国顺差高达1810.05亿欧元。这就是为什么中欧班列,从中国出发都是满载而去,空车回来就多的不得了了。现在中美交恶,中共更离不了欧盟这个大市场。

第二,长期以来,欧盟对华投资相对不多、增长不快(2005年欧盟对中国直接投资流量为43.48亿美元,2019年仅上升到64.44亿美元),与中欧巨大的贸易额远不相称。例如,欧盟对中国投资占中国吸引外资总量的比重很低,2019年仅占4.67%。中共现在“六保”、“六稳”,对外资的需求大,对欧盟的期望也大。

第三,这些年中共对欧投资增长较快(例如,2005年中国对欧盟直接投资流量仅为1.90亿美元,2019年已上升到106.99亿美元,增长55倍多),一大目的是收购高新技术企业、具有关键意义的企业,获取高新科技,填补工业短板,促进制造业升级;但是,德国等等国家加强安全审查,多次叫停中共企业并购(例如2018年叫停中国烟台台海集团收购德国莱菲尔德金属旋压机制造公司),中共就想利用签订中欧投资协定,弱化或者绕过这个安全审查,来达成所欲。

既然中共这么有求于欧盟,欧盟签这个协定又为了什么呢?

欧盟自债务危机以来,经济几乎丧失了增长性,过于庞大的社会福利负担让欧盟各国政府苦不堪言;同时,在向信息社会、智能社会转型过程中,欧盟在一些方面的确落后于美国和中国。这样,欧盟目光向外,对中共就抱有了一些渴求和幻想,这也是长期对中共绥靖的原因所在。

但是,欧盟应该清醒认识到:

第一,中共更多的是把欧盟当作一块肥肉去啃,而不是来帮助欧盟振兴经济的。中共早就进行的《中国制造业2025》和结题了的《中国标准2035》,以及现在启动的“国家标准化发展战略研究”项目,对欧盟构成尖锐挑战。此外,还需特别指出两点:一个是中共不讲规则,出尔反尔朝令夕改,在中国投资越多,越容易掉进陷阱,成为其砧中肉(中共自己叫“关门打狗”);一个是中共不讲信用,习惯于开空头支票,当初之所以敢许诺就是因为自己以后是不会执行的(2001年加入世贸就是这么干的)。

第二,欧盟相对现阶段的中国,在经济和科技上还是具有极大优势的,关键是欧盟怎么运用自己的优势,自我改革和奋进,求得经济发展,问题和机会都在欧盟内部而不是外部。

第三,中欧价值观的对立,和中共的全球野心,注定中共一定是欧盟的最终敌人。目前,欧盟对中共的态度是矛盾的,这体现在对中共定位的“三元论”上:伙伴、经济和科技竞争者以及系统性对手。这个“三元论”定位,虽然可以包容欧盟内部对华政策的各种声音,但其不仅内在矛盾,而且含义不明,无法起到“战略清晰”的作用。如果没有清晰的战略指导,欧盟对华政策就难免不左右摇摆,甚至可能跌倒。

总之,欧盟的对华政策,现在是处在十字路口上了。何去何从,善自揣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