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录之十七:大饥荒中的“荥经惨案”

编写:袁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荥经古称若水,地处四川盆地西部边缘的雅安地区中部,距成都175公里,扼川滇、川藏线的咽喉。荥经土地资源丰富,全县幅员1781平方公里,辖25个乡镇,当年人口6万余。

1960年春,当地公共食堂大多停伙,家家都开始死人。

开始还是今天这家死一个,明天那家死一个。先是死壮劳力和老人,随即死的是那些想省下一口给娃儿吃的主妇们。到后来,死亡如瘟疫般蔓延开来,有的生产队,一天就饿死十几个。复顺公社太阳湾生产队,几十户人家几乎死光。

不到半年,荥经县饿死了一半人。有的公社书记向县委书记姚青汇报,请求开仓发放粮,遭到他严厉批评,说是带头闹粮,是小“彭、黄、张、周反党集团”,要严肃处分。

社员肿的肿,死的死,四乡八野,尽是哭声。逃难的人们流向县城,流向外地。从各公社到县城的路上,每天都有一路倒地的死尸

;而县城四街八巷,到处都是饿死者或干枯、或肿胀、或发臭的尸体!姚青视而不见,自己和老婆天天开小灶,吃肉喝酒,直吃得红光满面!

吃饱喝足,姚青还在大唱跃进高调。县委办公室汇报,对于满街的死尸和各公社的死人问题怎么办?姚青怒喝道:“怎么办?抬出去埋了!这点事还要我告诉你啊?!”

由于县城死人多,开始人们还将死尸抬出去,用席子一裹,挖个坑掩埋。随后,死尸越来越多,埋尸成了各苦差事。于是,县里决定给埋尸的人以“粮食补助”。而奉命掩埋的人越来越精,想方设法进行“技术革命”,挖下大坑,抬来死尸往里扔。后来干脆不埋了,死人往沟里扔,或者随意扔到县城北门口外的那条小河沟里,任其顺流而下。

知情人回忆说:直到九十年代荥经县城拓建新城区的时候,施工的田坝里,还不断挖到当年的大规模死人坑。当时,工地一传出挖出“万人坑”,四乡八野的乡亲们就蜂拥而至“看热闹”!

至于农村,开始还有人埋。随后,因死人太多,而活着的人们,也大多病病殃殃地自觉得离死不远,哪有心思和精力去埋人。尤其是那些死得只剩下老小病残和那些全家死绝的家中,死人搁在家中无人过问,一直臭气冲天,最后烂得只剩下骨架!

据《荥经县志》“人口变动”载:1958年荥经总人口是63,717人

;1962年,总人口降至29,850人。三年饿死三万四千多人,人口减少53.15%以上。

五九年底至六一年夏,荥经县发生的大规模死人事件,被称为“荥经五九事件”,又称“荥经惨案”。

当时李文中是凰仪公社武装部长。李文中的婶娘死后,叔叔带两个儿女去逃荒,还没走出公社地界,一家三口全死在路上,几天后有人告诉他才去收尸。他把三个尸体背上,轻飘飘的加起来没一百斤!一路上,他看到路边、河边、山坡上,到处都是枯瘦如柴、皮包骨头的死人。

荥经惨案中,许多村庄灭绝人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