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袁弓夷吁港人万家烛光悼六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25日讯】“六四事件”中共在天安门广场屠杀爱国学生32周年将至,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六四年度悼念活动——香港维园六四烛光晚会,今年将首次面临港区国安法的枷锁。维园能否在6月4日举办集会,国安警察是否会抓捕悼念人士,六四烛光将怎样呈现,都成为各界关注焦点。

“维园六四烛光集会”从1990年起举办,31年来从未间断。但今年主办方“支联会”主席李卓人与副主席何俊仁,5月17日均因前年“10.1集结案”开庭被还押。何俊仁此前曾担忧,如今国安法使不少案件以内地手法处理,检控和警察部门不受制约,本已最恶劣的环境还会再差下去。他建议市民灵活应对,比如更改时间、地点悼念六四,或在网上举行,“让全香港变维园。”

另一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则表示,即使警方反对六四集会,仍会坚持将烛光带入维园 。她指,6月4日不可能每人都去维园,但“你在家楼下点蜡烛、不参与集会,无法说你参与未经批准集结”。

港区国安法后首个六四,正逢中共建党100周年。据传北京将以“前所未有的强硬手腕”,严禁六四维园烛光晚会。六四学运领袖之一王丹在Facebook发文说,今年晚会估计是办不成了,但不能让这道“香港最美丽的风景”熄灭,建议港人6月4日在自己家的窗台上点燃蜡烛,“让整个香港,成为烛光城市,向全世界展现‘永不忘记,永不放弃’意志。”

“全香港都是维园,全世界都是维园”

香港实业家、旅美时事评论员袁弓夷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表示, 要把“全香港都是维园”更进一步,呼吁“全世界都是维园”。他在网上发起“万家烛光”活动,吁全世界人包括香港人,在6月4号定时间,如晚上9点钟,大家准时关掉房间的灯,然后同步打开手机背面的照明灯,对着窗口,表达对中共暴政、劣政抗争到底。

他希望到时候记者和民众勇敢拍摄,如在九龙拍香港岛,因为那里的高楼多,每一个窗口都有一个灯光的话,就非常漂亮和壮观。“九龙是平的嘛,因为以前不准建高楼,所以九龙就没有那麽容易拍到。香港(岛)或者沙田那些地方可能可以。”“找一些山啊,(还有)一看上去很多房子的,那麽就变得希望有多点光。”

他也希望世界其它地区能声援,“不只是香港,我们希望在海外大家也这样做。当然海外呢,很多地方都没有像香港一样有这么多高楼大厦,没有这么显著。但是也是一种心意。”

要明白中共暴政本质 放弃对其改良幻想

袁弓夷准备在6月4日开一个直播,希望能找到差不多10个人来演讲,其中可能有一半因为参加学运,当年在天安门被抓过,后来经过“黄雀行动”来到香港和海外。“所以他们对香港非常有感情,就觉得他们欠香港的。”

“他们当年六四,也是争取在共产党那里希望拿回来民主,现在就发现不可能的,是不是?我们也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一直在争取,希望一国两制,希望可以有民主啊,又有法治自由,那麽现在却发现这也是不可能的事。”

他强调,我们要清楚,中共就是一个暴政,想让它改良民主是与虎谋皮,根本不可能。“很多人都不敢侮辱中共啊,我就实事求是,中共是一个暴政,习近平是暴君。这些事情我们历史上看得多了,以前小时候读了这么多书,要拿出来用。”

实际上现在的情形,就是大陆和香港人民对抗“暴政和暴君”。他说,世界很多地方也跟中国类似,“伊朗也是那帮原教分子,那帮长老,实际也是暴政;北朝鲜也是暴政。暴政出来的就是专政,专政出来就没有自由,没法治,没民主。这个是很自然的事情。”

在六四之前,袁弓夷经常去大陆做生意。当时他在上海看到学生一群一帮地在游行,6月4日之前他回到了美国。“每年6月6号到6月7号,有一个消费电子展览,在芝加哥。”他在芝加哥的电视上,看到了六四血腥镇压的场景。“那时候CNN那些都播的,所有电视都播的。就是看得很清楚。那麽后来呢,(北京)就来收CNN不让它拍,就是停止它广播。”

六四国际制裁太轻 法轮功揭中共最多

六四屠杀震惊了世界,然而国际社会对中共的制裁却并不严厉。美国总统老布什不仅主动派人到中国,对中共释放善意,还在其离任前,连续三年都给了中共“最惠国待遇”的豁免。这种做法被外界评价为“贸易与人权脱钩”,养虎为患,让中共得以谷底翻身。

“罪魁祸首就是老布什。因为老布什一直都是中央情报局的,那麽中央情报局总是认为敌人是苏联,一定要联合中共,这个是基辛格的想法,联合中共一起来对付苏联。他的政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他指,六四发生时苏联还没有解体,老布什派了两个秘使来中国,找邓小平说,“我们不会追究这件事,我们会表面上讲几句话,就说你们这样子镇压不对,但是就不会影响我们的关系。我们继续合作对付苏联。”

所以,“那些民运分子到了美国之后呢,美国给他们一点生活费,但是从来没有帮助他们反中共。到今天都还是,中央情报局CIA这个命令,到现在都没有改变。”

在对抗中共的问题上,他认为,香港人做的还不错,在英国搞影子政府,起码好过没有。但有的民运分子,竟然还天真的幻想让共产党继续有机会执政,或者跟共产党合作。“有一些人就要跟它打,有些又怎么样,就是完全没有统一意见。”

他觉得,中共暴政必然熬不了多久,那么在揭露中共、解体中共的问题上,法轮功应该起一个主要的作用。因为法轮功学员遍布世界各地,有共同的信念,而且不牵扯利益问题。“说到最后呢,就不是说我撑你们,你们法轮功是唯一的组织,在国内或者国外。其它没有了,全部一盘散沙,包括我自己都是一盘散沙。”

请完整访问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