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习近平党内有代号?替身多 甘肃死者的最后时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26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今日焦点:党媒警告不准“躺平”,只许认命!或拉开中共倒台大幕,欧洲小国有种;昂山素季现身,托人带话;《华日》公开质疑武毒所:3研究员早就染疫;英国要对共谍大抓捕;刚果火山差点灭城。

【吉隆坡列车同轨“头对头”相撞!213死伤】

最近世界有点不平静,5月24日,马来西亚吉隆坡又发生一起非常恶性的列车相撞事故。当地晚间8点45分,从吉隆坡一个轻轨车站出发的列车,与从另外一个车站出发的列车,在同一条轨道上相向而行,头对头正面相撞。

目前调查的初步原因是,其中一辆列车,没有侦测到对面还有列车的信号,造成悲剧发生。其中一辆列车,是刚刚维修好的空车,没有乘客,另外一辆列车载有213人,已知造成至少47人死亡,166人受伤,现场一片狼籍,一些乘客流着血倒在地上,另外一些受伤乘客在事发后惊魂未定,坐在列车内发愣。

【刚果火山突然大爆发!岩浆灭村 差点吞城市】

另外,我们昨天在要览中给大家播放了画面,但没有细讲。就是5月22日晚上,在非洲中部的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尼拉贡戈火山,突然出现喷发,按照当地人的话讲,说是“无预警”喷发。岩浆是从半山腰撕裂的缝隙中喷涌而出,一路倾泻,先是吞噬了附近的十几座村庄,而后又很快威胁到附近一个有200万人口的大都会区“戈马”。

根据媒体的报导,很多火山山脚下的村民,没有任何准备,就发现岩浆已快冲到家门口。还有好多人,是远远看到了被烧得通红的天空,才知道火山喷发,于是赶紧逃跑。当地政府也是慌忙组织撤离。

而大城戈马距离火山只有10公里左右,当时很多人传言,说火山岩浆很可能会吞噬这座城市,于是不少人紧急出逃,但是造成了不少致命的车祸。根据事后统计,交通事故的死亡人数,比火山造成的死者人数还多。最终,至少八千人逃到了挨着戈马的刚果邻国“卢安达”。

但是,事情的发展并不完全像预期的糟糕。火山岩浆的喷发到了周日逐渐趋缓,到了周日晚上,基本上不再向前推进,人们得到通知,大多数人也很快回到家园,但是人们惊讶地发现,火山岩浆就停在戈马城边缘大约一百米的地方,而且岩浆流的厚度达到将近十米,约是三层楼的高度。这种高度如果进一步蔓延进戈马市区,一定是灭顶之灾。当地人只能感谢神明庇佑,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阻止住岩浆进入大城,造成更加悲惨的后果。

按照刚果政府的统计,已知有17人在本次喷发过程中丧生,还有上百人失踪,不知身在何处。有的在火山脚下的村庄,已经整个被岩浆毁灭。

以上的灾难,吉隆坡的,属于是人祸,刚果的呢,是一场天灾,但也有当地政府没有及时预报火山喷发的责任在。不过这次喷发的尼拉贡戈火山,2002年就暴烈地喷发过一次,造成至少250人死亡,更有至少50万人无家可归,是非洲最活跃的火山之一。

甘肃马拉松前6名只一人幸存 死者都在30公里范围】

但相比之下,谁能想到,一场比赛,跑跑步就会死人呢!大家都知道我在说什么事,就是我们昨天跟大家介绍的,甘肃马拉松死亡事件。这场事故,根据舆论的评判,虽然直接原因是突如其来的天灾,但是更多的是“人祸”,是一场本该避免的事故。而且这场事故的发生,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一个市政府办的比赛,一个赛距并不是特别大的马拉松,一个并没有非常远离人烟的比赛地点,却一下子冻死了21个人。

这种事情,简直放开伊隆‧马斯克的想像,搬出莎士比亚的手笔,也是搞不出的剧情!这件事都惊动了北京,为什么,我想他们也是觉得面子上挂不住,国际舆论影响太不妙,这已经成为世界越野马拉松历来的最惨烈、最大的灾难,对非常喜欢在国际面前粉饰自己的中共很难堪,而且死亡的很多是国内马拉松的精英名将。这个事件受到很多人关注,现在有更多细节出来,还有一些进展,我们再跟进一下。

在本次事件中冻死的选手,大多是第一波选手,就是跑在最前面的那些人,而且出事地点,距离比赛起点几乎不超过30公里,所有人员死亡原因,都是被未预报的突然降温和暴风骤雨冰雹冲击,导致身体失温,最后被冻死。

其中,跑在最前面的6名高手中,只有一个人幸存下来,叫“张小涛”,另外5人全部离世。他事后接受采访,谈到了他所见到的另外5个人的生命最后时刻。包括大陆的全国残运会马拉松冠军黄关军,还有中国超级马拉松的一哥“梁晶”。

【黄关军医疗事故致聋哑 家境清贫 马拉松又遭冻毙】

黄关军1岁的时候因为医疗事故变成聋哑人,长大后,跑步成了他的梦想,还希望告老还乡后去教小孩子跑步。对于这次比赛,他准备的是一身全新的行装,看得出他对这个赛事还是挺重视的。

张小涛回忆说,比赛过程中,黄关军在第二个打卡点排在第四名,第三个卡点,张小涛超过黄关军,当擦身而过时,张小涛还跟黄关军打招呼,但是黄关军用手指耳朵,示意张小涛自己是聋哑人。

而黄关军本人其实生活并不宽裕,这场马拉松的报名费1,000元,对他来说是笔不小的开支,而他如果能取得比赛冠军,可以拿到15,000元,就算是亚军也可以得到12,000元的奖励。但是他自己却很节省,以往他获得的奖金奖品啊,都会给父母,而自己常常是只吃泡面,2019年11月差点因为营养不良在马拉松比赛时晕倒,后来去医院花了119元,都在自己朋友圈网络发了一句话,说:花了119元,还配了一个比较哀痛的表情。2020年9月,他跑步用的一双鞋坏了,他也对别人说:鞋子坏了,好心碎,他不舍得买新的,后来是把穿坏的跑鞋拿去补了一下,继续穿。就这样一名选手,如果在本次甘肃马拉松拿到成绩,得到的奖金对他来说是不错的帮助。

但是,5月22日白天,张小涛与黄关军擦身而过之后,就再也没见到他。5月23日凌晨两点左右,救援队伍在赛程的一段路上找到了黄关军的遗体。有一个细节大家要知道,黄关军是医疗事故造成的聋哑人,遇到这种事,都不能像别人那样大喊呼救。

从他的经历,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就是今年1月的大陆“墨茶事件”。巧的是,墨茶跟黄关军一样,都是四川人。两人离世的案例虽然很不相同,但是却都突出了一个类似的问题。墨茶是个网络播主,还有一些人在follow他的频道,却在贫困潦倒中死去。

而黄关军是跑步名将,也有一定公众知名度,生活条件想必比墨茶还是要好的,但是相比社会的富裕阶层,还是差很多。他此前就是因为自己是聋哑人,找工作也很困难,走上跑步之路,他还有好多梦没实现,就这样撒手人寰。

中共总喊小康社会,什么脱贫扶贫,像黄关军这样一位在国内还小有名气的运动员,还过着辛苦的日子,就更不要说更多普普通通的中国百姓了。这是黄关军遇难后,他的身世给人们带来的唏嘘慨叹。

【梁晶遗体不忍卒睹 张小涛生死边缘获牧羊人救助】

那么另一位当天比赛跑在前6名的,就是我们昨天节目也提到的超马一哥“梁晶”。他比赛当天在微信朋友圈发的最后一句话是:你看这风多大沙尘暴多大,摆设都吹倒了。那是他在赛前发出的。

梁晶最终也是被冻死,被发现时,器官已经衰竭,头部有伤,膝盖已经磨坏溃烂,看上去似乎都瘪了下去。似乎是身体失温前后,在跑动中多次摔伤所致。

那么我们刚才说的,前6人中的唯一幸存者张小涛,是怎么捡回一条命的呢。就是我们昨天跟大家说的那名当地的“牧羊人”。张小涛在途中摔跤十几次,最后气温太冷实在跑不了了,自己在山腰披着自带的保暖毯保温,等待救援,那里距离起点33公里,海拔大约二千二百米,但是没等到救援队,等来的是那位牧羊人。

牧羊人把他背到窑洞,这他才缓过来。而当时他前面大约几百米的,就是梁晶、曹朋飞等人,都遇难了。他们大多都只穿着短裤。

【操办马拉松才22人 甘肃官卸责 电视竟重播开幕式】

事后人们追究事故责任,发现这场赛事的主办方是甘肃白银市委、市政府,承办方是当地景泰县,而赛事具体运作则是甘肃“晟景体育文化公司”。这家公司的职员只有22人,人员相当少,举办这样大型的赛事是比较令人吃惊的,而且还是多次举办。目前这些机构大多是互相推诿责任,要么就是不接电话。

有专业人士批评,这次赛事组织非常不专业也不合理。比赛线路难度很大,但是缺少补给站,相隔16公里才有一个,而且也只有两个人在那里提供饮水,没有帐篷,事后救援也极其不专业。另外,往往越野马拉松会规定要带些强制性的装备,比如保暖衣等等,但是本次比赛却没有这样做。而且事前选手还要签免责声明,说出事了就“后果自负”。目前,主办、承办和运营公司,都在经受社会的谴责。

而甘肃白银市的市长在事后发声明时,把责任全部归咎于“局部天气突变”,这也遭到网友批评。更有甚者,当地的地方电视台在惨剧发生后,还在晚间新闻中,在重播新闻中复现了“比赛开幕式”的看上去还挺欢快的场面,被指冷血。

【四川“铁达尼”乐园 竟要重现撞冰山 再谈“党文化”】

而类似的事件,最近还有个例子。大家都知道铁达尼号,一百多年前在北大西洋撞冰山沉没,造成一千五百多人遇难,至今是轰动世界的悲剧,当时那个年代,船上的有钱人和社会上流、绅士,很多把乘坐救生艇的求生机会让给了其他人,这些事迹,至今也在流传。而大陆四川省却有个主题乐园,2016年底就开始打造跟铁达尼号一般大小的“豪华邮船”,说是邮船,但实际上没有任何动力,不过里面的餐厅、泳池、客房等设施,是完全保留了铁达尼的原貌。而在这艘邮轮设计之初,却被爆出,还曾计划在这艘模型船上模拟“撞冰山”的场景,后来消息传到国外,在抗议声浪下才作罢。

这些事都不是偶然的,推荐大家看两本书,一个是《九评共产党》,一个是《解体党文化》。看完后大家会发现,很多大陆社会发生的这些有违普世价值的细节事件,都是因为中共长期统治和灌输、宣传下,令很多中国人浸染了一种“党文化”,就是“共产党的文化”,这种共产党的文化,其中一个元素,就是“漠视生命”。

最近,还有一件事得到了西方主流媒体的关注,此前都被他们视为阴谋轮,但是现在很多开始针对报导。

【《华日》公开质疑武毒所:3研究员早就染疫!】

《华尔街日报》5月23日发表了一篇文章,指出在中共公布的第一例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确诊者感染的时间之前,中国科学院下属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有三名研究人员,曾在2019年11月,因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查看,而且报导说,这是早前没有公开的情报报告,令人注意的是,他们的症状跟中共病毒的症状相符,《华尔街日报》的报导直言,这进一步触发了需要更全面调查,病毒是否从武汉实验室泄漏的真相。

从美国现在的国务院公布的秘密报告,到美国的医学专家福西,再到《华尔街日报》如今的报导,这些都意味着,美国和西方社会在进一步探究中共的责任。我看还有一篇报导,有一句话说得很直白,也很发人深省,说“只有消灭中共,才能消灭中共病毒”。

至少,现在远离中共成了世界的一大趋势。欧洲上周四投票表决,叫停谈了七年的《中欧投资协定》,不管怎么说,这对原本绥靖成瘾的欧洲来讲,是一个难得的举动。

【立陶宛割席中共 被骂“小国” 却曾率先退出苏联】

而在近日,欧洲的立陶宛也正式宣布,要退出中共跟中欧、东欧国家签署的“17+1”合作机制。立陶宛政府还呼吁其它相关国家,一起退出这个合作机制,狠狠地打脸中共。这所谓17+1,其实就是中共想继承前苏联的衣钵,把原本的“华沙组织”再建立起来,把原本在共产国际旗下的中欧、东欧,再搞到跟中共一起,17就是指的中东欧17国,那个“1”就是中共自己,名字换了,本质概念还是苏共的老一套。

本来立陶宛宣布退出这就是一个大动作,结果中共的回应,无意间又炒作了一把,起了反效果。所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受党文化浸染的中共御用喉舌,张嘴就是共产党那一套,不仅让世界听着奇怪,更让人感到其嚣张霸道的气焰,真的是“不知道从哪来的傲慢”。

中共《环球时报》在回应立陶宛的声明中说:请立陶宛离中共核心利益远一点,找中共国这个大国拉仇恨,立陶宛这个“小国”不配,说立陶宛才区区三百万人口,还不及中国一个城市,是“夜郎自大”的行为。

这就是中共对待国与国之间的口吻,真的不知谁是“夜郎自大”,我看中共是“夜壶自大”。不过这个立陶宛这么有种,也不是第一次了,在苏联没正式解体前,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就第一个宣布退出苏联独立。此番立陶宛第一个脚踢中共,没准也是打出“中共解体”的第一颗子弹!

【韩国两边通吃 会完美国立即向中共汇报】

相比之下,韩国就显得很让人失望。21日韩国总统刚访问完美国,强调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回过头来,就跟北京进行所谓紧密沟通。《韩联社》报导说,韩国是为了向中共证明自己对华政策没变,要继续发展韩中关系。这被认为是两边“通吃”的行为。这是说到立陶宛,举一个反例,韩国的做法在当前的世界环境下,是很罕见的,因为很多国家都在重新认识中共、反制中共。

【英国要抓捕高校共谍 好莱坞反思:中共已是“雷区”】

还比如,英国《每日邮报》报导说,英国外交部、政治保安处及税务海关总署共同拟定了一份名单,全部是英国的高校中,涉嫌向中共暗递敏感信息的人员,包括英国独有的一些开创性技术,而这些技术可能会被中共拿去镇压异议人士,并且,中共和这些隐藏在英国大学里的“间谍”、“英奸”,还建立了某种关联。

随着这份名单的出炉,一些涉事的英国大学也被曝光,包括牛津、剑桥这种顶尖名校。而报导指出,目前英国政府正在照单核实,然后会在未来几周内,对这些大学里出卖信息给中共的“间谍”实施大抓捕。

这是欧洲,在美国也有个例子。对中共卑躬屈膝的好莱坞,其行业内的主要杂志之一《好莱坞报导》(The Hollywood Reporter),在5月19日刊登长篇文章,名称是“从狂热买卖到脱钩:中共国与好莱坞罗曼史是否正式结束”,当中反思好莱坞跟中共的关系。

文章表示,中共屡屡侵犯人权,已经成了好莱坞的“雷区”。比如刘亦菲演的《花木兰》,因为刘亦菲撑香港警察造成影片发行大受打击,还有今年获奥斯卡的华裔导演赵婷,则是因为不满中共谎言治国的相关言论,招致中共对奥斯卡的封杀,等等这些事例,令好莱坞开始反思,跟中共合作到底值不值。《美国之音》在报导中提到,好莱坞权威刊物开始面对这个长期以来禁忌的话题,本身就是规则的一种改变。

就像我们刚才说的,远离中共和认清中共已经成了国际的一个趋势,这跟任何一个国家的推动都没有太大关系,而是历史的趋势到了这个时候,这是必然,想必接下来,大家还会看到更多相关的事例。

【中共警告国人不准“躺平” 习党内代号 替身多?】

但是就是这么臭的一个党,还有人想保它。也不只是习,还有他身边那些,推动习选择这条保党之路的共党高官。他们在文革中长大,满脑子装的都是中共极左的政治运动,对民主害怕,只想保党。但是,一艘船注定要沉,站在船上的你,能托得住吗?

最近,“躺平”成了大陆的一个流行词汇,是说一些年轻人没出路,干脆自暴自弃什么也不干了,看似放松,其实是对党官既得利益者堵死社会上升渠道的报复。结果我看到大陆有电视台播报了相关的新闻,但是传递的是官方“旨意”,告诉人们“认命”可以,“躺平”不行。

党的意思就是说,你生在中国,就连选择放弃、选择自暴自弃的权利都没有。难怪现在有些网上的年轻人,在对中共一些人表达不满的时候,会说:祝你来世转生,再做中共国的人。

而中共的习近平,因为走上这条保党路,自己好像反而更加没有安全感,对中共党内看得很死。英国《经济学人》5月22日撰文说,在当前的中国,公开批评中共领导人是非常犯忌讳的,任志强、蔡霞、温家宝等等,这些红二代、党校资深教授甚至是前总理,都或是因为直接批评习近平,或是因为暗示讽刺,遭遇了不同程度的打压或是噤声。实在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

《经济学人》的报导说,因为恐惧现在的“文字狱”,很多人谈到习近平的时候,都用“那个人”三个字代替,就连私人聚会,很多体制内的人也不提名字,或者干脆不提“那个人”。

而就算你跟“那个人”长得像,也有麻烦。我们去年跟大家报导过,一位旅居欧洲的华裔歌唱家,因为长得跟习近平像,在国内社群媒体上注册,迟迟无法成功。大陆江西省有个景区的官员,叫李君华,也是跟习长得很像。此外,还有其他一些人。也怪了,不知道为什么,跟习近平撞脸的人还挺多。看来习近平找替身是很容易啦。

【世卫大会再拒台湾 昂山素季现身并托人带话】

那接下来的时间,我们简单关注两件事。第一个,是5月24日,台湾加入今年世界卫生大会的努力再次受挫,因为中共的打压,台湾已经连续5年未能进入大会,同时,世卫组织还否定台湾以“观察员身份”与会的提案。参加世卫大会是单纯的健康事务行为,无关政治,中共的打压同时也是对人道的犯罪。这也再次证明,世卫现在成了中共的工具,川普(特朗普)政府此前带美国退出世卫,是很明智的决定。

那么另外一件事就是缅甸的昂山素季,自从今年2月缅军夺权后,5月24日第一次在缅甸首都的法庭上公开现身,昂山素季的律师说,她的案件会押到6月7日再审。昂山素季公开露面大约三十分钟,律师形容她身体健康,并且还托律师带话出来,说自己的政党“全民盟”是为人民创立,要跟人民共存亡。而缅军政府此前是说,准备解散全民盟政党,而昂山素季本人,则可能因为煽动叛乱罪等指控,面临约十四年的刑期。

好,我在Telegram上的观众讨论群是t.me/xwpajq_us,节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会员部分,我们全部转到了网站YouLucky上,链接我已经在留言区置顶。也欢迎您订阅本频道,并点击小铃铛,获得节目发布通知。那今天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再会!

加入会员观看独家:https://ept.ms/2Re72pA
支持大宇:https://donorbox.org/dayutime
欢迎订阅+打开小铃铛:http://bit.ly/PAJQsub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