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囹圄的北京画家教师孟庆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27日讯】在看守所的号房里,孟庆霞用仅有的一支笔芯,在墙上画了一幅菩萨。晚上,她能看到墙上的菩萨金光闪闪,屋内一片祥和。羁押人员们平时都闷闷不乐,但特别爱看那个菩萨,说一看心里就高兴。

今年49岁的孟庆霞毕业于中央工艺美院,酷爱画画

孟庆霞1999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因修炼被非法判刑、劳教迫害长达7年,出狱后仍长期被骚扰、恐吓、监视。

2020年7月19日,她在北京昌平区租屋里再次被警察绑架,至今已经被关在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里10个月,现被构陷到北京东城区法院,面临非法庭审。

同一天,还有10位北京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至今都关在同一看守所里。他们是许那、刘强、李宗泽、李立鑫、郑玉洁、邓静静、郑艳美、张任飞、焦梦娇、李佳轩。

和孟庆霞一样,他们被非法起诉的主要原因是“往网上发疫情期间的照片和文章”。

走入修炼 其乐融融

孟庆霞的父母都是小有艺术成就的画家,她受家庭熏陶,小时候画画就画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中学毕业后考上了著名的中央工艺美院。此后她便与绘画、美术设计结下了终生的缘分。

毕业后,孟庆霞将艺术与教书育人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画画和教书成了她人生的主要项目。

然而成家后生活的不如意及打击使她身体憔悴、面色暗黄。

1999年,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孟庆霞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短期内萎黄的脸变白了,体内肝气不再郁结,走起路来一身轻,而且像琴弦一样富有节奏和弹性。

她的性格变得开朗、平和,一家人其乐融融。在亲朋好友、同事邻里的眼里,她是一位好女儿、好媳妇、好母亲与极具爱心的艺术家。

身心遭受摧残

1999年7月20日,中共对法轮功发动了史无前例的迫害,刚刚修炼不到半年的孟庆霞不断地受到当地警察和单位保卫科干部的骚扰。

2004年12月30日,孟庆霞被昌平国保警察绑架到洗脑班关押。

2005年,她被冤判5年,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里。那时她儿子刚上学,婆婆身体状况不佳也需要照顾。

当孟庆霞刚跨出监狱大门时,又被中共塞进北京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直到2012年年底才从劳教所回家。

中共屡次的迫害,致使孟庆霞的丈夫与她离婚。身心遭受摧残的她带着孤苦伶仃的孩子在外租房居住。

2015年7月20日,昌平“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人员与公安国保十几人闯入孟庆霞的租屋,将她劫入昌平区看守所,一个月后又秘密转到昌平南口镇陈庄洗脑班。

把孩子拉回正路上

孟庆霞刚从劳教所回来时,儿子因长期倍受外界欺辱,失去家庭的关爱,变成了社会上的小混混,到处打架、惹是生非。

孟庆霞悲愤交加,哭了三天,后想起法轮功师父教导的“真、善、忍”,要用最大的善心对待孩子,孩子也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自她有了这个念头后,孩子突然变好了,非常懂事听话。

孩子聪明、能干,参加了中学一个社团,设计图案,获取报酬。孟庆霞发现那个图案是宣传中共的,就跟孩子说:“这个图案谁看了都会中毒的,咱们不能为了钱害人啊。”孩子马上退出了社团。

有一次她对孩子说:“妈妈没有钱,无法让你过上优越的生活,很对不起你。”

孩子说:“哪里啊,我感激妈妈还来不及呢,是您把我从歪道上拉回来的,以后我要努力赚钱养活你。”

孩子后来考上了大学,因受妈妈追求“真、善、忍”的熏陶与影响,为人正派,受到老师同学的器重。

画中包含强大的正能量

孟庆霞失去了正常的工作,只好靠卖画为生。她将修炼中的心得融入到绘画艺术之中。她画的画不仅题材传统、画卷美好,而且是她用善心和善念去画的。

她的画包含很强的正能量场,就连那个在看守所号房的墙上画的菩萨也是,那里的在押人员都爱看。

当时在看守所里,她还陆续在墙上画了很多各类神仙佛道、嫦娥飞天。中共狱警命令号里的人擦掉画,没有人动手,因为她们大多都明白了法轮功真相,开始相信神佛,在内心里祈求神仙护佑。

最后号长为了积极表现,将那些神仙画擦掉了,结果全身疼痛、哼哼唧唧在板上一连躺了好几天。

尽管她的画笔因一次次被非法关押而折断,但她内心对“真、善、忍”的追求从来也没有丢弃过。

她发现,她先前在心态不太良好的状态下画的画,随着她修炼境界的提升和内心的纯净,画面所带的不良信息会自动解体与消失,作品传递出越来越强的纯善纯美的能量与光辉。

资料来源:明慧网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