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警惕重新包装的海康威视摄像头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稿/程航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3月间,一名士兵蹲在半山腰上检测一枝由海康威视(Hikvision)生产的、可干扰无人机运行的步枪。海康威视的官网曾公布一份报告,它是由武器专家和中共军方(PLA)指挥官联合研究完成的报告,详细介绍了海康威视技术可为中国的坦克、导弹和大炮增强功能。据监视技术专业机构IP Video Market(IPVM)提供的信息,海康威视“曾在新疆的一个军事基地公布十几个有关机器操作训练的招聘广告,但禁止维吾尔族人应聘”。

《华尔街日报》近期曾联系海康威视,寻求置评。《华日》说,“(海康威视的)报告在本月的几天时间里从网站上拿了下来。”一位海康威视发言人对《华日》说,“海康威视现在和之前都没有从事过涉及中国军方应用的研发。”以上这些显然是谎言。这家公司与中共及其国家机构有紧密的联系,这些机构与中共军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海康威视成立于2001年,总部在中国杭州,拥有雇员逾42,000,年收入近一百亿美元,市值960亿美元,其前身是中共政府的一间实验室。它的最大股东是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CETC)的一个下属公司。CETC是中共的一家国有企业集团。

海康威视的一些摄像机具有穿透雾气和污染的功能,并具有夜视、热图技术、人工智能,以及面部和行为识别技术。有些产品还具有防爆功能,可安装在无人机或飞行器起落架上,以进行监视,或针对人群或抗议活动向当局提供警讯;有的产品还配备了麦克风,可以自动将附近的噪音归零。

美国国土安全部2017年将海康威视标记为存在网络安全漏洞的产品,可使骇客轻松访问其200种摄像头。根据IPVM的估计,海康威视的发货数量已经达到数千万。

美国已经充满了海康威视的产品,包括商业、家庭和警局的保安用摄像头。海康威视通过美国分销商,经重新包装其品牌后,将产品销售给买家。这意味着许多买家不知道自己购买的产品是来自于一家不安全的中国公司。

海康威视的摄像头不仅监视美国及其盟友,该公司还雇用美国人和加拿大人为其研发产品。海康威视2017年在蒙特利尔和硅谷开设了两家研发机构。极力为当地增加就业的地方官员可能不会为此提出太多抱怨,因为海康威视计划在2022年前,在北美雇用800名员工。我们的确贱卖了自己。

尽管联邦总务署在2017年将海康威视从美国政府价值660亿美元的采购项目中删除,美国军方近期又从密苏里州的军事基地移除了海康威视的摄像头,现在尚不清楚在美国其它敏感区域是否仍在使用该公司的摄像头。在IPVM发现并公布美国政府采购清单前,孟菲斯警局曾使用海康威视摄像头监视街区,美国驻喀布尔大使馆的电子设备也在这些摄像头的监视范围内。显然,政府采购人员没有通告国务院安全官员(有关海康威视的问题),而我们的(非官方)独立媒体中心(Indymedia)做的比联邦政府更好,他们发现了在我们敏感的政府设施中有中共的线缆(并提议将其从供应商名单中删除)。

如果美国希望拥有网络安全以对抗中共,我们的政府就要提升这方面的标准。同样的准则也适用于我们的盟友,因为海康威视是向全球提供视频监视设备的最大的供应商。法国机场、爱尔兰港口,以及伊朗和巴西都使用过海康威视的产品。2016年,海康威视以1,600万欧元收购了英国的Pyronix,这是一家入侵警报专营商。海康威视在监控设备的全球市场份额从2012年的8%,增长到2016年的21.4%。

海康威视的最大股东是香港的亿万富翁龚虹嘉,其高管中有一些是共产党员,他们也是海康威视主要的国有股东CETC的雇员。龚先生为海康威视的成立提供了资金,同时由政府支持的那间实验室也提供了资金,并在该公司成立之初获得51%的控股权。该公司之后获得了庞大的来自中共政府的合同,用于监视城市和公共事件,包括获得了在重庆的价值12亿美元的“安全城市”合同,该市有3,100万人口。您对此感到安全吗?我没有安全感。

2017年,海康威视的雇员蒲石梁(音译,Pu Shiliang)既在海康威视担任研发总监,又在由公安部管理的一家杭州的实验室担任领导职务。中共越来越多地在全国范围进行监视,其目标是识别违法者和威慑人们的行为,而海康威视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推动者。

美国国防部已经停止从海康威视采购产品,并将该公司列入军事名单,防止美国人投资其证券。2018美国通过的一部法律禁止美国政府从该公司购买商品和服务。2019年美国商务部将海康威视和其它中国AI(人工智能)公司列入黑名单。然而,随着海康威视继续通过在美国重塑品牌,进入我们的家庭和企业,以上这些(法律)改革的效力不会太大。

18世纪的英国哲学家杰里米‧本瑟姆(Jeremy Bentham)设计了一种“全景式”监狱系统,可以让一个警卫监视整个围绕他的所有监房。本瑟姆应该会意识到,当今的中共对他的全景式监狱改革做了进一步发展,针对的是监狱高墙外的人。今天的中国就像一个文化监狱,在监视着整个世界。

如果海康威视可以就其与中共军方的关系撒谎,来自中国的其它企业集团也能这样做。

华为、小米、TikTok、Zoom、阿里巴巴和国家电网公司(State Grid)都是与中国(中共)有关联的技术公司,它们的产品进入了我们的家庭、商业,甚至政府部门。正如这些公司可以重新为其产品和部件打造品牌,从而销售到我们的公共和个人领域,消费者和政府采购专家不会总能意识到,由于自己一贯的、不加区别对待的消费选择,他们可能正在向中国的监狱系统敞开大门。

这种局面应该改变,我们应将所有来自中共的组件或软件等技术产品贴上警示性标签。美国和盟国政府必须对中共的大型科技公司采取更强硬的立场,以确保我们拥有隐私、网络安全和未来的民主。

原文发表在英文大纪元网站:Consumers Should Be Warned About China’s Rebranded Hikvision Cameras

作者介绍:

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硕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政府研究”博士学位(2008)。他是Corr Analytics Inc.的负责人,《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发行人,并对北美、欧洲和亚洲进行了广泛的研究。 他撰写了《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2021年出版)和《No Trespassing》,并编辑《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