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役情最前线】史上最高级别中共官员出逃美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07日讯】6.6李旺阳逝世九周年,香港职工盟旺角摆街站悼念;不要复旦分校匈牙利首都万人上街抗议;中共病毒感染南非爱滋患者,在其体内变异32次;美媒:史上最高级别中共官员叛逃美国;蓬佩奥:调查武汉病毒所曾遭内部激烈反对;美军研发火箭快递,100吨物资1小时送达全球;大象在昆明逛大街,口渴拧开水龙头畅饮。

6.6李旺阳逝世九周年 职工盟旺角摆街站悼念

6月6日是中国民运人士李旺阳逝世9周年,职工盟下午2时起在旺角朗豪坊外设置“悼李旺阳 沉冤待雪”街站悼念。

职工盟成员在场为李旺阳默哀一分钟。当年采访李旺阳的记者林建诚亦到街站献花悼念。

期间不时有市民到街站签名悼念,吊唁册在6日晚上火化,送给李旺阳先生。

职工盟组织干事吴冠君表示,不相信李旺阳是自尽。他指,李旺阳忍受了20多年的牢狱折磨,是一个硬汉。吴冠君相信,李旺阳是被谋害的,因为他离世前数日,曾接受媒体访问,说了得罪政权的话。

职工盟执委吴惠灵表示:“我们大家都说毋忘‘六四’,当然更加要毋忘‘六月六’”。她指李旺阳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警惕大家如何面对一个专制的政权政党。

李旺阳是中国民运人士,长期关注和支持“八九民运”和“六四”事件,被中共当局囚禁逾22年。他于2012年5月22日出狱几日后,接受有线电视访问,主要谈到对“六四”和对中国政治的看法和愿景,并希望中国能早日实现民主。

该访问在同年6月2日播出,四天后即6月6日,李旺阳被发现在湖南省大祥区人民医院逝世,公安称他是自尽,并强行带走遗体火化。外界普遍认为李旺阳是“被自杀”,事件亦引起香港舆论哗然和公愤。同年6月10日,数万港人参与“声讨屠夫政权”游行到中联办抗议,要求彻查真相。

不要复旦 匈牙利首都万人上街抗议

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成千上万民众6月5日展开抗议行动,抗议总理奥班(Viktor Orban)政府要在这座城市兴建中国复旦大学分校的计划。

据法新社摄影师目测,约一万名民众沿街抗议。这场抗议活动是匈牙利今年第一场大型抗议活动。

抗议行动中一张标语写着“不要复旦!要西方,不要东方!”另一张标语则指控总理奥班和其执政右派政党“青年民主党”(Fidesz)讨好中共。

抗议现场一名21岁大学生拉迪奇斯(Szonja Radics)向法新社表示:“奥班和青年民主党将自己塑造出一副反共的形象,但事实上共产党人是他们的朋友。”

另一名22岁青年派屈克说:“我反对跟中国合作,资金应该用来改善匈牙利自己的大学,而不是兴建中国的大学。”

据匈牙利自由派智囊“共和研究所”上周发布的民调,匈牙利人民66%反对复旦大学进驻设分校,仅27%赞成。

从匈牙利和上海复旦大学校长间签订的协议,这间校园将是复旦在欧洲地区的第一间分校。从外流的内部文件披露,兴建这座复旦分校预估15亿欧元费用,中共预料将提供13亿欧元贷款。

但这项规模庞大的计划,让外界对匈牙利外交倾向从西方倒向东方和国家对中共负债飙升,而感到不安,也引发北京当局和布达佩斯市长卡拉松尼(Gergely Karacsony)间的外交纷争。

卡拉松尼此前宣布把布达佩斯几条街道改名,包括“达赖喇嘛路”、“光复香港路”、“维吾尔烈士路”和“谢仕光主教路”,来抗议中共人权。

卡拉松尼曾指出,让中国复旦大学设分校,违背匈牙利人民30年前唾弃共产独裁政权的价值观。

总理奥班去年批准向中共贷款,兴建连接匈牙利与塞尔维亚的“匈塞高铁”,又抢在欧盟之前率先批准中国生产的中共病毒疫苗合法使用,另外还干预司法独立与媒体自由,招致舆论与欧洲各国批评。

中共病毒感染南非爱滋患者 在其体内变异32次

当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努力对抗中共病毒(COVID-19)之时,南非研究人员又有一个不祥的发现,一名爱滋病女患者被发现携带中共病毒7个多月,期间中共病毒在其体内发生了32次变异。

这名妇女是一名居住在南非的36岁女性。虽然她早在2006年就被诊断出患有爱滋病毒,但医生一直无法使用标准疗法控制她体内的爱滋病毒载量。

去年9月,她感染中共病毒后住院9天,但从未出现严重症状。之后的216天里,该妇女的中共病毒测试持续呈阳性。因为她参加了一项针对300名爱滋病患者对中共病毒免疫反应的研究,因而科学家们发现了这一独特病例。

在她体内存留的中共病毒发生了13个与关键刺突蛋白有关的基因变异,以及其它至少19个可能改变病毒行为方式的基因变异。这些突变包括已经出现的被列为受关注的变种。

这项新发现使人们担心,爱滋病毒可能会使消除中共病毒大流行病的努力复杂化。领导这项新研究的南非夸祖鲁-纳塔尔大学(University of KwaZulu-Natal)遗传学家奥利维拉(Tulio de Oliveira)告诉《洛杉矶时报》,如果这名妇女的案例被证明是有代表性的,将意味着那些被感染但没有得到药物控制的爱滋患者可能成为“整个世界的变异体工厂”。

奥利维拉表示,如果发现更多这样的病例,他提出了一个前景,即爱滋病毒感染者可能成为中共病毒新变种的来源,因为病人携带中共病毒的时间可能更长。

美媒:史上最高级别中共官员 叛逃美国

病毒威胁著全球人类的生命,世界一直在调查病毒来源的真相。

今年5月底,拜登下令美国情报机构调查病毒的起源。多家美媒披露,拜登本来已排除了病毒起源于武汉实验室的可能性,而情报官员掌握的大量证据,促使拜登改变了态度。

据美媒“福克斯新闻”当家主播卡尔森(Tucker Carlson)6月4日撰文说,武汉实验室泄密的故事变得更加有趣了。他在保守派媒体“红色州”(RedState)工作的朋友得到美国情报界人士消息,一名史上最高级别的中国叛逃者已来到美国。

情报界人士表示,这名中国叛逃者已经与国防情报局(DIA)合作了3个月,直接向美方透露了中共的“特殊武器计划”,其中包括“生物武器计划”和“冠状病毒”等。

情报界人士称,美国防情报局并没把这名叛逃者往上呈报,而是留在国防情报局内部秘密保护起来。国防情报局领导层认为,FBI、中央情报局(CIA)和其他相关机构,都存在中共间谍,因此想方设法防止CIA和国务院接触到此人。

而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也向美国防情报局证实,由中国叛逃者提供的资讯是“非常技术性”的信息。

此消息也得到曾获美国艾美奖的记者豪斯利(Adam Housley)核实,他发推文说,美情报人员透露,中共试图制造病毒的各种变异株,造成“病毒来自蝙蝠”的表象,以掩盖它其实来自实验室的事实。人们认为病毒是意外泄漏的,但其实是中共任其传播出去。

蓬佩奥:调查武汉病毒所曾遭内部激烈反对

早在2020年4月,时任总统川普和时任国务卿蓬佩奥都曾公开指出,病毒可能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并呼吁中共允许独立调查员访问武汉病毒研究所及其实验纪录。但中共至今仍拒绝配合调查或提供相关信息。

6月3日,蓬佩奥向英文《大纪元时报》证实,在他努力想查清中共病毒如何从中国传播到美国时,遭到美国政府内部的激烈反对。

蓬佩奥卸任前的1月15日发表了一份声明说,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病毒疫情蔓延之前数个月已经出现病毒症状。而该研究所在进行功能增强实验,也曾询问美国纳税人资金可否被用于该研究所的中方秘密军事项目。

蓬佩奥表示,即使他当时发表这份声明也很费劲。他说,当时的一个主要障碍是重要证据部分在情报机构手中,这些机构反对公开发布这些证据。

前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3月份告诉美媒CNN,在他支持实验室泄漏说后,一些同行竟然向他发出死亡威胁。

报告:有白宫官员阻止中共病毒溯源调查

6月3日,美媒《名利场》杂志发表的一份近12,000字的调查报告中披露,在川普时期,白宫官员警告内部领导人,不要对病毒起源进行调查,否则可能会打开一个“装满蛆虫的罐子”。有至少4名前白宫官员说,他们曾经被警告,不要调查中共病毒的起源。

调查报告还称,在美国,利益冲突是阻止中共病毒溯源调查的重要原因之一。

根据过去的公开纪录,早在2012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和“生态健康联盟”的非牟利性基金会,用美国税金资助了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的部分功能增强研究。

调查报告称,过去5年间,“生态健康联盟”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获得了34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其中近60万美元由该组织拨给了武汉研究所进行“功能获得性”研究。这些因素每一步都在阻碍对中共病毒起源的调查。

美军研发火箭快递 100吨物资1小时送达全球

火箭货运已成为美国空军优先考虑的最新先锋项目。据《空军杂志》消息,美空军正在扩大一项小型开发计划,从太空运送货物,使用火箭可在1小时内将100吨重的货物快速运送到世界任何地方。

美国《空军杂志》6月4日报导说,这项名为“火箭货运”(Rocket Cargo)专案的试验性军事计划,将研究并帮助开发“让火箭降落在各种非传统材料和表面上”、设计“火箭货舱和快速装卸物流”以及从火箭空投“货物”的能力等。

据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AFRL)指挥官Heather L. Pringle少将在一次简报中说:“我们将与太空部队一起研究国防部物流的商业能力。”火箭货运被设想为国防部与商业能力的接口,在一小时内将多达100吨的货物运送到地球的任何地方。

大象在昆明逛大街 口渴拧开水龙头畅饮

中国云南15头“北上”的大象,日前进入了昆明市晋宁区。

截至6月4日,大象群没有再继续向北,而是转向西南迁移了6.6公里,持续在昆明晋宁区双河乡活动。当地政府沿途投喂食物,诱导象群向西、向南前进。村民或者被疏散,或者被要求呆在家中。

网上传出的影片显示,大象进入空无一人的村镇,悠哉游哉地逛大街。它们没有破坏房屋,只是在途中觅食,市民则躲在家中远远地观望大象。

一位村民拍到,大象逛得口渴了,发现路边有一个水龙头,就用象鼻拧开,开怀畅饮。同行的几头大象都来喝水,一个喝完了,另一个接着喝,都喝饱喝足走了,只留下水还在哗哗地流。

村民笑说:“怎么不关水就走了,节约用水没看到吗?”

大象群从热带的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猛养子片区出发,横穿亚热带季风、温带和中亚热带半湿润冷冬高原季风气候区。这群远离故土的大象,完成了一项五百年来都没有过的壮举。

订阅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hannel/5fd35335-5b74-433e-8b76-400a987409bb

关注YouTube:https://bit.ly/2GoCw6Y

役情最前线》制作组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