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林一:中共对欧四大战略支柱现裂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欧投资协定》、中国-中东欧合作机制(“17+1”机制)、“一带一路”是中欧关系之间的四大支柱。到目前为止,还不能说中共对欧战略已经完全失败,但是这四大支柱都已显现裂痕。

中共对欧四大战略支柱现裂痕

在中共的四大战略支柱中,最重要的是中欧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03年10月13日,中共公开首份对欧盟的政策文件。同日,欧盟批准第五份对华政策文件《走向成熟的伙伴关系》,首次将欧中关系定位为“战略伙伴关系”。

随着美中贸易战越演越烈,2019年欧盟对中共的定位出现了明显变化。当年3月12日,欧盟发表对华战略文件《欧盟—中国:战略展望》,定位中共既是“合作伙伴”、也是“经济竞争者”和“制度性对手”。

这一变化让中共不安。

在历时7年谈判完成的《中欧投资协定》遭欧盟冻结后,王毅公开呼吁中欧间“唯一恰当定位就是全面战略伙伴”。此话隐含的意思是,目前中欧间已经出现了其它定位,并非中共想要的。

同一时期出现的,还有立陶宛公开声明退出中共主导的“17+1”机制。

意大利新任总理德拉吉在3月31日阻止半导体公司LPE向中共国企出售股份,此举具有标志性意义,被视为中共“一带一路”战略在欧洲搁浅。意大利在2019年加入中共“一带一路”战略,意大利本身是七国集团(G7)一员。

到目前为止,中共对欧的四大战略支柱: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欧投资协定》、中国-中东欧合作机制(“17+1”机制)、“一带一路”都出现了裂痕。

对欧制裁影响面扩大 中欧关系继续下行

今年3月,中共制裁了包括5名欧洲议会议员在内的10人及4个实体。这个制裁直接导致《中欧投资协定》被欧洲议会冻结,但是其它中共意想不到的后果也正在出现:原本局限于新疆的中共人权问题,渐渐衍生出了各类其它问题。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于6月7日宣布在跨国11个立法机关发起行动抵制北京冬奥,呼吁各国领导人拒绝出席。而遭中共制裁的斯洛伐克籍欧洲议会议员莱克斯曼(Miriam Lexmann),正是IPAC的主席。之前,IPAC已经推动了英国、荷兰等国议会认定中共在新疆实行“种族灭绝”。

近日,欧盟同意针对封锁本国市场的第三国投资者建立制裁机制“国际采购工具”(IPI)。欧洲议会议员包瑞翰(Reinhard Bütikofer)代表德国绿党在欧洲议会处理该提案,他在今年3月也受到中共制裁。

遭中共制裁的比利时议会议员科格拉蒂(Samuel Cogolati),在最近宣称阿里巴巴是个间谍窝。

随着欧盟整体对中共的敌意增多,即便中共不愿,中欧关系仍将继续下行。

欧盟暂用“防守反击”策略 将联美施压中共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导,德总理默克尔在5月28日的全球解决方案高峰会(Global Solutions Summit)上,主张基于共同规则与中共发展多边合作。默克尔认为,虽然不同国家间存在体制差异和竞争,各方必须都遵守共同规则。

默克尔还说,版权、公平竞争、政府补贴等问题需要讨论清楚,否则世界上将不会有公平竞争。

默克尔此言既呼应了美国务卿布林肯一直要求中共遵守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也表达了欧洲对中共产业政策及补贴等问题的忧虑。

从欧美的角度看,中共的产业补贴包括,如中资企业会从地方政府那里免费或低价获得土地,用水、用电价格低廉,厂房、设备、甚至生产出的产品都可能享受到补贴。然后,中企会将产品输出到国际市场“竞争”,直接导致欧美企业破产。

对欧洲来说,1999年中共党魁江泽民访法,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陪同江参观法国里昂最新高速火车车厢的一幕仍历历在目。如今,中共获取了欧洲多项高科技后,却让欧洲面临着在本土制造业市场上节节败退的尴尬局面。

今年5月31日,中共宣布,国企中车的双层动车组已开始出口欧洲,将在奥地利、德国、匈牙利等5个国家铁路线上运行。

去年12月,中车唐山击败了德国西门子等公司,获得葡萄牙地铁列车的合同。

中企正在法国供应风力涡轮机,在挪威销售巴士,在波兰建设电网。中企的能源车正蜂拥进入欧洲市场。

为对抗中共对欧洲市场的蚕食,欧盟不得不出台多个政策。

首先是“国际采购工具”机制IPI。未来,对于封锁本国市场的国家,其投标人要么将被排除在欧盟公共合同的招标之外,要么接受最高达40%溢价。这个措施主要针对中企。

除了IPI之外,5月5日,欧盟公布了旨在打击获取政府补贴的外国企业的规则草案,主要针对的也是中企。

与此同时,欧盟开始松动自身的产业政策,推动了法国阿尔斯通公司(ALSTOM)与加拿大庞巴迪运输公司的合并。合并后,阿尔斯通将明显缩小与中共中车的体量差距,成为全球第二大轨道交通装备制造商。

这些动作体现了欧盟对中共在经济层面的焦虑,可被视为是暂时性的“防守反击”策略。

这些做法可以有效防止或减弱中企对欧洲市场的蚕食,但是对于欧洲之外的市场,欧企仍无法与中共竞争。换句话说,这只是为了保住欧洲市场而采取的临时措施,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对欧盟来说,从其全球企业竞争力的角度来看,其根本目标只能是遏制、改变中共扭曲市场的产业政策,从而达到增强企业竞争力的目的。在这点上,欧盟与美国的利益完全重合。随着《中欧投资协定》被冻结,与美国联手,对中共施加更大压力,迫使中共改变其产业政策,从中国市场获取更大利益,几乎成了欧洲的唯一选择。

欧美也已经认识到,从习近平和中共一方来看,大幅改变其产业政策及补贴行为,意味着习以前所说和所为都将被推翻。除非习和中共真的出现生存危机,否则可能性极小。

可以预见的是,为了达到双边贸易及市场上的平衡,欧美联手采用各种手段迫使中共开放更多的市场,且改变一部分产业政策,事实上成了可操作性的目标之一。而对中共的这个要价,也会超越《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和《中欧投资协定》在谈判中达成的内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