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美政科界内部角力 美媒揭病毒溯源之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09日讯】观众朋友们好,我是横河,欢迎大家来到横河观点频道,今天是6月8日,星期二。

今天焦点:美国疫情追责大反转,《名利场》长文揭美政府COVID-19起源的内部之争,强大的“功能增强”官僚系统,民间志愿者团队,达萨克的基金和关系,国务院事实核查出台的背景。

《名利场》长文揭美国政府内部压制COVID-19起源的不同观点和调查的阻力,政府内存在强大的“功能获得”官僚系统和打开潘朵拉魔盒的恐惧,受达萨克柳叶刀》“不科学”文章的刺激,追查病毒起源的跨国团队DRASTIC民间调查小组的发现;中共CDC主任向美国CDC主任哭诉病毒人传人,达萨克再难假装中立;国务院事实核查怎样出台的,美国疫情溯源追查掩盖和风向大转的可能原因。

《名利场》长文揭美政科界内部角力

6月8日,星期二,谈《名利场》长文揭示美国政府和科学界封杀病毒起源不同观点的故事,以及背后的政治和科学角力。

先介绍一下这篇文章,首先说明一下,我今天主要介绍《名利场》的文章,不是综述疫情争议,昨天“热点互动”节目很多观众留言为什么不提闫丽梦。如果是讨论科学证据,自然会提,可以去看我以前的节目。现在是讨论官场之争。

DRASTIC,一个非正式的志愿者组成的国际网络寻找病毒起源的真相。Demaneuf,一个新西兰的数据专家,被2月19日《柳叶刀》的27个专家的文章吸引,认为文章完全不科学,开始调查,慢慢地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从世界各地加入,形成一个网络,起了个名字:调查COVID-19的去中心化激进自治搜索团队(Decentralized Radical Autonomous Search Team Investigating COVID-19),其中有些工作会在这篇文章中多次提起。

美国政府中有巨大的“功能增强”官僚系统

美国政府的调查,不要打开潘朵拉盒子。

2019年12月9日,国务院四个小组的官员开会,讨论要求中共允许彻底的调查,但对如何向公众交代有争议,这时他们已经知道了武毒所(WIV)2019年秋天三名研究人员患病的情报,然而国务院国际安全和防扩散局的生物政策主任Christopher Park提议不要说任何会把矛头指向美国政府自己在功能获得研究中的作用的话。Park本人参与了2017年取消对功能获得研究的禁令。

与会者彻底震惊,嗅到了掩盖的气息,美国政府两个部门负责调查:国务院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务院开始只关注掩盖,后来余茂春开始注意WIV并整理出文件交给蓬佩奥。

最先引起注意的是2020年1月份的中文社交网络,转折点是2月中国学者萧波涛的预印版论文,直指武汉CDC实验室和WIV。这时,博明批准NSC成立了病毒溯源小组,人员很少,因为政府部门太多反对溯源实验室的了。

政府病毒学专家提请团队注意2020年4月一篇文章,23个作者中有11个来自军事医学科学院,文章测试了人化鼠肺对SARS-CoV-2的易感性,追溯回去,这个小鼠模型在2019年夏天就有了,问题是,中共军方是要检测哪种病毒更容易感染人吗?

他们认为自己找到了证据,开始接触其它联邦政府机构,然而却遇到了阻力,全是负面反馈。

原CDC主任受到死亡威胁,不是来自政客而是来自科学界,Dr. Richard Ebright表示,当第一次听到新型冠状病毒时,他联想到武汉病毒所,毕竟全世界只有另外两个实验室做类似研究。德州和北卡。

云南墨江矿洞

DRASTIC的一位印度年轻成员TheSeeker通过中国知网查到了一篇2013年的昆明的硕士论文,挖出了墨江矿洞的故事,6名矿工清理矿井底部的蝙蝠粪便而患病,送到昆明医大一附院,症状:咳嗽、高烧、呼吸困难。

医院找来了钟南山,立刻怀疑是病毒感染。几个月内,6名矿工死了3个。样本送到武毒所,检查结果是SARS抗体阳性。全国研究者都去墨江采集标本,为什么蝙蝠病毒可以感染人,2013年石正丽的自然杂志论文表明,有蝙蝠冠状病毒可以通过ACE2受体直接感染人。

2014年到2016年,石正丽团队继续研究哪种蝙蝠冠状病毒可以感染人,只有一种是最接近SARS的,就是RaBtCoV/4991。2020年2月3日,石正丽发表文章,宣布一种新的冠状病毒RaTG13和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基因最接近。

此后石正丽给出含糊、有时矛盾的关于RaTG13的说法,但一些研究者发现RaTG13和Ra4991一样,到6月科学杂志采访时,石正丽承认是改名,但如果是改名字,就有隐瞒云南矿洞来源的嫌疑。

一个月后,达萨克和石正丽发表了从2010到2015他们检验过的630个样本,DRASTIC的专家发现至少有8个样本和RaTG13接近但没有被标记。

高福和Redfield 中美CDC主任关系密切

2020年1月3日,高福打电话给Redfield,谈到肺炎病例似乎都接触过海鲜市场,Redfield马上表示提供美国专家帮助,但Redfield同时注意到家庭几名成员染疫,高福表示不会人传人,但Redfield提请他在社区做更多的检测,结果是高福打回来哭腔哭调地说很多病例和海鲜市场无关,确实人传人。

Redfield立刻想到武毒所,有一个办法可以排除嫌疑,就是检测武毒所人员的抗体。他再次表示可以提供专家帮助,但没有反应。

功能获得研究和达萨克的故事

生态健康联盟(HHS P3CO Framework)(for Potential Pandemic Pathogen Care and Oversight)2014年获得3.7mil(百万)美元基金,不受P3框架影响,到2018年,生态健康共获得15mil基金,多个联邦基金,包括从国防部、国土安全部、国际发展署,石正丽获得1.2mil,包括66.5万从NIH而来,59.5万从国际发展署,部分通过生态健康。

一次记者会后,NIH根据白宫要求停止了这笔基金。这个决定引发81位诺贝尔奖得主的联名抗议,60分钟节目还做了一期节目批评川普(特朗普)政府的目光短浅。

达萨克组织了2月19日的《柳叶刀》文章,但却希望自己和美国病毒学家Baric等三人不签名以体现独立性,但最后他自己签了,至少另6名签名者是在生态健康工作或受他资助。

国务院事实核查出台

国务院小组到去年夏天已经放弃了,却得到国外消息,重要情报在美国情报机构手里,结果就是3人得病住院的消息,后来又发现了5月份能源部实验室的结论,但在向武器控制和国际安全副国务卿Chris Ford简报时却遇到了敌意。

今年1月7日,国务院团队组织了一个视频会议,包括Baric、Alina Chan等,最终导致了1月15日的事实核查。

世卫调查和武毒所数据库

美国推荐了三位专家,都没有被接受,美国只有一个人参加:达萨克。达萨克表示没有必要要求看下线的数据库,石正丽说是疫情导致网络攻击,达萨克说没有任何数据表示有接近中共病毒的冠状病毒,但事实上数据是2019年9月12日下线的,比疫情爆发早了3个月,根据DRASTIC的发现。

风向转变的原因

1. 《名利场》文章认为是5月2日,原《纽时》科学记者Nicholas Wade,发表了一篇长文在Medium。讨论两种可能性,其中引述了大卫‧巴尔的摩的话:蛋白酶(Furin)是smoking gun,由于巴尔的摩的身份和远离阴谋论者;

2. 出逃高官,由于他提供的消息在情报系统内部得到专家认可,导致政府官僚系统转向(这不包括政治人物,保守派长期有议员坚持追责的);

3. 不是良心发现或转变观点,《名利场》文章还在继续批评川普、保守派媒体坚持揭露真相的努力为阴谋论,同样的事情,同样的证据和逻辑,为什么保守派说了就是阴谋论而左媒说了就不是?同样的证据逻辑,别人能在一年前就能看出来分析出来的,左媒到现在才开始看明白,不知是真的智商不够还是偏见蒙住了眼睛。

压力开始增加,5月19日,NIH主任科林斯发表声明,NIH和NIAID都从来没有资助过冠状病毒的功能获得研究以增加对人的传染性和致死性。

5月28日,拜登要求情报机构90天报告后两天,美国参议院通过决议,要求世卫彻查病毒起源。

《华尔街日报》和英国《每日邮报》还在翻炒美国能源部Livermore实验室的实验,似乎大家都唯恐赶不上潮流了。

政府官员阻止追究的原因:反川、亲共、牵连

科学界原因:反川、亲共、利益

角色互换,专业和良知,TSRI的安德森最早发电邮给福西,指出病毒序列不符合进化理论,病毒基因中不寻常地少于0.1%,需要仔细分析才能发现其中有些(潜在)看上去像被改造的。

两个月后,他改变了自己的观点,发表了题为《近端起源》的论文,有助于NIH继续给功能获得研究的资助,5个月后,他从NIH的新发传染性疾病研究中心拿到188万资助,同一个项目达萨克比他还多拿了154万。殊途同归。

而北卡教堂山分校的Baric正好相反,和石正丽合作发表论文,达萨克为了是文章看上去中立更有说服力而劝他不要签名,但最后他成为18位科学杂志公开信要求进一步查清病毒起源的专家之一。

订阅横河观点:https://bit.ly/3pHMthA
支持我们:https://donorbox.org/henghenews
订阅“横河观点”优美客频道:https://www.youmaker.com/c/HengHe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