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平”与“内卷”:中国人民真的不想再当“韭菜”?

作者:文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韭菜”是近年中国“老百姓”自嘲的用语,跟“待宰羔羊”的意思差不多,当人民富起来成了丰美韭菜时,就会成为官员及商人收割的对象。近年在中国不断上演各种大大小小金融骗局及股市坑杀股民等等贪官跟奸商同流合污的剧码,中产阶级能被剥皮的都剥皮了;另外,地方政府为了提高卖地收入,与发展商合力不断拱抬地价,间接推高房价,奋发向上的人无法真的富起来,为了买房只成为一束束被割的“韭菜”。多年来,在中国共产党鼓吹的物质主义下,少数暴发户成了高价消费品的爱好者,前些年在香港甚至经常出现中国贵客在精品店门外排队的画面。但对于90后的中国年轻人来说,这种追求是不切实际的。中产阶级贫穷化早已是不争的事实,中产家庭的孩子长大后相当清楚富人的生活方式高不可攀,说到底就是花不起钱。

近月“躺平主义”突然冒出来,正是反映90后对目前生存状态的一种无声抗议。简单来说,“躺平主义”倡议“不买房、不买车、不结婚、不生娃、不消费”等所谓的六不主义,其实这不是一种什么政治主张,而是一种生活哲学,目标乃“维持最低生存标准,拒绝成为他人赚钱的机器和被剥削的奴隶”。虽然遭到官方打压及删文,但是这股风潮在年轻人中间迅速扩散。

官员们当然视这种消极态度为一种政治上的叛逆,面对叛逆的年轻人,一切都要自己说了算的共产党,一定要出来训斥一番并打压相关言论,官媒异口同声地说出“认命可以,躺平不行”之类的话,并谴责“躺平”论调乃有害的“毒鸡汤”。官方提醒年轻人“低欲望的本质原因是发展动力不足”,但“中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劳动力资源充沛,具有超大规模市场优势,中国经济发展前景广阔。也就是说,在这片土地上,只要足够勤奋依然能自我实现、自我成就”。可惜的是,中国劳动人口比重其实于 2010 年后已经反转下降,人口危机更是迫在眉睫。“躺平主义”的大流行比武汉肺炎大流行对人口结构的负面影响可能更大,无疑是雪上加霜,不想自己及下一代当韭菜的千禧世代会有自己的方式回应。

值得关注的是,“躺平主义”的大流行跟更早些年中国出现的“内卷化”现象有一定的关系,青年人为何逐渐看清他们的处境?正是因为“内卷化”的现象在二千年起逐渐浮现,所谓“内卷化”是指投入不意味着发展,多劳也不一定多得,这也是“内卷”概念在过去能引起共鸣的原因。“内卷”概念之流行是企业、家庭或个人越发感受到大家都在投入到一种同质性高但无太大效用的竞争中,而这种竞争没有促进对团体或个人更大回报及生活上的实际改善。

千禧世代在二十年前大多都是独生孩子,在长大的过程看到他们父母辈这上一世代的独生儿,在不断打拼的过程中往往因为社会“内卷化”而遇到瓶颈,往上流的机会本来就越来越小,又遇到都市中的压力,父母都不想自己成为失败者,更不想独生儿女失败,结果是掉入恶性循环,越想成功就发现努力跟收获不成正比。更可悲的是,辛苦赚来的钱不是在被坑就是投入去买房。

第一代独生子女长大成家后发现不单要养育儿女,更要抚养父母,千禧世代作为第二代独生子女正是看到父母的“可怜状况”才了解“躺平”的必要性。面对这种表面上不合作态度,中共毫无对策,说教或者干脆不当一回事。可是,随着高龄化加速,未来主要的劳动人口若处于一个消极的状态,恐怕会加大维持中共所迷信的“经济发展”中之难度。

梁文韬(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