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强行抽血 家人疑潘绪军被活摘器官杀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18日讯】江苏沛县中学英语教师潘绪军,出狱前十天被迫害致死,狱医拿出潘绪军的器官,对家人说是得了“脑溢血”死亡,但潘绪军的家人都不接受这一说法,并怀疑潘绪军被活摘器官杀害。潘绪军曾在冤狱期间被强行抽血,当时警察手持电棍,气氛恐怖。

据明慧网报导,江苏省徐州市沛县善良教师、法轮功学员潘绪军先生,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九日被沛县公安局城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一六年被沛县法院枉判五年半,随后被劫入江苏省洪泽湖监狱迫害,冤狱期满的前十天,即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八日被迫害致死,终年55岁。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八日,也就是潘绪军应该刑满释放前的十天,洪泽湖监狱方面通知潘绪军的家人去见潘绪军。当时潘绪军已经躺在太平间里,有狱医拿出潘绪军的器官让他的家人看,说是我们已经鉴定潘绪军得了“脑溢血”死亡。当时潘绪军的家人都不接受这一说法,怀疑潘绪军被活摘器官杀害。监狱方面提出答应给潘绪军家人一些赔偿,一开始家人都不同意接受赔款,说要控告他们,后来监狱方面又通过潘绪军所在县、镇、村的干部与潘绪军的家人沟通协商,其实就是威胁利诱,逼迫潘绪军的家人同意接受赔款私了。

直到三个月后,潘绪军家人被迫接受了赔款私了,具体赔偿数字家人不愿意说,然后就火化了潘绪军的遗体,安葬在潘绪军所在村的墓地。

潘绪军(潘序军),男,55岁,江苏省沛县沛城镇潘阁村人,大学本科毕业,原沛县初级中学英语教师,曾在沛县张寨中学任高中英语教师。一九九六年八月,潘绪军开始修炼法轮功(又称为法轮大法),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原来的慢性鼻炎、中耳炎、直肠炎康复,三十多年前动手术留下的右髋关节僵硬强直,修炼法轮功后可以双盘一个多小时,堪称当今世界康复史上的奇迹。

修大法后,潘家庭幸福、邻里和睦,邻居说:“怎么从来看不到你们家吵架?”在学校里,潘绪军经常早来晚走,尊重、善待每一位学生,义务为学生加班辅导,毫无怨言,义务为学生联系辅导用书,把书商给的回扣全部折算成学生用书,免费奖励给学习进步较快的学生。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潘绪军因坚持按真善忍原则做好人,遭中共无理骚扰、绑架、强制洗脑、非法判刑等迫害,历经毒打、长时间不让睡觉、野蛮灌食、冬天用凉水灌脖子和棉鞋、不让睡觉、捂住嘴往鼻子里灌水、冷冻、开水烫脚、反背铐在车间货架上几小时、恐怖约束腰带(一种中共禁止炼法轮功的、专门制作的限制双手在腰部的皮制腰带)、掐脖子六、七次近乎窒息等十余种酷刑折磨迫害。

一、学校和公安警察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后,修真向善的潘绪军经常被县公安局和沛城派出所警察等非法传唤、提审、骚扰、抄家、关押等,家人常常因潘绪军突然被带走(有时是晚上十点多)而提心吊胆。

在学校里,校长季传民逼迫潘绪军交出几本法轮功的书,逼他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还停止了潘绪军的英语教学一年半(直到把潘绪军绑架到县看守所洗脑班)。期间要潘绪军正常上班却不安排任教,进行精神折磨;在多次教职工会议上类似文革批斗式的无理对待,侵犯了公民信仰自由和人格尊严;周日、节假日、寒暑假要呆在学校里,侵犯了公民的休息权;遇到上边敏感的日子还被非法软禁在校长室,整晚不让回家,由校政教处的主任胡玉军陪着,随意非法拘禁,剥夺人身自由。

二零零零年七月,暑假里,潘绪军被非法软禁在学校里好多天。七月中旬的一天,季传民校长打电话给沛城派出所恶告,潘绪军被董立顶所长和警察张宗建非法传唤、关押在派出所留置室至次日中午十点才释放。

中共电视台等传媒铺天盖地诬陷法轮功的宣传和沛县初级中学、沛县公安部门及610办公室等连续的迫害给本人、家人的精神和生活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潘绪军在重重迫害和压力之下精神几近崩溃。

二、沛县看守所──湖屯乡政府洗脑班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初,就在陷害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后不久,潘绪军就被县教育局(局长司云诗)、学校(校长季传民)和沛城派出所(警察张宗建)从学校绑架到沛县看守所洗脑班。

沛县看守所洗脑班的墙上竟然对外挂牌称“法制教育学习班”(其实是利用绑架、非法拘禁、暴力、谎言、强制洗脑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的黑监狱)。

在沛县看守所里,潘绪军被非法长期关押、剥夺人身自由近一年之久,约10000元工资被县“610”非法扣押(单位被勒索每月要给“610”1500元),均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涉嫌非法拘禁罪、侵占工资罪、敲诈勒索罪。潘绪军被禁止学法炼功,强行灌输诬蔑陷害法轮功的恶毒谎言,家人亲朋被动员来劝说放弃信仰自由和良心,进行精神折磨。

半年后,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该洗脑班迁至湖屯(李集)乡政府大院内,潘绪军和另外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在这里。他们被逼迫学习诬蔑诽谤法轮功的东西、挂诽谤法轮功的横幅、整理院内的花园的地种菜、学练太极拳等。

三、流离失所、绑架关押、枉判九年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潘绪军和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曹后存、王新春从湖屯乡政府洗脑班走脱。沛县“610”悬赏二十万,操控沛县公安局(原局长吕伟)、县城各单位抽调并胁迫几百人,耗费几十万百姓的纳税钱,在县城各路口、车站、旅馆、北京(非法截访)等地守候,非法抓捕几位对社会无任何危害的善良百姓。

二零零二年八月,已在外流离失所八个月的潘绪军被绑架,之后被劫持到蚌埠市火车站宾馆,在那里,被一恶人打得脸肿胀变形,第二天又被劫持到安徽固镇火车站宾馆,坐在地上被非法刑讯逼供,又被劫持到江苏丰县某宾馆,戴手铐坐地上非法审讯,几天后潘绪军被劫持到丰县看守所。潘绪军被禁止炼功、穿黄马甲、逼做奴工(编织一种水果筐的盖子)。期间李传忠(已死)、孔令华(国保大队负责人)非法提审潘绪军约两次。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潘绪军被从丰县看守所劫持到沛县看守所,被强制搜身、穿黄马甲,在监室被强制背监规、禁止炼功。到沛县看守所不久即被沛县检察院和公安局非法逮捕。二零零三年七月,沛县法院在县电信局二楼会议室非法开庭,公诉人不准潘绪军为法轮功辩护,非法剥夺公民辩护权。在正阳路原法院内,潘绪军被沛县法院枉判九年。潘绪军依法上诉,徐州市中级法院来了两人(男的,约五十多岁,个高;女的,二十多岁),非法提审后,没有开庭,维持原判,没有判决书。

四、第一次在江苏省洪泽湖监狱逾八年冤狱迫害

二零零三年九月底,潘绪军被沛县看守所强加脚镣手铐第一次劫持到江苏省洪泽湖监狱黑窝里。

在洪泽湖监狱里,潘绪军曾遭受毒打、长时间不让睡觉、野蛮灌食、冬天用凉水灌脖子和棉鞋、不让睡觉、捂住嘴往鼻子里灌水、冷冻、开水烫脚、反背铐在车间货架上几个小时、恐怖约束腰带(一种禁止炼法轮功的专门制作的限制双手在腰部的皮制腰带)、掐脖子六、七次近乎窒息等十余种酷刑折磨迫害。

二零零八年,沛县籍犯人张磊(住沛城东关),在恶警姚东亚的指使下,对于不配合站队、报数的潘绪军用右手臂夹着他的脖子在地上拖了十几米,致使他几乎丧失生命。

二零零九年二月至五月,潘绪军绝食绝水一百天反迫害,要求监狱无罪释放。监狱不但不放人,反而对他开始了长达九个月的攻坚迫害,以迫使潘绪军放弃真善忍的做人原则,终未得逞。期间所施行的酷刑折磨包括:野蛮灌食、毒打致使脸部多次肿胀、嘴破流血、多次连续多天不让睡觉、叫多名犯人架着潘绪军在地上转着圈拖,用凉水泼身,甚至灭绝人性的把潘绪军按到地上捂住嘴往鼻子里灌水!

而此时潘绪军因长期绝食已瘦弱脱像、生命垂危。晚上轮流值班的犯人把生命垂危的潘绪军四肢绑在床上许多天,同时为了剥夺他的睡眠权利,用方便面调料抹他的嘴,用针管往他的鼻孔、眼睛里注水,用胶布撑开眼皮,用凉席上抽出的草棒捅他的鼻孔,用手按着潘绪军的头来回转动致使他颈椎伤残。

九个月、每天二十四小时地狱般的恐怖折磨,施加在一个仅仅为了坚持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教师身上。长期不间断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使得潘绪军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浑身乏力,血压低至43(正常为80-120)。一段时间的记忆丧失,连当天的事也不记得,心脏跳动极弱,手捂胸口竟摸不到心跳。有一次拔草时轻轻弯腰就两眼一黑,失去知觉,过一会才缓过来。

在潘绪军绝食反迫害、生命垂危期间,医院监区甘院长两次给潘绪军测量心电图,未告诉检查结果。护士几次抽血检查,或者血量少,或者抽不到血。在宿迁市医院,强制给戴着手铐的潘绪军用某种仪器、躺在床上检查身体,也未告诉检查结果。在监狱医院检查肝功能一次,也未告诉检查结果。

在医院监区的前院,许多犯人和潘绪军被强行抽血,警察手持电棍站在旁边,气氛紧张、恐怖。这些频繁的检查全部发生在潘绪军绝食反迫害、恶警恶人对他酷刑洗脑折磨、生命垂危也不准他炼功、甚至连上厕所、睡眠、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权利都要用酷刑剥夺的期间。

监狱一方面极尽一切邪恶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甚至迫害致残、致疯、致精神病、致死;另一方面,却又对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健康信息极为关心,似乎很矛盾。但是想到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密令:“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新三光政策,以及这些年来正在被国际社会持续曝光的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滔天罪恶,不由得使人作以下联想:采集法轮功学员身体、器官方面的信息,以备摘卖人体器官之需!

潘绪军被迫害的九死一生,颈椎、腰椎、心脏伤残,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回到家中。

五、坚持修心向善 再被枉判五年半、迫害致死

二零一四年秋天的一个下午,潘绪军骑车路过一个躺在大道边的男子身旁,一辆电动车倒在路边,车筐里有一顶奔丧事的白帽子,那人酒气很浓,头下还有血迹,看样子是在回家的路上,醉酒倒在路旁。潘绪军喊那人不醒,后在一位也是过路的四十岁左右的大姐的建议下,找到那人口袋里有手机,联系上了可能是那人的同事,叫来了救护车,直到那人被救护车拉走潘绪军才回家。那位过路的好心的大姐对其他的过路人说:“我没走,是给他作证的,他也是过路的,没想到现在还有这样的好人。”

二零一五年四月,沛城派出所至少六个警察,几次到潘绪军家骚扰,还到潘绪军妻子上班的地方骚扰。四月十三日晚上八、九点钟,东关社区警察张灿(女,20多岁)等五个警察,其中两人二十多岁,两人三、四十岁,年龄较大的人称梁所长,他们在楼梯口拦住潘绪军要求拍照、要手机号、要到家里去看看等无理要求,被潘绪军拒绝,并告诉他们:你们的到来给我的家人带来了害怕、给邻居们正常的生活带来了干扰和担心。僵持近一小时,他们才离开。

二零一五年五月四日下午两点多钟,沛县沛城派出所张灿等两、三个警察再次骚扰潘绪军和邻居,他们身穿警服,大声敲门,以走访为名进入居民家中,进行拍照、要户口本、查探邻居家私人信息,给居民带来不安和惊恐。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九日晚,潘绪军回家时被蹲坑的警察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在沛县看守所;潘绪军在被关押在沛县看守所期间,因坚持在监室炼功,被多名看守所警察用橡皮棍殴打,以致放风时,需要人抬着出去。

潘绪军二零一六年被沛县法院枉判五年半后,再次被劫入江苏省洪泽湖监狱迫害。潘绪军坚持信仰,拒绝“转化”,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八日,潘绪军被迫害致死。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江苏教师潘绪军出狱前十天被迫害致死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