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中美俄新三角关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国拜登总统和俄罗斯总统普京日内瓦见面了。首场小范围会谈,普京就哈哈大笑,可见他一开始就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他想要的是什么东西呢?就是承认俄罗斯的大国地位,为普京巩固了在国内的政治地位。拜登这次算计得很好,直接戳到了普京的痒点,让普京忍不住坐下来就哈哈大笑。多少都有点失态,不符合他克格勃的严肃冷静的训练。

大国地位不仅是普京本人的需要,而且是俄罗斯公众心理的需要。就像清朝末年的中国人一样,当惯了大国牛哄哄的子民,不习惯别人小看自己。苏联解体之后被人小看的经历,越来越让俄罗斯人不习惯。普京这几年不断折腾,反倒受老百姓的欢迎,是在给这种公众心理一种安慰。如果能得到大国承认,当然比仅仅是安慰重要得多,是意外之喜,所以就忍不住了。

拜登政府要集中精力对付中共,自然需要解除西边的压力。普京要得到国内的支持,要靠给西方捣乱来显示自己,就需要解除东边的压力。这是普京前些年拉拢中国的原因。现在普京得到了国内的支持,就没必要靠给西方找麻烦来提高国内支持率了。双方都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可以说是双赢。

虽然媒体讽刺拜登老说错话,但他有很好的参谋和助手,轻描淡写的一句开场白,就定下了美俄缓和关系,俄罗斯不给西方找麻烦的基调。这下子中国共产党就惨了,从习近平的战狼们气急败坏,跳着脚哭着、喊著就可以估摸出,他们也感到不妙。

为什么不妙呢?首先因为中共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并不像双方声称的那么坚如磐石,虽然习近平大撒币,又是购买高价石油,又是帮俄罗斯修建高速铁路。但是在中亚地区的争夺,以及历史上的领土问题,都是牵动中俄两国利益和民众心理的矛盾。让中国民众把俄罗斯当作朋友,和让俄罗斯民众解除对中国的警惕,都不太可能。只不过是两国为了对抗西方,政治家们在假惺惺地装作亲热而已。

拜登普京宣布开启战略对话

俄罗斯一定要和美国对抗吗?不一定。首先就是俄罗斯已经没有和西方的意识形态对立了,或者说差别虽然很大,但不属于对立状态。其次就是俄罗斯看着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也意识到与西方合作的重要性。如果能缓和矛盾取代中国的贸易地位,普京又要笑起来了。何乐而不为呢?

唯一的障碍就是民众不服气、不舒服的社会心态,早就没有了争夺世界霸权的对抗性矛盾。过去的西方国家犯了严重的错误,一种思维惯性疏远了抱有善意的叶利钦政府。一帮弱智学者用休克疗法坑害了俄罗斯经济,又趁人之危大搞北约东扩,这激起了俄罗斯人民的反感,使得俄罗斯人民的社会心态被推向了敌对。

这种长期积累的不良心态,给了中共可趁之机。从江泽民时代开始,中共就以各种利益诱惑俄罗斯加入到反美联盟中。但俄罗斯上层领导们并不是傻瓜,也知道自己的利益所在,只是被政治形势绊住了脚。现在拜登政府帮助普京摆脱国内的障碍,随着时间的推移,美俄之间会渐渐发展出正常的关系。俄罗斯不需要和中共联合来对抗西方,所以小习的战狼们才如丧考妣。

当然,以普京精明算计的性格,在逐渐与美国缓和关系的过程中,还会有不少讨价还价和扭捏作态,这都属于技术细节。美国这个商业民族也不缺少这些细节算计,剩下的就是时间而已,只要不再犯错误。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