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控制东南亚的野心与途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的全球野心,一大落脚点在“周边外交”,而东南亚则是“周边外交”的战略重点,并已取得若干进展(菲律宾杜特尔特政府转变对华政策就是个典型例子)。国际社会反制中共,需要认清中共对东南亚——东盟——的野心与途径,有效应对。

中共的东南亚野心

东南亚毗邻中国,包括中南半岛和马来群岛两大部分,地处亚洲与大洋洲、太平洋与印度洋之间的的“十字路口”(马六甲海峡是这个路口的“咽喉”),面积约457万平方公里,11个国家中除东帝汶都是东盟成员。2019年,东盟十国GDP3.14万亿美元,为中国1/5强;人口6.55亿,接近中国的一半,比欧盟总人口5.1亿还多出1.45亿。

东盟10国相差悬殊(例如最大的国家印度尼西亚是东盟里唯一的一个GDP超过1万亿美元的国家,2019年为1.12万亿,人口2.67亿;最小的国家文莱,人口只有46万,2019年GDP为140亿美元),但自1961年开始组建以来,区域联合进展持续推进、效果显著,其活力、影响力在全球仅次于欧盟。

虽然东盟成立的主要目的之一是防止区域内共产主义势力扩张,毛时代中共一度向东南亚各国“输出革命”(菲律宾共产党到现在还在打游击),多国发生过程度不一的“排华”运动,但是中共的势力仍然在东南亚延伸(东南亚条约组织的失败某种程度上也揭示了这点)。

冷战结束以来,中共与东盟国家关系发展迅速,同东盟所有成员建立外交关系(顺带挤压台湾的国际空间)。1991年,中共与东盟开始对话进程,1996年成为东盟全面对话伙伴国;1997年3月,中共正式加入东盟地区论坛,启动东盟-中、日、韩首脑非正式会议机制和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机制;2001年11月,中共与东盟国家达成南海各方行为宣言; 2010年,中国-东盟自贸区全面建成,并于2015年完成升级谈判;2013 年中共与东盟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中国连续12年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 东盟继2019年超过美国成为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后,2020年超过欧盟跃升为中国最大货物贸易伙伴。

尤其,2020年11月15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签约,中共与日、韩、澳、新西兰、东盟等共15国参加,中共成为RCEP的重心。例如,15国总人口达22.7亿,GDP达26万亿美元,出口总额达5.2万亿美元;其中,根据中共官方数据,2019 年中国GDP为14.34 万亿美元,出口总额24979.49 亿美元,13.98 亿人。

由此可见,多年来中共对东盟国家的影响力、控制力不断增强。而这背后,潜藏着中共对东南亚的战略图谋。2004年,陆媒刊文称“东南亚之对中国并非只具一般意义上的重要性,而是具有生死攸关意义的极端重要性”:第一,东南亚是中共政权成为世界大国的起跳板;第二,东南亚是中共牵制美日的制高点;第三,东南亚是中共施惠海外华人的试验田(按:东南亚华人3000多万,约占海外华人总数的3/4。实际上中共对对东南亚政策从未考虑过当地华人的利益)。而习近平“新时代”以来,中共对东南亚的“参与型外交”更升级为“塑造型外交”, “以我为主”、“主动出击、文武兼备”。相比于东北亚局势起伏不定,中亚地区风险不减,以及南亚地区中印竞争角力,中共对复杂多变东南亚的“主动塑造”最为成功。

事实上,世界战略格局正朝向中美两极对抗、全球围剿中共的方向演变,东盟国家却徘徊踏步,所谓“安全靠美国、经济靠中共”,不愿选边站。一定程度上讲,这是中共图谋东南亚的成效所在。从这些年中共当局的东盟政策来看,其正加大力度、加快动作,力图吃定东盟,使东盟国家在中美之间大幅度偏向中共。中共的主要途径,本文提出三条。

途径之一,经济吸附

这是主途径。总体来讲,东盟可算作新兴经济体。1967年成立之初,东盟国家GDP总和为200亿美元,占全球经济比重为3.3%。经过50多年的跨越式发展,东盟国家GDP总额2018年达3万亿美元,占世界经济比重翻了一番,达6.9%,成为世界第五大、亚洲第三大经济体。虽然,东盟国家推进经济一体化,2015年正式成立东盟经济共同体(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AEC);但是,东盟国家主要还是走外向型经济之路(例如,东盟内部贸易比重2018年也仅提高至23%),在这过程中,中国经济对东盟的吸附力越来越大。

中国经济的吸附力突出表现在双边货物贸易的迅猛发展。2004 年,中国与东盟双边贸易额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2007年突破2000亿美元,2011年突破 3000亿美元;2012 年突破 4000 亿美元;而2020年,疫情背景下,按美元统计,双方贸易达6846.0亿美元,增长6.7%(按人民币计算,为4.74万亿元,同比增长7%)。

2010年以来中国对东盟商品外贸数据一览(单位:亿美元)

资料来源:中国海关总署官网。转自“2020中国外贸全景图”一文。
而双边贸易之所以发展如此迅猛,一大因素是中国的基础制造业向东南亚国家迁移。虽然2018年中国对东盟直接投资只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8%,但2009—2018年,中国对东盟直接投资流量年均增速达到19.8%,远高于同期中国对外投资总流量的10.9%。截至2019年8月,中国与东盟双方相互累计投资约2300亿美元,中方在东盟设立了25个境外经贸合作区,入区企业超过600家。这带来两个直接后果:第一,中国对东盟贸易从2011前的逆差状态转为顺差;第二,目前机电产品占双方贸易一半以上,这表明了中国-东盟经济高度互补、产业链和供应链深度融合的势头。现在,中共又在推动在中国-东盟贸易中的人民币结算,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当今,经济全球化正在深度调整,经济区域化迅速推进,中共力图主导东南亚和亚洲经济一体化,以与北美经济区、欧洲经济区鼎足而三。对东南亚的经济吸附,已是中共对外经济政策的重中之重。

途径之二:南海问题立场强硬,以“怀柔”作点缀

南海问题牵涉六国七方(台湾、中共、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汶莱、印度尼西亚),可说是中共这头大象与一群羊打架。南海问题关涉相关国家重大(核心)利益,成为中共制约东盟国家的一条重要途径。

如果说经济吸附是“宽”的一手,那么,中共在南海问题上的强硬立场、霸道手段,就是“猛”的一手,企图以此慑服东盟相关国家。这突出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中共罔顾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的相关规定,坚持九段线的主权主张,对2016年南海仲裁不承认、不参与、不接受;第二,不断种岛,实施南海军事化;第三,不时以武力逼迫相关国家,例如今年3月200多艘渔船集聚中菲争议岛礁,又如5月31日马来西亚侦测到16架中共军机进入马方空域,并一度进入马来西亚东部沙捞越州(Sarawak)60海里范围之内,等等。

在上述主体政策基础上,中共又打出“和平”、“规则”的旗帜,先是2002年与东盟签署无法律约束力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eclaration on the Conduct of Parti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DOC),接着又搞“南海行为准则”(Code of Conduct for the South China Sea)磋商,以此来拴住东盟相关国家。而在“南海行为准则”磋商中,中共又就《行为准则》的空间适用范围问题、《行为准则》最终是否采取有拘束力的条约形式、如何理解“保持自我克制,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的行动”等等问题坚持己见、不改霸道,形成了一个“谈判陷阱”(何时出台难以预期)。同时,中共一边谈判,一边持续扩大在南海的军事存在(中共已把南海建成为“深海堡垒”,可对全世界实施核威慑),意图逼迫各国承认既成事实。有专家指出,南海正在成为“战争迷雾”的新版本“和平迷雾”。

途径之三:水资源武器化

被称为“亚洲水塔”的青藏高原,对亚洲的水资源分布具有重要影响,共有十大水系发源于此,除长江、黄河两条河流外,八条均是国际河流,流经中国和东南亚、南亚地区;其中,东南亚的澜沧江—湄公河(流经中国、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流入南海)、怒江—萨尔温江(流经中国、泰国、缅甸,流入安达曼海)。这些河流水量巨大,对流经国非常重要。中共利用上游优势,把水资源武器化,严重威胁、影响着相关国家的对华政策。

这在湄公河问题上表现的最为突出。湄公河被称为亚洲的“多瑙河”,上游在中国被称为澜沧江。中共在澜沧江干流大规模兴建水电基地,其位列“中国十三大水电基地规划”之七。澜沧江上建的11座大坝,使中共控制了湄公河的水龙头。2010年、2016年、2019年的湄公河干旱,都与中共利用大坝蓄水相关,有国际研究予以证实(参见笔者“中共将水资源武器化 国际社会须警惕”一文)。

中共长期将澜沧江水文资料与大坝运行状况视为机密。迫于压力,2020年10月22日,中共才与湄公河委员会签约(泰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四国于1995年4月建立,中共与缅甸是湄委会对话伙伴),全年分享湄公河上游两座水电站的的水文数据。但是,中共提供数据的两座水电站只有景洪水电站位于澜沧江干流,而且是中国在湄公河上游建造的11座水电站中最靠南的一个,它的蓄水库也远远不是最大的。湄公河下游国家真正需要的是获取更为上游的蓄水量最大的水电站的更多数据,包括放水量和放水时间等,才能更有效进行洪水和干旱的预报。

而且,问题还在于,即使签了约,中共也没有完全按约行事。例如,水利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揭露:今年1月6日的时候,中共官方通知澜沧江下游的几个国家,说我从2021年1月5日开始,限制向下游放水,持续20天,到1月25日。后来解释说,为什么我要限水,因为我的输电线路需要维修。它把当时下泻的水量减了一半。湄公河委员会发表声明说,你1月6日告诉我们,1月5日停限水,这有点说不过去。根据我们的测量,你的限水是从2020年12月底就已经开始,我们这里已经看到水位下降。因为你电路、输电网的维修来限制下泻的水量,理由也不成立。

湄公河下流国家5个,占东盟成员国的一半。中共控制了湄公河的水龙头,就获得了制约东盟国家的政治筹码。2016年,中共主导建立了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每年开一次外长会,迄今还举行3次领导人会议。中共的水资源武器化,对东盟国家的制约非同一般。

结语

由于东南亚的地缘价值与东盟国家的发展活力,东南亚在国际战略格局的地位日益上升,成为各方竞争的焦点。

而东南亚的战略走向目前仍不明朗。一方面,东盟国家的国际立场复杂,既有自主自强的一面,又有搞大国平衡的一面;对中共既有幻想的一面,又有害怕的一面;对美国既有求助的一面,又有怕被当枪使的一面。另一方面,近年来,虽然美国、日本、印度都在加大对东南亚的投入,但仍不能完全抵消中共对东南亚外交手法、经济实力和军事力量的“三管齐下”。

不过,随着中共末路狂奔,“战狼外交”越走越远,邪恶本质日益暴露,而围剿中共的全球战略格局日益清晰,相信东盟国家也会日益成熟和清醒,作出正确的战略抉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