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叛逃传闻与习近平反复提“忠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日前美媒披露中共史上最高级别叛逃者已与美国国防情报局合作了3个月,并向美方透露了关于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和中共生物武器计划等消息后,外界对这个神秘叛逃者的身份进行了各种猜测。最新的猜测是其人是中共国安部副部长董经纬,其因涉孙立军案而叛逃,其手中握有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病毒外泄的“确凿证据”。

是不是董经纬,基于有限的消息,我们暂不下结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从其与美国军方情报局合作看,这名中共史上最高级别叛逃者手中一定掌握着中共绝密情报,不管是病毒、生物武器,亦或是其它方面,而且这些情报一旦被引爆,对中共的打击是巨大的,甚至是致命的。有分析指,美国拜登政府、左派媒体、若干科学家以及美国首席传染病学家福西,就病毒起源问题突然改口与此密切关联。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

自然,对于叛逃者的身份和其手中所掌握的中共秘密,中共当局是心知肚明,中共高层以及国安、军方内部必定有不为外界所知的清洗。另有海外爆料者称,背靠权贵的民生银行一名董事近日也从大陆逃到国外。

尽管中共在国内封锁了中共高官叛逃的消息,但中共官场通过各种方式知晓这个消息的未必少,这其中有多少官员或心向往之,或暗中为自己出逃做安排?

在这样的背景下,习近平重提“忠诚”、尤其突出“永不叛党”问题就丝毫不奇怪了。6月8日,习近平在青海考察时提出“崇尚对党忠诚的大德”的要求,并要求中共党员莫要忘记入党时做的“对党忠诚、永不叛党的誓言”,要“做到始终忠于党、忠于党的事业,做到铁心跟党走、九死而不悔”。

6月11日《求是》杂志以“崇尚对党忠诚的大德”为题发表评论文章,在率先回顾了习近平从2014年至2021年几乎每年对于“忠诚”的表述后,突出强调全党的忠诚问题的重要性。6月15日,《人民日报》以同样标题发文,继续同样的陈词滥调,不过点出了忠诚的三个体现,即“体现到对党的信仰的忠诚上,体现到对党组织的忠诚上,体现到对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忠诚上”。还有一点大概没好意思点出的是:对党魁的忠诚。

这就如同中共高层频繁提及“政治安全”,实则等同于“习近平的安全”没有得到保障,中共各派势力仍在威胁其安全一样,习反复提及“忠诚”,说明党内不“忠于中共”、不“忠于习近平”的高官并非少数,说明习深知中共内部的分裂,并一再发出警告。至于警告的效果,恐怕难以乐观。

要知道,中共部级以上的高官就很少有忠于中共的。因为如果忠于中共,就不会将资产转移到他们口口声声信奉的共产主义所厌恶、他们口中所切齿痛恨的西方国家,就不会让自己的家人亲属成为外国公民。在他们阳奉阴违、小丑般的人生中,世人可以看到他们是如何将“骂美国是工作,去美国是生活”演绎得淋漓尽致的。

就拿中共主管外事的国务委员杨洁篪来说,几个月前,他在中美高层会晤开场“战狼式”大骂美国后,传出马上去美国耶鲁大学看望了在那里读书的女儿,其妻子和女儿拥有的两套美国房产随即被曝光。

而中共中组部2011年的调查显示,几年来中共高干家属、高干子弟移民海外,包括香港和澳门在内的一共有108万人。这个名单上就包括2008年移民澳大利亚的、原政治局常委曾庆红的儿子曾伟,以及去澳洲的原政治局常委贾庆林的两个儿子。

此外,2019年4月,在美国的大陆富豪郭文贵爆料称,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常住香港,其至少坐拥5,000亿美元以上资产,江泽民家族在海外控制的财富至少在1万亿美元。据悉,江家控制的企业有上千家,包括金融机构、集团、公司等。自然,中共其他高官如韩正、贾庆林、李长春、罗干等的家人,在海外也都拥有豪宅和资产。

这些道貌岸然、口头上一个个说着“忠诚”之语的中共高官,在与之相反的行动上,恰恰暴露了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因为他们根本上并不信什么共产主义,而身在中共体制内的他们,最清楚中共的残酷和翻云覆雨的手段,且早已看到了中共沉船的命运,为了避免同归于尽,给自己留条后路,所以将财产转移,让儿孙辈移民。

去年,美国政府通过媒体传递拒绝九千万党员及其家属入境,吓坏了众多的中共各级官员,随即有消息曝出在美国潜伏的上千名中共党员叛逃。而目前3亿多“三退”的中国人中有多少中共官员?有多少中共高官?

无疑,这除了表明中共正面临着深重的危机外,亦在告诉世人,中共高官、中共官员们口中的“对党忠诚”,其实是对权力的忠诚、对派系的忠诚、对金钱的忠诚、对自己安危的忠诚。

的确,不仅仅是这些深谙中共邪恶本质的党内高官难以对中共忠诚,任何一个有良知之人,在看清这样一个自成立以来,就以戕害中国人为己任,以假、恶、暴为特征的邪恶政党、政权的真面目后,都不会为其奉上“忠诚”。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三退”大潮,在用脚投票,就是佐证。可以说,习近平希冀的党内出现忠于中共、忠于自己的情势很难出现,而他本人若真的如其所言“铁心跟党走、九死而不悔”,结局亦让人慨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