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全他人得善果 换来骨肉重逢

文/刘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30日讯】人生有时需要面临这样的选择:是满足自己的私欲,还是成人之美?对于重视德行的君子而言,自然是选择成人之美,而成全了他人的君子所为,上天当然看在眼中,并赐予了福报。

袁公成全患难夫妻 失散儿子亦找回

明朝末年,陕西有位家境不错的袁姓之人,我们姑且称之为“袁公”。李自成起兵后,袁公带着全家离开陕西南下避难,不料在兵荒马乱中,袁公与家人失散,独子也湮没在茫茫人海中。

后来,袁公在金陵(今南京)落脚。为了延续香火,他决定再度娶妻生子。之后,他花三十两银子买了一名女子。女子到了袁家后,始终默默垂泪。袁公便问她何事如此伤心。女子答道:“不为别的事,是我的夫家因为贫困且欠了很多债,为了让我活命,才卖了我。想到往日与夫君恩情甚笃,如今改事他人,难免触景伤情,因此深感痛心。”

袁公听了,深为同情,亦为其感动,不忍冒犯,遂有了成全之意。于是,第二天,他派人将女子送回到其夫家,除了没有要回卖身钱外,还送给了他们一百两银子,让他们做个小生意,维持生计。夫妇俩感激涕零,亲自上门再三拜谢袁公的仁德。

此后,夫妇俩做了一门小生意,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等他们生活好转后,便想为袁公寻一名身世清白的女子为妻,以报答其恩情。一天,其夫去扬州,路见一人在卖一个面目清秀的男童,便私下合计,在还没找到合适的女子之前,不如先买下这个男孩服侍袁公。

女子的丈夫遂花了二十两银子将男童买下,并立刻送到了袁公家。袁公看着眼前的男童,好似自己失散的儿子,便马上细细询问,果然不错。父子二人抱头痛哭,继而大笑。这真是冥冥之中有安排,袁公成全了别人,也让自己的儿子失而复得!

女子的丈夫遂花了二十两银子将男童买下,并立刻送到了袁公家。示意图,图为清画院《十二月月令图‧八月》局部。(公有领域)

蔡状元助他人夫妻团圆 夫人生子

清代共有三位文状元出自浙江的书香门第蔡家,他们是康熙年间的状元德清人蔡启僔和蔡升元,二人是叔侄关系;还有乾隆年间的状元蔡以台。

蔡启僔(1619—1683),清康熙九年的状元,字硕公,号昆旸,官至日讲官兼起居注官。不过,他结婚多年,夫人一直没有生子。于是,夫人为他买了一名妾室。

妾室至家当晚,一直在新房中哭泣不已。蔡启僔便问她是何原因。女子说,他的丈夫是因为欠了很多高利贷,才将自己卖掉。想到往日的恩情,内心实在是不忍。

蔡启僔听后,心中恻然,便乘夜前往女子的家中,将女子之言告知,还与其丈夫一同饮酒。酒醉后,又留宿在其家中。蔡公如此,大概是为了向其丈夫表明,他的妻子还是清白之身。

第二天,放高利贷的来到女子家中,蔡启僔对他们道:“你们违反朝廷律法,重利剥民,如今且不与你们计较,把凭据交出来,再给你们本金。”放高利贷的内心十分惶恐,便交出凭据,也没有收本金,就灰溜溜地走了。

之后,蔡启僔命人将买来的妾室送还其家,并赠予他们夫妇二人三十两银子,夫妇俩非常感激他。

不久后,久不怀孕的蔡夫人居然怀孕,一年后生下儿子,而蔡启僔的仕途则是一帆风顺。

裴晋公还妻又赠钱

唐朝元和年间,有个新被任命的湖州录事参军,名叫湖紏(tǒu),还没等去上任就遇到了强盗,其钱物都被抢去不说,就连委任状也没有给他留下。于是,他只好在京城附近收购旧衣服,换一点小钱,维持生活,夜晚睡在旅店中。

湖紏居住的旅店离宰相裴晋公裴度的府邸很近。一天裴度休沐在家,换了便服在附近散步,不觉间来到了这家旅店,遇到了湖紏。二人相互打了招呼后,聊了起来。

图为清院本《清明上河图》中的酒家。(公有领域)

一天裴度休沐在家,换了便服在附近散步,不觉间来到了这家旅店,遇到了湖紏。图为清院本《清明上河图》局部。(公有领域)
湖紏说:“我的遭遇,别人都不忍听啊。”说完涕泪交流。裴度心生不忍,就细细询问发生了何事。湖紏便讲述了自己的遭遇:“我在京城任职数年,后来被授予了湖州一个官职,还未上任,就遇到了强盗,只留下一条命。这还是小事。还有我那尚未迎娶的未婚妻,被郡牧强抢去,说是献给宰相裴公,他可是最大的官了。我能怎么办呢?”

裴度遂问他的未婚妻的姓名,湖紏告诉他“姓某字叫黄娥”。裴度当时穿着有钱人常穿的紫色衣服,他对湖紏说,自己是裴公的亲信,可以替他代为查问,并问了他的姓名后离去。

此时的湖紏有些后悔,担心这名裴度的亲信官员会给自己招来麻烦,因此当晚夜不能寐。等天亮后,他马上来到裴度的府邸外,想看看有什么动静,可什么都没有。

这日傍晚时分,有个穿红衣服的官差急匆匆来到旅店,说裴度要见他,湖紏听后十分惶惧,只能怀着忐忑之心跟着官差前往裴度的府邸。

进了宅院,来到一个小厅后,湖紏跪伏在地,冷汗直流,根本不敢抬头。这时他听到一个声音让他坐下,他听着耳熟,便偷偷看了一眼,原来是昨天穿紫衣的官员。他吓得再三叩头请罪。

裴度说:“昨天听了你的一番话,很是同情你。今天可以安慰一下你了。”说罢,命人取出一份授官凭证交给他,重新任命了他的官职。湖紏的高兴劲还未过,裴度又道:“黄娥可随你一起去赴任。”湖紏闻听,已是狂喜难耐,对裴度感激不尽。

随后,裴公特意派人将其送回旅店,并送其行囊和一千贯钱。次日,湖紏与未婚妻一同赴任去了。

裴度一生做了不少好事,他以功业著称,在文学上亦有成就,唐朝几代帝王对他都颇为敬重。他享寿七十六岁,身后被追赠太傅,谥文忠。宣宗大中年间,配享宪宗庙廷。

参考资料:

《寰球名人德育宝鉴》
《太平广记》出《玉堂闲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