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供销社复燃 重返粮票时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03日讯】几年前,有过一个电影叫做《1980年代的爱情》,不知道有多少朋友看过?影片讲的是八十代的大陆,一个被分配回小县城工作的大学毕业生,和一个在供销社工作的年轻女孩子的爱情故事。当时,一位国际知名的影评人曾评价说电影的风景分数超过了演员表演,不过有一些中国电影人认为,这说明他对80年代的中国完全不了解。

那么,80年代的中国是什么样,可能对一些大陆朋友来说,供销社就是印象最深的一处生活场景,在中共计划经济时代,供销社可以说垄断了中国人的所有生活,开门七件事都离不开它。当然,我们这里不是要讲这部电影如何了,而是想借着这个故事的时代背景,来聊一聊供销社的前世今生。

我们知道,“供销社”这几个字,这段时间又火了。这个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现在看来,不仅没有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而退出历史舞台,这些年反倒是在死灰复燃、悄然壮大,而且现在,中共似乎还准备要大张旗鼓地推行了。那么,习近平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呢?

供销社和统购统销大饥荒的罪魁祸首

6月22日,中共官媒新华社报导,中国供销合作总社、中央农办、央行、银保监会等四部门联合发出一个文件,要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文件中说,到2023年6月底,中共要打造若干个有示范引领作用的试点单位,为在农村全面推进生产、供销、信用“三位一体”的经济模式铺路。试点工作将从今年7月正式开始,计划在两年内完成目标。目前,这个文件已经以红头文件形式向中国各地的供销合作社下发,要求它们落实、推进。

那么,这个供销社到底是什么呢?

根据中共官媒给出的解释,供销社是中共建政初期,在农村推行的生产、供销和信用这三大运动的产物。主要销售生产工具、生活用品和收购农产品等等。中共在1950年成立的全国合作社联合总社,统一领导和管理全中国的各类合作社。在计划经济的时代,供销合作社曾经是农村生产、生活资料的唯一的购货渠道。它依靠“统购统销”完全垄断了中国几亿农民的买与卖,什么东西都得凭票到供销社去买。

那么,什么是“统购统销”呢?就是中共政府一方面在农村实行粮食计划征购(简称统购),另一方面在城市实行定量配给的政策(简称统销)。国家严格管制粮食市场,严格管制贩运私货的自由经营。

没有经历过供销社时代的朋友们,可能会从一些文学作品中了解到,像是煤油、火柴、卷烟、白酒、白糖、食盐、布匹、化肥等等生活物资,都要到供销社里才能买到。像是棉花这些关系国计民生的农产品也是由供销社独家收购。那个时候,能在供销社里上班可是非常有面子的工作。

一直到1985年,这种以粮食为主的农产品统购统销制度才宣告结束。但事实上是,供销社并没有完全消失,像是1987年,云南省成立了供销合作社联合社,而且一直延续至今。

那么,中共为什么要实行“统购统销”呢?说起来,这真是中国历史上一段不堪回首的痛苦记忆。中共实行“统购统销”,是为了解决粮食供应严重不足的难题。数据显示,在1953年6月,中国国库的粮食赤字高达40亿斤,当时因为缺粮还爆发了严重的群体抗争事件。

2016年的时候,《炎黄春秋》杂志刊登过一篇赵宗礼的文章《粮食统购统销中的极端做法》。文章中提到,1953年4月11日凌晨,河南省西南部普遍发生了严重的霜灾,给正在打苞的小麦造成了毁灭性影响,有六、七个县、镇因此发生粮荒,每天排队购买粮食的人数超过10万人。因为粮食极度紧缺只能配售,一些民众要求开仓售粮,并因此发生了农民包围粮仓、胁迫开仓销粮事件,多个地区爆发群体性事件42起,一直到军队出动才平息下来。后来从四川、东北等地调入粮食4,000多万公斤,才平息了购粮事件,稳住了市场。

于是,从1953年12月开始,中共实行了“计划收购与计划供应”政策,对全国城乡开始实行粮食统购统销。到了1954年9月,中共又开始对棉花实行计划收购,统购统销的范围逐渐扩大。

从1959年到1961年,全中国出现了三年大饥荒。因为没有粮食吃,全国普遍出现了吃草和树皮的现象。新华社资深记者杨继绳在所写的《墓碑》一书中得出的结论是,从1958年到1962年,共有3,600万中国人死于饥荒。

而造成大饥荒的主要原因就是中共大搞“人民公社”、“合作社”、“大食堂”,中共一方面宣传粮食产量达到了“亩产万斤”,一方面又逼迫农民把几乎所有生产资料和粮食都上缴归为公有。

赵宗礼在文章中提到,仅仅是河南省,在1958年和1959年期间就多征购了60多亿斤粮食,不少地方把种子、饲料粮、口粮都上交了。结果,从1959年底到1961年底,河南饿死了500万人。

2013年,香港中文大学的《二十一世纪双月刊》刊登了宋永毅的学术论文《粮食战争:统购统销、合作化运动与大饥荒》。宋永毅认为,导致大饥荒的原因,是1950年代初期的朝鲜战争、统购统销和农业合作化运动中形成的粮食政策。而这一灾难的起点,就是中共在1953年开始在全国强制推行的粮食统购统销政策。

宋永毅在文章中提到,在1953到1954年间,有数万农民在统购统销中涉嫌“非正常死亡”,而饿死人的饥荒更是从没有间断。而1957年中国各地发生的大规模的所谓“暴乱事件”,起因都和“粮食”有密切的关系,而统购统销和合作化等政策是农民揭竿而起的直接原因。同时,中共还把批评统购统销和合作化运动的人打成右派、“反革命”,戴上“反坏分子”的帽子,很多人被逼自杀。

供销社死灰复燃 中共要“备战备荒”?

也就是说,供销社是中共毛时代计划经济的产物,也是物资匮乏的象征。80年代以后,随着市场经济的转型、私营经济的活跃,供销社逐渐失去了在人们经济生活中的核心地位。从1992年到1998年,中国供销社的基层网点以每年10万个的速度下降,从最初的100万个以上,缩减到了40多万个。

但是,农村供销社从未真正消失,从中共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到省、市、县、乡镇,这个机构一直都存在。而在过去八、九年间,供销社已经悄无声息地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从2013年以来,中国恢复重建了基层供销社1万多家,这让基层供销社的总数超过3万家,乡镇覆盖率从2012年的56%提高到了2018年的95%。

早在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名存实亡的供销合作社就被中共官方再度提起。2015年4月,中共又推出了《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而在2018年中美贸易战爆发后,供销社体系再被提上了议程,并且看上去有加速推行的态势。

2019年10月,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向社会公布了一份《供销合作社条例(征求意见稿)》,引起舆论反弹,被批是“计划经济的僵尸复活”。2020年9月,中共官媒又刊登习近平的重要指示,要把农民组织起来,通过供销合作社、农民专业合作社等组织,把一家一户的生产纳入标准化轨道。

那么,这是在怎样的背景下提出的呢?

自从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中国经济开始大幅下滑,很多外资都在纷纷撤离,供应链也在向东南亚等国家转移。在2020年,中共病毒在武汉爆发并扩散全球,而中国又遭受了严重的洪灾,这不仅让中国的经济再受重创,也让粮食问题再度浮上台面。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习近平提出了以“内循环”为主的经济模式。

一些分析认为,“供销社”重出江湖,显然是和中共目前内外交困的处境有关,这是中共的一种预防措施,因为中共正在考虑,一旦中国社会和外部世界脱钩,或陷入物资匮乏,需要官方高度调配的时候,供销社的“内循环”体系就能派上用场。

也就是说,中共正在考虑,一旦国际形势有变,或者是爆发战争,要如何保障供应。这和中共在50年代推出供销合作社的背景也非常相似,那时的中共政权既要应对战争的威胁,又要面对物资的匮乏,所以现在的中共,也不得不为将来可能出现的闭关锁国和物资匮乏做准备。

当然,中共官方现在提出的“三位一体”经济模式,和毛时代的“供销社”相比,还是有差异的。以前所有社会资源都是国有资产,从供销总社,到乡镇、乡村都是国有的,现在出现了股份制、股权制等等,但从本质上看,其实又没有区别,都是中共政府在加强对社会资源的管控。

不仅如此,这种管控是全方位的,就像中共在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所讲的,要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就是要构建生产、供销、信用“三位一体”的综合合作服务平台。

如今的供销社,已经成为中国农业流通领域名副其实的大哥大。从2012年到2017年,销售总额年均增长15.7%。2018年供销社全系统实现销售总额5.9万亿元人民币,实现利润468亿元,资产总额1.6万亿元。供销系统还在不断拓展新的领域,经营范围从农业延伸到了物流、化工、房地产、电商、金融、汽车、石油等产业。有报导说,供销社的地值钱,光卖地就够。而且供销社利润好得很,垄断经营化肥、农药、种子、农资等。

但是,供销社系统规模虽然变得更大了,利润率却一直很低,而且对政府补助的依赖较大。2013年,政府对供销社系统补贴超过60亿元,其中近八成流入了供销社系统的全资和控股企业,利润额增速最快的基层供销社几乎没有任何补助。此外,供销社系统的腐败问题也非常严重。根据《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的报导,据不完全统计,近5年来,至少5个省级供销系统一把手被查,超过10个地级市供销社主要负责人落马。调查人员形容供销社系统,就像没人看守的菜园子。其实,这种供销社腐败是必然的,这也是中共党无人监督的独裁特点决定的。

也就是说,现代的供销社和过去的国有企业没有什么差别,而且计划经济在历史上已经被证明是完全失败的,那中共为什么还要重走老路呢?其实是和50年代时一样,内外交困之下,中共要通过深化极权体制给政权保命、续命。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松筠、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制图:R1
监制:文静
财商天下https://www.youmaker.com/channel/3f698fe3-4dd8-409a-83b7-5c85d28ec68f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