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透视】中共为祸百年的深层原因

“中共百年暴行与谎言”系列之十一 李正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04日讯】

(编者按:中共借百年党庆企图通过歪曲历史、掩盖真相再次操控媒体与舆论,吹捧其“伟、光、正”,搞全民洗脑。本系列文章通过不同角度回顾中共的百年暴行、谎言及反人类历史。)

中共“百年党庆”之际,北京军车进驻、禁飞限行、军警持枪到地铁巡视,中南海如临大敌、风声鹤唳,各种防备与警惕的紧张气氛远远盖过了所谓的“节日喜庆”,中共之心虚可见一斑,而这正折射出其内外交困、四面楚歌之处境。

在国际上,随着更多中共隐瞒疫情的证据浮出水面,以美国、英国、澳洲等国为首的国际社会加紧病毒溯源;中共费尽心机谈了七年的《中欧全面投资协定》也因其战狼外交而歇菜;中共报复率先发起疫情溯源的澳洲,却未料损人不利己,不但使大陆经济受挫,其在国际社会也招致了的更强烈谴责; G7峰会、北约峰会、美俄峰会之后,中共在国际上陷入了空前的孤立。

而在国内,中共无度的割韭菜导致民不聊生,催生了“躺平”族的兴起;面对人口老化、劳动力大幅减少、“韭菜”不够割,中共慌忙间推出了“三胎化政策”,却立马遭遇翻车;中共暴政和逆淘汰的不公体制,导致如今大陆很多民众心存戾气,以致恶性事件频发;中共内斗的不断升级以及权贵腐败一发不可收拾,政权摇摇欲坠;除了仍在通过保党来保权、保利益的中共权贵们,几乎人人都在骂中共。

熟悉中共历史的人都清楚,中共“百年党庆”的背后是百年谎言、百年杀戮。且不说中共在历史上接连不断的搞运动杀人,就在当今,中共仍在持续不断地暴力杀人、害人,从对各个宗教信仰团体的残酷迫害,到对西藏、新疆人的强迫劳动、种族灭绝,再到暴力镇压和平抗争的港人⋯⋯然而,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知道,为何中共以害人、杀人为乐?为何中共嗜血到在和平年代仍在大量杀戮中国民众?

6月18日,习近平率领政治局常委等一众中央高官,重温入党誓词,举著右拳向党宣誓,要“保守党的秘密”、“永不叛党”。令很多百姓不解的是,中共不是宣扬“无神论”吗?那么中南海这些高官是在向谁宣誓呢?为何要保密,共产党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呢?这一切还得从中共的祖上说起。

中共族谱之回溯

谈到中共的家谱,很多朋友立马会想到中共的俄爹——苏共。

1919年3月初,列宁在莫斯科宣布成立了“共产国际”,并召开了第一次代表大会。共产国际”实际上是苏俄对外扩张的指挥机关,对各国共产党拥有指挥权。

1920年3月,“共产国际” 宣布“俄共(布)远东局”成立,并在海参威设“俄共(布)海参威分局”,专门从事对中国进行渗透的工作。该局派遣了一个代表团,乔装成新闻记者前往中国,“考察在上海建立共产国际东亚书记处的可能性”。经过一年多的物色、渗透,上海、北京、武汉、长沙、济南、广州的共产主义小组相继成立。

1921年7月,中共一大在上海开幕,马林代表“共产国际”致辞:“中国共产党的正式成立,具有重大的世界意义。共产国际增添了一个东方支部,苏俄布尔什维克增添了一个东方战友。”

蒋中正先生曾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不是中国的产物,乃是苏俄共产帝国的螟蛉。苏俄的共产主义不适于人类的生存,更不适于中国的气候。”(见《苏俄在中国》,作者蒋中正)

可见,中共是苏俄在中国产下的一个“私生子”,而且是个怪胎,从其诞生的那天起,就是一个出卖主权、卖国的政党,替苏俄服务的工具和奴才。

那么,中共的老祖宗又是谁呢?很多朋友可能会想到“马列”,列宁是中共的俄爹,马克思自然就是中共的鼻祖了。毛泽东也曾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

的确,被称为共产党第一个纲领性文献的《共产党宣言》,正是出自于马克思之手。而这本《共产党宣言》把共产党的身份、来源,以及目的都讲了出来。

《共产党宣言》开门见山:“一个幽灵(亦或译作“鬼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

不少人把“F”当成了一种形容,殊不知,深信撒旦的马克思并不是在打比方,而是道出了共产主义的实质。正如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结束语中所述:“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

撒旦教、马克思、共产主义的本质

根据多个史料记载,少年时曾是基督徒的马克思在18岁时突然加入了撒旦教,成为撒旦教徒,从此相信魔鬼,仇视上帝。很多人可能都知道一个事实,就是马克思死后就葬在了撒旦教的活动中心——英国的高门墓地。

说到撒旦教,其实这是一个诡秘的邪教组织,教徒们的聚会被称为“黑色聚会”,参与者会在午夜进行祈祷,将十字架倒著放、或踩在脚下,同时会烧一本圣经,并发誓永不做好事,然后就进行纵欲和狂欢⋯⋯

确实,在马克思18岁时写的《奥兰尼姆》剧本中记载着,他为自己一生定下的计划是毁灭这个世界,发誓要犯天主教教义中的7宗罪,并永不做好事。这些恶毒的誓言都在马克思18岁以后的人生轨迹中得到了兑现。

马克思从不尽养家的义务,对妻子海妮非常冷漠,甚至在海妮死后,马克思连她的葬礼都不参加;马克思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是由于缺乏营养,而过早夭折,另外还有两个女儿自杀身亡。

在私生活方面,马克思极为放荡淫乱,“痛恨雇用劳动”的他不但无情地剥削他的仆人海伦,还强迫海伦充当他的性奴,并为其产下私生子。后来马克思将这个私生子栽赃给恩格斯,由恩格斯寄养在工人之家抚养。(详见《卡尔.马克思、Mai、思想家和革命家》,作者为马克思、恩格斯学院的Riazanov 主任)

马克思对待自己的父辈又是怎样的呢?除了大手大脚挥霍他父亲辛苦赚来的钱、引发父亲的极度不满之外,马克思在1863年12月给恩格斯的信中写道:“两小时前我收到一封电报,说我母亲死了⋯⋯在很多情况下,我需要的不是一个老妇人,而是其它。我必须动身去Trier接收遗产。” 在马克思妻子海妮的一位九十岁伯父临终之际,马克思给恩格斯的信中写道:“如果那条老狗死了,就对我(继承遗产)无妨了。”

此外,据1960年德国报纸《Reichsruf》报导,奥地利总理Raabe送给苏俄领导人赫鲁晓夫的一封马克思亲笔信可以证实,马克思曾是奥地利警方的一名领赏告密者,在“革命”队伍里告发与出卖同党⋯⋯

暴力和毁灭在马克思的著作中都是高频词汇。在《共产党宣言》中,关键词包括阶级斗争、暴力革命、消灭、决裂和强制等,马克思提到:“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出的那些有关共产党的理论,比如“唯物主义无神论”;“共产”(废除私有财产及继承权);“共妻”(即废除家庭婚姻与伦理),等等都来自撒旦教。

马克思除了自私冷血、放荡淫乱、崇尚暴力、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外,最突出的一个表现就是仇恨上帝,仇恨神,并且仇恨神造的人。在马克思眼里,人类就是一堆“垃圾”。在《奥兰尼姆》剧本中,马克思做了魔鬼所做的事:他诅咒全人类下地狱。同时,马克思也承认了他与撒旦签了契约。

马克思在《奥兰尼姆》中写道:“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同志!”

由此可见,很多中国人被中共洗脑后说死后要去见马克思,殊不知,要到地狱中才能见到马克思。

2004年,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问世,首次揭开了中共的画皮,直接点明了共产党的邪教本质,以及中共背后的共产邪灵。

2017年年底,中共十九大刚结束,习近平率领中共政治局全体常委到上海中共一大旧址,举著拳头向马克思发誓,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这样看来,这个毒誓发给了谁呢?其实就是马克思背后的撒旦、以及中共背后的共产邪灵。

共产邪灵的终极目的是什么?

《九评》指出:“马克思在共产党的第一份纲领文件《共产党宣言》中这样宣布:1848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一百年后,共产主义已经不仅仅是幽灵,而是真正具有了具体的物质实相。这个幽灵,在上个世纪的一百年中,像传染病般在全世界泛滥展开,屠杀了数以千万人的性命,剥夺了亿万人的个人财产甚至他们原本自由的精神和灵魂。”

确实,共产邪灵所到之处,永远都伴随着暴力、谎言和杀戮。前东欧共产主义运动,整个就是一连串杀人的运动;在前苏联,斯大林的恐怖统治就导致超过千万人死于非命;而红色高棉柬埔寨共产党,一上台就屠杀了全国四分之一的人口,可谓尸骨遍地。

共产邪灵附体中华大地后,中共接连不断搞运动,整风、土改、三反、五反、肃反、反右、文革、六四、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杀戮新疆人、暴力镇压港人、大开杀戒杀害中国人;与此同时,中共大肆宣扬“无神论”、“假、恶、斗”,鼓吹斗争哲学。自中共篡政后的几十年里,已经迫害死八千多万中国民众,也大范围摧毁了中国人的信仰与道德。昔日 “以信仰为本,以道德为尊”的神州大地,如今满目疮痍。

《九评》编辑部发表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一书中更加明确地点明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以及人类目前身处的历史时刻:“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及低层宇宙中的败物所构成,它仇恨且想毁灭人类。它并不以杀死人的肉身为满足,因为人肉身的死亡并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灵魂)还会轮回转生;但当一个人道德败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元神就会在无尽的痛苦中被彻底销毁,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产邪灵”就是要使全人类都跌入这样万劫不复的深渊中。”

“神要救人,共产邪灵要毁人。历史的这一刻无比凝重,因为它关系到文明的存续和人类的命运;这一刻,危机与希望同在,处于“迷”中的人,却难以一眼看清。正如本书多次指出的,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和低层空间的各种败物构成,实质是一条蛇,在表层空间的表现形式是一条红龙。出于恨,它屠杀了超过一亿人,破坏几千年的辉煌文明。出于恨,它肆无忌惮地败坏人类道德,引诱人远离神背叛神,达到最终毁灭人的目的。”

事实上,《共产党宣言》就是共产邪灵实现其终极目的、毁灭人类的总章程。

中国人出路何在? 民心与天意

《九评》指出:“虽然中共表面上拥有国家一切资源和暴力机器,但是如果我们每个人能够相信真理的力量,坚守我们的道德,中共邪灵将失去存身之处,一切资源都将有可能瞬间回到正义的手中,那也就是我们民族重生的时刻。”

“当人们都能认识到共产党的流氓本性,并不为其假象所蒙蔽的时候,也就是终结中共及其流氓本性的时候。”

自《九评》发表以来的十几年当中,数以亿计的中国人被唤醒了。在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后,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纷纷抛弃中共。迄今为止,已经有将近三亿八千万的中国人,从高官到百姓,都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也就是“三退保平安”。俗话说得好:民意反应天意。

2002年,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一块“藏字石”,在五百年前崩裂的石头断面上惊现出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

随后,中国地科院院士李廷栋、刘宝珺等著名地质专家组成考察团,对“藏字石”进行了实地考察,从地质学、构造学的角度分析,得出结论: “藏字石”是天然形成,由古生物化石堆积而成,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距今已经有2.7亿年的历史了。

很明显,中共的灭亡是天意。而“中国共产党亡”这六个大字在石头上显现出来,是不是在告诉人:这是实(石)话,勿当虚言,勿作儿戏?

天灭中共 抹去毒誓方可脱险

共产邪灵附体的中共逆天叛道、杀戮良善、腐蚀人心、败坏道德、掩盖疫情、最终的目的是毁灭全人类。天要灭中共,而中共并不是一个空泛的名词,它由亿万个党员、团员和少先队员组成。在他们发出毒誓,要把生命献给中共的时候,他们就成为了中共的一份子,在壮大着它的力量。那么天灭中共的时刻到来时,这一个个党员、团员、少先队员自然也就难逃牵连。

中国有句古话:“三尺头上有神灵。”人们认为誓词一出,天地神明共鉴之,如违背誓言,定会招来灾祸,只是个早晚的问题。而发毒誓后应验的真实案例,古今都比比皆是。

咸丰年间,遵化直隶州有位刺史为了标榜自己很廉洁,提了一幅对联挂在大堂中:“我如枉法脑涂地,尔莫欺心头有天”。而现实中的他却是一个贪官,干了不少枉法贪污之事,以至于一州百姓大多都能说上几件。他的对联不过是为了欺骗百姓,掩人耳目罢了。

因当时的官场腐败,这刺史居然平安退休了,回老家河南养老。一日,他在登山途中竟失足坠落,头碰巨石,顿时头破脑裂当场死亡,脑浆都出来了。真的应验了对联中所说的“我如枉法脑涂地”。

湖北省宜昌市平湖公安分局警察文克建,曾扬言:“我替共产党卖命,就是死了也值。我不相信善恶有报⋯⋯”过了大约不到一个月,文克建在一次车祸中被撞成重伤,最后不治身亡,死时才三十多岁。

武汉市新洲区凤凰街安保队队长郭义生曾说:“我什么也不信,共产党给了我钱,我就是要为共产党卖命⋯⋯”结果,郭义生被一辆从麻城开往武汉的大巴客车撞倒,在被送往武汉抢救途中死亡,时年五十四岁,为共产党赔上了性命。

前黑龙江省建三江分局前进农场610主任王维伦曾宣称:“我不怕遭报应,我就不信有报应。”他还说:“我跟共产党跟定了。”不料,王维伦在去山东老家上坟的路上遇车祸暴死。

结语
今天,历史正处在一个巨大的转折点上,要与不要中共成为每个人都无法回避的选择,而这个选择关系到每个人的未来。尽管中共用谎言和暴力不断地毒害、戕害中国人,但大多数的中国人还是能凭著自己的本性和良知在做事、在衡量好与坏。

只要能够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并抓紧三退,就能摆脱魔鬼的控制和绑架,从而迎接没有共产邪灵、世界重归美好的光明未来。

(作者李正宽是大纪元专栏作家,博士导师,从事科学指导和研究工作。)

点阅中共百年透视系列。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