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狱8年 旅澳难民曝光家人受害经历

原标题:“中共是邪恶”澳洲难民曝光家人受害经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04日讯】埃里克‧贾是一名居住在澳大利亚的中国年轻难民。2012年,他和母亲一起逃离了共产主义中国,当时他的父亲贾晔(音译)因坚持信仰在中国受到严重迫害。

埃里克‧贾来自中国山西,他最后一次见父亲是在2011年,那年他11岁。

现年22岁的埃里克告诉英文《大纪元时报》,他的父亲当时还在监狱里,“我只知道,我的家人没有做错任何事情而被监禁。中国(中共)警察是邪恶的,中共是邪恶的。但是我什么都做不了。”他说。

埃里克现在已经记不清父亲的声音,但是记忆中,父亲鼓励的笑容加强了他寻找真理和正义的决心。

现年58岁的贾晔因拒绝放弃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在过去二十年来多次被非法关押。法轮功(也被称为“法轮大法”),是一种提升自我的修炼方法。自1999年7月以来,法轮功一直受到中共的残酷迫害。

贾晔曾是西安户县电力厂的职工,他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不仅失去了工作,而且面临着在中共政权统治下的痛苦折磨。

他直面迫害的勇气促使中共对他的迫害进一步升级,他不得不经受六年的流离失所和与家人、幼子分离之苦。

从自由到迫害

上世纪90年代初, 贾晔和妻子刘春丽(音)亲眼目睹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功效。

原本身患多种疾病的埃里克的姥姥,1996年从朋友那里学习了法轮功的功法动作。

“姥姥患有很多疾病,包括肺气肿、气管炎、心脏病,最严重的是她患有子宫肌瘤”,埃里克说,“在她开始修炼后,她的子宫肌瘤在三个月内神奇地消失了。随着她不断修炼法轮功,最后所有的疾病都痊愈了。”

贾晔一直对气功很感兴趣,在看到岳母健康状况改善后,他也开始学习法轮功。埃里克说,不久,父亲的健康状况也得到改善。“在修炼法轮功前,我爸爸的免疫力很弱。炼功后他康复了。”

刘春丽(音)在中国经营一家商店。她说,她的整个家庭变得谐和安宁,他们“笑的时候多了很多”。他们家是在中国因修炼法轮功而身心受益的数十万家庭之一。

据中共政府估计,截至上世纪90年代末,已经有7000万到1亿人修炼法轮功。

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视法轮功的广受欢迎为对中共铁腕统治的威胁,对法轮功发起灭绝性镇压,把法轮功学员当作国家敌人而进行抓捕和监禁。

为了呼吁中共恢复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 贾晔和许多学员一样,于2000年4月去了北京的天安门广场。然而,他被“辨识出(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份并被逮捕”,北京警方随后联系了 贾晔家乡的当地警方。

“他被带了回来,并被判在户县戒毒所服刑一个月。警察甚至向我们要了2000元的汽油费。”埃里克说。

2001年9月, 贾晔再次被捕,并在西安市户县拘留所服刑一年零两个月。埃里克当时还是个蹒跚学步的孩子,他记忆中家人一直受到警察的骚扰。为了避免再次受到迫害, 贾晔流离失所了六年。

入狱8年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中共开始大规模逮捕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宗教及政治异议者。 贾晔于2008年6月4日被绑架。

同年9月, 贾晔被判在渭南监狱服刑8年。在被监禁期间, 贾晔经受了难以想像的虐待。虐待导致他的健康恶化。在整整半个月里,他至少每天12个小时被拷在一个双层床上。由于酷刑迫害严重,他体重下降,咯血、咳黑痰,肝部疼痛。

铐刑演示图。(明慧网)

埃里克说,他的父亲被单独关押,“他被关在一个小黑屋内6年,每天有2到3名狱警看守他。”

“只有每月一次家属探视时,他才能(从小黑屋)出来。在头一年半里,我们不被允许去探望他。只有在做年度‘思想汇报’时,他才能出来。这样的‘思想汇报’一年两次。”

埃里克说,2003年他的父亲流离失所时,头发仍是全黑的。但2009年初,当他和母亲去监狱探望他时,他的头发“几乎全白了”。埃里克回忆说,2013年9月8日,当他的奶奶在监狱见到他的父亲时,她非常“震惊”。

“我父亲的脸色苍白,看上去很虚弱。她问他发生了什么事,那时我们才知道他一直被关在一个小隔离室里”,埃里克说。

“我们可以做真正的自己了”

2012年1月10日,埃里克和母亲抵达澳大利亚。埃里克说,生活在自由国家,“对我们来说,最大的变化是,我们可以做本来的自己了。”

埃里克现在是一名大学生,他说,在中国,他的家人不仅面临被捕的危险,还面临着邻居的长期监视,这些邻居都相信了中共诬陷法轮功的宣传。

“到达澳大利亚后,担心自己人身安全和信仰受到歧视的担忧完全消失了。我们又可以做真正的自己了。”他说。

这个年轻人现在正在坚定的唤起人们对他父亲遭遇的关注。他与当地媒体分享了他的家人的故事,并写信给政府官员,包括澳大利亚前总理马尔科姆‧布莱‧特恩布尔(Malcolm Bligh Turnbull)和外交部长。

“虽然我当时太小,没有经历太多的情感痛苦,但是我的母亲必需面对很多压力、恐惧、绝望和歧视,抚养我长大,并照顾其他的家庭成员。”

8年的监禁后,贾晔于2016年7月23日从渭南监狱获释。获释后,他试着过正常的生活,并找了一份工作。然而没多久,他于2017年再次被劫持到西安市灞桥区新合洗脑班。同年,埃里克当时73岁的姥姥(英译,李玉华)和姨妈(音译,刘春霞)也被抓捕。

为了揭露家人所遭受的不公,埃里克、他的母亲和小姨站在澳大利亚议会外,向路人举著标有“请帮助拯救我的家人”的展板。幸运的是,他们的和平呼吁引起了澳大利亚维多利亚绿党参议员珍妮特‧赖斯(Janet Rice)的注意,她停下来了解了更多关于他家人被非法监禁的信息。

据明慧网报道,赖斯被听到的故事所感动,她给西安市市长写了一封信,呼吁“立即无条件释放贾晔和刘春霞”。

赖斯参议员在这封2017年的信中说:“我得知这些人被关押仅仅是因为行使信仰和言论自由的权利。在他们被释放前,请确保他们定期和不受限制地与家属和律师见面。”

这封信发出后,贾晔于当年12月21日被释放,而刘春霞于12月26日开庭受审,但当日没有结果;2018年1月,她被判处4年监禁。

不过,埃里克告诉《大纪元时报》,刘春霞已经于今年3月底从监狱被释放。

右一为埃里克(燕楠/大纪元)

埃里克说,他的家人曾面临着难以描述的虐待。他说,他的姨妈和父亲一样遭受迫害;她被酷刑折磨、殴打、剥夺睡眠、并被以不舒服的姿势用手铐拷著。

“就连我现在年满76岁的姥姥,也经历了近两年的监禁。她还被酷刑折磨、电击,3天不准睡觉或吃喝,并且被殴打。”

“我说出这些只是为了指出中国的迫害是多么严重——仅一个家庭就遭受这么多痛苦。我想让人们知道中共是如何对待好人、对待有信仰的人的。”

尽管经历种种痛苦,这个家庭仍然满希望。

“做一个好人没有错”,埃里克的母亲说。“我相信好人会有好报。善良终将获胜——不管中间经历多少困苦磨难。”

(英文大纪元记者达夏‧德瓦尼报导/曾慧晓、乔琦编译)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